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新影视
首页 > 玄幻奇幻 > 新新影视 > 新新影视 正文

新新影视(1/2)

目录
好书推荐: 星际之超能女汉 平安的重生日子寻美江湖网游逍遥——修真录朕的冷漠小仙后重生之不拼金主拼演技都市猎人爱情莫转身火影之忍武士永恒之领
哼!
就在我哭笑不得的时候,身边的冰尘猛的冷哼,愕然回头看去时,只见冰尘双目中掠过一道怨毒的神色,一脸不屑的表情。
就在我疑惑的时候,冰尘喃喃的,咬牙切齿的,一字字道:“逆天!”
虽然他只说了两个字,可是从这两个字里,我听到了无边的恨意,听到了欲食其皮肉的刻骨怨毒,为什么会这样?谁可以告诉我?
疑惑间,阿拉汉已经迅速把士兵们分配了开来,一共20两巨大的马车,每一辆车边,都配上了10个人保护,其他的人,以及我们四个新招来的法师,则跟阿拉汉一起,走在队伍的最前头。
看着大家一个个精神抖擞的样子,我好象明白了点什么,慢慢蹭到阿拉汉身边,我低声道:“老大,咱们不是去战场上打仗吗?”
恩……
阿拉汉傲然点了点头道:“我们都是文明人,是从来不上战场上去的,我们的任务,就是护送商旅,或者看押货物,这就是我们最大的职责!”
愕然一愣,我终于明白路上的行人为什么都用那种目光看着我们了,真他妈的耻辱啊,如果佣兵都跑去运输货物了,那么你让冒险者干什么去?就十几两马车,运的又不可能是贵重物品,值得用200多人去护送吗?
这个……
犹豫半天,我不好意思的开口问道:“老大,这个……我可不可以问一下,咱们走上这一趟,大概能挣多少钱啊?分到每个人手里的话,会有多少呢?”
听到我的问话,阿拉汉的脸色顿时红了起来,粗起嗓门,叫嚷着说道:“我们狼群佣兵团才成立没有多久,暂时还不可能有多少收入的,大家在一起,图的就是个开心,暂时……暂时……”
无言的看了阿拉汉一眼,我算是彻底的服了,奶奶的,什么叫佣兵?顾名思义,可以被雇佣的士兵,就叫雇佣兵了,可是……雇佣兵不去战场,而是去押运货物,这……
看了看身后那一排马车,大约有20辆的样子,我不知道现在的物价是什么样的,但是我知道,把这么20车粮食运到目的地,我们队伍消耗的物资,大概是这些粮食的十分之一吧,也就是说,20车中,我们自己要吃掉两车,就算我们有20%的利润,那也不过还剩两车的利润了,平均分到200多人的手里,还能剩多少呢?也就几个大子吧。
无言的看了看阿拉汉,我怀着最后一丝希望问道:“老大,咱们浪群建团有多久了,咱们兄弟都有多少积蓄了?”
阿拉汉明明听到了我的话,却装做没听到,猛的转过身,走进队伍里,大声的吆喝了起来:“喂!大家小心点,注意四周的动静,一有问题,马上回答啊!”
苦笑的看着阿拉汉,就算是小毛贼,谁有会来打几车粮食的主意呢?这么点粮食,还要和200人的大部队冲撞,傻瓜才会来呢,很显然……阿拉汉是在借机逃避我的问题。
见到我一脸的无奈,身旁的一个狼群成员凑近我,低声道:“别提了,我们狼群,已经成立了三年多了,挣的钱你也看到了,都被老大拿去买那个房子了,硬说是大家自愿的,可他根本就没有问过我们。”
无言的看了一眼已经快走到队末的阿拉汉,我不由叹息一声,继续赶路,虽然我不是图钱,但是我可也不想当一个运输兵啊。
见到我一脸的不开心,冰尘凑到我面前,低声道:“不用郁闷,事情会有转机的,你看着吧,机会一定会出现的!”
听了冰尘的话,我不由惊讶的朝他看去,及时的捕捉到了他双眼中那一丝精芒,我知道……这个家伙一定是有什么秘密在瞒着大家。
一路无话,两天后,我们终于远离了人类的居住区,进入了丘陵起伏的丘陵地带,我们真正的任务,也正是从现在开始了。
一进入丘陵地区,冰尘的神色就有点怪异,不是紧张,而是一种渴望,一种期待,他好象是在等什么?
默默的注意着冰尘的举动,虽然对于车队的前途我并不担心,但是……我对冰尘还是很好奇的,于是……我展开了神域,一边注意着冰尘的动态,一边随时注意着周围十公里内的一切变化,就算有一只蚂蚁从十公里内爬过,都休想逃离我的感知!
一路上,有十几波队伍陆续过去了,可是……他们不是和我们一样,同为商旅,就是目标没有定在我们身上,与我们的车队擦肩而过,没有一个是针对我们而来的。
一直留心了一整天,一直到傍晚时分,就要赶出丘陵地带了,却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难道……是我看错了不成?
吃过饭,阿拉汉命令大家把马车围成一圈,所有人聚集在由马车围成的圆圈里进食,吃完饭后,大家合衣而眠,连顶帐篷都没有,条件艰苦到了极点。
虽然我的实力,已经达到了寒暑不侵的程度了,可是……听着夜风的呜咽,感受着衣服被强风吹的猎猎做响,从心理上,我感觉十分的难受。
无奈下,我只好运起九阳神功,身体这才暖和了起来,精神上也不那么难过了,毕竟……我的身体现在可是热烘烘的。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了,就在我蒙蒙胧胧的即将进入睡眠状态时,忽然……一股诡异的气氛从周围朝我们压迫了过来。
猛的睁开眼睛,我可以清晰的看到,我的双眼猛的喷出了两道炽烈的红光,一直射出近百米,才渐渐消失,这并不是错觉,这是一个顶级武者在及至功态时所显现出来特征!
什么!
正在我想要展开神宇(也叫神域),观察一下周围的情况时,冰尘猛的坐了起来,沉声喝问起来,很显然……他根本没有睡熟,结果被我双眼中射出的红光惊醒了!
我并没有先回答他,朝四周看了看,在每一个粮车的顶部,都有一个士兵在守夜,没有一个睡着了,看来……狼群还是有点佣兵的经验的,知道这个时候,是绝对不能睡着的。
定了定心神,我淡淡的道:“没有什么了,我刚才睡到一半,忽然做了个噩梦,然后就惊醒了!”
微微看了我一眼,冰尘轻轻站了起来,走到我身边,紧挨着我坐了下来,低声,以只有我们俩能够听到的声音道:“记住你对我说的每一句话!”
说完话,冰尘没有再说什么,在我身边仰躺了下来,轻轻闭上了眼睛,不过我知道,他并不是要睡觉,而是在养精蓄锐!
微微皱了皱眉头,我很不理解,他要我记住我对他说的哪句话呢?这个人真是怪人,他知道就说,我对他说过那么多话,谁知道他指的是哪一句啊?
无奈的摇了摇头,我放弃继续思索了,可能性太多,根本无从想起啊,既然这样,我还不如好好休息一会,养养精神呢。
想到这里,我仰身倒在草地上,他到底指的是哪句话,总有一天会明白的,而且我有预感,能让我明白的机会,很快就会来到了!
躺在草地上,我合上了双眼,与此同时,我的神宇以我为中心,涟漪一般的好周围扩散开去,我为什么会感觉到压抑,到底有什么事将要发生,一切的一切,我很快就可以知道了。
嗖……嗖……嗖……
我的神觉,以常人无法理解的速度朝周围扩散着,仿佛一道原子弹的爆炸冲击波一样,瞬间的掠过了大片的草原,朝远处席卷而去。
沙沙……沙沙……沙沙……
终于,仿佛一片树页,轻轻掉入了我心灵的水潭,我感觉到了,一波人数在400人左右的部队,正迅速朝我们的方向奔来,所有人都是一色软甲,手提单刀,一看就知道是正宗的盗贼!
密切的感知着他们的动态,我不由紧紧的皱起了眉头,这么点粮食,又有这么多佣兵看护,值得这么大张旗鼓的来抢劫吗?
时间慢慢的流逝着,终于……冰尘猛的坐了起来,很显然……他感觉到了危险的迫近,可是让我感到奇怪的是,他并没有出声通知大家,好奇的默默观察着冰尘,我要看一看,他到底要干些什么呢?
不!不好了……有敌袭!
过了不一会,值班的士兵终于发现已经近在咫尺的敌人,疯狂的呐喊了起来,没办法……敌人来的时间很恰当,正是凌晨三四点钟,正是一天中最黑暗的时候,不是跑近二十米之内的话,是很难看清楚的。
听到哨兵的吼声,所有人猛的从梦中醒了过来,这个时候……我忽然发现了席天而睡的好处了,那就是一旦战斗发生,根本不需要准备什么,直接爬起来就可以了,武器一直在他们怀里抱着呢,很快,在敌人发动攻击前,200多名佣兵集合完毕!
哈哈哈哈……
就在所有人整装完毕,准备迎击的时候,一声风响中,一道挺拔的身影出现在粮车上,肆无忌惮的仰天大笑了起来。
一时间,所有人都呆呆的看着那个猖狂的家伙,竟然没有任何人想到这是敌人,可以开始攻击了的。
好半天,挺拔的身影终于耍够了酷,猛的伸出右臂,傲然吼道:“下面的人听着了,马上给我缴械投降,我可以放你们一条生路!不然的话……”
杀!杀!杀……
随着他的话,马车周围响起了一片喊杀声,猛一听去,周围仿佛潜藏着千军万马一般,也不知道有多少人!
当然,我是很清楚的,对方人并不多,也就四百来人,可是对于除我以外的人来说,并不清楚到底有多少人。
斜眼看去,包括阿拉汉在内,所有人都面色苍白,一脸惊恐,对于他们这些从来没有上过战场的人来说,面对着敌人大股的部队,他们根本没有一战的勇气。
不过,有一个人是例外的,他并没有脸色苍白,正好相反,他的脸上露出了兴奋的神色,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冰尘!
好奇的抱着手,我密切的注意着冰尘,我想知道,这件事与他有什么关系,为什么他会如此的兴奋呢?
我……我……我们投降!
就在我密切的注意着冰尘的时候,阿拉汉怯懦的开口了,愕然回过头来,虽然早在我预料之内,但是身为我的同伴,竟然会怯懦的投降,这在我来说,还是第一次!我的记忆里,无论是我,还是我的同伴,都从来没有说过投降这两个字来。
正内心百味沉杂中,忽然……我的心灵一动,我的神宇探测到有一小股部队,正以常人无法想象的速度朝我们的位置直奔而来,冲天的杀气,简直达到了让人恐惧的程度了!
由于隔的太远,所以我身边的人,暂时还没有感觉到,兴味昂然的看着眼前的两伙人,我不由猜测起来,这后来的一股人马,到底是针对谁而来的呢?
我并不担心来者是针对我的,以我现在的实力,同时来上百八十个大剑师我尚且不怕,何况是这样的小股部队呢?收拾掉他们,简直太轻松了。
我现在比较关心的是,冰尘与这三股势力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面前这伙敌人,为什么要抢劫逆天的货物?还有,现在后来的这股杀气逼人的队伍,到底是对谁而来的?
由于要同时注意三方面的动静,所以……我的神宇全速的运转了起来,十公里范围内,就算一只蚂蚁点了下头,也休想逃过我的灵觉!
忽然……
我的眼睛猛的一亮,虽然很微小,微小到任何人都有可能忽略过去,但是我没有忽略,我清晰的发现,马车上那个敌人头目,在听到阿拉汉投降后,右手靠近右大腿,对着冰尘做了一个奇怪的手势!
如果就这样而已的话,我还不会太过惊讶,最让我惊讶的是,面对着那个家伙的手势,冰尘竟然一脸阴冷的笑了,并且微不可查的点了点头,这绝对不是错觉,更不是巧合,我可以感觉到,他们两人之间,有着某种难以说明白的联系。
很快……我明白了过来,自从进入丘陵地带以来,冰尘所等待的,所期盼的,正是这支队伍,毫无疑问,冰尘与这支抢劫部队,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结合着接货那天,他对逆天的冷哼,一切都有了模糊的答案,很显然……冰尘与逆天之间,有着不可化解的仇恨!
密切的观察着两人的神色,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冰尘应该是这纸抢劫部队的真正头目,之所以要加入狼群,是因为他提前知道了狼群接下了逆天的运输任务,所以……他提前进来做卧底,摸清楚情况!
想到这里,虽然还不敢肯定,但是一切都大体有了轮廓,我就奇怪呢,以冰尘如此不合群的性格,怎么可能加入狼群呢?原来……一切都是有目的的!
在我的密切注释下,冰尘神秘的对我笑了笑,迈开了脚步,推开身前的人,朝对面车上的男人走了过去!
呼……
就在这个时候,一股冷冽的寒风吹过,一股杀气铺天而来,这一次,不光是我,连冰尘和车上的男人也感觉到了。
几乎同时,两人同时把头转向最后那支部队的方向,脸上露出了惊骇的表情,很显然,这支部队,并不是他们的人!
冰尘猛的停下了脚步,藏身在人群里,脸上的表情迅速的冷了起来,一脸担心的神色。
沙啦……沙啦……沙啦……
很快,天边响起了急促的奔跑声,只一晃眼的功夫,一队为数在百人左右的黑衣人,风一般的赶到了面前。
哼!
很快,上百人的队伍猛的停下了冲击的脚步,排着整齐的队形,停在两方人马的外围,与此同时……一声冷哼中,一道黑影,山地那般的横空而来,落在了黑衣人队伍的前面。
看着那支静若处子,动若脱兔的队伍,我不由暗暗喝彩,这支队伍可谓是训练有素啊,最难得的是,队伍中每一个人,都拥有着中位剑士以上的水准,随便拉出来一个,单挑也可以战胜冰尘这种水准的家伙了。
虽然只有百来人,可是整支部队,散发着森寒的杀气,让人有种喘不过来气的压迫感,仿佛一把出了鞘,并且染满了鲜血的匕首一般,散发着血腥的味道。
最让我感到吃惊的,还是最后排空而来的那个家伙,这支队伍的实力已经够强大的了,可是这个队伍的队长,就更夸张了,竟然是一个上位剑师!以他的水平,一个人也可以收拾掉两伙人马了!
苦笑着摇了摇头,今天晚上的一切,我是越来越看不懂了,不就是20车粮食吗?至于连上位剑师也出动了吗?就算把粮食全送给他们,恐怕也雇不起啊!这简直就是高射炮打蚊子,大材小用啊!
wWw。xiaoshuo txt.NetTxt。小_说_天堂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目录
新书推荐:游戏境界 南宋不咳嗽 冷月无声暮色寒 山海三国志 剑宗有俩大吃货 欲爱弥彰 不朽之?? 娜里阳光刚好 我的越战生涯 妖孽皇叔求放过 重生之风流仕途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