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玩玉足
首页 > 玄幻奇幻 > 把玩玉足 > 把玩玉足 正文

把玩玉足(1/2)

目录
好书推荐: 我家二师兄运筹帷幄但却无法攻击 鬼言鬼语三分归元逸仙劫英雄联盟之第一混乱魔幻学园等待恋爱苍天-天堂发言人官色牛神宋影帝今天还没澄清绯闻

() 每本书有每本书的精彩,萝卜青菜各有所爱,小说 天堂书库又有萝卜又有青菜()
“嗨,杰克。我有一份礼物送给你。”

谢晗坐在沙发里,看着今早刚送到的《华盛顿经济报》。在分类广告栏里,他发现了这么一条信息。这令他露出略显兴奋的笑容,拿起报纸起身,走向通往地下的楼梯。

这是一幢处于小镇郊外的别墅,地下部分曾经是南北战争时的仓库,如今则是他的小小逐乐园。

他踩着轻快的步伐,从黑暗中走向光亮处。远远便看到简瑶还以相同的姿势,趴在解剖台上一动不动。

“噢……”他轻叹一声,把报纸放在一旁的沙发上,走过去,解开她四肢的锁链,把她抱了起来。

简瑶全身缩成一团,因为后背在空气里暴~露太久,手脚都是冰凉的,脸色白得像纸。她动也不敢动,任由他摆布,心里却怕到了极点。再多一点威胁,她也许就会崩溃。

谢晗的动作却十分轻柔,将她放在宽大舒适的沙发上,又想了想,脱下自己的西装外套,搭在她的肩头。这才在她身旁坐下,非常自然而然的搂着她的肩膀,低头在她脸颊亲了一下。

这一下,只亲得简瑶魂飞魄散。他却毫不在意,拿起一旁的报纸,开口了:“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想先听哪一个?”

简瑶强忍着心头那颤~栗不已的感觉,哑着嗓子轻声答:“……坏消息。”

他微微一笑,把刊登着分类消息的那页报纸,送到她面前:“的确是我们的小tommy回来了。”

简瑶的目光循着他的手,缓缓望过去,心倏的一沉——他这么笃定,必然是因为这样的分类消息,是他和tommy过去的秘密联系方式,旁人无从知晓和模仿。

靳言……你真的要腹背受敌了吗?

太糟了,太糟了。

谢晗自然能看懂她的表情,唇畔笑意更深:“别难过,我还没说好消息。”他将报纸往茶几上一丢,身子往后一倾,靠在沙发里,十分舒心畅意的姿态。简瑶大气也不敢出,只低头等他开口。

“对你而言的好消息是……”他懒洋洋的道,“Simon依旧可能是这一切的操纵者。”

简瑶心头一震,就听他继续说道:“tommy,是玩不过Simon的。或许是他自以为逃脱了,其实却在Simon的全面掌控中,也不无可能。”

简瑶放在膝盖上的双手,悄无声息的收紧,但没有出声。谢晗却又笑了,将她一只手拿了起来,只令简瑶全身一抖。他却自顾自看着掌心那血迹斑斑的女人的手,目露赞叹。

欣赏了好一阵后,他才开口说:“别紧张。知道我会怎么做吗?”

简瑶沉默。

他低笑了一声,径自说道:“无论tommy对我发出任何讯息,无论他是死是活,我都不会有回应。我们可怜的Simon先生,冒天下之大不韪,下了这一步险棋,却得不到任何线索和机会,又该怎么办呢?”

——

谢晗与她“分享”完这些消息,又坐在沙发上,看了一会儿电视,而后礼貌彬彬的对她道了句“晚安”,就再次起身,走进黑暗里。

很远很远的地方,传来关门的声音。简瑶还坐在沙发里,头顶是炽亮的灯光,周遭再次恢复死一般的宁静。

看来他真的是很愉悦,甚至忘了把她关回牢笼里。

但这也没什么区别。

简瑶拿起茶几上的湿纸巾,踟躇走到一旁的洗手池前,静静的、慢慢的擦拭身上的血痕伤口。剧痛再次被唤醒,但她已然麻木。只盯着镜中枯槁虚弱的女人,缓慢重复清洗的动作。

她跟谢晗一样,不知道薄靳言到底要做什么。但她知道的是,他的第一步棋已经起了效果——至少现在,谢晗的注意力全部被tommy吸引,对于剥皮虐待她,似乎也失去了热度和兴趣。

可是靳言,谢晗他心思极深。接下来你会怎么做?他的注意力,又能被这样转移多久呢?

——

谢晗上楼之后,首先坐到电脑前,将有关tommy的最新消息,又快速浏览了一遍。而后他靠在沙发里,望着窗外静谧的田园夜色,颇有些意兴阑珊。

他的目的,是得到薄靳言。这个跟他同样优秀而骄傲的男人,世上唯一可以与他比肩称为伙伴的男人。几次交锋、各有胜负,更验证他这个选择的正确性。

要得到这样一个男人,首先要做的,就是摧毁他。把他打到人生的最低谷,等待他最脆弱的时分……然后,一举捕获。

他坚信薄靳言会臣服于自己。因为他们俩的本质,是如此的相似。罪恶的躯体,不屈的灵魂——他是如此了解薄靳言,甚至胜过他自己……呵,天使与恶魔仅一线之差,一旦薄靳言心中的恶魔觉醒,就会永远属于他,永远不会离开他。

至于简瑶……不得不说,这个女人扰乱了他的计划。本来,肢解她作为礼物送给薄靳言,的确会带给他沉重的打击。但在谢晗看来,还不够。

一份情真意切的遗书、写满女人的所有痛苦折磨悔恨,写满女人对这份爱情的恐惧,才是彻底将薄靳言打入地狱的致命武器。

只可惜这个女人的坚韧,超乎了他的预料之外。都快一星期了,明明24小时意识浑浑噩噩、眼泪也掉个不停,却死活不肯写遗书。谢晗已经快对折磨她这件事失去了兴趣。而且他有预感——即使真的剥了她的皮,她也不会写。这一点,倒跟曾经被他囚禁过的薄靳言、李熏然一样,固执得让他气愤,但是又令他兴奋又喜爱。甚至都有些舍不得杀她了。

不过……现在他又有了新的乐趣了。

他低头又看向那份报纸,目光落在“礼物”二字上。

tommy所指的礼物是什么,想都不必想就知道——他嫉妒薄靳言,他要杀了薄靳言,作为礼物送给自己。

这个家伙,对自己的精神导师充满了炽烈的崇拜和喜爱,根本无法容忍被薄靳言替代。杀了薄靳言,他就依然是精神导师的唯一伙伴。

谢晗低声嗤笑出声。

可是tommy,你怎么会是薄靳言的对手?你已经被我淘汰,注定死路一条。

不过,这场游戏进行到这里,加入了新的角色,又会有什么惊喜呢?

他可以暂时休息一程,坐山观虎斗,观看他们的卖力表演。

——

两天后,清晨。

谢晗坐在餐桌前,吃着精致的早餐。手边照例是一份《华盛顿经济报》。

全吃完之后,他又用餐巾擦了擦嘴,喝了口清水,这才拿起报纸,翻到分类消息栏。

果不其然,tommy的消息再次出现了。

“亲爱的,我依旧是你唯一的朋友。”按照报纸印刷时间推算,这条消息至少刊登于8个小时前,这意味着,tommy在那个时候依然是自由的——至少tommy自己是这么认为的。

谢晗微微一笑,将这报纸放到一旁的书桌上。那里已经放了一叠这几天的报纸。每天都有tommy的讯息。

噢……Simon,tommy,螳螂和蝉,没有得到我的回应,你们是否各自失望着呢?

他又坐到沙发里,打开电视,浏览新闻。

八国经济峰会、总统票选进展、飓风席卷路易斯安那州……这个世界枯燥而乏味,他索性同时打开监控录像,地下乐园里,简瑶正蜷缩在沙发里,安静得像一只小猫。

谢晗不由得笑了,盯着她,端起红酒杯喝了一口。正看得入神,新闻女主播沉肃的声音,却在这时突兀的插入他的思绪:

“现在播报,有关‘鲜花食人魔’案的最新进展……”

谢晗的目光移回电视机画面上,只见画面下方,打着道黑色横条,醒目的一行白字:

“爆炸新闻:杀人魔tommy向电视台寄送秘密包裹。”

包裹?

这唱的是哪一出?

事态的发展,似乎超乎了他的预期之外。

谢晗放下酒杯,眼睛紧盯着屏幕。只见女主播的神色极为凝重,但又似乎跟平时有些不同。她清晰说道:“你现在收看的,是本台~独家新闻。10分钟前,我们收到了署名tommy的快递包裹。这份包裹自鹈鹕湾监狱所在的新月市寄出,里面只有一个u盘。下面你将看到的,就是u盘里存放的视频内容。不得不说,这是一段骇人听闻、匪夷所思的视频。我想它也许会震惊整个美国,令Fbi和中国警方蒙羞。”

稍一停顿,她说:“请大家跟我一起观看。这是两年前鲜花食人魔案件过程中的一段视频。画面中的主角,是现任中国公安部特聘专家、前Fbi行为分析顾问、马里兰大学名誉教授薄靳言,Simon。”

T,Xt,小,说天,",堂www/xiaoshuotxt/n e t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目录
新书推荐:曼倩密码 三生缘 毒步天下之宦妃毒妻 穿越之双世宠妃 明星少爷看中皇室公主 重生之高冷男神不高冷 极品小流氓 五个屁股的猴子 我能复制万界 殇世:情深缘浅 道路向钱奈何桥远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