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福利卫生纸请准备
首页 > 武侠仙侠 > 深夜福利卫生纸请准备 > 深夜福利卫生纸请准备 正文

深夜福利卫生纸请准备(1/2)

目录
好书推荐: 武碎星河 财阀boss,放我离开我一本正经琅华传现代都市情感:一伙风流多情的玩伴【连载完】鬼门当铺两禽相悦恶魔独占之呆萌萝莉要史上最强之月牙寺舞黑帝霸宠:娇妻,别闹!

而今才道当时错

琉璃金瓦将王府压得死气沉沉,仆人们结队走过,抛下长长的影子。那个女人一定没有燃长明灯吧,她总是那样地调皮,一定会撅起嘴巴来抗议。可是她没有,她在他身后说,相信她。可叫他如何相信她呢?她弃他而去,她害他失去了孩子。红尘自有痴恨者,莫笑痴恨太痴狂。他恨她,伤她,可为什么在伤她的时候,自己的心比什么都疼呢?

“王爷,玉扇儿她——”下人在说起她消息的时候总是小心得很,生怕他会突然动怒。

“她如何,是不是又说自己肚子疼了?还是头疼?如果不想挂长明灯就算了。”他的语气冰冷,只有这样残忍地对待她,他才能残忍地让自己不去想她。

“她——死了。”她、死、了。这三个字那么简短,短得他以为自己听错了?这侍卫一定是在开玩笑吧,那个女人那么怕疼怕死,怎么会就这样死了呢?他猛地站了起来,仿佛突然才意识到这三个字究竟意味着什么。

“王爷赐给她的毒酒她已经全部喝了,她死了。”

“什么毒酒,我赐了什么毒酒给她?”

“王妃说王爷赐死玉扇儿姑娘。”

“你再说一遍!”他揪起侍卫的衣领。

“玉扇儿她……她死了。”侍卫不知道他为何突然动怒,战战兢兢地重复道。

他颓败地松开手,怎么能够如此残忍地说“死”字?那么不带感情?那是他的玉扇儿啊,为什么这些人可以这样冷静地说这件事情?他的玉扇儿,死了。不!他不相信。一口鲜血喷涌而出,他挣扎着站起来,却又重重地跌回座位。

“王爷,你别激动。她就算不喝毒酒也活不长。之前我送他去水陆庵的时候她已经小产,我们一直赶路找不到大夫。后来她大出血,当时活不过二十四个时辰——”

为什么这些人要这么说他的玉扇儿?他唯一的玉扇儿。

“胡说,那丫头经常说自己福大命大,可能活不长?”

“今天她爬那两千级台阶的时候已经不行了,她几乎是趴在地上爬着上去的。”

爬那两千级台阶的时候已经不行了?她的生命所剩无几,他却狠狠地抛下了她,还让她爬上两千级台阶点燃长明灯。他一次又一次地用皇甫柳儿伤害她,她却真的死了。小产?他们有孩子了吗?那时候她一定很痛很难过吧,她一定恨透了他!是他,一点点地将她逼上绝路,将她蚕食。

“摆驾,去祈福台。”他冷冷吩咐,她一定还在,等着他回来。

……

台阶上有班驳的血迹,触目惊心。那是她的血吗?那么多的血,染了一地。她那么瘦小,平日里连割破了手出一点点血都会哇哇地叫。可今天,她却流了那么多的血。她一定很疼吧,她是不是已经喊过疼了,可是,他却不在她身边。

夜,是寂寞的。就好象冷宫里逐渐黯淡下去的绝色容颜,那是一种被全世界遗忘的孤寂与落寞。记得以前,他也是这样地爬着。独自一人提着琉璃灯盏,一步一步地爬上高高的城楼,然后俯瞰长安繁华。夜深灯火上城楼,杏花飞满头。那是怎样的寂寞?

他怎么可以让她也经历这样的寂寞?他就让她如此绝望地走完了人生最后两千步吗?

心,抽疼得厉害。

曾经,他以为自己早已经没有心了。韬光养晦,玩世不恭,招兵买马,暗渡陈仓。他以前是那样的卑鄙!他曾经那样讨厌女个笨女人用那比琉璃还澄澈的目光看着他,然后逗他开心。那个心无杂念女孩眼神中的了然和洞悉让他惭愧。

那女人胆子很小,遇到比她厉害的人就不敢吭声。吃了亏总是在心里骂别人,她不清楚,当她在心里骂人的时候,瞬间可以变幻出无数表情,可爱的要命。他会情不自禁地想要逗她,会期待地想看她把眉头锁成老太婆。那女人很容易满足,只要给她红烧肉她就会觉得自己是世上最幸福的人。可是,他何曾给过她幸福?

那女人很容易满足,只要给她红烧肉她就会觉得自己是世上最幸福的人。可是,他何曾给过她幸福?

直到她在新婚之夜丢下自己去找烨,他才明白那刻骨的嫉妒。爱有多深,恨就有多深。他折磨她,伤害她,那一夜,残月如钩,罗幔轻掩,流苏低垂。他疯狂地要她,哪怕她疼得泪流,她在他身下哭着恳求,如同一只受惊的兔子。可他停不住,那些细碎的缠绵纠葛着秋末的寒风中,半醒半醉,美得让他无法停手。他如此饥渴地去想要拥有,仿佛一个在荒漠里的过客看到了绿洲,他放不开她。

能有多痛呢?小饭桶,告诉我,当时的你有多难过?是不是和我现在一样难过?

这台阶这么高这么长,你究竟是带着怎样心情走完的?

“臭狐狸,你一定要幸福。”长明灯上的字迹歪歪扭扭,这个倔强了一辈子的少年王爷终于哭倒在地。即便他伤你到此,你还想他幸福吗?可是,没有你,他还怎么幸福?

他颤抖着提起一顶长明灯,写上了玉扇儿的名字。在点燃火折的时候,风猛地将火吹灭了。他手一送,灯滚了下去。他看着那个写着玉扇儿的灯支离破碎,她都死了,哪里还有幸福?

一边的师太叹息着说,她临死前说的话是,带我回家。

“好,我们回家,回只有我们的家。”他抱着滚落的长明灯,狂笑着朝台下走去。

“王爷,王妃她……”

“嘘,不要对我提不相干的人,扇儿她不爱听。”他披头散发,推开前来搀扶他的侍卫,跌跌撞撞朝前走去。

“王爷他——”一旁的侍卫眼睁睁地看着他失常地离开。

“阿弥陀佛,人间自是有情痴,此恨不关风与月。罪过,罪过。”师太叹息了一声,双手合十。

秦王休妻,皇甫忠义为爱女讨公道怒而造反。星释平叛有功,被册封为摄政王,独揽朝政。

朝夕之间,长安易主,江山已改,红颜不在。

他负手望着长安城外明月如钩,心净如明镜。这一切都与他无关,回首半生繁华,一直追寻的都随着那个叫玉扇儿女人的离开消逝了。他亏欠她的太多太多,多得来不及去弥补。那日看到母妃要处死他,他心惊如鸟,父皇召她进宫,他忐忑不安。那一瞬间,他错以为,只有拥有了这世界最高权力,才能护她周全。他在心里告诉自己,一定要坐上那个位置,一定要有能力保护她。他与爱女心切的皇甫忠义达成交易,他故意与皇甫柳儿接近,他以为等到那一天,他自可以向她解释一切,可却不知自己错得这样离谱,自己亲手将她越推越远。

“爱之深,恨之切。你爱得刻骨,恨得就锥心。你的爱至死不渝,你的恨到死方休。世界上解除我摄心术唯一的方法,就是最爱人的死去。南宫曜,你终于明白了追月离我而去时,我所承受的痛了吧。”

他想起那一日星释妖艳的笑容,他说他不会自己死,他要留着他的命,让他日夜承受这种噬骨之痛。

摄心术封印解除的时候他才猛然清醒,原来扇儿说的是真的。这一切原来不过是一个请君入瓮的局,为的不过是成全星释扭曲的报复罢了。让他与父亲反目,让他对兄弟下毒手,让他挑起边疆纷争,再让他逼死此生至爱。他是被嫉妒蒙蔽了内心,傻傻地跳进了圈套,还自以为是地葬送了此生最爱的女子。

扇儿原来是那么爱他,怕他后悔,怕他一失足成千古恨。新婚之夜出走,阻止他的错误,是为了他;回到他身边,揭穿星释的阴谋,也是为了他。忍辱偷生为他,强颜欢笑也是为他。世事一场大梦,梦醒来却是如此地痛。

那一天,她对他说:“如果累了,就停下来。我有翅膀,可以一直背着你。”

可他生生折断了她的双翼……

此生再没有一个女子,会像玉扇儿一般,用生命来爱他。

wWw。xiaoshuotxt。nett,x\t,小,说天,堂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目录
新书推荐:无法承受的爱 九星洗骨录 长陌相思渡 杀戮战国 为什么要我当魔教教主 禁庭 综漫以神之名 拐个杀手做老婆 复仇追踪 幻宇无极 校花的极品老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