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deossexotv极度另类
首页 > 玄幻奇幻 > videossexotv极度另类 > videossexotv极度另类 正文

videossexotv极度另类(1/2)

目录
好书推荐: 异体 驸马你不乖重生之田美系统重生之荣耀时代妃不还朝蚩尤之八卦神宫老师已超神岭上启示录[重生]红日给高富帅当保镖

    在一处朴实宁静的住宅区里,座落着一栋两层楼高的洋房,房子的四周筑有围墙,房子和围墙间还有一些空地,空地上种植些奇异的花草,每一棵花草上都挂着一个小小的牌子;镂花的铁门边也挂着一个金属牌子,上面是房子地址号码和住户姓氏。

    宋迦南坐在客厅的沙发看报纸,厨房传来宋美慧和宋美黎的谈笑声。自从她们得知顺道搭载他上下班的热心女孩是叶怡馨后,姊妹俩就要求他邀请她来家里吃顿饭,美其名是道谢。

    这时,宋启政从外面进来,在另一张沙发上坐下,顺手取过报纸,看着正专心看报纸的宋迦南。正受爱情滋润的他,看得出来日子过得很快乐,他衷心希望哥哥从此都能这么快乐。

    宋迦南换版面的时候,正好迎上宋启政那关爱的目光。“不要老用那种眼神看我,不知情的人,会以为你们有问题。”

    “你总是喜欢隐藏心事,我们只好时时多关爱你一点。”宋启政不以为意地翻开报纸。

    宋迦南淡然一笑。“我哪有什么心事!”

    “没有心事,平常为什么不和我们多说几句话呢?”宋启政直视着他。

    宋迦南放下报纸回视他,微笑。“你想要我和你们多谈些什么?”

    宋启政无言以对,明白宋迦南目前的心境。在经历身兼数职,将他们兄妹四人拉拔长大后,现在只想以兄长的身分和他们一起生活;他实在不懂哥哥对所有人都有颗包容的心,但是何以对自己却是如此残忍,残忍得令人心痛。“哥哥,我真的希望你能过得快乐。”

    “我过得很快乐呀!”宋迦南翻开另一张报纸,浅浅一笑。“最苦的日子都挨过了,我还有什么不快乐呢?”

    “可是,你的心灵……”

    “哥哥,吴小姐和叶小姐来了。”宋启明从外面领着叶怡馨和吴淑娟进来。

    “请坐。”宋迦南收起报纸,起身招呼她们。

    “谢谢。”叶怡馨把带来的水果放桌上,随意地打量着屋内淡雅朴素的布置:

    简单大方的摆设,使得室内呈现出平静祥和的气氛。

    “两位姊姊请用点心。”宋美慧和宋美黎听到客人到了,赶快端出点心和饮料。

    “谢谢。”

    吴淑娟看到那一大盘小饼干,整个眼睛都亮了起来,暗忖:今天定然可以大快朵颐一番;叶怡馨则礼貌地向宋启政和宋启明点头问好。

    宋启明看着两位绮年玉貌的俏佳人,他希望哥哥的女友是那个柔婉妩媚的叶怡馨,而不是那个双眼直盯的点心,口水好象快要滴下来的吴淑娟。

    宋启政看着叶怡馨,猜想这个礼貌周到的女孩才是哥哥的交往对象。

    叶怡馨怀着忐忑的心情看着宋启政,他有着一家之主威严凛然的气势;相形之下,宋迦南则显得淡泊恬静。

    “我可不可以吃点心了?”吴淑娟已经快受不了美食的诱惑了。

    “请用。”宋迦南微笑点头。

    吴淑娟闻言立刻双手齐动,把小饼干一个个地往嘴里塞,还不忘边吃边称赞。

    除了吃以外,一双美目还不停地在宋启政和宋启明身上来回打转。

    宋启明惊讶地看着她。生平第一次看到如她这样不知含蓄是何物的女孩,瞧她在短短时间内即吃掉大半盘的饼干,心惊之余,忍不住出声劝阻:“吴小姐,你现在吃这么多饼干,等一下午餐还吃得下吗?”

    吴淑娟闻言,停手看着他,好一会才问:“午餐会很丰盛吗?”

    宋启明点头。第一次碰到这种到别人家作客,还问菜色好不好的女孩。

    “好吧!那我就不要吃了,免得等一下吃不下午餐。”吴淑娟万分不舍地把眼睛从小饼干上移开。“迦南,这些如果没有吃完,可不可以让我带回去?”

    “好啊!”宋迦南已习惯她这种想做什么就说什么的洒脱个性。

    宋启政和宋启明皆以惊疑的眼光看她;叶怡馨则低下头去,已搞不清楚是带她来壮胆?还是来丢脸的?

    吴淑娟秋波微转,看看宋启政又看看宋启明。“迦南,你哪个弟弟和女友分手了?”

    “小弟启明。”宋迦南以眼神示意是刚才领她们进来的宋启明。

    “是你呀!嗯!”吴淑娟从头到脚把宋启明打量个清楚,还挺有男子气概的,正是她喜欢的类型,有那个追求的价值。

    宋启明被她看得浑身不自在。以往女孩子若爱慕他,顶多也只是偷偷地欣赏他而已,怎么这个女孩好象以一种有色的眼光看他。“有何指教?”

    “没有。下次介绍女朋友给你,好不好呢?”末了,吴淑娟还对他轻-个媚眼。

    宋启明不自然地笑笑,看在宋迦南的面子上,不好意思当场拒绝:“谢谢。”

    午餐时,吴淑娟则毫不羞涩地坐到宋启明身旁。

    宋启明一顿午餐下来,只是看着这个堪称大胃王的吴淑娟,不但是拼命地称赞小妹们的手艺,亦拼命地把菜肴喂进嘴里,一个忍不住就问:“你这样吃,不怕胀死吗?”

    “当然会怕啊!不过,能吃到这么好吃的菜肴,就算是胀死也是值得的,你们说对不对?”吴淑娟问宋美慧和宋美黎。

    宋美慧和宋美黎笑着点头,第一次碰到言行举止这么有趣的大姊姊,感觉到也挺好玩的。

    宋启明真怀疑像她这么会吃,会不会把她家给吃垮了?

    宋启政则看着时而相互夹菜、时而低语谈笑的宋迦南和叶怡馨,只期盼两人的恋情能顺利地持续下去,然后一起步上红地毯,相爱相伴一辈子……

    ※※※

    某个周末的下午,叶怡馨和宋迦南并肩坐在滨海公路的水泥方块护栏上。每个周末来看海,已变成他们固定的约会。

    叶怡馨轻轻拨顺被海风吹乱的长发,因为宋迦南的关系,她也开始喜欢上大海。

    “下个周末是我的生日,我想邀你和淑娟到我家吃个便饭,顺便帮我庆生,好吗?”

    “好啊!”宋迦南转过脸笑问:“你想要什么生日礼物?”

    叶怡馨迎上他深情的目光,嫣然一笑。“只要是你送的礼物,我都喜欢。”

    宋迦南凝视着她动人的笑留,情不自禁地缓缓朝她诱人的樱唇靠近。叶怡馨垂下眼帘,满心期待他深情之吻,就在宋迦南双唇轻触她柔软的红唇,一个意念浮上心头,立刻侧过脸轻吐一句:“对不起。”

    叶怡馨倏地睁开眼睛,看着他俊雅的侧面,一颗心失落到了极点。为什么他的吻总是那么轻、那么短暂?甚至比蜻蜓点水还快?难道她的唇不能吸引他轻尝一下吗?心底深处有着深深的挫败感。

    宋迦南遥望着海面,待整理好纷杂的思绪,才回过头笑问:“我们到那边走一走?”

    叶怡馨只好随着他沿公路散步,他不曾拥过她的肩、搂过她的腰,拉拉小手已是两人最亲密的行为。走了好一段路,她满怀委屈地问:“你是不是不喜欢我?”

    沉默了好一会,宋迦南才笑问:“为什么这么认为呢?”

    “因为你始终对我都是一副‘保持继离,以策安全’的态度。”叶怡馨低头踢着马路上的小石子出气。“好象我身上有可怕的病菌一样。”

    “我的态度令你生气?”

    “嗯!”叶怡馨用力将一颗石子踢得老远。“害别人都以为淑娟才是你的女朋友。”

    宋迦南轻笑。的确是如此没错,就连同事也误以为是这样。“你吃醋了?”

    叶怡馨心急地表明自己的心意,不暇思索便说:“才不会呢!她看上的人是你弟弟。”

    “谁?”宋迦南停步转头看她。

    糟了!叶怡馨连忙掩口睁大眼睛直摇头,没想到竟会为情而无意中出卖朋友,若被吴淑娟知道了,肯定会换来“重色轻友”的骂名。这该怎么办?说还是不说?

    宋迦南看着她略显慌乱的神情,好可爱,遂点头微笑。“我猜她大概看上启明了吧?”语毕,他拉着她继续往前走。

    “这是你自己猜中的,我没有说哦!”叶怡馨为自己的无心之过开罪。“你喜不喜欢她呢?”

    “你不该问我吧!”宋迦南笑了笑。“启明对她还留下满深刻的印象,说第一次看到她这种不知含蓄是何物的女孩,我倒觉得她是个好女孩,只是个性豪爽了点。你和她是怎么成为好朋友的?”

    “我们从国中起一直到大学都是同校同学。”叶怡馨屈指算了一下。“大概也十多年了。”

    “真羡慕你们保有这么好的友谊。”宋迦南满心羡慕。

    “你和同学都已经不联络了吗?”

    “同学?”宋迦南眸子深处闪过一丝伤感,不禁轻叹一口气仰望天际的白云。

    “我念书的时候常常在换班级,连同学都无法全部认识,更别说要在同学中交个知心好友。”

    “我也知道转学生要重新适应新环境的辛苦,我小时候也当过转学生。”叶怡馨给他一个甜笑。“你毕业于哪个学校?”

    宋迦南低头踢动路面的一颗小石子。“我没有完成学业。”

    “对不起。”叶怡馨低头行走,怎么今天净谈到让他不太愉快的话题?思忖:

    虽然他没有完成学业,但表现出来的学识涵养是如此深厚。“没完成学业也没什么关系,一个人的价值又不是一张文凭就能判定的,学历高的人,也不见得品德较高尚。”

    “的确是这样,但一般人还是主观地认为文凭就是一切。”

    “我才不是那种人呢!”

    “我相信你不是,因为你对我什么都没问就和我交往,也许我曾经是个有前科的人,到时候你就得不偿失了。”

    叶怡馨侧脸看了他片刻,打死都不相信,气质高雅、文质彬彬的他会是个为非做歹的坏蛋。“哼!少唬人了!坏人才不会说自己是坏人呢!就算是个有前科又如何?人非圣贤,孰能无过?我们应该给他们一个自新的机会呀!”

    宋迦南此刻才发现到她有一颗善良、纯洁的心,但世间之事如果都能如她所想这么简单,那还有什么难解决的问题呢?

    ※※※

    这天下班时间,罗震宇推掉晚上的应酬,开车到叶怡馨上班的地点,决心去找那个文弱书生摊牌。论家世、人才,唯有他才配得上叶怡馨。

    他把车停在路边,远远地就看见吴淑娟和那个男子有说有笑的,状似愉快。难不成那个家伙想脚踏两条船,来个鱼与能掌兼得?

    吴淑娟看到罗震宇朝这边走来,不由自主地做个怪表情。

    宋迦南以为她怎么了,正欲开口询问。

    罗震宇来到他身后,语气不善地问:“喂!你到底是谁?和她们是关系?是不是想脚踏两条船?”

    宋迦南转过身,看着突然出现的高大男子英俊的容貌、逼人的气势。看了他好一会,确定记忆中没见过此人。“请问你是哪位?有什么指教…”

    罗震宇仔细地打量了宋迦南一番,俊俏的外貌、文质彬彬的气质,再加上一副迷人的好嗓音,果然易令人心生好感;尤其那轻柔的语调,若再说上几句甜言蜜语,深信没有几个女人能抗拒得了这种致命的吸引力。“我是怡馨的男朋友。”

    岂知,吴淑娟立刻截口:“别听他的。你如果没见过什么叫:人不知自丑,马不嫌脸长的话——”抬手朝罗震宇比了比。“此人就是最佳代表。”

    罗震宇第一次破人当面这么“丑化”,气得咬牙切齿。“你……”

    这时,吴淑娟看到叶怡馨已把车子开出来,立刻拉着宋迦南住那边走。“我们走,你才是怡馨的唯一恋人。”

    “等一下。”罗震宇移身挡住两人去向。“今天一定要把话说个清楚。”

    此时,叶怡馨也看到罗震宇,立刻熄火下车跑过来挡在宋迦南身前。“你想做什么?”

    罗震宇见她如此护卫他,更加恼火:“怡馨,他有什么好?我是那么地喜欢你,难道你都不明了我的心意吗?”

    叶怡馨怕宋迦南误会,心慌地回头看了他一眼,但宋迦南表情平静,让她稍感放心。“那只是你的一相情愿,我对你并没有那种感情。”

    罗震字当着情敌的而被心爱的女子拒绝,心里有着难以言喻的难堪,转眼指着吴淑娟。“他想脚踏两条船,你……”

    “你少平空捏造事实了,我才没有爱上迦南呢!我们三个人是好朋友。”吴淑娟将叶怡馨和宋迦南拉在一起。“他们才是恋人,我是局外者。”

    叶怡馨用力点头,不自觉地往宋迦南身边偎靠过去。

    罗震宇见她点头,又看她往他身上靠,无疑地是承认了两人的恋人关系,这使得他感到忿怒和不服。凭什么他可以让两个女人拼命为他辩护?论人才,自认不输他;论家世,看他的样子应该不是出身富豪之家。思及至此,忍不住冲口而出:“他同时和你们两个富家女交朋友,也许有什么可疑的企图。”

    叶怡馨和吴淑娟相视一眼。叶怡馨不安地回头看他,宋迦南眼底闪过一丝异色。

    吴淑娟赏了罗震宇一记大白眼,真想缝住他那张大烂嘴。她千方百计才帮好友钓出这条深藏在暗礁里的美丽好鱼,如今已在收网阶段,这个大混帐竟然投下一块大石头企图让鱼惊走。

    叶怡馨看着一直沉默不语的宋迦南。她绝口不提家世,只希望能在不参杂太多身分论之下,用一颗真诚的心和他交往,害怕家世会让他退缩。

    宋迦南看了她们一眼,对罗震宇淡然浅笑。“如果连交个朋友还要以贵贱论之,那友情还有何珍贵之处,你说是吗?”

    罗震宇愣住了,半句话也答不出来。

    吴淑娟向叶怡馨使个眼色,叶怡馨会意拉着宋迦南就走。“我们走了,我的车挡住别人了。”

    宋迦南微笑点头,与罗震宇擦身而过,和她走向车子。

    宋迦南那从容不迫的气度令吴淑娟大为折服,待他们离去后,对罗震宇劈头就骂:“没风度、没水准,亏你还是个企管硕士,修养这么差,我劝你还是回去多看几本书再出来混吧!”末了,还对他吐吐舌头转身就离开。最近附近出现一个生面孔的帅哥,想去瞧个清楚。

    罗震宇闭上眼睛叹口气,转身慢慢地走向车子。他不得不承认宋迦南是个强劲的对手,那翩翩的风度、深厚的涵养皆为他所不及。今天本意是想扳回劣势的,没想到第一回合就败得如此凄惨。

    ※※※

    叶怡馨缓速开车,边开车边偷觑宋迦南的表情,他一如往常沉默地平视着前方,看不出对刚才的事有任何特别的感受。她双眼注意路状况,心头却逐渐笼罩着不安,害怕两人就这样结束了。

    宋迦南突然开口问:“你和淑娟都有很好的家世?”

    叶怡馨闻言,一颗心怦怦直跳,迟疑了片刻才点头。“嗯!是比一般人好一点。”停顿一会才小心地问:“你想和我们绝交了吗?”

    “为什么呢?”宋迦南浅浅一笑。“我交朋友的对象是你们个人,又不是结交你们的家世。”

    叶怡馨安心地松了口气,一颗紧揪的心放松了不少。前方不远处就是平常宋迦南下车的路口,宋迦南下车后,一如往常微笑着向她道再见。

    叶怡馨呆呆地望着他的笑容,机器般的向他挥挥手。为什么她有一种奇怪的感觉?怎么他的笑容看来是那么的虚幻不真呢?是错觉吗?她想仔细看清楚,但他却早已转身朝巷道内走去,她只好安慰自己是因一时眼花的错觉。

    宋迦南向她道过再见转过身,脸上的笑容霎时消失无踪,一股深浓的忧郁泛上眸子深处,这条情路恐怕再也走不下去了,现在两人之间出现了一条深不见底的鸿沟——家世。现在他纵使有心,也无力跃过这道鸿沟,暗忖:是该回头了,他不该妄想奢求拥有人间至美的爱情。

    ※※※

    小工作室内回荡着西洋热门舞曲,吴淑娟桌角放着一杯热气直冒、香气四溢的咖啡,脚板随着节拍踩踏地面,亦跟着哼哼唱唱。她正在做一个电台广告的企画,打算去找宋迦南当代言人;她相信只要宋迦南肯卖声,这个广告产品一定能大卖。

    这时,叶怡馨突然站起来走到窗边向外面探探头,一会又走回来。稍坐片刻,又站起来走到门边,在门边呆站好一会,叹口气又走回位子,只手托腮,瞪着键盘发呆。

    吴淑娟看着她奇怪的举动,顺手将旁边的音响关掉,把椅子滑到她身边问:

    “你在做什么?”

    “我想去找迦南。”叶怡馨另一只手随便敲了几个字键,眼眶泛潮,语气幽幽:

    “我有预感将失去他。”

    “你说什么?”吴淑娟心头一怔,把叶怡馨的椅子转过来,让她面对自己。

    “他误会你和那棵死萝卜的关系,是不是?”

    叶怡馨眨眨眼,努力地将泪水忍回去。“他没有问这件事。”

    吴淑娟思索片刻又问:“那是不是他吃暗醋,每天都摆脸色给你看?”

    “没有,都没有。”叶怡馨低头好一会,吸了一口气,抬头平视吴淑娟。“他还是平时的他,但不知为什么,我总觉得他的笑容是那么虚幻不真,好象真正的他并不是我们所认识的他。”

    吴淑娟秀眉微蹙,实在不懂什么真正的他又不是他,想了好一会。“你的意思是说,他是个表里不一的人?外表像天使,而内心是恶魔?”

    叶怡馨猛摇头。

    “不然,会不会他对你只是虚情假意?”

    “不是。”叶怡馨有种说不上来的奇异感受。“只是我再也感受不到他对我的情意,好象……是个会说会笑,却没有灵魂的傀儡一样。”

    “有这种事?”吴淑娟仰望天花板努力地回想着。昨天还和他聊了一下,也没有这种感觉呀!良久后,实在想不出个所以然来就安慰道:“哎呀!他一定是在吃醋啦!只是他吃醋的方法和别人大不相同,过几天醋味就会蒸发掉了。对了,同你爸妈提过要带他回去见他们的事没?”

    叶怡馨点点头。“有。跟我妈妈提过了,那天我只邀请他来帮我庆生,所以你也要来作陪哦!”

    “会啦!我一定会去当媒人的。只要把你们送进房,我这个媒人不等你们来扔,就会自动跳出墙,绝不会在一旁瞎搅和。”吴淑娟看着她,突然神色正经地问:“你爸妈赞成你们的交往吗?”

    “我妈妈不反对,我爸爸也知道我不喜欢震宇,我想应该没问题才对。”叶怡馨其实也不大有把握,但深知父母都是开通的人,应该会尊重她的选择。

    “我看你还是有点心理准备,万一你爸妈反对时该怎么办?”她看叶怡馨神色已由喜转忧,马上话锋一转:“不过,光看那天他和死萝卜的应对就知道,他定然能全身而退,而且可以退得很漂亮:可是,情海兴波是在所难免的。依我看,你还是先回去和你爸妈多多沟通。”

    叶怡馨觉得她的话很有道理,点头。“我会的,谢谢你的提醒。”

    “唉!”吴淑娟将椅子滑回原处,仰头叹一口气,内心无限感慨:“有时候想想,身为富家女也挺可悲的。若是真心相爱的恋人没有家世、背景,别人会说这个男人是不是想少奋斗三十年。也许父母只是将你当颗活棋子,更可能成为商业合作下的交易品;再者,就算如意郎君是个门当户对的人,谁又能保证他日不会在外面养小老婆?为了顾全颜面,即使气得快吐血了,还要被迫昧着事实说他是个爱家的好丈夫,你说富家女哪点好了?”

    “我觉得家世就像一道无形的高墙,让我跨不出去,别人也走不进来。”叶怡馨也颇有同感。

    “所以啦,我才不想跟着老头子移民!要是那天成为他手上的棋子,那不是太冤枉了吗?”吴淑娟咕噜噜地喝掉已变冷的咖啡。“不过,你爸妈好象对你们的婚姻还挺开明的,我记得你老哥好象是先斩后奏嘛!你也来如法炮制一番。”

    叶怡馨摇头微笑。“我和他的情形不一样。我哥哥不是因为我爸妈反对,而是大嫂的父母觉得我哥哥太花心,不是个值得托付终生的对象。”

    “对!我老哥也差不多,是棵花心大萝卜!”吴淑娟向来不忌讳说自家人的坏话。

    ※※※

    一家专营进口名牌的精品屋,有衣服、化妆品和各种饰品,因为品牌众多、对象齐全,而吸引许多顾客光临。

    这天下午,宋迦南藉由出来办事的机会,顺道绕到这家精品屋,想买个东西在明天晚上的庆生会送叶怡馨。他举目将店内的商品大略浏览了一番,最后决定买条丝巾送她。他选了一条以紫蓝和红蓝为底,上有类似宗教圆轮图样的方丝巾。

    宋迦南拿到柜怡请小姐包装时,不经意看到一旁的玻璃柜内的别针,暗忖:不如再送个别针好方便她使用,于是又挑个古圣兽造型的仿宝石别针。“小姐,麻烦这个也帮我包在一起。”

    “好,请稍候。”

    这时,在他后方有两个正在挑衣服,打扮非常入时的中年女子,突然齐回头看着他背影。两人互看一眼,着红色套装的女子开口:“声音很像,我们过去瞧瞧。”

    “好。”着翠绿套装的女子点头同意。

    “小南。”

    宋迦南闻言,愣了愣才回头,只见身后站着两个看来挺面熟的中年女子,记忆中似乎曾在哪里见过两人。

    红衣女子满面笑容,语带兴奋:“真的是小南!你变得更帅,也更迷人了,我差点就认不出来了。”

    翠衣女子也连迭点头。“对呀!好久不见,你的声音还是一样动听迷人。”

    宋迦南看着她们凝神思索,在记忆深处搜寻她们的名字;可是,也许是时间太久了,好一会还是想不起来。

    红衣女子看他苦思的样子,忍不住满心失望:“你记不得我们了吗?”

    翠衣女子也焦急地提醒:“当年我们常捧你的场呀!我常自称艳……”

    宋迦南经此提示,立刻忆起她们的名字。“吟香姊和翠芳姊,好久不见了。”

    红衣女子吟香和翠衣女子翠芳,看他叫出自己的名字,高兴得像中了大奖般兴奋。

    吟香伸手拍他肩头。“真不枉当初疼你一场!”

    翠芳也在一旁直点头。

    “先生,您的东西包好了。”

    宋迦南转身付帐,吟香及时朝柜抬小姐嚷着:“小睛,不要收他的钱,记在我的帐上。”

    柜抬小姐略为迟疑,便欲把钱还给宋迦南,因为这两个人不但是常客,也是老板的好友。

    宋迦南回头含笑道谢:“谢谢吟香姊,这是送朋友的礼物,所以不好意思让您破费。”

    “这样啊!”吟香颇为失望。“送朋友别人转赠的东西,好象诚意不太够。”

    宋迦南笑而不语,从柜怡小姐手中接过礼物和找回的零钱。

    三人离开柜抬边,两名女子拉着他走到角落,吟香问:“你现在在做什么工作?”

    “在杂志社工作。”

    “这样很好啊!”翠芳笑着点头。“弟妹都已长大了吧!”

    宋迦南微笑点头。

    吟香伸手拍拍他肩头,语气豪爽:“要放开心怀多交几个朋友。”

    翠芳从皮包内拿出一张卡。“这张贵宾卡给你,有空带弟妹来让姊姊请客。”

    “谢谢。”宋迦南接过他,看着贵宾卡。“原来吟香姊和翠芳姊合伙经营餐厅。”

    吟香点头。“情妇这种见不得光的身分是不能当一辈子的,总不能坐等色衰爱弛才流落街头当流莺吧!”

    翠芳立刻接口:“所以我们就各从情夫那里弄来一笔钱,做点生意好为后半辈子作准备呀!”

    宋迦南只是点头微笑。

    吟香眼底闪着怜惜的神芒,突然问:“小南,有没有女朋友了?”

    宋迦南低下头,言不由衷地回答:“只是朋友而已。”

    两个女子互视一眼,彼此眼中都闪过一丝疼惜,翠芳微笑着道:“那你要多加油才行;如果不成,我们认识几个很不错的女孩子,到时候再帮你介绍。”

    “谢谢,我先走了,两位姊姊再见。”

    “再见。”

    吟香目送他离开,好一会才呼出一口大气。“他如果能开朗一点就好了,那悒郁寡欢的样子,看得我好心疼。”话落,转身回到原处继续挑衣服。

    翠芳也回到她身边,拿起一件露肩洋装。“现在就算要我倾家荡产买他一夜,我连眉头也不会皱一下的。”

    吟香白了她一眼,语带不悦:“不要再提当年的事,都是你们这些人才会让他变得如此忧郁。”

    翠芳嘴一抿:“哼!还说我,你不是也一样,我可还记得你对他叫价一百三十万呢!”

    吟香眼眸一转,为自己辩解:“那有什么办法!谁叫那个王八蛋所叫的价码从一百万起跳,当然我只能往上叫了;可知那一百三十万可是我全部的积蓄,可是我真正的用意是想用那些钱帮助他。”

    “哼!其实你是很想和他春风一度的,只是比我们有钱的女人太多了。”翠芳不客气地戳破她的牛皮。

    吟香轻叹一口气。“你以为小南喜欢到酒店让我们这群称不上正经的女人糟蹋吗?他是迫不得已才那么做的。当年就算我以百万买下他一夜,我想大概我也不会要他陪我上床,因为像我们这样的女人,根本不配得到他。”

    翠芳突然嘻嘻一笑。“可是,我看他现在身体好象还挺健康的,如果……”

    “闭嘴,不要再说了!”吟香喝住她:“你再对他大生‘色心’,我就和你拆伙绝交。”

    “干嘛这么生气?我只不过想想罢了!还记得当时是谁出天价带走他的?”

    “当然记得,所以我们还是把他当弟弟就好,免得惹来麻烦。”

    这时,在两人背后的高柜站出半个身影,赫然是罗震宇!他站在柜子旁仔细地打量两个形貌妖媚的女子,无意中遇到情敌来这家店买东西。适才她们的对话声音虽小,但他却听个一清二楚,作梦也没想到他的情敌竟是个“百万男妓”,这还真是上天掉下来一个让他反败为胜的绝佳机会。

Www.xiaosHuOtxt.net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目录
新书推荐:魔、泪、刀 修行混混 邪王的倾世狐妃 紫耀凌云 孤傲神魔:尊主追妻难 万龙武尊 高达暗月 我的传承是条河 丑丁君临记 听说有棵草暗恋我 婚不厌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