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罗大陆1234
首页 > 玄幻奇幻 > 斗罗大陆1234 > 斗罗大陆1234 正文

斗罗大陆1234(1/2)

目录
好书推荐: 对不起你不是我的菜 五行风云界重生之投资大亨夏阳薛小婵琴狩怨偶天成梦境边缘星语心愿之传奇先婚后爱,旧爱请止步时代搅屎棍大神,求放过![快穿]

    “帮个忙好不好?”

    “说嘛!”琪莉在翻着一本刚到的法国杂志。

    “广告公司聘请合约模特儿,希望你帮忙替我挑选!”

    “那就奇了,”琪莉把杂志合上,“你不是说过,我们M-s广告公司,无别不同,你们是不用花钱请固定模特儿,只要你需要,举起手,手指一弹,马上有十个八个模特儿抢着为你效劳?”

    “还说?那是因为你,自从有了你,我和她们都疏远了。不错,以前一举手,一弹手指就有一打模特儿,现在她们来个大报复,三请三推,害得我的客纷纷抗议,这样下去,势必影响生意;因此我非要有自己的模特儿不可。我牺牲那么大,你还说风凉话?”

    “好!全是我害你的,对不起。”琪莉弯一下腰,“聘请模特儿,你为什么不亲自评选?这是份优差,可以看到很多不同类型的美女。”

    “那不大好,那圈子的人,我差不多都认识,大家都难为情。”文瑞逗她,“什么美人?除了你,世界上根本没有别的美女。”

    “至少还有若梦!”

    “若梦,她?……”文瑞耸了耸肩。琪莉瞪他一眼,“她不美丽吗?”

    “美,很美,凡是你的好朋友都美,行了吧!”

    “广告公司不是有个副经理,为什么不交由他选聘模特儿?”

    “他的眼光、品味怎能跟你比呢?”

    琪莉笑了:“好吧!就帮你,我顺便也要挑几个。”

    “你也要模特儿?”

    “唔!工厂应该有自己的模特儿。爹交给那班世上伯打理,他们用旧式方法经营工厂。有人想订货,就请到工厂,他们衣服放在一排排的衣架上,任人参观。要知道,衣服是死物,衣架也是死物。衣服穿在人的身上,扭动几下,转个圈,衣服本来值八十分,也会变成一百分!”

    “唔!说得令人口服心服。”

    “我要买家来工厂,随时可以看到一个小型时装展览会。这就非要有合约模特儿不可!”

    “我一直认为女人大都是人头猪脑……”

    “啪!”琪莉卷起杂志打他的头,“你才是猪!”

    “别打呀,打傻了就变猪脑。其实我的话还没有说完呢,我是想说:过去的观念错了,其实女孩子又聪敏,又能干,女强人就是女强人”。”

    “这还差不多。”琪莉含笑点了点头。

    “你把我打得好痛!”文瑞一副可怜的样子。

    “怎么办呢?”琪莉看着他好笑,“都打了!”

    “你应该亲我,表示过意不去。”

    “好吧!我亲你……”琪莉用嘴在他脸上亲了一下。文

    瑞乘机拥着她狂吻。他爱抚着她,气喘喘的……

    “不要……”

    “我要,我需要……”

    琪莉用力推开他,拢了拢头发,坐在对面紫色的梳妆椅上,抱住白色的心攻背垫。

    文瑞倒在地毯上,喃喃地:“人了解我,你根本不了解男人!”

    “我们只是朋友,好吧!算是未婚夫妇。又怎能……亲亲抱抱已经很够了。我很满足。你若爱我,就不要胡思乱想。你需要,我不反对你去找那些前度情人……甚或,甚或召妓。”

    “你真的不介意吗?”他转一个身。

    “你真的那么需要吗?”琪莉皱皱眉,她还是处女,她不了解男欢女爱,她甚至认为那回事根本是鬼恶,罪过……结了婚又不同,“我会介意的,你碰那些女人,就不要再来接近我!”

    文瑞从地上爬起来,到她身边,双手拥着她的腰,她挣扎了一下,文瑞抱得很紧:“我的确需要,但我不会去找别的女人,我不会做对不起你的事。”

    “那太委屈你了,”琪莉把脸贴住他的胸膛,“其实,我们都不想太快结婚。现在我们不是很好,何必节外生枝?”

    “是的!现在结婚不合算,把自己锁了。我送给若梦的别针,她喜欢不喜欢?”

    “喜欢!喜欢得老半天捧在手上,后来珍而重之地把它锁起来了。”

    “傻瓜!”

    文瑞看见若梦,搭着她的肩膊:“我送你的别针,你不喜欢?”

    “喜欢,我好喜欢。”

    “吹牛,我好喜欢。”

    “不,我真的好喜欢,”若梦着急,“就因为太喜欢,所以舍不得戴出来,自从爸爸生意失败后,我没有珠宝,虽然琪莉的首饰都让我随意用,但,别针是真正属于我的!”

    “你真傻!”一个别针算得了什么?只要你喜欢,项练,镯子,戒指,耳环……什么我都可以送给你。告诉我,你还喜欢什么?”

    “你对我真好!”若梦的心狂跳,手掌冒着汗。

    “我应该对你好,”文瑞看她笑笑,“因为你是琪莉的姐姐,受屋及乌呀!”

    若梦的心冷了,手掌冒的也是冷汗。

    “唏!我给你介绍一大堆朋友,你到底喜欢哪一个?他们都在问我呢!”

    若梦摇一下头。

    “不知道?应该好好地考虑一下,否则一大堆人追着,你自己也烦。想想,你喜欢谁?”

    “我一个都不喜欢!”

    “一个都不喜欢?”文瑞拍一下额头,作晕状,“那我要重新为你介绍。”

    “文瑞,你不要为我再费心。”若梦轻声说,“我谁都不要。”

    “啊!我明白了,你到底还是喜欢艾云飞。”

    “那是以前的事,也不是那么喜欢。”

    “女孩子始终要结婚,你不能一辈子为琪莉打理家务。我和琪莉结了婚,剩下你,你会很寂寞的。当然,我们会欢迎你跟我们一起生活,不过……我还是再给你介绍男朋友。”文瑞想想,“这一次我要用心选,唔:出身要好,有学问,有事业,英俊,年轻,能干……”

    “不必了!”若梦苦笑,“其实,我心里早已有一个人,你真的不用为我伤神。”

    “那幸运儿是谁?”

    “他……他是……那是我心中的秘密。”若梦看见琪莉蹦跳下楼梯,“反正你不认识的。”

    “那,”文瑞耸耸肩,“我和琪莉都枉作小人了。”

    “怎能这样说,你和琪莉都关心爱护我。”

    “琪莉!”文瑞过去勾住琪莉的脖子,“原来若梦已经有心上人,你当心,她可能爬头,让你做她的伴娘。”

    “她是姐姐,先出嫁,应该,我乐于做伴娘,你也要做伴郎!”

    “好棒呢!”文瑞手臂用点力,“我还没有当过伴郎!若梦,一言为定,我做你的伴郎。”

    “喂!我气绝身亡啦,放手。”琪莉打他,“若梦,我的未来姐夫是谁?”若梦笑笑垂下头。

    “她不肯说,好神秘!”文瑞用手轻轻按摩琪莉的脖子。

    “哈!哈!我知道了,八九不离十。”琪莉用手指指住她,艾云飞!”

    “我拿糖水给你们喝。”若梦说着,一溜烟似地跑了出去。

    “不是艾云飞。”他们进了偏厅,双双坐在那新购的紫色梳妆台上。

    “是啦!不是云飞还有谁?”

    “她亲口告诉我不是!”

    “难道是你的朋友了他们当中,谁走了运?”

    “也不是他们,她还说没一个喜欢。”文瑞抿抿嘴:“若梦瞧不起他们。”

    “那个人是谁?”琪莉双手捧着头,入了神,“我没理由不知道,没理由。”

    “不要胡思乱想,总之不是我!”

    “你?你作死!”琪莉捶他,“打我姐姐的主意,还有没有事下流的!”

    “冤枉啊,救命啊,谁打她主意?我是这种人吗?别这样,别搔了,我好怕老婆的,嘻,我不敢啦!投降了!”两个人打作一团,文瑞逃脱出来,琪莉追打,由偏厅到餐厅,由餐厅到客厅。

    文瑞老说琪莉长不大,其实,他自己孩子气也很重,也很爱闹。这是文瑞和琪莉的共通点。

    若梦捉着他们吃糖水,因为文瑞最近天天吃炸虾,老喊喉干唇燥。

    吃过糖水,琪莉回房间批改一份时装设计图,文瑞跟了进去。

    他搂着琪莉,吻吻这,吻吻那,把琪莉弄得无心工作。

    两个人倒在床上热吻,文瑞的手开始不规矩起来,琪莉想:未婚夫妇了,不要太死板,只要不太过分,由他吧,谁叫自己爱他。时代不同了,男女一起太久,很难永远只是亲亲抱抱。

    “不,不要……”最后关头,琪莉吃惊地推开他的手,“不要这样!”

    他伏在她上,喃喃地怨:“你根本不爱我!”

    “我不是不爱你,我也不是老古董,这年代,试婚、同居,什么都有,我是怕有孩子?”

    “可以吃药丸,打针!”

    “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最怕打针吃药。”

    “不一定就有孩子,”文瑞求她,“琪莉……”

    “万一有了呢?”

    “我们结婚!”

    “结婚?”琪莉惘然,“怎么会?你一向反对早婚,你怎可以在这时候结婚?”

    “要和你真正在一起,我想,除了结婚,别无他法,而我,需要和你在一起!”

    “但是,我不能在这个时候结婚,公司和工厂,正在上轨道……”

    “那你可以安心结婚!”

    “但还未完全上轨道。”

    “结了婚你仍然可以上班,我不会把你关在屋子里,哪会关你!”文瑞吻她,拥她,求她。

    “给我时间考虑好不好?”这是缓兵之计。琪莉知道文瑞不会早婚,三分钟热度。

    “考虑多久?”

    “一个月!”

    “一个月,一个月有三十天,要考虑三十天,你既然肯做我的未婚妻,应该想到会嫁给我!”

    “结婚嫁人是大事,我也趁此机会,把工正、公司的工作安排好,还有那门市部……听话,让我起来工作!”

    以后文瑞天天催琪莉结婚。“你到底怎么了?这些天你好象转了性。以前你曾说过,不到三十岁,用死光枪指着你,你也不会结婚。我的大少爷,你才二十六岁多一点,年轻着呢!”

    “怎能拿现在和以前比?以前我还没有找到一个我自己喜欢的人,我猜,找十年八年也不是希奇。现在我已经找到你,我还等什么?等到三十岁,猪呀。”

    “我并不是你的理想对象,我头发还那么短,说话又快又爽,既不娇又不柔。”

    “我喜欢就行了,管她长发短发?”

    “结了婚,你会没有自由,我不会让你去找女朋友。”

    “现在我也没有自由,你放我,我也不会再找女朋友!”

    “受婚姻束缚,不合算!”

    “合算,我喜欢有一个完满的家庭,我要有一个我心爱的妻子,和两三个可爱的孩子!”

    “哈!”琪莉瞪着眼,“你不是说孩子又吵又烦又碍脚?”

    “年级大了,自然喜欢孩子,过去我不会想,其实孩子很可爱的,又是自己的骨肉,我想要孩子,爸妈也想抱孙子,所以孩子很重要。”

    “你爸妈?”

    “他们两年前已经催我结婚,他们要抱孙子。”

    “文瑞,我不是个好妻子,我不会做家务。”

    “家务是佣人做的,孔文瑞爱的女人,一定是好妻子!”文瑞抚着她的手,“嫁给我!”

    “我不是良母,我不会带孩子。”

    “我请奶妈、特护、佣人带孩子,不用你劳心,就是辛苦你生孩子!”

    “我不会留在家里等丈夫下班。”

    “我们一起,一起下班,你过去做着的事,全都可以继续做。”

    “太太天天往外跑,你娶这个女人干什么?。”

    “晚上你总回家,晚上你回家总在我身边,那就够了。”文瑞吻她的手,“我需要你!”

    “你休想我为你放弃‘彩衣’!”琪莉强硬地说。

    “我不会要你为我放弃什么,我一切都依你,你虽然是孔太太但仍是总裁。”

    “唉!我晕了!”

    “晕之前先答应我。”

    “我的天!”

    “琪莉,我想向你请假!”

    “这时候?”琪莉皱了皱眉,“有事吗?”

    “我外婆年老多病,这几年忙工作没有去探望过她,我想我以后也会很忙,所以,我想抽空去看看她!”

    “你的外婆在美国?”

    “是的!”

    “你去美国,想去多久?”

    “两个月!”

    “不!两个月太多了,一个月好不好?”琪莉几乎是求着。说良心话,云飞从来没有请过假,“我短期内和文瑞结婚,你是知道的。在公在私,我都需要你的帮忙,没有你,婚事要拖后。”

    艾云飞的心房在被撕裂着,痛不欲生。

    他告假,他离港,也是因为听到文瑞和琪莉结婚的消息。

    他彻底失败了!

    他完全输给孔文瑞。

    “结婚是件大事,只有你和若梦可以帮我。而且筹备婚礼,会花去我很多时间,我恐怕很难兼顾生意,就靠你了。如果你坚持去两个月,那……”琪莉垂下头轻叹,“我怕结婚的事拖后到你回来。”

    艾云飞仍然爱琪莉,他怎忍心眼看她痛苦难过。

    琪莉又说:“好吧!还有一件事,我想请你做伴郎,若梦是伴娘,肯赏面吗?”

    “好!”云飞很吃力地说。

    “你要赶回来试礼服,代我问候你外婆。”

    “琪莉,法兰丝-狄龙的时装展览会,你无论如何要出席,她还是第一次邀请我们。”

    “我一定去,来回也只不过一个星期,花不了我多少时间。你哪一天飞走?”

    “后天,我会把工作安排好。”

    “早去、早回,我等你!”

    艾云飞点了点头,离开琪莉的办公室,他几乎忍不住流下泪来。

    艾云飞怎也想不到,孔文瑞会动了真情,向琪莉求婚,而琪莉又会答应。

    实在太伤心,本想辞职,可是琪莉一天未出嫁,他还是不死心。所以他才会请假逃情。

    琪莉还请他做伴郎,唉!真的叫人伤心。

    若梦在替琪莉收拾东西。

    “你真的要去法国?”

    “是呀!”琪莉忙着批文件。

    “不去不行吗?”

    “当然不行,法兰丝-狄龙邀请我,是她看得起我,我不去,损失太大。”

    “她很了不起吗?”

    “她是法国著名的年轻服设计家,我们做制衣厂的,关系可大了!”

    “没办法!”若梦无奈地,“只好请云飞下班早点来陪我,幸而还有个云飞。”

    “云飞不能来了,我忘了告诉你,云飞请假去美国吗?”

    “我向来不大留意他。唉!”若梦长叹一声,“连他也走了,时间不知道怎样过。”

    “你担心没有人陪你?”

    “你知道我胆子小,怕黑!你每次出差,我都是白天睡觉,晚上坐天亮,我最怕一个人在屋子里。何况,你这间屋子又那么大,佣人的住所又距大屋那么远,唉!”若梦在打颤,“以前云飞来看看我,每天总算有个人,你走后,一天黑我就不知道怎样过。”

    “看你吓成这样子,我叫文瑞每天一下了班就来看你。”

    “文瑞?你跟我开玩笑,每次出门,你们都一对儿的,他怎会留下来。”

    “这次特别,”琪莉放下笔,“云飞走了,我的生意没人打理,所以,文瑞必须留下来,他一个人管两盘生意,他实在走不开。”

    “琪莉,你去多久?”

    “一个星期。”

    “那么久,能不能早点回来?”

    “大小姐,我不是去澳门,是去外国,扣除坐飞机的时间。我在巴黎逗留四、五天。”

    琪莉想了想:“你跟我一起去,好不好?”

    “那怎么可以呢?你这次是去出差,又不是游埠逛公司,我英文已不大好,法文又不太通。你带着我,等于带了个包袱,不能帮助你,还要牵累你。况且,我对你家有责任,走不开。”

    “留下你,要你一个人守一间屋,连个可以说话的人都没有,我也不放心。”

    “我倒有个提议,以前不敢说,相信现在没关系。反正你们一个月后就结婚,如果请文瑞来这里住,相信他不会介意。”若梦停下手说,“你有没有发觉文瑞面上长一颗青春痘?!”

    “没有!他的脸上一向很光洁。”

    “以前在乡下常听人说:行运生意疮。他快要做新郎了,当然行运。如果他住在这儿,我会天天给他汤水喝,保证他结婚那天面上光光滑滑。”若梦补充一句,“楼下反正空着一排客房。”

    “对呀!这真是一举两得。”琪莉拍一下手,“文瑞可以陪你,家里应该有个男人。还可以调理他的身体,他家就只会给他喝鸡汤,浓浓的,他见了就怕,文瑞最喜欢喝你煲的汤。最重要的是你替我看管他,晚上不准他到外面胡混。”

    “文瑞不会做那种事。”

    “很难说,他血气方刚,而且每个人的生理需要都不同。不瞒你,我们突然决定结婚,也是因为文瑞……”琪莉满脸通红,吐口气话题一转,“文瑞今晚来,我会叫他明天下班搬来……”

    “你别这样嘛,都快结婚了,你就不肯忍耐一下?”琪莉拿开他的手,“你到底是爱我呢?还是只需要我?”

    “爱你才需要你啊!琪莉。”文瑞抱紧她,“我有一个怪怪的感觉,觉得我好象就要失去你似的,所以,我要占住你,不让你溜掉。”

    “说梦话,我能溜到哪里?”

    “琪莉,不骗你!”文瑞看着她,眼神既恐惧又犹虑,“这几晚我老做梦,你离开我,不要我了。琪莉,不要去法国,不要离开我!”

    “你怎样了?”琪莉轻抚他的头发,“我又不是第一次出门。”

    “但每次我总陪着你。”

    “我很快就回来。”

    “不要走!琪莉,不要走!”他硬咽起来。

    他拼命地抱紧琪莉,狂吻她,琪莉既心软又心乱,怎样才能令文瑞安心?假如……不,她是个好女孩子,怎能做这种事,但是,文瑞缠着不让她走,会不会她去了法国后,他忍不住找回以前的女人。她知道有很多女孩子是不在乎这些的,不能,不能……唉!

    “琪莉,不要去法国,等我们渡蜜月的时候,我们一起去法国。”

    “文瑞,今晚你为什么变得蛮不讲理,唔!”

    “我怕这一次分开,我会永远失去你。”

    “傻瓜,我是你的……”心一软,情感冲破了理智,骐莉一时不慎,把持不住,终于做了一生最大的错事。

    她呆在文瑞的怀里,没有象一般女孩子一样地大哭大叫,只是有轻微的犯罪感。

    “宝贝!”文瑞搂着她,柔情万缕狂吻着她,“我会用一生答谢你,我爱你,我爱你……”

    “若是有了孩子怎么办?”她木然。

    “反正一个月后我们便举行婚礼,孩子早出生一个月,是很平常的事,我喜欢孩子,爸妈也喜欢孩子。”他很兴奋,“要是真的有了孩子就好了。”

    “唉!真想不到我卓琪莉竟会这样不自爱!”

    “不要责怪自己,要怪,怪我,是我不好,你所做的一切,只不过为了爱我!”文瑞托起她的下巴吻她的唇,“我再也没有顾虑,因为你真真正正的属于我,相信我以后再不会做恶梦!”

    由于睡新房、睡新床,又由于太想念琪莉,文瑞天刚亮,便醒来了。

    更衣上班吧,还那么早!

    于是,他披件晨褛,他是习惯赤裸上身睡觉的。

    走出去,经过客厅,仿佛看见楼梯间有蓝色的影子。

    他奇怪,走过去一看,竟然是若梦,她散着长发,穿件粉蓝睡袍,坐在梯级上,身体靠着楼梯扶手。

    “若梦!你在这儿干什么?”

    “早安!”她苦笑,“每次琪莉出门,我都在这儿坐天亮。”

    “我不是来陪你吗?”

    “但楼上那么大,黑麻麻、死静静的只有我一个人。深夜,窗外的风声很大,树枝的黑影晃来晃去。”她全身发抖,“啊!好怕人。”

    “琪莉刚出门一天,你在这儿坐足六晚?”

    “不!佣人每天七时来打扫卫生,房子就热闹了。等我侍候你吃早餐上班,我便睡觉。”

    “平时你为什么不怕?”他答应琪莉照顾若梦的,任由她每晚坐楼梯,琪莉回来会责备他。

    “当然不怕,我和琪莉的房间是并排,想着隔壁有人,心定了许多,又何况若有什么来犯我,我大叫一声,琪莉便马上来看我!”

    “真你常做恶梦?”

    “唔!”她凄凄地点头,“我怕黑嘛!”

    “这样吧!今晚,我搬到琪莉的房间,你把我暂时当作琪莉,就可以安心睡觉!”

    “真的?”她开心地笑了,梨涡好深。

    “我答应过琪莉好好照顾你。天亮了,回房间睡觉吧!”

    “不!我换衣服侍候你吃早餐。”她欢天喜地地跑上楼梯。

    文瑞看着她的背影,摇头地笑了笑。

    琪莉的床,文瑞是睡过的,所以特别有亲切感,何况,昨天晚上的浓情蜜意,文瑞至今不忘,想了琪莉一会儿,拿起她床头的相片,吻了吻,然后按在胸口上,迷迷糊糊的就要入睡。

    “呀!”

    哪来的惨叫声,文瑞从床上跳起来,是隔壁吗?若梦在叫。

    他放下相架,拉过晨楼:“呀!”

    他扔下晨楼飞出去,开了房门再推开若梦的房门:“若梦!”

    “文瑞……”呜呜的声音。

    文瑞开亮了灯,因为里面漆黑一片。

    他看见若梦缩在床角发抖,一脸的泪。他走过去,问:“若梦,什么事?”

    “一个黑影……由窗外爬入。”

    文瑞望去看窗:“窗是关上的,不可能有人爬进来。”

    “这才吓人,文瑞……”若梦紧紧地抓住他的手,“你不要走开!”

    “会不会是发恶梦?”

    “我不知道!”若梦扑向文瑞身上,抽抽咽咽,“我好怕!”

    文瑞感到很惊讶,因为,他睡觉是不穿上衣的,-才他心太急,晨褛没穿便跑过来,他身上没穿衣服。若梦搂着他,令他不好过:“睡吧,多半是发恶梦,想想我在隔壁,便不用怕。”

    文瑞拉着她两条臂,想让她躺下来,若梦不依,双手还是搂着他,就势把他向她一拖,两个人倒在床上,而文瑞的身体,刚好正压在她的身上。

    她拼命抱住他,文瑞没穿上衣,若梦的睡袍太薄太暴露,文瑞突然没有了主意。

    “文瑞,我爱你!”

    若梦竟吐出这句话,文瑞一呆,望住她,摇头:“绝不可以。”

    若梦按着他的头,自己把嘴唇凑上去,文瑞尽己所能,“不……可以……”

    若梦平时那么柔,现在这么热,文瑞措手不及,招架不在……

    文瑞坐在椅子土,双手捧住头。

    若梦穿上睡袍,坐起来,靠在床上。

    “文瑞!”

    “不要叫我!”他痛苦地摇头。

    “烦什么呢?傻瓜,我未婚,你未娶,事情做了,又不影响任何人。”

    “琪莉呢?”

    “琪莉是属于‘彩衣’的,她是个女强人,不是贤妻良母,况且,她又不是孔太太,她只不过是你的未婚妻。”

    “听你那么说,你早有计划!”文瑞骇然。

    “是的,当我第一眼看见便爱上了你,这些日子的接触,我更知道,我才是你需要的贤妻良母,琪莉条件比我好,但她太注重事业,她不会做妻子。”

    “她会!”

    “不会,因为,在我的心目中,你永远是第一位,我爱你,全心全意地爱你。可是,你在琪莉心里,只不过是第二位,看,她为了事业才抛下你,他根本不在乎你。””住口,你真冷血,枉琪莉对你那么好,比亲姐姐还要好,枉琪莉那么信任你,你竟然要算计她、害她,如果投有琪莉,你还只是个又糟又丑的工厂女工,恩将仇报,下流!”

    “我承认很对不起琪莉。”

    若梦垂下头:“但我太爱你,我控制不住自己,文瑞,原谅我,同时,请你接受我!”

    “我不会原谅你,因为你竟然抢好朋友的丈夫。”

    “我是忘恩负义,可是,我不会抢人家的丈夫,何况是琪莉?你去法国前的一天下午,她告诉我,人们之间是没有肉体关系的。”

    “但当天晚上,我们已经成为真真正正的夫妻,正怕失去她,我已得到她,所以,我根本就是个有妇之夫!”

    “你……”失望又失望,若梦几乎晕倒。

    “是你错,但,我也不能不负那份责任,我定力不足,抵受不住你的引诱,我堕进了陷阱!”

    “不要责怪自己,其实,我并没有什么要求,你和琪莉仍然可以结婚,我做平妻,做妾侍,甚至你给我租个房间,你每星期来看我两三次,或者一个月一次都无所谓。”

    “也许你并不介意我一年去看你一次,但是,我却不能这样做,我所爱的是琪莉,从来没有爱过你,我对你好,是因为琪莉对你好,琪莉对猪好、狗好,我也会爱屋及乌。不过象你这种好歹不分,恩将仇报的姐姐,琪莉不要也吧,所以,我实在无需要对你好。”文瑞是不留余地,“男人要疯、要玩,在结婚之前会玩个够,结婚是表示修心养性,不为自己之声誉着想,也应该为妻子、儿女,我不想做坏事令子女看不起我,所以,我对你的意我只有感激!”

    “但今晚,我们……”

    “啊!我会补偿你的,”文瑞好烦好头痛,这件事若给琪莉知道,他和她一定完蛋,他将会一无所有,“除了感情,我什么都可以给你。琪莉由法国回来后,你必须离开,永远在我们视线之外。”

    “文瑞!”若梦哀哭起来,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我爱你。”

    “你还是想想应该向我要多少钱,和今后的去向吧!有了钱,你可以去任何地方。”文瑞走了出去。

    若梦伏在床上痛哭,琪莉真是那么可爱,她真是那么可憎?也许琪莉漂亮些,身材好些,但她自信自己在“床上”比琪莉优胜。

    因为她有经验,懂得讨男人欢心。

    然而,她却迷不住文瑞,为什么?

    真想不到结果会这样,她一无所有。

    还好,连今天在内,琪莉还有五天才回来。

    只要她利用这五天时间讨好文瑞,说不定会把他夺回来。

    她洗把脸,换件衣服,打扮一下,便到楼下。

    “可以准备孔少爷的早餐。”她对佣人说。

    “孔少爷已经出门上班了。”

    “是吗?”她若无其事的。

    吃过早餐,她亲自上市场买菜,买了许多菜,全都是文瑞喜欢吃的,她要让文瑞吃一顿丰富的晚餐。

    她又煲了汤,文瑞喜欢喝她的汤。

    通常文瑞六点便回家,若梦五点半日在台阶等侯,可是一直等到七点,文瑞还没有回来。

    大概和朋友喝杯酒,文瑞喜欢下班后去喝酒。

    晚餐一定回来吃。文瑞没有回来吃餐饭,连一个电话也没有。

    若梦坐在大厅里等,一直等到大天亮。

    她拖着脚步走进琪莉的房间,打开衣柜,文瑞的西装没有了,她连忙去找那支白箱子,文瑞来时带一个公信箱和一支小白皮箱,里面放着他的用品。现在不仅公文箱不见了,连白箱也没有踪影。

    她跌倒在琪莉的床上,文瑞走了,她再也没有机会套住他。

    若梦打电话到文瑞办公室,对方一听姓沈的,马上说孔文瑞不在。

    等一下,她换了一个姓,文瑞的声音传来了,她好高兴,叫一声文瑞,文瑞听出是她的声音,忙把电话挂上。

    “文瑞,文瑞……”任她怎样叫,怎样哭,文瑞听不到。

    没有希望,想不到文瑞如此绝情。

    她爱文瑞,她需要文瑞,她……

    这天,她缩在小偏厅一角,佣人来请她听电话。

    “孔少爷的?”她双眼发亮。

    “长途电话。”

    “噢!琪莉吧。”她每次出门,必给她电话。

    “喂”果然是琪莉。

    “若梦!你怎样了?”她心虚地面红,“还是和平时一样?”

    “文瑞在电话里告诉我,他已搬回家,他怎么搞的,我骂了他一顿!”

    “因为他一连两晚失眠,不习惯新床。”

    “哪有这样的事?他常出门,外面的酒店的床全是他搬去的?还是都是新床,从未听过他闹失眠,我回来跟他算帐,若梦,你暂时叫亚珍设在你睡房门口,陪陪你!”

    “也好,你什么时候回来?”

    “大后天,啊!我要出门了,又要应酬,回来见,我买了几双鞋子、靴子给你……喂!叫亚珍陪你!”

    亚珍?现在请一队兵守住她的睡房,她也睡不着。

    另一天,若梦仍缩在小偏厅里,花谢了,她也无心更换,她在等,仍在等。

    “沈小姐,听电话!”

    “啊!”拖起了脚步,走出去,拿起电话筒,没神没气的,“喂!”

    “明天琪莉回来了,你今天必须离开这里。”

    “啊!文瑞,文瑞!”若梦惊喜若狂,“我想见见你,谈谈……”

    “可以。”

    “那我们去……”

    “不!就在琪莉家,琪莉家的大客厅,我五点到。”文瑞叮嘱,声音没有半点温情,“你把你的东西都收拾好了,别找借口再回卓家……”

    “文瑞……”

    “……!”他已挂断了线,唉!无望了,绝望了!

    她回到房间,看看自己,头发蓬松,双目塌陷,面青唇白,衣服都松了。

    她梳好头发,换件裙子,化化妆,喷点香水,这是最后一次机会,抓紧它。

    她不敢不听文瑞的话,拿了个旅行袋,把证件和必须品放进去,还有文瑞送她的别针。

    在房间里逗留了好一会儿,醒时五十分,她拿了旅行袋到客厅等文瑞。

    文瑞准时到,她站起来,文瑞说:“坐吧!”

    “文瑞,我……”

    “给你几天时间考虑,你决定要多少补偿费?”

    “我连想都没有想过。”

    “好吧!”文瑞把一打没有填上银码的支票递到她手上,“你喜欢填多少就多少,你以后要生活得好,要房子要汽车,有佣人,别替我省。”

    她接过支票,又向文瑞借了笔。

    她填上银码,文瑞一看:“一块钱?一块钱有什么用,连买磅面包都不够。”

    “我从来没有想过要你的钱,如果你认为我亲近你,是想敲诈你一笔钱,那,我为什么不嫁给郭耀宗、费烈或金志超?我嫁给他们一样可以做阔少奶,住别墅,坐劳斯莱斯享福。”

    她的话,不是没有道理。

    “我亲近你,是因为我爱你,爱你,文瑞,求你让我跟着你,我愿意搬出去,”她求着,楚楚可怜,“你把我带到哪儿,就去那儿,不用房子、汽车,一个小房间也可以。”

    “不能,若是我这样做太对不起琪莉。”他看了看旅行袋,“你就只带一支小袋?”

    “我来的时候,根本也是孓然一身,文瑞……”

    文瑞另外开了一张支票给若梦:“你一人在外,要用钱的,收下吧!”

    “一百万美金,我值这么多吗?”

    “因为你曾是琪莉的姐姐,而且,我们总算有一夕缘,我希望你生活过得好。”

    佣人进来,外面有一部电召计程车,说是沈小姐叫的。

    若梦愕然。

    文瑞点一下头:“叫他在外面等一下。”

    佣人出去,文瑞把支票塞在她手中:“看在琪莉对你一片真情份上,求你不要再回来。”

    若梦满眶凝泪,无言拿起旅行袋,走了几步,她哽咽问,“可以送我一程,跟我道别吗?”

    心肠再硬,也觉心酸,若梦从无到有,从有到无,她孤身而来,孤身而去,以后的日子,即使有钱,也不会快乐。

    文瑞跟上去,替她接过旅行袋,两人一直默默无言地走到门口,文瑞为她开了车门,若梦上车后,文瑞交给她旅行袋,并替她关上车门。

    她从车窗伸出了手,泣不成声:“再见了,文瑞!”

    文瑞和她握手,她握住文瑞的手好一会儿,才把手抽出来,对司机说:“请快开车!”

    计程车一拐弯就不见了。

    若梦这样表明态度,令文瑞很难过。男人不怕吵,不怕闹,最怕女人对自己太好,文瑞相信若梦是真心爱他的。

    她付出了爱,献出身体,结果她得到什么?

    她以后的生活怎样解决?

    若她肯要钱,起码事皆了,她什么都不要,静静地离去,文瑞觉得很对不起她,太绝情了,他内心负疚。

    但,无论如何,他不能留住她,因为纵使文瑞负了她,内心有愧,但,他爱的是琪莉,没理由因为若梦失去琪莉。若梦对他有恩(一夜恩情),但他对若梦完全没有爱。

    琪莉踏脚进屋,手袋一扔,到处张望:“若梦,喂!若梦大姐,你在何方?”

    文瑞把所有的旅行箱全搬进来。

    “跟我捉迷藏?她向来不喜欢玩这种游戏。”琪莉捉住了文瑞的手,“妙啊!若梦失踪了?”

    “可能去买东西,你坐着休息一下。”文瑞给她递上杯热朱古力,“坐飞机不疲倦吗?”

    “她从来不独自出去,何况在晚上?”

    “琪莉,你来。”文瑞拖起她的手,上楼梯,边走边说,“我有话跟你说。”

    “先把若梦找回来,我给她买了许多东西。”

    进房后,文瑞马上关上门,急不可待地吻她。

    小别胜新婚,琪莉和文瑞在床上缠了一会,琪莉轻轻推开他:“还有二十天我们就结婚,忍耐一下,婚前做爱的丑事,不可再有,不来了。”

    “我没有这个存心,”文瑞把她拥进怀里,她躺在文瑞的大腿上,文瑞用手指抚摸她的鼻梁,“其实我只不过想疼你。”

    “那才对啊,男女之间,情第一,欲第二,那才是长久!”琪莉好舒服地吐口气。

    “你这一次出差,给我一个最痛苦的考验,我天天想你就要发痴,以后,我不让你离开我。”文瑞捏捏她的脸。

    “婚后,我把‘彩衣’也交给你,云飞升任公司的副总经理,第三分厂我决定聘请新人。要年轻,干劲足的。”

    “你婚后真的不上班了?”

    “一、两年内,我也没有什么时间上班。”琪莉数手指,“度蜜月,全世界绕个圈,三、四个月总要吧。嘿!那天你妈带我去选首饰,已经向我提条件了。她说她年纪老了,活不了多少年,所以,她希望我一结婚就怀孕,她喜欢男孩子,女孩子她没兴趣,好吧!算我幸运第一胎养个男的。渡蜜月、生孩子、休养……最保守估计,两年内我不能复出。要是不争气一年半载才怀孕,还要拖久些。”

    “说不定你现在已经怀孕了!”

    “才只不过一次!那有这么巧,荒谬!哈!如果肚子不争气,生个女的,还要生下去,可能拖三、五年,唉!结婚有什么好?”

    “要是一连生四个女儿?”

    “作死!”琪莉轻打他一个巴掌:“你和云飞想谋我的‘彩衣’?啊!要是连生四个都是女儿,我不生了,叫你妈替你讨个妾待生两打!”

    文瑞垂下头,突然想到若梦,“你真的不介意讨妾侍?”

    “你敢?”琪莉捏一下他的鼻子,“我把你和那女人一起杀了。我什么都无所谓。我的东西,人家喜欢,随便拿去。独是丈夫,人家碰一下都不可以,我宁愿自己生两打孩子。”

    “琪莉。”文瑞突然抱起她呜呜咽咽。

    “你怎么了?为了二打个孩子感动?我是打个譬如,两打孩子怎样生?猪么?”

    “琪莉,我爱你,我爱你!”文瑞抱得她很紧。

    “我窒息啦!”琪莉搔他,“你今天怎样样?由机场到回家没说一句话,回家后又多愁善感,不是因为想我想痴了吧!”

    “你爱我吗?”文瑞贴着她的脸。

    “傻瓜!我不爱你怎会答应嫁给你?”

    “你会不会离开我?”

    “婚礼都筹备好了,我还能往哪里逃?”琪莉把他拉起来,“我回来还没有见过若梦,我们去找她!”

    “不用找了,她已经离开了!”

    “什么?”琪莉高开文瑞,瞪大眼,“你说什么?”

    “她离开你家,不知去向!”

    “她在这个世界上,除了我便没有亲人,她还能到哪里去?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文瑞很为难!

    他本来可以找个借口置身于事外,事实上,他和若梦那一夕缘,根本是若梦预先安排,罪魁祸首不是他。但是,他认为他和琪莉就快成为夫妻,发生了那种事,不应该瞒她,应该向她坦白承认过错。

    不过,说话也得顾技巧,琪莉和若梦本来是好姐妹,他不希望琪莉因此而痛恨她。何况,若梦是真心爱他的,被遗弃也没有怨言。

    “文瑞,你怎么不说话了?”琪莉推了推他。

    “那天晚上我刚入睡,突然听见叫声,一连两次,由若梦卧室传出来,我连忙走过去看她,若梦发恶梦,太惊慌,搂着我不肯放,我们……我们做了错事!”

    “你!”琪莉一阵冷,眼泪涌出来,一个巴掌打过去,“你竟然连若梦也不放过?”

    “琪莉,我从未安过坏心。是她太惊慌,忘了男女有别,搂着、缠着我不放!”

    “你是乘人之危,人家有困难,求人保护,你就乘机占……是我瞎了眼,害了自己,还害了若梦……你告诉我,你把若梦藏在哪儿,把她放出来。”

    “她离去了,她没有告诉我她去哪儿,我也没有问。”琪莉要打要杀,文瑞都预定了,“发生了这件不幸的事,若梦和我都要负责,我的缺点是定力不足,结果跌落陷阱,但我的心,从未背叛过你,以前或以后,我爱的仍是你!”

    “我不想听你的鬼话,你说的话,我没有一句听进耳里,我只知道一件事,你害了若梦,我不会宽恕你,永远不会,在我未决定怎么对付你之前,请你马上离去!”琪莉伤心地靠在墙角,双手掩住脸。

    “琪莉,你要打要骂我愿意接受。”文瑞握着她的肩膊,“如果你因为这件事就不要我,太冤枉了。”

    “不要碰我,”琪莉用力推开他,“你不是人,你连禽兽都不如,我把只狼引回家吃了我的好朋友。”

    “若梦也不是那么纯洁,随便被人吃的。”

    “你!你没有人性、没良知,毁了人家一生还说刻薄话。”琪莉走过去开了房门,声音沙哑地大叫,“你马上给我滚。”

    “要我这样离开你,”文瑞热泪盈眶,“我死也不瞑目!琪莉……”

    “不要叫我,你不走?好!我走!”琪莉拿起手袋,“你永远见不到我。”

    “琪莉,不要!”文瑞拦住她,只怨自己,眼泪都往肚里流,喉咙哽住了,他吃力地说,“你休息,等你的精神好些我再向你陪罪。”

    琪莉用力关上门,她靠在门上,心片片地碎,肝肠寸断。

    这个男人,她是那么爱他,但他骗了她,又害了她的好朋友。

    文瑞拖着沉重的脚步,走下楼梯,刚巧侍候琪莉的女佣亚珍捧着托盘上楼。

    “孔少爷,你吩咐要的宵夜,已经弄好了!”

    文瑞侧过脸,用手帕按了按眼睛:“霄夜是弄给小姐吃的,送上去吧!”

    亚珍看见他眼红红,面色灰暗,很奇怪。

    宵夜送上闺房,小姐说要睡觉不肯吃。

    第二天琪莉没有上班,文瑞来了几次电话,琪莉房间的插头拔掉,于是亚珍成了接线生,下午五点不到,文瑞便赶来,他在琪莉房门口坐到天亮。

    这样磨了几天,亚珍看见文瑞面青唇干,一双眼睛陷进去,头发大概几天未梳,若不是天生贴服,大概已成草堆,他天天换西装的习惯突然改变,那套灰西装由琪莉回来那天到现在。

    亚珍那天应召琪莉的房间收拾东西,看见琪莉双眼红肿,鼻头发红,面青唇白,蜷缩着坐在近露台的那张兜椅上。

    “小姐,”亚珍站在琪莉的面前,“孔少爷还有两个星期就是我们的姑爷。”

    “取消婚事了,别提这个人。”

    “其实孔少爷是很枉的。”

    琪莉看了看她,皱皱眉。

    “沈小姐单恋孔少爷,我和胡妈都知道。”

    “你不要乱说话,沈小姐不是这种人!”

    “我自己是年轻不懂事,但胡妈嫁过三次,她一眼就看出沈小姐不坏好意,想抢小姐的爱人。那天小姐去法国,沈小姐说孔少爷要搬来住,胡妈就叫我,小鬼,今晚不要睡了,看哪狐狸精演什么戏?于是我没回工人间,在大屋偷看,沈小姐一个人晚上没睡,穿件睡衣在孔少爷的房门口走来走去。后来孔少爷开房门,她马上跑上楼梯坐下来,作状很闷的样子,孔少爷问她干什么?沈小姐说每次小姐出门她都不睡觉,坐着等天亮。”

    “也许她真是害黑睡不着?”

    “害个鬼,每次小姐出门,她吃了宵夜就大觉睡,第二天我们来工作她还在睡呢!第二晚,孔少爷睡小姐的房间,那晚胡妈也来了,大约一点钟左右,沈小姐在房里叫,孔少爷没出来,沈小姐再叫,孔少爷奔来冲进沈小姐房间,我和胡妈把耳朵贴在门上,里面的声音听得不大清楚,只听见沈小姐叫孔小爷不要离开他,后来她哭着,一会儿又说爱孔小爷,孔少爷叫着不可以,一会儿,灯关掉了,胡妈说,孔少爷真笨,狐狸精到手了。小姐,你以前有没有听到沈小姐晚上发恶梦大叫?”

    琪莉想一想,摇摇头:“沈小姐没叫过,也没有发恶梦的习惯。”

    “那晚她叫得可惨呢?分明是勾引孔少爷。我和胡妈躺在那儿,终于灯又亮了,他们吵架呢!孔少爷骂她忘恩负义,下流……”

    “他真的这样骂若梦?”琪莉的心情好复杂,既兴奋又伤心。

    “沈小姐还叫孔少爷娶她……还说了许多话,我实在听不清楚,不信你问胡妈,她听得比我清楚。”亚珍忽然很高兴地说,“有几句,我听得很清楚,因为那时孔少爷已关了门,沈小姐大声说:‘我爱你’。孔少爷叫她想想要多少钱,有了钱,叫沈小姐去外国。孔少爷出来匆匆走回小姐的房间,我和胡妈也急忙下楼,不久孔少爷拿了两个箱子,沉着脸走了。”

    琪莉长叹了一口气:“沈小姐怎会走的?”

    “不知道,可能没有希望,她一天打了几次电话给孔少爷,可是孔少爷都不听,一有电话来,沈小姐就双眼发亮,知道不是孔少爷的就没神没气。直至小姐回来的前一天,孔少爷电话来了,不久沈小姐收拾东西,我躲起来偷看,孔少爷给她一百万美金,沈小姐一直说爱孔少爷想留下来。后来孔少爷叫了部记程车来催沈小姐走,孔少爷说:求她看在小姐对她一片真情份上,不要再回来。”

    “唉!”琪莉相信文瑞爱她,但若梦怎会?不可能,“沈小姐后来怎样?”

    “她要求孔少爷送她出去,孔少爷送了,我跟在后面,我跟在后面,他们一直没说话,沈小姐上了车和孔少爷握手说再见,沈小姐这就走了。小姐,你想想,整件事,分明是沈小姐想抢少爷,但孔少爷真的不喜欢她。”

    “亚珍,你说的话,要负责!”

    “我负责,是沈小姐大声叫把孔少爷引进她的房间,当时孔少爷没有上衣。进去后,沈小姐又是哭又说‘我爱你’,后来两个人搞什么鬼我看不到。但是后来孔少爷骂沈小姐,跟着走了。以后几天孔少爷没来,沈小姐像失魂一样,知道小姐回来前一天,孔少爷来了,还叫部记程车,孔少爷给沈小姐支票,叫她走。啊!我差点忘了,初时沈小姐不肯要钱,她说她爱孔少爷不是为了钱,结果孔少爷把她送走了。自从事发那晚之后,孔少爷对沈小姐不知道有多冷淡,对我们还比对沈小姐好。上面所说,句句真言,并无假话,可以发誓!”

    唉!怎办?琪莉问自己:我该怎么办?

    “孔少爷爱小姐,小姐不理他,他又没做错事,这几天孔少爷真惨,起码瘦了四五磅。人家沈小姐以后又去哪儿找?我和胡妈都觉得小姐……”

    “我怎样?”

    “好坏不分,冤枉好人。小姐,你不要再不理孔少爷,他满眼红筋,可能会做笨事!”

    “谢谢你和胡妈。”琪莉说,“你们的话,我答应考虑,好不好?”

    “好!”亚珍不断点头,“小姐休息一会儿,我吩咐厨房给小姐准备午餐。”

    琪莉细心一想,就觉得一切并非巧合,琪莉每次出门一定由文瑞陪,若梦也没提过怕黑,她首先把文瑞引进屋,再把文瑞引到楼上。若梦一向没有半夜怪叫,那叫声,分明引文瑞到她房间。琪莉知道文瑞睡觉是不穿上衣的,他赤裸上身,如果被一个穿得极少有女人搂着,只要是正常的年轻人都会动心。文瑞也承认定力不够,那么说,我不能怪文瑞,就算他做了不应该做的事,也是可原谅的。她只是怎样也想不到,若梦那么深爱文瑞。

    她起来,洗头、更衣,人清醒些、精神些。

    文瑞来的时候,敲敲门:“琪莉,你再不理我,我可要死了!”

    奇怪,门动的,原来没下键。文瑞走上推门进去。

    琪莉站在房中央,文瑞走过去跪在她的脚下。

    琪莉轻抚他的头发。

    一切尽在不言中。

www.xiaoshuotxt.net_T_xt,小说天堂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目录
新书推荐:让爱多一点 阎枪 空间谋宫:夫人至上,朕至下 千里冽 风神在线嗑cp 争霸天下 浩瀚之路 宠婚甜蜜蜜:老婆,二胎来一个 少女契约之书 王安城落 暴君抢来的公主失忆后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