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高地
首页 > 玄幻奇幻 > r高地 > r高地 正文

r高地(1/2)

目录
好书推荐: 重生之通天大道 源血位面交易狂徒勋色年华 宝定一生三国之武安天下机甲武圣都市天才算命师纵横诸天美女大小姐的最强保镖极品大亨

 十七章

 
    这里大约是城还未完全开发的地段,小巷如迷宫般复杂,路过的居民楼大多老旧不堪,墙上画着大大的“拆”字。 。海雅绕了快半小时,连条有红绿灯的马路也见不到,五六点正是下班高峰,附近居然一个人都没有。
 
    她越想越气,谭书林的酒吧开在这种地方,最好赔死,赔个精光。
 
    又摸索着绕了一会儿,忽见前方巷口停着的沃尔沃,海雅差点哭了,她走半天,结果又绕回来,这到底是什么鬼地方?
 
    她转身换了个方向,没走两步忽然听谭书林在那边大叫:“干什么啊?要打架?!”
 
    她一愣,差点就有冲动走回去看发生了什么事,可这附近实在太偏,她一个女孩子贸然过去,指不定会出什么更大的祸事,经过这段时间的体验社会,她比以前要机警许多,四处看看先找了个不太显眼的角落站着,只要那边有什么不对劲的声响,她就报警。
 
    谭书林哇啦哇啦骂了几句,紧跟着又有几个人低声说话,隔得远,实在没法听清,倒是谭书林嗓子亮得很,骂了一句又一句,好像是嫌什么人碍了自己的事。海雅忍不住替他捏一把冷汗,这里又不是老家,靠父母的本事人人给他三分面子,出门在外行事嚣张,真是自寻死路啊……
 
    “干什么?我×!要动手?!”
 
    谭书林开始咆哮,那声势有点儿不对,海雅赶紧翻开手机,开始按110,还没按完,就听他痛叫一声,大嚷的声音变成了呜呜呜,估计是被人捂住嘴了。一个男人提高声音招呼:“按住了,弄到一边去。”
 
    海雅惊得差点把手机给扔了,是苏炜的声音!他正在行使黑社会的什么私刑吗?!
 
    她想出去,可是又不敢,僵了半天,就听那边乒乒乓乓一阵拳打脚踢的声响——谭书林不会被打死吧?不远处又有两个人影朝她这边过来,四处一点可以隐藏的地方都没有,海雅急得满身汗,走也不是,不走也不好。
 
    人影渐近,一人满身油漆白灰,是老维,他正涎着脸赔笑,后领子被苏炜提着,一路拽过来。还是老维先发现海雅站在对面,大叫:“有人在那边!”
 
    苏炜望过来,两人打个照面,海雅尴尬又害怕,僵在那里不知怎么办。他愣了一下,紧跟着却像不认识似的收回视线,抬手把老维一丢,他狠狠撞墙上,好响的咚一声。
 
    老维都快哭了,连声说:“火哥!我真不知道啊!那老畜生早半个月就跑了!我还被他欠了几万块的帐没处要!我也在到处找他啊!”
 
    苏炜掏出一盒烟,抽一根,塞他嘴里,再替他点上,这架势不像是要揍人,老维稍稍有些心安,赶紧抢着掏自己的烟:“来来!抽我的!软中华!”
 
    苏炜推开他的手,只说:“你哪来的钱开店?”
 
    老维赔笑:“就是刚才那小子,他出的钱,人傻钱多。”
 
    “挑这种地方开店,你又准备弄麻古?”
 
    “不会不会!”老维赶紧摇头,“最近查得严,我是想正正当当做点生意。等店弄好了,火哥你什么时候来什么时候开门,我买单!”
 
    苏炜笑了笑,摸摸自己口袋,老维机灵地递上自己的软中华,再用自己的火机替他点上。
 
    “你真没见老钱?”苏炜吐出一口烟,“我听人说,你上个礼拜还从他那边拿了一笔钱。”
 
    老维使劲摇头:“没有没有!绝对没有!火哥你知道我,怎么可能包庇这个老畜生?他还欠我钱!”
 
    “他有没有讲要去哪边?”
 
    老维想了想:“好像有提过要去G县,不过他也走不掉吧?都被通缉了,肯定还留在这边。”
 
    苏炜点点头,退了一步让他走:“你就定在这边吧?有什么事我会再来找你。”
 
    老维三步并作两步跑了,夜色酒吧那边又响起谭书林的怒吼声,中气十足,估计对方揍得不怎么厉害,没过一会儿,沃尔沃开始发动,想来是带着老维走了。
 
    苏炜深深吸了一口烟,掏出手机拨号,说了几句,再合上放回口袋。海雅站在暗处,站得腿都发麻了,她不敢出去,没见过这样的苏炜,根本就是个陌生人,还是她最忌讳的那种类型,亲眼看见跟看电影的感觉简直一天一地。
 
    苏炜也没过来,他只是站在那里抽烟,一口一口,抽得很慢,天色昏暗,路灯亮起,他身边像是被烟雾笼罩。
 
    一根烟抽完,他弹开烟头,忽然转身直直朝她走过来。
 
    海雅下意识退了两步,他已经走到面前,一把抓起她的胳膊:“走,先走再说。”
 
    她挣了一下,有气无力:“我能走……去哪里?”
 
    他没放手,声音很平静:“送你回家。”
 
    她不得不被他拽着朝前走,途经夜色酒吧,大门已经关上,门口一个人也没有,想必他带来的人都散了,地上倒是有几滴触目惊心的血迹,还有一颗断牙,海雅又僵住。
 
    苏炜看了看,说:“你认识的那小子,出手还挺重。”
 
    呃,也就是说,这颗牙不是谭书林的,而是苏炜手下不知哪位可怜小弟的?海雅还没来得及悚然一下,他又说:“所以叫人揍了他几拳,他挺耐打,不会死人。”
 
    这话说的……海雅脸色发白。
 
    她知道这个人的身份,也试着想要了解,可他很少说,更不用提让她看见,她的想象也大多是戏谑性质的,把电影上那些东西朝他身上套,越是荒谬的情节,反而越能让她心安,明知那是假的,她就不会感到货真价实的危险。
 
    现在她终于清清楚楚见识了他的真相,没有电影里一呼上百人的大场面,也没有长刀飞舞血肉横飞的火拼,却真实又凶狠,令人毛骨悚然。对了,他和老维的谈话里,好像还提到什么通缉犯……
 
    海雅觉得浑身发虚,脚像踩在棉花里,走了没多久就看见苏炜的重型摩托车停在另一个巷口,路灯坏了,周围暗的叫人心慌。
 
    苏炜轻轻推了她一下:“上车。”
 
    海雅下意识地摇手:“不、不用……”
 
    他默然片刻,忽然慢慢放开她,跨上摩托车,低头点了一根烟,声音淡淡的:“怕了?”
 
    她沉默,摇头或者点头,仿佛都不是真正答案。
 
    “让你看见不好的事了。”他长长吐出一口烟,“抱歉。”
 
    海雅胸膛里狂蹦乱跳的心脏慢慢平静下来,她犹豫了一下,问:“你在找一个通缉犯?”
 
    苏炜停了半晌,才说:“你怕我也是罪犯?”
 
    “我没那么说!”她有点急。
 
    她也没有这样想过,其实从一开始她就拒绝自己对苏炜的身份进行什么深想,他是什么身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和她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他那里有她想要的东西,一秒种也好,几年也好,像毒品一样令她放松,那就足够了。
 
    可是相处下去,她才发现自己根本无法控制这个度,是她自己陷进去的,根本离不开他,不想离开,她想要和他在一起。
 
    “我不是怕,”海雅咬着嘴唇,声音发抖,“我、我想知道……你的事。”
 
    没有人说话,香烟的红光在他指间闪烁明灭,海雅觉得自己在抖,不知道是期待还是害怕或者什么别的,在感情上她一直希望做个被动的——被人爱、被人呵护、被人考虑得周到细致,她想要很多很多的爱,多得像蜜糖罐子一样,把她放在里面。这样的想法真的很自私,她自己也清楚,可是没有办法,她总是这么患得患失,她想要被人真正的爱。
 
    但她又做不来,谭书林也是,苏炜也是。她像一张面纸,别人滴一滴水,她就不由自主粘着,控制不来感情,总是做主动的那个。
 
    有人说,女性在感情上不能太主动,这样即使男人得到了,也不会很珍惜。或许就因为这样,谭书林才从来不正眼瞧她一下。她以为自己记住这个教训了,事到临头,还在重蹈覆辙。
 
    苏炜总是那么若即若离,虽然温柔体贴,却又不让她了解他。她觉得自己想要的不光是他的温柔,或许是什么更有力的、更直接的,哪怕真实的他她可能会不喜欢,但可以让她确实感受到。
 
    那些他从来没有给过她。
 
    香烟抽完了,苏炜轻轻弹开烟头,低声说:“海雅,上车吧,我送你回家。”
 
    ……没有任何回答。
 
    她突如其来感到无地自容,不知从那里冒出一股冲动,一口拒绝:“我不回!”
 
    “听话,我送你回家。”苏炜放柔了声音。
 
    “我不回去!”她还是拒绝,转身就走,仿佛这样还能维持最后的一点面子,“我去打车,你自己走吧。”
 
    他抓着她的胳膊,轻轻一带,抬手揽住了她肩膀,她动作从没这么利索过,一把甩开。他又抓,她再甩,他索性从后面一把抱起来,朝车上一丢,跟丢大米袋子似的。
 
    海雅没坐稳,差点一头栽下去,胡乱挥手想要抓紧什么东西稳住,一双胳膊紧紧圈住她的肩膀,两片柔软的嘴唇突然就重重覆盖在她唇上。
 
    她又是吃惊又是狼狈,两手乱推,整个人朝后缩,他已经不让她缩,从后面兜着她的后脑勺,加重力道,唇瓣厮磨,从干燥变得潮湿。这感觉非常陌生,甚至有点不舒服,对她的初吻来说,这种程度有些过头了,她难受地躲闪,他突然又放开她,轻轻喘息着,在黑暗里低头凝视,慢慢将她丰密的长发拨到脑后。
 
    “海雅……”他声音沙哑,在她额上印下一吻,“别动。”
 
    滚烫的嘴唇顺着额头往下,经过眼皮、鼻梁,最后又一次轻轻落在她唇上,温柔地辗转吸吮。海雅觉得心脏在一个劲朝下落,没有止境似的,这种不确定的、空泛的感觉令心脏开始狂跳,呼吸急促。有点慌,像第一次参加面试的崭新毕业生,脑子里一片空白,手脚都不知往哪里摆。
 
    他反复轻咬舔舐,在她唇间低语:“张嘴。”
 
    像被催眠的人,他下了指令,她就执行,晕成浆糊的脑子里一点点理智的灵光都没有。
 
    下意识打开齿关,他再一次吻上来,来势汹汹,舌尖摩挲她的唇、齿、舌头,手指埋在她头发里,托着她。
 
    刚才那个亲吻与之相比简直就是过家家,她觉得胸口发闷,快要喘不上气,那些许的不舒服尽数飞走了,留下的只有闷热激烈,被他迫得无路可逃,像遇到阳光的白雪,一粒粒化成水。
 
    不知到了什么时候,他们才慢慢分开,海雅喘得像刚跑完一千米,不过苏炜似乎也好不到哪里去。离得那么近,可以嗅到他炽热的呼吸,他的嘴唇湿润,浓黑的双眸静静看着她。
 
    “不想回家的话,”他笑了一下,用拇指勾勒她的唇形,“就先去我家吧。”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目录
新书推荐:中尉,立正稍息! 最强炼毒师[重生] 风月冒险团 婚宠之小妻不乖 超级驸马 妈咪已嫁到,爹地接招啦 超文明梦境仪 不孕有三 宅男的神话之萝莉召唤师 魏裕随写 女配不上岗(穿书)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