sewang
首页 > 武侠仙侠 > sewang > sewang 正文

sewang(1/2)

目录
好书推荐: 冥佛 最强系统回收商鬼之子娇鸾令玄心战纪不爱总裁只爱钱重生之恶鬼穿书女配的生存纪实幻想世界抽奖之旅盗墓魔方

    “喂,你的鼻子到底是什么做的?刚刚不是已经止血了吗?怎么又流出来了。”林慕奇送李可欣到校门外,本打算分道扬镳的,哪知道她的鼻孔又落了红,吓得他赶紧掏出卫生纸再为她塞住。

    “对不起,我从小就习惯性流鼻血,已经是家常便饭,你尽管回去吧。”她坐在校门外的水泥椅上,劝他先离开。

    “我真的可以走了?是你说的喔。”他还真是巴不得赶紧离开,他已和阿俊约好一块儿去室内篮球场练球呀。

    “对,你快走吧。”她转过脸,一点也不敢与他对视。

    脸上的痘痘是她的致命伤她知道,如今鼻孔又塞了两坨卫生纸,样子有多滑稽,不用照镜子她都知道。

    “OK,那谢了,我明天会带份东西来向你致歉。”林慕奇总算是松了口气,他终于得到自由了!

    “不用啦,一切都是我自找的,你不用顾虑我。”她不停作著解释。

    “我顾虑你?!”天,他有那么好心吗?他不过是自责而已,是他的良心让他无法撇下她不管。

    她眨巴著大眼直瞅著他,似乎有点害怕他脸上的嗤笑,眼底蓦然产生丝丝懦弱的黯影。

    一看见她那双眼,他就没辙了。“别这样看著我,为了表示我不是真的顾虑你,那我真的走了。”

    “嗯。”她依旧顺著他。

    林慕奇挑挑眉,随即丢了张名片给她……

    哇塞,当学生的有名片,还真够厉的!

    “若是血流不止,打我的手机给我,我可不希望明天各大报头条写著一名女学生死在校门口,死因是流鼻血过度。”

    再看了她一眼,这下他肯定待不住了,于是转过身,当作什么事也没发生的离开。

    李可欣看著他,感受到手中那张名片的温暖,低头看了眼这张黑白线条设计的名片,上头有他的电话、手机号码,还有伊媚儿,看著看著,她觉得自己离他愈来愈近了。

    而林慕奇在离开后,便快速赶往一间私人室内篮球场找死党。

    “SORRY,我来晚了。”

    “该不会又被女孩子追得绕路了吧?”罗凯俊对他知之甚详。

    “哎呀,你别再馍我了行不行?”

    他边说边在他面前脱衣换上运动装,当他的上衣一褪,显露出来的胸肌还真是让罗凯俊看得是既羡慕又自叹弗如。

    “喂,我说慕奇,你简直不像个高中生,哪个才十八岁的男人有你那种肌肉的?”他忍不住说道。

    “怎么没有,外国多少年轻运动员不也是这种身材。”林慕奇一点也不以为然。

    “是哦,你跟那些高大的‘阿豆啊’比?!”罗凯俊努努嘴。

    “不都一样是人吗?”

    见他换好衣眼,罗凯俊立刻丢了颗球给他。“今天咱们就比抢球,再比投篮怎么样?”

    “没问题。”林慕奇扯笑,他可是学校的篮球代表队,下论对谁他都不怕。

    “那我就先攻。”罗凯俊先行抢球,可好几次都让林慕奇闪过,几分钟过去,他气呼呼地说:“你能不能好心点让我一次?再这样下去我会累死。”

    林慕奇笑了。“OK,让你。”他把球扔给他。“这回换我。”

    可这回的情势却完全相反,当林慕奇转守为攻后,气势如虹、手脚俐落,三两下就将罗凯俊手中的篮球给夺了过来。

    “喂,你就不能手下留情呀?”罗凯俊挥挥满头汗。“休息一下吧,跟你打球就像在做魔鬼训练,累毙了。”

    “别这样,等一下我请你喝凉的如何?”林慕奇和他一块走到另一边椅上休息。

    “真的?我要去PUB喝啤酒。”罗凯俊立刻说。

    “没问题。”林慕奇比个OK的手势。

    罗凯俊擦了擦汗水又说:“对了,你记不记得咱们有位学长以前也是篮球队的,叫苏维的?”

    “当然听过。”

    “听说他去世了,前阵子的事。”他又道。

    “什么?我记得他长得又高又大,壮得跟牛一样,怎么会呢?”林慕奇非常惊愕。

    “说了你一定不相信。”罗凯俊摇摇头。“他是流鼻血死的。”

    “流鼻血会死人?!”这倒是他头一次听说。

    “流鼻血只是因,因为他有天生的怪病,好像是血小板不足症,所以这一流就没完没了了。”他感慨地说。

    “真那么严重!”林慕奇整个人狠狠震住!

    这么说、他把李可欣一个人丢在校门口很危险了?但是,苏维有其他的病,她不见得有呀。

    该死,他连她的手机、电话、住址没一样知道的!

    “是呀,我想这都是命吧。”罗凯俊深吐了口气。“好渴,我们先去喝啤酒好不好?”

    等了半天不见林慕奇回应,只见他像愣住般怔忡当下。

    “喂,我说我们去喝啤酒。”罗凯俊扬高音调又说了一次。

    “呃!”林慕奇被他这一吼才回了神。“你见鬼啦,吼那么大声干么?我又不是聋子。”

    “你就是聋子,你知不知道我刚刚那句话讲几次了?你到底在干么,被苏维附身啦?”

    “你胡说什么!”他用力抓了下后颈。“你刚才说什么?”

    “我说我想去喝啤酒,你不会连这点钱也舍不得花吧?大少爷。”罗凯俊瞟瞟白眼。

    “怎么会呢?走吧。”林慕奇伸手一挥,两人就这么勾肩搭背的离开篮球场。

    好渴啊!

    罗凯俊一拿到冰凉的啤酒,就忍不住大口畅饮了起来,可回头一看,却见林慕奇依旧是那副心神不宁的模样,直看著窗外。

    “慕奇,你到底怎么了?自从我说了苏维的事后,你就一直处于恍惚中,不会是被他的事吓到了吧?”罗凯俊用手肘撞了撞他。

    林慕奇收回视线,举起酒杯。“你以为我是这么胆小的人吗?”

    “你是不像,可是……你今天的表现怪怪的。”他偷观著他。

    “没事没事,喝酒喝酒。”林慕奇举起酒杯。“干了。”

    他嘴里虽说著笑,可心里却无法放松,于是打算以酒来麻痹自己。醉了,他就不会再被那该死的罪恶感给压得喘不过气来。

    “对,这才像你嘛。”罗凯俊也拿起酒杯,打算和他大喝一场。

    林慕奇俊逸又年轻的外貌,自然引起PUB里其他年轻女孩的注目,这时,有个女子朝他走了过来。“同学,你们喝酒呀?”

    林慕奇连看她一眼都懒,这种情形他可是见多了,已是见怪不怪。

    倒是罗凯俊对他眨眨眼。“慕奇,你的强力电波又发挥效用了。”

    “去你的。”林慕奇送给他一记卫生眼。

    “我在一旁注意你很久了,你看来很大方,也很爽朗,不应该是这么腼腆的!”年轻女子又说。

    林慕奇抬起头瞪著她。“喂,咱们不认识吧?”

    “本来是不认识,现在不就认识了?”这女子似乎不死心。

    他对著她干笑著。“可惜本少爷今天心情不爽,不打算认识你,小姐,你请回吧,如果没钱喝酒,我可以请你一杯。”

    “你怎么那么无趣。”她不死心地逼近,还伸出手紧紧抱住他的颈子。

    罗凯俊见状,轻咳了两声,嘴角衔著暧昧的笑意。

    林慕奇睨了他一眼,推开她迅速站了起来。“你去找他,他比较缺女人。”丢下酒钱,他竟然就这么走出PUB。

    “林慕奇,你别害我呀!”罗凯俊扬手喊著。

    “你别吵,我对你也没兴趣,弱鸡!”女子轻哼了声,便转移到另一桌了。

    罗凯俊指著自己的鼻子,垮下一张脸。“我是弱鸡?!”

    离开PUB的林慕奇,直接往学校走去,一到校门口,他便四处找寻李可欣的身影。

    呵,林慕奇呀!你真是的,都几点了,她怎可能还留在这里,你还真是被那个痘子妹搞得脑神经错乱呀!

    可才转身,他竟瞧见分手时她坐著的地方留著一摊乌漆抹黑的东西,趋上前,就著月光伸手沾了点凑到鼻间一闻,竟是一股血腥味!

    他的心跳漏跳了一拍,愣在当下。

    怎会有那么多血呢?

    她到底在搞什么东西?

    他又不知道她住哪儿,这下要怎么找她?偏偏他又拉不下脸问人,这……不管了,反正明天看见她一切不就明白了吗?

    林慕奇,你别再庸人自扰了,说不定她现在正好好的在家里睡大头觉,你居然跑到这种地方像呆子一样发愁。

    呵,若是让其他同学知道了,肯定会笑掉大牙的。

    揉揉鼻子,他轻吐了口气,随即踩著恣意的步子离开。

    翌日一早,林慕奇穿著上星期才在日本上市的“三宅一生”最新款男装进入校门。

    同样的,他又受到了教官“有礼”的关注,和男同学羡慕的眼神、女同学爱慕的注视。

    对于他们的眼光,他都不在意,依然故我的走进校门直趋教室。

    沿路上,依然有不少女同学暗地跟著他,但他却敏锐地感受到今早缺少了一对熟悉的目光,以及躲在角落的黑影。

    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他抓抓头,直觉浑身不对劲,火气也渐渐上扬,于是猛转身,对著身后一群阴魂不散的身影吼道;“你们别跟了好不好,我已经被跟了三年,能不能让我一个人静一静?”

    林慕奇深锁双眉,直瞅著那些女同学。他知道她们只是想看看他,可是看了那么久了,难道不厌烦吗?

    女孩们面面相觑,有些人一溜烟跑了,有些人垂下小脑袋,有的更是不服气地对他喊道:“我们跟就不行,李可欣跟你就可以,昨天你还送她整套相片,我们也要。”

    “对……我们都要。”众女学生大声附和。

    “拜托,我不是都送过你们了?”他受不了地皱起五官,想必这件事又是唐子搴那个大嘴巴说出去的。

    “我们只有一张,可是她有整套。”

    “好好好,我今天没准备这么多,改天再给你们,能不能现在离开我五十步?”林慕奇忍不住抚额大叹。

    “哼,真不知道你是不是眼睛脱窗,竟然对那个痘子妹那么好。”有位女同学抱怨道:“我哪点比她差?难道你喜欢满脸流脓的痘子脸?”

    林慕奇本来还可以容忍,可这女同学未免也太过分了!

    “你叫什么名字?”他指著她,目光含威。

    “我……我叫詹亚芳,你要约我吗?”她抿唇直笑,神情里充满窃喜之色。

    “约你?!”他撇撇嘴。“本来要给你的整套相片收回了。”

    丢给她这么一句话后,林慕奇便转身往教室走去。

    一进教室,他的视线便不由自主地瞟向李可欣的位子,然而令他震惊的是,她竟然还没来上课!

    这怎么可能?认识她三年,他还不曾见她请假或迟到!

    低头看看表,再三分钟就上课了呀。

    他沉住气,要自己安心等,期待她出现用那对希冀的眼神看著他。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上课钟响起的那一刹那,他居然冒出了冷汗,那个李可欣竟然给他迟到,她是知道他惦著她是不是?所以来这招?

    吼……吼……他的气息渐渐紊乱了,像阵风般冲出教室,同学们眼看这一切都觉得好讶异,心底不禁猜测著林慕奇今天究竟是怎么了?到底有什么急事?

    林慕奇直接走到教务处找上教务主任,劈头就说:“我要看我们班上的通讯录?”

    见教务主任还在讲电话,于是伸手抢过话筒替他挂了,又重重的说了句:“我要看我们班上的通讯录。”

    “林慕奇,是你!”教务主任皱起眉。“你怎么可以这么做?”

    “我再说一次,我要看通讯录。”他双手紧攀在桌缘,因为用力,指关节都突了起来。

    教务主任这才发现事关重大,以往不管他怎么说他,他总是一副嬉皮笑脸应对,可现在居然变了脸!

    “好、好,我这就拿给你。”主任本想问清楚缘由,可见他这么急,于是作罢。

    当他找出那本通讯资料簿时,林慕奇立刻抢了过去,找到李可欣的地址后,立刻默记起来,接著抬头说了句:“谢谢主任。”之后一晃眼就不见了!

    一走出校门,他便直接赶往李可欣的住处。

    因为他出身富裕的家庭,从未注意过其他同学的家,可今天在他亲眼目睹这些矮小屋舍时,他整个心猛然揪住。

    会有人还住在这种类似……贫民窟的房子吗?

    往前走了几步,正好听见里头高声喧哗的嗓音。“小欣,快煮面来,我们要吃面。”

    “妈,我就来了。”

    透著窗,林慕奇看著李可欣拖著虚软的步子走出来,他赶紧往旁一闪,没让她发现。

    接著看她往一旁的铁皮屋走去,不久,又听见她打开瓦斯炉的声音……

    老天,现在可是大热天,她居然在铁皮屋里煮面?!

    等了好一会儿,才看见她拿著好大的铁盘,上头放著四碗面走了出来,瞧她步伐非常不稳,看样子身体当真出了问题。

    想上前帮她,却又听见里头传来吆喝声。“煮个面怎么那么慢!瞧我饿的,又输了一把。”

    “对不起妈,我不舒服,所以……”

    “唉,我不就是知道你不舒服所以才没让你去上学吗?你在床上躺了那么久,只是要你煮碗面,你就这么会拖呀?”

    林慕奇又是一傻,这世上怎会有这样的母亲?女儿生病了,她还使唤来、吆喝去的,有没有一点母爱呀?

    事实上,李可欣小时候还有个幸福家庭,但在她父亲意外丧生后,她母亲便性情瞬变,偏偏一年前又迷上赌博,眼底除了麻将还是麻将。

    “妈,我知道,我已经煮好了。”她辛苦的走进门内,一个不注意绊了下,手中的面整个掉到地上。

    “哎呀,你怎么搞的,走路也不走好,可惜这些面了。”李母见状赶紧走过来。“算了算了,你进屋睡觉去吧。”

    “妈,我不是故意的。”她畏缩了下。

    “还说不是故意的!我心里明白你一直不爱妈赌钱,可是妈以前输了不少,总不能不捞回来吧。”

    “可是妈──”

    “行了,你要是再-唆,我可要处罚你。”李母瞪了她一眼便走回去。

    林慕奇忍不住走了进来,他的脚步声让李可欣转身一看,这一望,她立即红了眼眶!

    “你……你怎么来了?”天,他一定看见刚刚那一幕了!还有……还有她家里这副穷酸样。

    “你没去上学,我代表班上来看看。”他仍是那副满不在乎的调调,可是李可欣知道他绝不会是代表班上,以往也没有这个惯例呀。

    “我……我等一下会打电话向学校请假。”她抖著声说,这抖意不知是因为看见他的喜悦,或是让他知道她卑微的恐惧。

    “小欣,他是谁?”李母听见有人交谈的声音,转身一瞧,看见有男孩子上门找女儿。

    这倒是破天荒头一遭,没想到可欣一脸的烂痘子,还会有这样的小帅哥看上眼!

    “他……他……”看见母亲讶异的眼神,李可欣竟说不出话来。

    “我是她的同学林慕奇。”他跨前一步,自我介绍著。

    “哦……你就是林慕奇!”李母眼睛一亮。

    “伯母,您认识我?”

    “当然了,我们这些左邻右舍的女孩子哪个不知道你呀!成天将你挂在嘴上,说你有多聪明、多厉害、多英俊、多有钱,如今一瞧还真是不错。”李母笑著说,当瞧见他的名牌衬衫,眉毛都挑了起来。

    “她们过奖了。”他淡淡一笑。

    “还有呀,我们小欣──”

    “妈!”李可欣惊愕地看著她。“您去打牌,别再说了好不好?”

    “你怕什么,敢贴还怕我讲吗?”李母走向林慕奇,笑道:“我们家小欣可是对你倾心得不得了,把你的相片贴满了墙,又怕弄脏它们,每张都拿去护贝,昨天就是搞得太晚才感冒的。”

    李可欣小脸惨白!为什么妈要将这件事说出来?她频频发抖著,连看他的勇气都没了。

    倒是林慕奇开口了。“看过医生没?”

    她垂著脑袋摇摇头。

    “走,我带你去。”他转向李母。“伯母,我带她去医院可以吗?”

    “呃──好,那就麻烦你了。”李母笑著,心想小欣终于走运了,竟有这么优秀的男同学关心她。

    瞧他一身名牌,家境肯定如传说般很不错,如果……如果……

    当她沉浸在得意中时,林慕奇早就抓著李可欣跑远了。

    李可欣的小手被他紧握著,心无比的颤动。“林……林慕奇,我不用去医院,我没事了。”

    “你真没事?!”他撇撇嘴。“我最不喜欢你说这种会气死人的话。”

    “我……”她吓了跳。“我怎么了?”

    “还说咧?手都抖成这样了还说没事,你真要死在家里才叫有事呀?走吧。”他立刻拦了辆计程车,逼她坐上车后直趋医院。

    虽然他口气好凶,可她心底却是喜孜孜的,她从没想过他会关心她,即便他的关心不含任何意义,都让她觉得好快乐。

    他更不知道,她的抖颤小部分才是因为身体的不适,大部分是因为他那双温暖大手握著她的雀跃。

    到了医院,李可欣在他的陪同下让医生诊治,这时,林慕奇突然问道:“请问医生,她有流鼻血的习惯,这种病可以根治吗?”

    “那可能是她先天性鼻黏膜太脆弱,现在有一种雷射手术可以解决这方面的问题。”医生回道。

    “好,那就雷射吧。”这样就可以一劳永逸了,他也不用日夜被“那一拳”良心谴责。

    “我不要。”她坚决反对,一方面是她对雷射根本不了解,担心会疼;另一方面就是手术费的问题,听说雷射并不便宜。

    “为什么?”他回头望著她。“若是担心钱的问题,我可以帮你。”

    “不要……我还是不要。”她不要欠他这些,再说她怕痛。

    “你这个人怎么这样?你知不知道你鼻子不好,我可伤脑筋了!”林慕奇忍不住对她发飙,使得诊疗室的气氛变得有些诡怪。

    “为什么?”她不明白。

    “因为……反正你就是得给我手术。”他霸气地表示。

    看了眼医生紧蹙双眉的厌烦表情,她知道他们在这里大声嚷嚷让他们不悦了,又发觉一旁护士指著她窃窃私语著,她下意识摸了摸自己满是痘子的双颊,难过的跑了出去。

    林慕奇一愣,立刻追出去。

    “你要去哪?”李可欣体力本就不好,没几步就被他追上了。

    “我……我想回家,再不回去我妈就会跟她的牌友乱说话,我不希望影响你。”他不明白这事情对她而言很重要。

    “影响我什么?”他眉心一拢。

    “影……+唉,这教她怎么说?

    “你真把我给你的相片全拿去护贝了?”他突然问,让李可欣的心头猛地一撞。

    “呃──”

    “到底是不是?跟你说话还真累。”他抿起嘴。

    “对。”她转过身,背对著他。

    “没想到你会这么做,还真当我是偶像?!不过,还好你没拿去当遗照裱起来挂在墙上,哈……”他止住笑,又问:“还有,你为什么不动手术?”

    “会痛。”她小声地嗫嚅著。

    “痛?!麻醉哪会痛。”

    “反正我不要。”第一次她在他面前这么大声的顶回。

    林慕奇一震,显然不太能接受这么固执的她,凝望了她好一会儿,最后说道:“随便你,我帮你去拿药。”

    李可欣知道他生气了,气她的不识好歹,而她该怎么做才能消除他的怒气呢?

wWw.xiAoshUotxt.cOm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目录
新书推荐:逆天炼宇 先天苦瓜 都市超能公子 拯救之地球万岁 修女老婆惹不得 让总裁哭泣的不可告人之法 乡村小电工 万魔真祖 我老婆是买的 美女无需追 星河劫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