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六点后院论坛
首页 > 历史军事 > 恶魔六点后院论坛 > 恶魔六点后院论坛 正文

恶魔六点后院论坛(1/2)

目录
好书推荐: 中学白卷 强者修魔权谋盛宠之侯门贵妻开局一个男神系统九龙帝印诀大明崇祯新传蛤蟆修神路浪子神探青色幻想i??红色封印拯救北宋皇宫

    「稻花,你慢点吃,来,先-口茶。」

    凉秋院的房里,温文噙笑的宋家二爷宋临春,拿过茶壶倒了杯茶,再将杯子递给坐在一旁的胖丫头。

    「嗯……」嘴里塞满食物,脸上还有泪痕的稻花,只顾着将桌上的点心瓜果,抓起往嘴里塞,完全没搭理他的话。

    接过茶杯,稻花一饮而尽,跟着又放下杯子,继续再塞。

    花喜楼的甜糕圆板冻、茶饮水铺的双花咸饼、街角王妈包铺的大肉包……不过一盏茶的时间,原本堆了满桌的甜咸食物,几乎有一半都进了稻花的肚里。

    只是,明明已经吃了这么多东西,为何她还是有种说不出来的空虚感觉,在肚腹和胸口间翻滚?

    说不出口,更不晓得该如何形容,她只能不断的吃、吃、吃,用尽全力的往嘴里塞东西。

    「稻花,二爷问你一句……你懂了吗?」玉树临风,笑起来双眼眯成一线的宋临秋,温柔的看着她,嘴里吐出的话,却让她迷惑的停下动作。

    「二爷说的是什么?稻花不懂。」她怔愣的抬起头,圆圆脸上满是疑惑。

    从以前到现在,整个人间堡里,就属二爷对她说的话最难懂了,尤其是近一、两年,二爷更常这样语焉不详,有时还突然进出几句她无法理解的话。

    现在二爷说的到底是什么意思?

    「看来你还是不懂。」宋临秋笑了笑,似乎早巳习惯她这个样了。

    「二爷,稻花需要懂什么吗?是不是有什么东西是稻花该知道,可是却又不知道的呢?为啥不只余爷这么说,现在连二爷也这么说?」稻花一脸困惑的看着宋临秋,并苦恼的开始咬起手指。

    她是不是真的很笨?什么都不晓得,更不懂其他人在说什么。

    脾气温文、斯文俊逸的宋临秋没有开口,只是笑了笑,面容和煦的看着她。

    有些事旁人多说也没用,只有当事人自己去发现才有意义。

    「二爷,稻花知道自己很笨,可我真的不懂。」她垂下脑袋,苦闷的又咬起自己手背肌肤。

    宋临秋笑了笑,「稻花,没关系的,就算你不懂,二爷也不觉得这样有什么不好。」

    因为会在暗地里饮恨拭泪的那个人,不是他。

    「你知道的,二爷一直把你当妹子看待,所以有些话,二爷要问你。在整个人间堡里,有没有哪个人是你喜欢,又看得入眼的?」姑娘家长大了,总该会有些事搁在心里说不出口吧?

    不过怕的是,这丫头连这样的一点心事都没有。

    「喜欢又看得入眼的?」稻花错愕的看着他半晌,随即一脸认真的撑着下巴想着。

    嗯,灶房路大娘、酒总管、马房的小九,阿大,还有堡主,夫人,二爷、三爷、四爷……整个人间堡上上下下,她都喜欢而且看得入眼啊!

    「我喜欢人间堡所有的人,每一个人我都看得入眼,而且都喜欢得紧!」她想了想,慎重的回道。

    「稻花……」宋临秋若有所思的看她一眼,忍不住摇了摇头。

    果然是不开窍!

    连七情六欲的感觉比别人都钝了许多。

    当初,卧春真不该替她改名叫稻花的,还说什么只要稻子开花,接着就会结穗,然后那些种稻的农夫就会乐得哈哈大笑,因为能过个丰盛好年。

    可小丫头那时都已经说自己名叫豆豆了,但卧春偏还多事的硬要为了这烂理由,而将她的名改成稻花。

    结果现在可好了,迟钝到情窍不开的稻花,只差点没把那可怜的种稻汉,气到找棵大树悬脖上吊。

    「我的意思不是这样,我指的是你有没有真正打从心里喜欢一个人,就像堡主喜欢融雪夫人、三爷喜欢凤夫人一样?」因为从小看着她长大,所以这些话由宋临秋口中说来,就像兄长关心幼妹一样的自然。

    「这样就是喜欢吗?」稻花愣愣的接话,只觉得心头忽然惊跳了下。

    「嗯,这其实是另一种喜欢,和你喜欢大伙那种感觉是不一样的,只是因为担心你不明了,所以二爷才这么形容给你听。」宋临秋耐心解释。

    「二爷口中的喜欢,和我以为的喜欢不一样?就像我喜欢二爷,可我不会想像融雪夫人靠近堡主那样,拉着二爷不放,是这种意思吗?」稻花想了想,不确定的问。

    「是的,你终于懂了,那二爷也可以交代你一件事了。稻花,从现在起,有空的时候,就想着二爷今天跟你说的话,好好考虑在这人间堡里,有没有哪个人是你

    真正喜欢的。你也十五了,总有天得找个男人嫁,到那时候,二爷希望你可以找到自己真心喜欢的人,这样大伙才会放心的让你出嫁。」宋临秋揉揉她的脸,温柔笑道。

    至于那个自作孽,抢了别人家娃儿,又因为良心不安,而偷偷找他招认的家伙,能否守到情花初开的时刻,他不知道,只能说一切随缘,让老天爷去决定吧。

    「谢谢二爷……」虽然仍有些疑惑,但稻花还是乖巧的点头道谢,跟着下意识的伸手又想拿东西吃。

    「还有,稻花丫头,你千万得记住二爷这句话,想不通或觉得心烦时,不许乱吃东西,你得停下来问自己要的是什么,不然再这么乱吃下去,总有一天你会变得跟酒总管一样,胖得出不了门。」

    那个老酒总管,也是一有空闲就往嘴里猛塞食物,结果吃太多的下场,就是某天卡在门框里动弹不得,还得劳师动众拆了门才出得来,而他并不想看到稻花丫头变成那样。

    「好……」向来主子说什么就是什么的稻花,听话的点点头,也不晓得有没有把宋临秋的话听进去。

    只是自己要的是什么……她不知道啊!

    而且她在吃东西时,有在想什么吗?她也不晓得。

    为啥所有人都对她很清楚,只有她不知道自己是谁,也不晓得自己的想法和喜好呢?

    「二爷,那稻花能不能再问你……」满脑疑惑的胖丫头,嗫嚅的开口,却被宋卧春的声音给打断了。

    「喂!我才是你主子,你这丫头有话干嘛不问我?」宋卧春一脸不快的走进屋,大剌剌的拉过张凳子坐下。

    「四爷?」稻花愣了下,没料到一个时辰前才目送他出门的男人,会这么快就回来。

    一抹无人察觉的小小笑花,瞬间浮现在她眼角眉梢。

    「你那什么表情?主子回来了,也不晓得该起身迎接一下。」宋卧春佯怒的瞪了她一眼,嘴巴上虽这么说,却又在稻花想起身行礼时,大手一伸的将她压回椅中。

    「四爷,我……」一见到他,她原本混乱理下清的心绪,突然间好似照进了些许光芒。

    稻花愣愣的看他,还没发现自己惊喜的情绪原由,不知哪不对劲的宋卧春,粗鲁的扳过她的脸,仔细端详着。

    「你又吃了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都几岁的人了,连脸上有糕饼残渣都没发现,简直跟两三岁的笨蛋娃儿没两样。」宋卧春拧眉瞪视,精亮眼眸里有种无法形容的专注。

    死鱼说得对,不是每只鸟都懂得飞的,有些慢飞的笨鸟,就是得花多一点的时间,才能学会展翅高飞。

    「啊……」稻花傻傻的伸手就想摸脸,看看是不是真同主子说的一样,吃东西吃到睑上有渣都不晓得,却看见面前男人,动作比她还快的靠了过来,出人意料的往她脸上轻轻一啄——

    大庭广众,旁边有人的情况下,自家主子不顾场合的做出这种举动,弄得她呆愣的张着嘴,傻眼说不出一句话。

    这……四爷他……

    他……他干嘛碰她的脸?

    稻花一脸错愕的瞪着他,却发现那个不按牌理出牌的主子,正用一种会让她心跳加速的眼神望着她。

    诡计得逞的宋卧春,笑望她惊疑的神情。

    现下在她的心湖投下了一颗石子,不晓得能勾荡出多大片涟漪?

    只希望从这刻开始,他的一番苦心,不要再像水往东流一样,一去不回头。

    「四、四爷……」与他对望片刻,稻花深吸了几口气后,终于拧眉开口。

    迟疑若有所悟的表情,让宋卧春心头瞬间一惊。

    等待许久的这一天终于来了吗?

    她发现他的心意了吧?

    「嗯,你说。」他用最温柔的声音,噙笑对她道。

    「四爷,你、你饿了吗?」如果不饿,四爷咬她的脸干嘛?

    她伸手拿起甜饼递到他面前。

    「你……你……」再一次让胖丫头的蠢给打得中箭落马,宋卧春饮恨的一拳捶在桌上,火大咆哮的开口。

    「二哥,你最好快压住我,不然,我真的要杀人了!」他满心悲哀的差点号哭出声。

    都怪他当初鬼迷心窍,拐走别人家的胖娃儿,现在真是报应临头了!

    「咳咳……」一旁看戏看到差点爆笑出声的宋临秋,缓缓清了下喉咙,忍笑开口,「看情况,你想等到稻子开花,恐怕还有得等哩。」

    因为最终能让稻子开花的,还是只有她自己,除非她张开心眼,通了情窍,否则就算旁人边鼓敲得再响,都是没用的。

    这夜,挹春苑外头的小亭里,响起了断断续续的叹息声。

    「为啥我的命这么苦?连大哥那款丑样都有人要,虽然融雪是个傻子,可好歹她喜欢大哥,眼里心里都只有大哥的身影,而我呢?

    「走遍整个塞外草原,不是我爱自夸,我宋某人玉树临风、风采出众,才比宋玉、貌敌潘安,多少女人巴不得我能多瞧她们一眼,但为何我偏就是自找死路,搬石头砸自己的脑袋,满街艳丽如花的美姑娘不爱,偏不长眼的看上一个不开窍的笨丫头……」

    石桌前,握着酒杯的宋卧春自怜自艾的诉着苦,一旁抱着酒瓮不知已醉到几重天的年有余,照例是茫然的对着夜空傻笑。

    「死鱼,你说,我是傻子吧?以为捡到便宜,拐到个可爱胖娃娃,却没料到注定是一辈子的陷落瞎忙,从把屎把尿到安慰拍哄,这些年能做不能做的,我全都做了。丫头刚来的头几年,我还想说等她长大,就给她找个了不得的好男人嫁了,也算是替我心里那份不安赎罪,毕竟是我带走丫头,让她和家人分离多年的……

    「可谁料到事情会发展成这样?某天一回头,才忽然发现,自己再也不想将胖丫头还给她爹娘了。好想好想就此将笨丫头藏着,别让她走出我的世界一步……我一定是个笨蛋,给那傻丫头做牛做马那么多年不够,现在竟还想将自己的一辈子都赔进去!死鱼啊,你说,我是不是傻了?这桩稳赔不赚的生意,我这么精明的人竟然还想让它继续下去……」

    宋卧春自言自语,微醺脸庞上露出一抹自嘲苦笑。

    「明明满街美姑娘,我却只看得见那个脸儿圆圆,笑起来像是肉馅快满出来的包子丫头,明明在一般人眼里只是个胖得有点可爱的丫头,可在我这主子眼里,却觉得自己的胖丫头,有张天下无双的好看包子脸,甜嫩嫩的让人忍不住想冲上前舔个几口……」

    宋卧春泄气的望着夜空,颓丧的继续动着嘴巴。

    「死鱼啊,我是不是越来越不正常?这样下去真的不行,我怕自己有天会把持不住扑上去,将不开窍的笨丫头狠打一顿……唉!可我又哪真舍得打她,别说打了,光看她泪眼汪汪抓着我的衣袖,软声喊着哥哥时,我一颗心就要当场融了、化了……完了!我真的越来越不对劲……

    「死鱼啊,你快告诉我,我该怎么办?怎么样才能让自己恢复正常?我会不会还没等到稻花开窍,就先犯了失心疯?我不要啊!」宋卧春俊脸扭曲的低叫着。

    他不想变成个失了心的疯子,可笨丫头的蠢,却真的快将他活生生逼到发疯了!

    他哀叫了几声,以为会听见坐在地上的醉鬼,说出什么有意义的安慰话语,等了奸半天,却发现四周仍是一片静谧。

    夜越来越深了,地上的醉鬼,似乎也越来越醉了。

    就在年有余快要化成一尾昏厥死鱼之际,宋卧春粗鲁的一脚踹了过去。

    「死鱼!你睡什么睡,难得你四哥我心情好,愿意跟你说点心里话,你竟然这么不给面子的醉死在一旁,听到没有!快点给我起来……我刚问你的话,你还没回答我!」

    「什……什么……」年有余打了个酒嗝,也不知道是不是真醒了,嘴里发出几个短音。

    「什么什么!我刚问你我该怎么办?」宋卧春愠怒的差点要抬脚再踢,将醉到不知今夕是何夕的家伙踢下台阶。

    「嗯……怎……怎么办……嗯……」醉鬼迷迷糊糊应了声,随即身子一瘫,像摊烂泥似的倒在地上,呼呼睡去。

    「喂!你这家伙,竟然给我睡着了……喂!他奶奶的,这样算什么兄弟,我问你的话,你都还没回答我,快告诉我,我该怎么办……」明显也有点醉的宋卧春,不爽的抓起年有余,正要用力摇个几下,看能不能将人从周公哪里摇回来,却听见后头传来清脆的怒-声。

    「四爷,我家主子喝醉了,请四爷别欺负他!」

    一个看起来身材和年龄都有些小的俏丫鬟,双手擦腰的站在亭子前,小小脸蛋上有抹气过头的红艳。

    在她身后两名跟着她一起来找人的家仆,不动如山的望着地面。

    「酒儿,你哪只眼看到我欺负你主子了?」宋卧春松开手,拍拍衣袍笑笑的起身。

    「左眼和右眼,两只眼都看到了。」小丫鬟冷冷应了声,完全没有半点身为下人该有的自觉,还一脸傲然的指挥两名家仆,将躺在地上的年有余架起来。

    「四爷,酒儿告退。」没有再说什么,骄傲小丫鬟朝他福了福身子,和家仆一起离开。

    「死鱼,真有你的,竟然找得着这种丫鬟……」宋卧春失笑的摇摇头。

    就算死笨鱼的丫鬟,脾气倔了点,又常常目无主子,不把除了死笨鱼以外的人放在眼里,可他却知道,死笨鱼是找着了一个对他忠心耿耿的丫头。

    一个永远把主子放在第一位的丫鬟,和一个虽然眼睛看着主子,却没把自家主子搁在心里的丫头,任谁都会想选择前者的。

    可能怎么办呢?

    他家的丫头,偏就是后头那一个——眼睛看着他,心里却不知在想什么,从来不把他往心里看去的笨蛋!

    看来他的情路真的很漫长,还有得磨了。

    「唉!」

    缓缓叹口气,宋卧春转身走出亭子,准备去看看稻花那丫头。

    那个这么多年来,把主子房当成自己寝房,然后让他这个主子睡在外头小房间,给她当奶娘兼看门狗的笨丫头,不知道睡着了没?

    这夜,睡得很熟的稻花,作了一个梦。

    梦里,有个胖娃娃,站在看起来有点眼熟的房门前哭泣着。

    「娘……娘……豆……豆豆要娘啦……」胖女娃有张非常圆的脸蛋,近看就像塞满馅的肉包。

    她小手揉着眼,满脸鼻涕眼泪的哭叫着,在门前来回张望,却怎么都找不着自己娘亲。

    就在胖女娃失望的号啕大哭之际,一名少年走了过来,笑着抱起她。

    「乖!不哭喔,以后哥哥会照顾豆豆,豆豆乖,别找娘了,就这样一直跟着哥哥好吗?」眉目如星,睑蛋俊逸如玉的少年,心疼的哄着胖娃娃。

    「娘……豆豆要娘……哥哥,娘啦……」想家想得紧的胖女娃,低声哭喊,一边紧抓着少年的衣袖。

    「娘……呜呜……」胖女娃泣嚷了下,正想再次扯嗓大哭,却看见抱着自己的少年抢先一步,扁嘴哭了。

    「豆豆不要哥哥了吗?豆豆要去豆豆娘那边……可是,没有豆豆在身边,哥哥会伤心……」少年哽咽的模样,让胖女娃傻眼的顿时止住声音,愣愣的望着他。

    「哥哥……不哭……」胖女娃圆眼眯了起来,一脸难受的拍拍少年肩头,跟着伸手往少年的嘴巴抓去,希望能把他的嘴合起来。

    「好,哥哥不哭,可是豆豆要答应别离开哥哥,要一直跟着哥哥,一辈子都不离开好吗?」少年爱怜的将胖女娃搂进怀中,舍不得放开手。

    「……一辈子?」胖女娃听不懂的偏着头,呆呆重复着。

    「嗯,一辈子就是永远,永远就是很久很久的意思,等豆豆长大了就会知道。豆豆,哥哥给你想了个新名字,豆豆以后就改名叫稻花,为了豆豆,哥哥愿意当个种稻人,亲手栽下自己心爱的稻苗,然后守护苗儿慢慢长大。」

    少年边说边轻拍着胖女娃,熟悉又好听的嗓音,让沉陷在温暖梦境里的胖稻花,不自觉的露出了傻笑。

    「瞧你的模样,可是作了什么好梦?」不知守在床边多久的宋卧春,笑容宠溺的伸手抚向她的脸颊。

    从她五岁到十岁的这段日子里,整整五年,她身边的位置,都是他的专属床位。

    那时,想娘又想家的她,每夜总得让他抱在怀里轻声哄着,才肯好好睡去。

    而他,从来就不像一个主子,反而更像她的爹娘。

    老实说,他根本就是她的爹、她的娘,更是她想家擦眼泪、要依要抱时的专属人偶。

    刚开始时,他像养女儿一样守着她,以为只要等她长大嫁出去了,他的责任便可以结束,哪知道事情会忽然转了弯,叫他莫名其妙突然变了主意,再也不想将自己辛苦拉拔的丫头送给别人。

    睡得很熟的稻花,不自觉露出个笑容,浅淡却媲美朝阳的笑靥,让宋卧春也跟着心动的扬起笑。

    「笑得这么开怀,肯定是作了个好梦……唉!就是不晓得,你的美梦里可有我这个四爷?」忘情的抚上稻花软嫩脸蛋,他细细的沿着弯月眉形抚过,然后再缓缓移向她可爱圆鼻和柔软唇瓣。

    他的小稻儿,终于长大成人了……

    想想他等着这天,等了多久?

    过去,他日盼夜盼,只希望这丫头快点长大,可现在丫头真的长大了,他却开始担心自己等不到这笨蛋丫头情窦初开的那天。

    明明用了很多方法,试图想让这傻丫头开窍,可这丫头却不动如山,十年如一日的只会吃和望着他傻笑。

    所以他现在真的有点担心,哪天会有其他男人也发现这丫头的可爱,看见她朝阳般的灿烂笑容,而将她拐了去。

    老天保佑,他花了十年时间,都等不到稻儿开花,可千万别来一个什么可恶男人,随便说几句话,就让他的稻儿开了情花结了实……

    这样他一定会疯掉的!

    「稻花,你千万别看上其他男人,情窦初开时的第一眼,请千万一定要往四爷我这边瞧,四爷给你拜托了。」越想越担忧,他像个疯子似的喃念着。

    定定瞧了熟睡的笨丫头半晌后,他吞了口唾沫,像作贼似的左右瞧了下,确定房里真的没有第三个人在后,便嘟着嘴往那双微启软唇上碰去。

    那只是轻轻的一个吻,宋卧春由她柔软唇瓣上抬起脸,还没完全移开嘴,稻花忽然睁开眼,目光的茫然和他对上。

    「呃……」宋卧春尴尬的看着她,僵硬的无法动弹,两颗墨黑眼珠子,紧张的直盯着她的脸。

    这下可好,他该怎么对稻花解释?

    她会不会将他误会成心怀不轨,想沾惹小婢女的坏主子?

    可……可他又真的很想……的确就是很想沾了他的小婢女!

    「四……四爷……」睡得迷迷糊糊,仍旧沉浸在美梦里的稻花,无意识的低喊了声,随即出乎意料的露出个憨笑,伸手将主子紧紧抱住,然后又闭上眼继续熟睡。

    「四爷……不哭……不哭……」睡胡涂的她,将梦和现实混成了一块。

    让她突如其来一扯,宋卧春猝不及防的当场狼狈摔下,趴在天生神力的胖丫头身上。

    「稻、稻花……四爷我不会哭的……」因为她天生的怪异神力,抱得他连哭都哭不出来。

    「稻、稻花……你……快放开我……」宋卧春面色尴尬的低叫。

    这丫头,从小到大最让人招架下住的,就是她那比成年男人还强的劲力。

    她五岁到十岁的那些年,他一直睡在她身边的另一个原因,就是她一哭起来便、会抓着他不放,而他怎么试都挣脱不了,有次还差点让她扯得双手脱臼,所以最后他只好不顾众人目光,和她共睡一床。

    现在想想,这样的神力搞不好是她家人都有的,不然当年她娘和她姊姊,那么小的个子,又是怎么徒手扛起那么大的重物?

    可现在他不管到底她的一身神力是哪来的,只知道自己一个大男人,不该这样压在一个小姑娘身上,尤其这小姑娘又是他最喜欢的-丫头。

    真担心自己最后会把持不住,将这全身软软香香的笨丫头,当成包子给吞了!

    「四爷不哭……稻花不找娘了……稻花永远不走……」稻花声音模糊的喃念,却让身上的大男人听得猛然一颤,又惊又喜的笑容瞬间扬起。

    他听见了……

    她说自己永远不走!

    就算不懂他的情、不解他的心,可她还是说了……

    宋卧春低下头,俊脸在她的睑颊边磨蹭着,爱怜的不肯离开。

    这个胖丫头……他真的再也不放她走了!

w w w. xiaos huotxt .netT:xt.小``说".天 堂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目录
新书推荐:王牌暗卫的撩夫日常 异界浮华 茅山神打 军婚100分:重生学霸女神 阴雨天 重生空间之田园医女 重生八零有点咸 给男神输血的日子[重生] 一场游戏一场梦 小毛球 腹黑狼女闯校园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