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妖15p
首页 > 现代都市 > 人妖15p > 人妖15p 正文

人妖15p(1/2)

目录
好书推荐: 海贼王之天龙人猎手 查理九世镜落苍穹我们爱了会怎样逆界之瞳同桌,你真甜君与卿心孟无忧神豪之超级抽奖系统红粉艳遇记绝世娇宠:双面伊人沈蓓一宁少辰

    “不想来,就不会来,既然来了,就不会躲着不露面,你的作风不是一向都这么有原则吗?怎么,这会儿你大哥在楼下宴客,而你却躺在房里的阳台上睡你的大头觉?”摇摇头,祖奇一脸不解地瞅着靖淮说道。

    一踏进屋内,听到靖淮他老弟尹淮附在他耳边告诉他,他们夏家最酷的男人,像个新娘子似的躲在房里不肯下来见人,他还不敢相信,哪里知道,尹淮说得一点也不夸张;他老哥岂正是不肯见人而已,根本是不打算见人,否则,怎么会在阳台上睡得这么舒服、轻松?!

    慢条斯理地从躺椅上站了起,靖淮走向栏杆边缘,俯视着前庭那一片光彩夺目的灯光和人来人往的行影。

    “宴会还没开始。”像是在回答祖奇,他为何还窝在房里,又像是不耐烦等了这么久,靖淮一脸懒洋洋地说道。

    “去你的!谁说宴会还没开始?新郎、新娘都出场了,就是不见你这个弟弟的人影!”

    “是吗?”无动于衷地继续盯着前庭的人来人往,靖淮不在意地说着。

    “当然!你难道没听到楼下已经开始大声地在拍你大哥和大嫂的马屁吗?说他们是如何的郎才女貌,如何完美的一对璧人!”祖奇真的很佩服他大少爷,楼下都快吵翻天了,他竟然还可以安安稳稳地躺在夜空下睡觉。

    “他们说的不对吗?”顾左右又言他,靖淮乘机就想把话题转掉。

    其实他一回来,就已经去见过他大哥和大嫂,确实是郎才女貌,不过,这也没什么好奇怪的,像他大哥这么优秀的人中之龙,可以配得上的女人自然也不是什么乎凡无奇的女人,只是,看到他大哥迥然不同的转变,他却不能不感到意外。

    以前的夏奕淮不苟言笑、老成内敛;今个儿的夏奕淮眼里、脸上全是笑意,言谈之间更是温柔、风趣,一切一切,已不再是原来的夏奕淮。然而,看着大哥和大嫂之间恩恩爱爱的幸福,他心里竟然掠过一丝丝的渴求,他也想要拥有这样的幸福,可是,他终究还是清醒过来,现实是残酷的,像他这样的人,是不可能拥有那样的深情。

    “老哥,他们说的是没错,可是,这不是我们现在讨论的重点。”祖奇才不会中了他老兄的计谋,“你到底要不要下楼?”

    冷哼一声,靖淮还是说出他的意思,“我想下去的时候,自然会下去。”

    “那万一等到客人走光,你才想下去,那怎么办?”

    彷佛祖奇问了一个很奇怪的问题,靖淮扬起眉,似笑非笑地反问道:“什么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是啊!什么东西怎么办?他老哥既不是新郎,也不是新娘,就算客人从头到晚都没见到他,那也没什么大不了啊!只是……

    “哎呀!我不管啦!你下去就对了!”

    一点也没有移动脚步的打算,靖淮淡然一笑,径自说道:“难得今晚的花蝴蝶这么多,你却是半只也没相中,真是不简单!”

    “去你的!哪来的花蝴蝶?这种喜宴,不是一些欧巴桑、欧吉桑,就是一对对的死会,我去哪里找花蝴蝶?”

    “所以,你只好上来找我。”

    “废话!要不然,像你这么无趣的男人,我会想到你吗?”祖奇嘴巴上说得好象是迫于无奈,事实上,倒也不是真的这么一回事。以前,一有宴会,他是一个花丛钻过一个花丛,可是,今个儿他却是一点乐趣也没有,一看到女人,他就忍不住想到楚玉婕,一想到那个臭丫头,就忍不住想到她和那个男人在大街上搂搂抱抱,气得他连耍嘴皮子的心情都没有,他哪来的心情到处采花?

    刻意望向楼下交头接耳的宾客,靖淮有意地跟着又道:“既然我让你觉得无趣,你就更应该四处瞧瞧,你难道不知道,美女通常是躲在角落里……”是她!惊讶地看着视线所及的那身火红,靖淮不由自主地更贴进栏杆。这么巧合,她竟然也出现在这里!

    如果真的如他所推测的,她是为了楚文欣冲着他而来,那么这会儿……她应该是急着找他。

    一点也没注意到靖淮的注意力已经飞走了,祖奇无精打彩地应了一声:“是吗?”

    诡谲的静默终于让祖奇察觉到靖淮的沉默,他好奇地顺着他的视线追了过去,“老哥,你在看什么?”除了三三两两正开心地在东家长、西家短的客人,并没有什么特别的镜头啊!

    她要找他夏靖淮,他就让她找到,她要玩,自己就陪她玩,早晚,他会知道她的目的究竟何在!

    “老哥……”

    “眼睛睁大一点,你会马上找到今晚的猎物。”靖淮旋身一转,便朝着房里走去,匆匆忙忙拿起放在床上的西装外套,他随口又丢下一句话:“我没空理你,我先下去了。”

    “老哥……”看着那没一分钟就消失不见的身影,祖奇不由得愣住了,不会吧!刚刚他老哥还想尽办法要赶他下去,这会儿……我的妈呀!到底发生什么事情?

    ※※※

    琳琅满目的点心和佳肴,有热的,也有冷的,看得湘昀都想流口水,只是,该拿什么给玉婕吃呢?刚刚只想到要她吃,却忘了问她想吃什么,这会儿,自己从何挑起?

    “先吃主餐,再吃点心。”无声无息地靠近湘昀的身旁,靖淮自作主张地伸手接过湘昀手中的盘子,帮她挑起了食物,“每一道菜都是道道地地的佳肴,各吃一点,才能品尝到所有的美味。”

    找了近半个小时,一点踪影也没瞧见,现在,他却突然出现在她的面前!不可思议地眨着眼睛,湘昀愣得不知该从何反应起。

    将盛满餐点的盘子递给了湘昀,靖淮跟着从服务人员的手上要来了两杯威士忌。

    “我叫夏靖淮,可以请教你的尊姓大名吗?”将一杯酒交给了湘昀,靖淮客气有礼地询问道。

    第一次正眼看着她,他不得不承认,她真的很漂亮,两道浓而不密的柳眉、生动活泼的黑眸、直挺却秀气的鼻梁、薄而性感的红唇,整个五官,无一处不是美,然而,她的耀眼,不在于她抢眼的外表,而是她的神-,就好象旭日东升的朝阳,充满着活力和热情。

    “我……我的名字?”缓缓地回过神来,湘昀傻傻地瞪着靖淮。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好运,他竟然自己送上门来!

    “希望我有这个荣幸认识你,当然,你要是不方便说的话,我不会勉强。”

    一听到靖淮的漫不经心,湘昀马上慌忙地回道:“不,怎么会不方便?”难得自己不费任何吹灰之力,就能光明正大地亲近他,她当然不能任此良机错失,“我叫……林昀!”湘昀只想到诱惑他,却忘了替自己取个新名字,差一点就说不出来。

    “林昀?!”这当然不是她真正的名字,要不然,她不会说得这么没把握,不过,这也没也没关系,他不急,反正猫捉老鼠的游戏才刚上演,他迟早会揪出她的真面目。

    “对,我叫林昀!”湘昀连忙道。虽然这和她想象中的情景全然不同,不过,夏靖淮现在正站在她的面前,而她手中也同时握有一杯威士忌,如果,待会儿自己可以再让他多喝几杯,这结果,不也是一样吗?

    “我有荣幸陪你享用晚宴吗?”他话说得是谦冲有礼,手却不容拒绝地搭上湘昀的肩膀,并领着她朝书房走去。

    谁会相信,事情竟然进行的那么顺利!前一秒钟,她们还为找不到人而伤透脑筋,这会儿,她竟然可以和夏靖淮单独相处,当然,接下来她还要灌醉他、勾引他,然后跟着他回家生小孩,这……一脸木讷地跟着靖淮走进了书房,湘昀最后终于下了一个结论——今天一定是她的幸运日!

    ※※※

    美女通常躲在角落?祖奇才不相信!可是,无缘无故被靖淮那家伙给-弃,他一个人闲着闲着,也只好四处晃晃,心想说不定这一逛,倒真的给他碰到了超级大美女。

    如意算盘一打定,祖奇那自诩二点零的视力,就瞟到了靠在树干上,睡得早忘了肚子已饿扁的玉婕。

    静悄悄地来到玉婕的身旁,看着那张温驯、柔和的面孔,祖奇意外之余,心里却又有一种说不出的喜悦。

    没有厚厚的黑框眼镜、没有倔强的神情,更没有教人生气的口不择言,这个时候的她,温柔、甜美得像个小天使,让人忍不住起了一股柔情似水的悸动,一种怜惜之情让祖奇冲动地脱下了西装外套,体贴地盖在玉婕的身上。

    他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但是,默默地守着她的感觉,竟是一种说不出的满足。

    温暖的体热,透着外套渐渐地传进玉婕的感官里,她缓缓地睁开眼睛。玉婕带着睡意的双眼,蒙-地看进祖奇的眼里。

    一觉醒来,看到的竟是让她最生气的人,一阵惊慌,玉婕倏然地坐直身子,两眼圆睁地瞪着祖奇,“你……你怎么会在这里?”

    玉婕一醒,祖奇马上回复他那张嘲笑的面孔,“小丫头,这句话应该是我问你才对吧!”双手在胸膛交叉一抱,祖奇刻意地反问道:“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你……是我先问你的耶!”糟糕了,好死不死,让她碰到最不该碰到的人,这会儿,她可怎么办才好?

    无所谓的耸耸肩,祖奇眉头一扬,似笑非笑地瞅着玉婕说道:“我啊,是夏家的座上贵宾,自然是没有不出现在这里的理由,不过,你呢?楚玉婕小姐,请问你又是哪一家的贵宾啊?”

    “我……我当然也是夏家的贵宾,我……是陪我爸爸一起来的!”做贼心虚地躲开祖奇那双锐利的眼柙,玉婕支支吾吾地回道。她讨厌他的眼睛,每次它们一盯着她瞧,她的心,就会乱七八糟地跳个不停,跳得她恨不得能找个地洞躲起来,躲过他慑人心魂的眼神,躲过自己在他面前的局促不安。

    一脸的恍然大悟,祖奇忽然懊恼地惊叫道:“哎呀!瞧我,真是胡涂,刚刚在里头才见过詹董事长和夫人,这会儿,倒忘了你是詹董的女儿!”

    “什么?你看到……”慌慌张张地开上嘴巴,玉婕额头开始冒起了冷汗。天啊!一紧张,就差那么一点说溜了嘴,现在她该怎么办才好?她爸爸和阿姨正在里头,等一下她要是不小心撞见他们,那自己偷渡进来的事不就闹得人尽皆知?!完了、完了,这下子……她不死也半条命!

    本来只是想逗她,但是一看到她惊慌失惜的模样,祖奇却又忍不住一阵心疼,该死!他到底是怎么一回事,都快变得连自己都不认识自己了!

    “哎呀!不过,我刚刚好象听到他们说临时有事要先走一步,怎么,你没跟他们一起走啊?”像是突然想到,祖奇再度大叫道。

    可恶!这家伙根本是故意吓她的嘛!大大地松了一口气,玉婕的气势又回来了,“我睡着了,他们又找不到我,我怎么跟他们一起走?!”站起身子,玉婕正打算乘机拍拍屁股走入,却发现随着她起身而掉落在地上的外套,轻轻地捡起外套,玉婕缓缓地看向祖奇,“这是你的外套!”像是在问他,又像是在喃喃自语,玉睫的心里,不能自主地泛起了一波又一波的心动。

    也许是她脸上那不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柔情,也许是他喜欢自己的衣服包里着她的感觉,祖奇柔声地说道:“山上的夜风容易着凉,你披着吧!改明儿看到我,再还我,我先进去了。”不管他心里怎么告诉自己,嘴上怎么冷嘲热讽,他都不能否认,他喜欢在她身边的感觉,即使每次见面总爱针锋相对,总会不欢而散,却是一种难以形容的快乐。

    “等一下!”一种无来由的冲动,让玉婕忽然开口叫住祖奇。

    扬起眉,祖奇静静地等着她说出叫住他的原因。

    “我……我肚子饿了,我眼镜又忘了带在身上,你……可不可以拿东西给我吃?”她何尝不担心他拒绝她,可是,这一刻,她真的不想顾忌这么多。

    顿了一下,祖奇这才慢慢地说道:“你在这里等我,我马上就来。”是惊讶,也是满足,心,像是跳跃的音符,开始舞起了快乐的乐章。

    看着祖奇渐行远去的身影,玉婕不自觉地抚着手中的外套,再度生了下。今晚,就当作作了一场梦,她什么也不想,只是完成自己心里小小的渴求——像她这么平凡无奇的女孩子,竟也能像个美丽的公主,拥有一个英俊、潇洒的白马王子,陪伴着她细数天上的点点繁星。

    ※※※

    从湘昀跟着靖淮进了书房。然后跟着他生到阳台上享用晚餐,他一句话也没说,只是喝着手中的威士忌,一眨也不眨地看着她,看得她根本连东西都吃不下去,甚至是连眼睛该看哪里都不知道,当然,更别提说想把他灌醉。

    不行,她不可以再这样子跟他对看下去,光看是生不出小孩的!对,这个时候不是装淑女的时候,她要立刻采取行动。

    努力地放松自己,湘昀朝着靖淮咧嘴一笑,试图开口:“你……”然而,一碰到靖淮那双炯炯有柙、宛若子夜般深不可测的黑眸,湘昀马上转而说道:“我是说,空腹喝酒会伤身,你……要不要吃一点?”笨、笨、真是有够笨的,她应该说:“你要不要再来一杯啊?”天啊!真是丧气!

    微微一笑,靖淮似有意若无意地将湘昀肩上的发丝往后一拨,然后答非所问地说道:“我喜欢看着你吃!”他当然知道,在他的注视下,她是如坐针毡,不过,他却不得不对她重新评估一番。她很沉得住气,即使是浑身的不自在,她也不改脸上那始终灿烂夺目的笑容,看来,想诱她说出她的目的,可能要费上一番心思。

    被他的手这么轻轻一触,湘昀顿觉身上的寒毛全竖了起来。天啊!这到底是谁在勾引谁?

    “你真爱说笑!”故作镇定地对着靖淮又咧嘴一笑,湘昀一脸不解风情说道,“我的吃相,一向不拘小节,可以说是一点女孩子的样子也没有,你怎么可能会喜欢呢?”

    如果,他真的在勾引她,自己应该高兴才对啊!毕竟,藉此顺水推舟,她可以如愿地跟夏靖淮上床,又可以如愿地从他身上偷到孩子,可是,说真的,她却是一点也笑不出来。第一次在这么近的距离之下看着夏靖淮,她才发现,他那双眼睛不只是会看穿一个人的内心,他还像是一只狐狸,狡猾得教人完全窥不出他一点点的心思。他让她心慌意乱,他教她不安,面对这么一个深不可测的男人,她不得不开始质疑,这个计画……到底谁才是真正的策画者?

    轻点了一下湘昀的鼻子,靖淮摇头说道:“举手投足,都是女人味,你是女人中的女人。”

    若说是平时,她一定会欣然的接受他的赞美,不过,这会儿她怎么听都不自在。

    “夏先生……”

    “靖淮!”

    “什么?”

    “叫我靖淮!”

    “喔!靖淮。”天啊!她实在有够呆的,她还以为又发生了什么事。

    忽然伸手在湘昀的衣袖来来回回地画着,靖淮又说道:“你很喜欢红色。”

    一种战栗的触感,随着靖淮那似有若无的抚弄,从手臂上传了过来,努力控制住自己已经开始紊乱的心跳,湘昀声音略显沙哑地答道:“是啊!”

    “我有一个朋友,她也很喜欢红色,可惜,她死了,要不然,我可以介绍你们两个人认识。”他说得有些漫不经心,眼睛却是一分一秒地盯着湘昀脸的反应。

    心跳突然漏跳了一拍,湘昀怔了一下,接着才赶紧强装毫无所觉地说道:“是啊!真是可惜!”

    他指的该不会是文欣吧?没错,文欣和她一样对红色情有独钟,喜欢红色的玟瑰花、喜欢红色的衣服,其实,这也是她们两个会成为好朋友的主要原因,只是,这实在是太巧了,谁不提,偏偏提到文欣,难道……不可能,夏靖淮根本不认识她,他没有理由怀疑她的身分?除非……他记得在“ACERS”的匆匆一瞥,可是,他就算还记得那一面之缘,他也没理由就此把她和文欣联想在一起啊?也许……这真的只是一个巧合!

    看着湘昀那略显不安的眼柙,靖淮心里不觉得意一笑,跟着话题一转,突然说道:“你笑起来很美!”

    笑容再美,被他这么一看,也笑不出来!

    “是吗?”天啊!她真的好想一走了之。

    倾身靠向湘昀,靖淮用指尖轻触着她的脸颊,低沉地说道:“我夏靖淮说的话,没有人会质疑……”

    “我再去帮你倒一杯酒!”湘昀站了起身,心慌意乱地想逃离靖淮别有居心的挑逗。

    脚步才刚要跨出去,没一秒钟,又被靖淮给拉回椅子上。

    “我自己来!”站起身来,靖淮转身便走出了书房。

    该死!她难道忘了自己在文欣墓前许下的承诺吗?她要镇定,不能慌,更不能临阵脱逃!夏靖淮就算是一只狐狸,她林湘昀也不是个笨蛋,自己何必怕他?不管夏靖淮是不是真的怀疑她的身分,当务之急,先把他灌醉,再下来,她才能依着计画行事。

    湘昀主意一打定,靖淮已经拿着一瓶酒,在她的面前坐了下来。

    打开瓶盖,靖淮正准备填满两个人的酒杯,湘昀却一手接了过来,“我来!”眼波转为妩媚,湘昀温柔地对着靖淮说道。

    看着湘昀那一改先前小心翼翼的态度,靖淮嘴角不觉轻轻一扬,看来,他的小老鼠要展开行动了。

    “我敬你!”拿起酒杯,湘昀率先一饮而尽。

    跟着拿起酒杯,靖淮也毫不迟疑的一干而尽。

    靖淮的酒杯一见底,湘昀马上体贴地又将它倒满。

    “难得今晚我们有缘相逢,你可要不醉不归喔!”眼睛一勾,湘昀充满诱惑地对着靖淮微微一笑。

    “当然,能够认识你这么美丽的女人,是我的荣幸,今晚,我是不醉不归。”论酒量,他夏靖淮是千杯不醉,不过,放长线;钓大鱼,她既然希望他喝醉,他就顺着她的意,他要看看地想玩什么把戏。

    接着,他们有一句、没一句的天南地北地聊着,同时,湘昀也不断地填满靖淮的酒杯,靖淮更是不断地将酒往喉咙里迭,终于,当靖淮觉得已经喝够了,便开始藉酒装疯了起来。

    “不行了,我……不可以再喝了,再喝下去,我……就别想回家!”晃着身子,靖淮两眼茫茫地摇着手。

    看着靖淮东倒西歪的身体,湘昀的心情顿觉轻松了起来,太棒了,第一步成功了!

    “靖淮,我送你回家好了!”扶起靖淮,湘昀状似体贴地说道。

    “你……要送我回家?”这个猫捉老鼠的游戏,他是愈玩愈有趣。

    “是啊!你都醉成这个样子,还是我来开车比较妥当。”

    “我……没醉!”真正喝醉酒的人,都喜欢说自己没喝醉,所以,不免于俗的,他还是说上一句,这样,游戏才会更逼真。

    “瞧你!走路都走不稳了,还说没醉!”

    用力地挥了挥手,靖淮语无伦次地说道:“我……真的……没醉,我知道……你叫林昀,我叫……夏靖淮!不过,我……喜欢美女……送我回家!”到现在,他还不知道她的目的何在,不过相信再过不了多久,这个答案就要揭晓了。

    男人,性本色,真的是一点也没错,一喝醉酒,本性马上就跑出来。

    “你慢慢走,我这就送你回家。”是啊!送他回家跟她上床生小孩!

    ※※※

    天下无难事,只怕有心人,可是,当湘昀好不容易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靖淮给弄上床之后,湘昀这才想到,她什么都计画到了,就是忘了她根本没有非礼……不是、不是,是她根本没有和男人上床的经验!

    天啊!这会儿自己该从何下手呢?对!先脱衣服啊!没脱衣服的话,她怎么跟他生小孩?念头一转,湘昀马上伸手脱起靖淮的衣服。

    “天啊!男人的衣服怎么这么难脱!”一面扯着靖淮衬衫上的扣子,湘昀一面呢喃道。

    不是他们男人的衣服难脱,是她小姐的手抖得太厉害了!嘴角不由自主地扬起了一抹不易察觉的笑容,靖淮心里渐渐有谙了,只是,为什么?为什么她要跟他发生关系?她看他的眼神,不像是一个对他充满迷恋的女人,也不像是一个对他有任何野心的女人,他实在很难相信,她的目的竟然只是想跟他发生关系?

    呼!看着那终于被她脱下来的衬衫,湘昀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再下来呢?笨啊!接下来当然是脱裤子啊!光脱衣服,不脱裤子,那也是没用啊!想着,那双毫无经验的小手,又开始跟靖淮的裤子会斗了起来。

    “昀儿!”如梦呓般的呼唤,忽然从靖淮的嘴中轻轻传了出来。

    被靖淮这么一叫,湘昀的手顿时僵在刚刚解开的皮带上。

    眼珠子慢慢地从皮带移向靖淮的脸上,湘昀紧张兮兮地瞪着靖淮那双依旧紧闭的眼眸。

    “原来是在说梦话!”松了一口气,湘昀喃喃地说道,接着,又开始努力地脱起靖淮的裤子。

    说梦话?他夏靖淮要是会说梦话,那才是痴人说梦!他,比她还清醒呢!不过,他倒是真的很想知道——她真的会对他怎么样吗?

    目瞪口呆地望着那已经被她扒得精光的身体,湘昀不觉猛吞了一下口水。我的妈呀!光是看着他的裸体,就已经眼睛冒火、心跳加速,她哪里还有力气勾引他……哎呀!不对啊!他都睡得不省人事,她怎么勾引他啊?

    天啊!现在该怎么办才好?

    放弃?不,自己不能放弃,不能在已经快大功告成的时候放弃,可是……没有“可是”!不试试看,怎么知道她勾引不动一个沉睡中的男人?对!没什么可以难得倒她的,就算闭着眼睛,她也得跟夏靖淮生小孩!

    不过……这会儿她又要从哪还下手呢?从……有了!就是这张充满个性的双唇!记得电影里,一旦要做那种事情,都是从Kiss开始的,所以,从这里下手准没错的!

    抿了一下嘴唇,湘昀小心翼翼地附上靖淮紧闭着的双唇。

    靖淮一直带着揪出她的心情,等她采取行动,但是,当那双柔嫩的红唇轻轻一触,他整个感官,在那一瞬间,毫无理智地被唤了起来。

    化被动为主动,靖淮以一种纯然的反应,抚上湘昀的身子,热切地品尝她嘴里的甜蜜。

    湘昀没想到自己这么轻轻一碰,夏靖淮的情欲就被她挑了起来,然而,在他纠缠、炽热的唇下,湘昀的意识也渐渐模糊了起来。她没有心思去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她也没有心思去猜测,靖淮的响应为什么这么直接、这么投入,此时此刻,她的眼中,只看到靖淮的欲望,像一张张开的情网,吞噬掉她所有知觉。

www.lzuowen.com_T_xt,小说天堂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目录
新书推荐:汉匈征战史 巫神之王 因为爱而守护 这和我所认为的修仙大不相同 全职神豪 这里有妖气 天命九章 守护甜心之微笑掩饰悲 异能瞳 皇姑 如意七十二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