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多野结衣的作品
首页 > 现代都市 > 波多野结衣的作品 > 波多野结衣的作品 正文

波多野结衣的作品(1/2)

目录
好书推荐: 王俊凯之腹黑娇妻爱上我 网游之极限水寒风似剑梦萦相思桥毒医弃女:爆宠纨绔妃中宫攻略疯狂金属女神时代都市异能之元素师古籍珍本冒险抢救:黄金祭

    温室效应造成全球暖化,四季如春的台湾几乎变成四季如夏,开始放暑假的时候,气温更是不断的飙高。

    在这种高热的气温下,高玛瑙很幸运的应徵到一家颇有规模的外商公司当工读生,负责内部业务上的跑腿和杂务,顺便吹吹免费的冷气……多麽好康的差事。

    还好当初求职时,岳明桑眼尖的看见这则求职广告,而且她也很顺利的应徵进来,不但可以准时打卡上下班,薪水也多了好几张钞票,真是太好了。

    上班没几天,美艳的她很快的在公司里头引起一阵小小的旋风。

    「高小姐,我请你吃饭。」

    「高小姐,下班後一起去唱歌。」

    「高小姐,你有没有空?」

    高小姐长,高小姐短的,公司里不少男职员都注意到她,淑女既然这麽窈窕,君子当然好逑???br>
    「抱歉,我有男朋友了。」高玛瑙都很直接、坚定的回绝他们,这句话通常很管用。

    但是,凡事总有例外的时候。

    「大家都是同事,一起去吃个饭,聊聊天,联络一下感情也是正常的。」英俊年轻的课长陆仁贾是追得最勤快的人,还不惜假公济私。

    「可是我……」

    「我们的餐会只是为了要联络同事之间的感情,舒解工作上的压力,没有别的意思。」

    人家都把话说成这样子了,就有点推不掉,然後她灵机一动,「那我可以邀我男朋友一起来吗?」她想得很直接,问得也很直接。

    「当然可以。」只不过是个学生嘛!陆仁贾很爽快的答应,心里拨着另外一种算盘。「我记得你说过,他才二十岁?」

    「是啊!怎麽了?」

    「没事。」啧,乳臭未乾的小子一个。

    陆仁贾当然很期望跟「情敌」见见面,让高玛瑙好好的将他们两人比较一番,才会发现谁真正适合她,毕竟他可是公司里公认条件颇优的三高男啊!

    「那就这麽说定了。」愈想愈兴奋,他露出虎视眈眈的笑容。「这是聚餐的地址。周六晚上八点,不见不散。」

    「如何?你要一起去吗?」回到家,高玛瑙一五一十的转告岳明桑。

    他们一个坐在书桌前打电脑,一个忙着扫地、擦桌子、清理垃圾,忙得非常起劲,而且一动一静之间的气氛完全不冲突,反而是完美搭配的融合。

    「为什麽不去?」岳明桑的长睫缓缓的垂落,盖住眼睛,笑笑的回答,「我也很想见见你的新同事。」

    还有那个怎麽听都觉得有另有企图的课长,他非得去看看不可。

    若他没想错,这该是男人之间所下的战书吧?

    聚餐的地点是一家生意兴隆的不夜餐厅,走优雅高级风,有大小不一的包厢,提供客人绝对的隐私,没有震耳欲聋的电子合成乐,几上花瓶里插着明亮的蝴蝶兰。

    这是个半正式、半随兴的场合,虽然没有规定女生要穿长裙,男生要穿燕尾服,但是也差不多了。

    高玛瑙一走进门,立即呼吸一顿,格格不入的感觉油然而生。

    低头看看自己与岳明桑的T恤与牛仔裤,呼吸再次顿了一下,她杵在原地,不敢再进去了。

    「我们要不要先回去一趟,换上最贵的衣服?」难得怯场,她悄悄的跟他咬耳朵,紧张不已。

    她的手指紧紧抓住他的,手心冒汗,手臂冒出鸡皮疙瘩。

    「为什麽?」岳明桑正好相反,显得气定神闲。

    「因为……我们穿得太简单了。」犹豫了一下,她还是很直率的说了。「我不是在自卑,可是这里真的不是我的调调,我想走人……你明白我的意思吗?J」我懂,「他微微耸肩,点了下头,」总而言之,你对这种场合缺乏自信就是了,女王陛下要变成缩头小乌龟。「」什麽缩头小乌龟?「很难听耶!那还不是等於说她自卑吗?高玛瑙被激到了。」咦?我说错什麽了吗?「他假装无辜,看着中了他的激将法而不自觉的女王陛下。」哼,我敢说就算我穿T恤和牛仔裤进去,还是里头最漂亮的一个。「」那你还在等什麽?「

    对呀!她还在等什麽?」喝!跟我来。「被他这句话一激,高玛瑙果然一马当先,昂首阔步的走了进去。

    服务生领着他们抵达某问包厢,陆仁贾迎了出来。」玛瑙,你来了。「

    他扫视岳明桑,岳明桑同时也打量着他。

    哼,果然不出他所料,岳明桑不过是个看起来普普通通,没什麽特色的大男生嘛!陆仁贾心想,却疏忽了岳明桑那双炯炯有神的眼眸所隐藏的锐利光芒。」来,快点进来,大家都在等你们呢!「陆仁贾刻意挺直背脊,好衬托自己一身的名牌衣物。

    高玛瑙和岳明桑进入包厢,简单的打过招呼後,众人便开始说说笑笑,吃吃喝喝。

    陆仁贾刻意主导话题,聊的都是一些商界的事,将高玛瑙拉入谈话的阵容,将岳明桑排除在外。

    一个数学系的大男生?啧,有什麽用?恐怕连一张国际股市走向趋势线图都看不懂吧?

    他斜眼睨去,岳明桑这种斯文沉默的小男人,根本和美艳得不可方物的高玛瑙相差十万八千里。

    不只是陆仁贾这麽想,在场的同事大多也这麽想。

    高玛瑙则是当局者迷,对现场异样的气氛一点都没有察觉,只顾着撒娇的倚靠着岳明桑,」嗯……「」累了吗?「岳明桑伸手勾住她的腰肢,让她调整一个更舒服的姿势。

    她其实对众人闲聊的话题没有太大的兴趣,跟得上却无意深谈,只是陆仁贾不时会回过头来问她一句」是不是「、」对不对「,所以她不得不努力的提起兴趣聆听,可是这会儿又被他咬耳朵的亲密小动作给分散了注意力。」还好。「笑了笑,她的柔荑亲昵又自然的放在他的大腿上,完全没有察觉到其他人静了下来,只管与他甜蜜的互动。」可是?「」可是我想去洗手间洗个脸,精神一定会更好,因为……「她的声量放得更小,」我其实有点累了。「」你想回去了吗?「岳明桑也学着她,小小声的说,同时不动声色的觑向陆仁贾。

    如果说这男人对玛瑙没有觊觎之心的话……他就把脑袋剁下来。」嗯,有一点点想。「才怪!回去的念头满强烈的。她的媚眼如是诉说。」我们才来没有多久,就这样走人,不太好吧?「

    他微微一笑,紧紧的搂她一下,再快速的在她的唇上啄了一下,」你先出去洗个脸,我在这里等你。「」好。「看似高傲的高玛瑙露出纯真的笑容,还刻意在他的怀中磨蹭了好几分钟,才甘愿离开。

    他们热恋的一举一动全数落入众人的眼底,有人颇不是滋味。」玛瑙和你的感情不错嘛!「陆仁贾的脸色很臭,蓄意刺探的问:」你们是怎麽认识的?「

    来了。岳明桑放下手中的饮料,徐徐的开口,」我们是邻居,就这样自然而然的在一起了。「」你才二十岁吧?「有人帮腔,毕竟陆仁贾是自己的上司。」是,下个月五号是我的生日,我会买蛋糕,欢迎大家来共用,不过请记得带礼物。「」噗哈……「有人忍俊不禁,却因为陆仁贾的怒目瞪视,很快的闭上嘴。」虽然近水楼台先得月,但是也要掂一掂自己的分量够不够,称不称头,能不能带给别人安稳的幸福吧!「陆仁贾的口气逐渐恶坏。」这位叔叔……「岳明桑慢条斯理的开口。

    陆仁贾的脸色瞬间铁青。现在三十多岁的他与岳明桑比较起来,的确是输了一截。」你怎麽知道我不能给玛瑙幸福?而且你有没有听过一句话?十年河东,十年河西,风水是会轮流转的,世事难料,你最好还是对人好一点噢!「」你……「陆仁贾眼看自己辩不过对方,其他人在偷笑之余,还对岳明桑刮目相看,更加气急败坏,想要扳回一城,」我听不懂你在说什麽。对了,小吴,最近广洋那家公司又有一支新股上市,你知道吗?听说那支电子股翻盘点数还会再上升……啊,对不起,我忘了,岳小弟弟,数学系好像不教这种会赚大钱的事喔!「他褒己贬人,甚至故意拉了拉身上的名牌外套,强调自己的身价。

    但是,人并不是靠衣装就行得通的。」噢,数学系的确不教这些。「岳明伞☆似受教的点点头,」其实日後我们最有可能的出路,大概就只能研究密码,写写制造太空核武的程式,年薪了不起是五百万美金起跳……这是我一个学长接到美国NASA的聘书的基本条件,确实与有舞弊之嫌的股票上市公司的什麽翻盘是不能相比的。「

    众人原本是被他的一席话削又冷又热,直到最後……」等一下,你刚刚说什麽?「有人警觉的发问,」广洋怎麽样?什麽舞弊?「

    岳明桑斯文的笑了笑,若是了解他够深的人,便会知道他的笑容其实是隐含着轻轻的、毛毛的寒意。」?G,我家也是在新加坡的商场上混口饭吃,只不过听见一些小道消息,广洋其实是星马詹氏集团的後起分身子公司之一。「」半年前被自己人掏空的星马詹氏?「」天哪!怎麽我们都不知道?「」依我看,谁倒楣的买了星马詹氏的相关股票,别赔到连一毛钱都拿不回来就不错了……「岳明桑意有所指的说。

    陆仁贾的脸色又青又白,赶紧低下头。

    说着说着,大家突然安静下来,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再一齐看向岳明桑,一改」就只是个学生嘛「的轻慢态度,认真的看待他。」岳先生,你对股市好像很有研究?「」哪里?称不上研究。「岳明桑礼尚往来,」说起来,这只不过是我写数理研究报告之余的消遣。「

    陆仁贾的脸色几近半黑,紧抿着嘴。」别这样说……对了,这是我的名片,敝姓黄。「有人很正式的送上名片,打招呼。」你好,敝姓洪。「」你好……「」咦?「高玛瑙一回来,就看见这种热闹的光景。

    岳明桑似乎成了众人瞩目的焦点,大家都很专心的听他说话。

    陆仁贾是唯一的例外,全黑的脸庞已经气到微微抽搐。」你们刚刚聊了些什麽?「回家的途中,高玛瑙终於按捺不住。」喔,没什麽。「岳明桑笑了笑,」只不过是在聊一些……数字罢了。「这样讲也不算是在撒谎。」数字?嗯,那的确是你的拿手好戏……可是那有什麽好笑的?「」是没什麽好笑的。「他安抚她,」那些数字的确是不怎麽好笑。「

    因为真正好笑的是陆仁贾先生那张」漂亮「的脸呢!

    明亮的连锁速食店里,即使是地下室的座位,也是座无虚席,因为位於学区,许多学生占不到图书馆与K书中心的座位,便退而求其次的窝到这里,点一杯几十元的饮料,就可以坐一下午,或讨论功课,或聚会聊天。

    高玛瑙正和从小一起长大的几个死党聚会。」岳的生日快要到了。「她伤脑筋的叹息,」可是我还没想到要送他什麽生日礼物……「」那还不简单?煮他最喜欢的菜给他吃嘛!「高碧玉笑咪咪的建议。」我现在就天天在下厨啦!「所以已经不稀奇了。」唔……买蛋糕,唱生日快乐歌?「高珊瑚也提供意见。」不行,我要更特别一点的。「但是要怎样的特别啊?」把你身上所有的衣服脱光,打个蝴蝶结,送给他。「高琥珀清泠的声音响起。

    高玛瑙双眼一亮,跳了起来。

    其他两个人睁大双眼,张大嘴巴。」对,这个好,就这麽办。「一语惊醒梦中人哪!高玛瑙的双手用力拍了下桌子。

    不……不会吧?保守的高碧玉脸色涨红,」呃……玛瑙,你冷静一下,什麽叫『这个好』啊?「她觉得周遭的人全都看了过来,」嘘……至少小声一点。「」我先找个人练习一下。「情绪亢奋的高玛瑙才不管那麽多,示意坐在对面的高琥珀伸出双手,轻轻的握住。」我该怎麽做呢?是这样含情脉脉比较好?还是……「她起身,绕过桌椅,一屁股坐在高琥珀的大腿上,轻抚她的脸孔,将媚态发挥到淋漓尽致。」主动一点会比较吸引人?「」你想听我的意见?「高琥珀依旧是那种八风吹不动的镇静模样。

    相识已久,高玛瑙听出了她语气中的趣意,」嗯哼。「」真的要听?「猫样的眼睛往上一挑,高琥珀看见一道修长的身影正僵直的站在通往地下室的楼梯上,满脸愤怒的瞪向这里,一副恨不得将手中的托盘摔过来的模样。」当然要听。「高玛瑙倾身向她,」赶快告诉我吧!「」你最好保守得像个苦行修女。「高琥珀低声回答。」为什麽?「高玛瑙十分好奇。

    高琥珀眨了眨眼,」因为你背後的那个家伙会希望你这麽做。「

    什麽?高玛瑙赶紧回头,又惊又喜,」岳!「立刻舍弃死党,张开双臂,快步跑向他,」你怎麽也会在这里?「」那麽你呢?「他下答反问。」我和朋友们约在这里聊天。「高玛瑙很直率的说。」你的朋友们?「他心中的疑虑消失一半,紧紧的拥住她,但还有一半疑虑,尤其是……他盯着上回见过,与她搂搂抱抱的年轻人。」不为我们介绍一下吗?「」对噢!你还不认识我的死党们。「吐了吐舌头,高玛瑙立即很快乐的为他们双方做介绍,」各位,这位就是我的男朋友岳明桑。岳,这几个女生都是我在恩典育幼院里认识的死党……「

    从高碧玉开始,再来是高珊瑚,最後到那位依然是一身牛仔劲装的年轻人高琥珀,岳明桑紧绷的表情瞬间变成错愕。

    这个年轻人他……不,是她,高琥珀是个女人?!

    其他三个女人很快的重拾话题,只有高琥珀注意到他先怒後喜的表情。

    是这样吗?嘿……

    紧盯着他,恶意的撇了下嘴角,她冷不防的抬起高玛瑙的手,送到嘴边欲吻。」你干嘛?少恶心了。「高玛瑙笑着斥喝。

    当然,高琥珀没有吻成,却已经足以让岳明桑的眼底再度掀起波涛汹涌的醋意。

    小小的房间里,充斥着男人的命令与女人的喘息。

    精瘦的胸膛布满汗水,岳明桑将莫名的嫉妒化成一记记的冲刺,藉以将欲望重重的送入高玛瑙的体内。

    他时而疯狂的爱抚着她的娇躯,时而挺动欲望的长矛,从後方一遍又一遍的刺入她的圆臀,享受被她的柔嫩包拢的快感。」哈……喔……「她几乎无法承受他如此疯狂的攻击,柔嫩的肌理因为他狂野的冲撞而一阵阵紧缩,反过来让他更加亢奋。

    他一再索求她的娇躯,在喘息与喘息的间隔,贴近她的耳朵,提出严重的警告,」不准你跟你的朋友那麽亲密。「」什麽?「她也是呼吸沉重,这种时候又怎麽会听得清楚他在咕哝些什麽?」什麽亲密?我不懂……「

    不懂?她直率的回应勾起他莫名的妒火,男性的身躯再度深深的往前一撞,强迫她的柔软完全包拢住自己。

    没有办法,只有如此,他才能稍稍安心。」就算是朋友……就算是女人……也不能那样抱着吻你。「」嗯……「在他连续的攻击下,高玛瑙全身虚软,只能拼命的嘤咛、喘息,在他加快的捣弄下,达到高潮……

    但是,她还是不明白他为什麽发火。

    直到他生日当晚,她几个死党受到邀约,带着蛋糕前来为他庆生,他略带敌意的盯着高琥珀,她才稍微反应过来。」拜托!你该不会是在吃我朋友的醋吧?「庆生会结束,屋里再度只剩下他们俩,高玛瑙难以置信的质疑他,」她是女生耶!「」那又如何?我会不知道她是女生吗?「整个晚上,那双猫眼像是跟他杠上了,总是似笑非笑的看着他,再故意看看高玛瑙。」你没听过同性恋吗?「

    偏偏他的玛瑙长得这麽美……闷闷的捣着脸,这下子岳明桑更是杞人忧天。」你又怎麽了?「她托着腮,看他好一会儿,像是想起什麽,用力击掌,」对了,我差点忘了要送你生日礼物……你等我一下。「她把他拉入卧房,然後迳自离开。

    等她一下……他等了又等,她究竟要自己等什麽?」啦啦……啦……「一阵合成电子乐响起。

    他奇怪的瞠大眼睛,看见房门打开,一条修长的玉腿伸了进来。

    嗯?

    不自觉把双眼瞠得更大,他盯着那条腿。

    只有这条腿吗?那麽手呢?身体的其他部位呢?

    他的精神振奋起来,专注的等待着。

    音乐都播放完毕了,那条玉腿却伸了又缩,缩了又伸,看得他心痒痒的,却始终等不到更进一步的」景观「.

    她是在害羞吧?

    难得噢!

    岳明桑忍不住低声的笑了,虽然还是不明白她想送自己什麽样的生日礼物,但已经有预感今年今天今晚收到的礼物,肯定会令自己永生难忘。

    只是现在……」亲爱的女王陛下,音乐没了哟!「他凉凉的开口,打破令人难耐的静默,」还是我亲自为你配乐?啦啦啦啦……「」讨厌啦!「高玛瑙准备又准备,却始终鼓不足勇气踏出第一步,被他这麽一刺激,反而立刻现身。」好酒沉瓮底,这道理你不懂吗?「

    激将法奏效,他打量着她,她用一件不知道打哪里弄来的黑色斗篷包裹全身,连刚刚大方展示的玉腿也一并遮掩,只露出一双白净的脚丫与薄施胭脂的娇靥。

    他饶富兴味的挑起眉头,伸出手掌,期待的问:」我的生日礼物呢?「」我……我还没有准备好……不是啦!我的意思是说我当然有准备,可是……「眼看他的眉头愈挑愈高,她又被激到了,」我现在就给你。「

    霎时,斗篷从她的身上滑落。

    岳明桑屏住气息,以为自己看见了裸身维纳斯,活色生香……就算他已经爱抚过那曼妙的线条许多次,依旧惊艳不已,紧接着,惊艳变成了惊……笑。」我……咳……「不太自在的转动螓首,她的脖子上系了一个大大的红色蝴蝶结,边拍手边唱生日快乐歌,并开始大跳艳舞。

    他的眼睛愈瞠愈大,无言的看着她的个人秀,直到她载歌载舞完毕,还是维持原来的姿势,一动也不动。」怎麽样?「高玛瑙脸红红的,喘息着,顾不得丢不丢脸、羞不羞的问题,微微抬起下巴,双手叉腰,坚决的要个答案。」这就是你要送我的生日礼物?「他状似苦恼的按了按额角,」这个……「

    这是什麽反应?她冷哼一声,羞恼的转身。

    岳明桑及时从她的後头紧紧的抱住她,」亲爱的女王陛下,有耐心点,听微臣说完话,好吗?「

    脾气这麽大,真的是……」我有说不喜欢吗?「他刻意挪动姿势,让背对着自己的她发现他迅速亢奋的欲望。」就算你跳得像鸭子划水,我还是觉得很性感……「」你骗人!「高玛瑙的嗔怨一点都不真心,」鸭子划水,性感个屁!「她总算肯转过来面对他。」我没有,「他慢吞吞的加上但书,」总好过鸭子溺水,咕噜咕噜……「」咕噜……哈哈哈……「他一句妙语轻易的化解了紧张的氛围,她笑得上气不接下气。

    听着她柔媚又蒙迈的笑声,岳明桑知道自己很爱女王陛下,那麽他的醋意看起来不就是小儿科般的可笑吗?

    他不自觉的更用力的拥住她,感觉她已经和自己的骨血交融在一起,感觉自己对她那猫眼死党的醋意太过可笑,感觉……

    太多的感觉盘旋在心头,无法用言语诉说,只能紧紧的将她抱满怀,他的唇厮磨着她的,仿佛她是神圣的,不容许玷污,只能膜拜。」哈啾!「高玛瑙很没气质的吸了吸鼻子,怒瞪着他,」笑……你真的敢笑出来,我就杀了你……唔……「

    他果然不敢真的笑出来,只能吻住她,将满溢的笑意全数送入她的嘴里,赶紧以一连串的爱抚转移她的注意力。

    切记!女王陛下的骄傲可是不能够随便侮辱的,否则做臣子的是要付出很严重的代价。

Www.xiaosHuotxt.netT-x-t_小_说天/堂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目录
新书推荐:异界纵横之魔尊 我的弟弟是乱马 重生之落地花开 天师狐妖妻子 重生之废后种田欢乐多 上辈子是公主 重生之我的纵意人生 超级女汉子 网之中有千千结 皇帝 高中也没那么难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