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色影院
首页 > 现代都市 > 五色影院 > 五色影院 正文

五色影院(1/2)

目录
好书推荐: 凶灵神探 神晶传说全球御魂都市雷罚寻美人生[综漫]不是年上控是世界的真理!神鬼试炼场逆天战神骑自行车的龙骑士艾斯利亚学院之恋

    “呼!真辣。”

    思可儿边吃边用手煽着舌头。怎么小辣就辣成这样,要是中辣或大辣不就更不得了!?吓死人……

    见状,南宫镜忍不住哈哈大笑,“这才小辣耶!我已经训练到可以吃大辣了!今天是为了配合你,才勉强吃小辣的。”

    思可儿小脸上写满了震惊,一双如实石般璀璨的瞳眸,更大大写了“你不是人”四个大字。

    “大辣?够了你!变态。”

    “什么变态,乱讲话。”

    “本来就是,哪有人吃那么辣的,你想伤害自己的胃吗?”

    “放心,我是铁胃。”

    “少来。”

    南宫镜若有所思地搓了搓下巴,倏地倾向她,“你是在担心我的身体吗?”

    闻言,思可儿俏脸浮上一抹嫣红,她支吾地阵了声,“别闹了,快帮我倒杯白开水,我快辣死了。”

    “你要喝牛奶才能去辣,这样吧!我去外头的便利商店帮你买瓶牛奶如何?”

    她露出感激的笑容。

    “谢谢。”

    这麻辣锅好吃归好吃,但她辣到舌头和嘴唇都肿了起来,现在她的模样铁定丑到不行。

    只是就算再辣,她还是想继续吃!没想到这小小的一个火锅,会有这么大的魔力,真是不可思议。

    为了怕思可儿辣过头,南宫镜三步并作二步,以飞快的速度冲到附近的便利商店,拿了一瓶鲜奶,快速结帐完又马上奔了回去。

    趁思可儿正埋首猛吃,没注意到他之际,他把冰冷的鲜奶朝她粉颊轻触了一下,冰凉的触感吓得思可儿惊叫一声。

    “哇!”她抚着脸颊急忙回头,只见南宫镜拿着一瓶鲜奶,站在她后头,不断的笑着,她娇嗔地白了他一眼,“猪头!居然整我,讨厌!”

    “呵呵呵!”他开怀大笑的帮她打开鲜奶,放到她面前,“快喝吧!多少止点辣。”

    “嗯嗯。”思可儿连忙捧着鲜奶,就口连喝了好几口。

    “咦?是镜耶!没想到会在这遇到你。”董大珍协同另一个同性友人,也在这吃火锅,一发现邻座的居然是南宫镜之后,马上拉着友人挨了过去。

    “八珍?”南宫镜立刻认出董大珍,并叫出她的外号。

    不是他在自夸,他的记忆力向来很好,凡是和他交往过的女人,不论长相或姓名他都记得一清二楚,否则他怎么可能在第一时间就喊出第九任交往对象的名字及外号。

    “嘿!你还记得人家呀!不枉费当初咱们交心一场,来,赏你一个吻!”董大珍在众目睽睽下,低头就吻上南宫镜,连让他想拒绝的时间都没有。

    思可儿看得两眼发直,不可置信地倒被了口气。

    听见思可儿抽气的声音,南宫镜急忙推开董大珍,生怕思可儿又误会什么。

    董大珍当然也听见思可儿抽气声,但她就是故意要吻南宫镜给她看,想给她来个下马威。

    “哎呀!镜,我们才多久没见,你何时变得这么害羞,一点也不像你,别忘了,当初我们交往时,你想吻我就吻我,不分时间、地点的。”

    她故意提起过去的事,幸好思可儿不懂中文,否则让她听见她这番话,南宫镜的下场肯定难看。

    夹在二个女人中间,南宫镜很是尴尬,“八珍,我们的事都已经过去了,就别再提了。”

    “不提?你是不是有了新欢,就把我们这些旧人全踢到一旁,完全置之不理?你看,我到现在都还会来这间店吃饭,当初你才带我来一次,我就记得那么熟。”

    思可儿放下手中的筷子,非常不高兴地瞪着南宫镜。她虽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但是光看董大珍吻南宫镜,及她那嗳昧的眼神,她就老大不舒服,醋坛子又打翻了。

    南宫镜试着重新掌握整个情势,他对董大珍扬起一抹俊笑,“八珍,你也别忘了,当初大家分手时,可是彼此心甘情愿,我相信,凭你那么姣好的外貌,要找个不错的新男友是轻而易举的事,因此,你何必在我朋友面前演出这出戏?你用意为何?”

    董大珍耸了耸肩,“好玩嘛!怎么,这么舍不得现任女友吃醋呀?”

    “她不是我女友,她只是我一个朋友。”他纠正她的话。

    “是吗?那你不就是被我白整了?”董大珍一点也不认为自己做错了什么,还迳自哈哈大笑起来。

    南宫镜差点被她打败,董大珍之所以会有八珍的外号,真的不是空穴来风。

    “好了好了,不和你计较这么多,你可以让我和我朋友二人安静的吃火锅了吧?”

    “二个人吃有什么乐趣,何不再加上我们二个,人多热闹,东西也感觉比较好吃,不是吗?”

    偷偷瞥了思可儿的表情一眼,瞧见她已经鼓着腮帮子,一副相当不悦的样子了,他若再答应让董大珍并桌,她肯定翻脸,想想,还是回绝董大珍的提议比较妥当。

    “八珍,我和我朋友还有事要谈,你们在恐怕不太方便,所以大家还是各自吃各自的吧!顶多你们的帐单我来付,如何?”

    “爽快,不愧是我爱过的男人,就这么说定,拜。”,

    “拜。”终于把煞神送走,南宫镜不着痕迹地松了口气。女人吃起醋来还真麻烦。

    “想不到你们台湾人也很开放嘛!”见董大珍离去,思可儿终于忍不住地出声讥讽。

    好个南宫镜,短短一天就让她看见二个女人对他情意绵绵,敢情他是个多情种子?

    “她爱开玩笑,别理她就是了。”

    “她是谁?”虽然她很不想表现的像老公偷腥而吃醋的老婆,但她还是克制不住地想问清楚那女人和南宫镜的关系。

    “前几任女友。”南宫镜略为保守的回答。

    前几任?思可儿陡地眯起美眸,对这三个字的好奇度陡地升到百分之百。

    “那我能不能请问一下,你交过几任女朋友?”

    “五十——”九!南宫镜下意识的要回答正确的数字,但话才说到一半,突然惊觉不对,连忙把最后那个“九”字给吞了回去。

    开玩笑,要是他真的报出确切数字,他有预感,思可儿可能会马上包袱款款,立刻搭机回国去。

    “五十!?”不用听见最后一个数字,单听到前面的十位数,思可儿就难以置信地瞠大了眼,“你和五十个女人交往过!?”

    天哪!她真的看走眼了,南宫镜俨然是不折不扣的花心大萝卜!

    “呃,你听错了,是十五,不是五十。”英文的十五和五十很容易听错,所以南宫镜硬是把它拗了过来。

    “就算十五个,那也很多耶!”

    “会吗?”和十五个女人交往过算小意思吧?

    想他过去可是女朋友一个换过一个,不过他交过五十九个女朋友的纪录,在他们Double花心男里,却只能排在第三位两已。长孙燠燧荣登冠军宝座,而已结了婚的皇甫恭轾,排行在第二,只是这事没人敢让舒芙儿知道罢了。

    不过,就算大家交往的最后结果都是面临分手一途,但每个都好聚好散,没人抱怨过对方什么,这是顶尖花心男才会的高招,所有Double花心男的成员皆是如此,每个人和前N任女友都保持着很好的关系。

    聪明的人绝对选择得罪小人,也不愿得罪女人,把交往过的女人都安抚的服服贴贴,需要她们帮忙时,她们也会乐意助一臂之力,皇甫恭轾最后能如愿娶得美娇娘,前任女友的功劳可不小哩!

    “我连一个男朋友都没交过,你却交过十五个,那还不算多吗?”

    “你一个都没交过?以你的条件,你应该很多男人追才是吧!”他不相信全天下的男人眼睛全放在口袋里,有这么标致的可人儿出现在自己眼前时,会无动于衷,不采取追求行动的。

    “很多人追,不代表我就要和他们交往呀!”况且她也不能随便和人交往。

    “话是这么说没错,但是你一点也不想和人交往看看吗?”

    “我——”思可儿正要回答,岂知突然又跑来一名陌生女子,看见南宫镜,就紧紧抱住他,一脸高兴的又叫又跳,害她的话卡在嘴里,说也不是,不说也不是。

    “镜!好想你哦!终于看见你了。”黄中婷开心的抱着南宫镜,在他脸上连亲丁好几下。

    “婷婷!?”南宫镜一张俊容霎时化为铁青。

    天哪!怎么他交往过的女人一个接一个出现?好不容易摆平了董大珍,现在又蹦出个黄中婷,难道天真要亡他吗?头大……

    握紧筷子,思可儿咬紧下唇,再也忍受不了,霍地站起身,头也不回地掉头离去。

    见状,南宫镜紧张地连忙把扒着他的黄中婷拉开,匆匆忙忙的追了出去。

    “可儿你听我说,你听我说啊!”

    无奈,不管他在后头怎么呼唤,思可儿的脚步只有愈走愈急,丝毫不见停下的趋势。

    唉唉!下次绝对不带女朋友到那间火锅店吃饭了!经过这次事件之后,南宫镜终于得到了教训。

    FM1046FM1046FM1046FM1046FM1046FM1046FM1046

    “喂喂,可儿怎么了?为什么表情这么难看?你惹她生气了?”

    舒芙儿看着一回家就摆副臭脸,好像人家欠她几百万,吭也不吭一声的思可儿,连忙拦下跟在她身后进门的南宫镜,好奇地询问。

    闻言,南宫镜极度无奈地垮着双肩,“还不是那个林小美、董大珍及黄中婷害的。”

    “谁?”哪来这么多陌生女人的名字?

    “林小美是我这次接的Case,负责和我联络沟通的一个女人,其他二个女人则是我前几任女友。”南宫镜解释着。

    “哦哦!”舒芙儿了然地点点头,“是不是你又乱放电了?还是没控制好自己身上的荷尔蒙,把那个林小美也勾引过来了?”

    他们几个花心男啊,身上散发的荷尔蒙一个比一个强,好像不把全天下的女人都吸引过来,誓不罢休似的。

    “冤枉啊!那个林小美是自己粘上来的,我可什么事都没做哦!”南宫镜举起双手,大声喊冤。

    “你确定你没做?我怀疑你是放电成习惯,不知不觉中放了几万伏特的电力,自己却毫无所觉。”

    “呃……这个我就不敢保证了。”这不能怪他呀,他天生如此,否则怎么称得上是花心男?

    “那其他二个呢?”

    南宫镜把在麻辣火锅店里发生的一切,一五一十的对舒芙儿报告一遍。

    听完他的话,舒芙儿似乎只得到一个结论,“可儿是不是吃醋了?不然怎会火气这么大?”

    “我怎么知道?你不会去问她。”

    “你会不知道?少来,你花心男是当假的啊!女人的心思你会不懂?”

    南宫镜没好气地敲了下舒芙儿的额头,“我警告你,你不要一再的强调我是花心男,最重要是,不要在可儿面前说,我不想被她听见这样的话。”

    “为什么?”

    难道南宫镜对思可儿……

    耶!?真是如此的话,那可是件好事哦!

    “我不想破坏我在她心目中完美的形象,可以吗?”

    “完美!?”舒芙儿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到,她拍了拍胸脯,狐疑的眼光把南宫镜从头到脚来回斜睨了几遍。

    “你?完美?”她的脑袋打了好几个死结,任她怎么想,也无法把南宫镜和完美划上等号。

    不过呢,和痞子连成一线的话,她倒是非常同意。

    “你怀疑?”他挺直了胸膛,由高而下,睥睨着舒芙儿。

    “是很怀疑。”

    “唼唼唼!”

    “你们又在抬杠了。”东方尘一进家门,就看见二尊门神堵在门口吱吱喳喳的,不禁仰天连翻白眼。

    为什么每次他回家时,都有人要堵住他的路呢?他们就这么不欢迎他回家吗?

    “尘,你回来啦!好多天不见你的踪影哦!你这些日子都跑到哪位美眉的床上去厮混了?”南宫镜对东方尘嗳昧的挤挤眼。

    “去你的。”经过他身边时,东方尘冷不防的在他肚子揍了一拳,“你没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

    见状,舒芙儿在旁幸灾乐祸地窃笑着,“活该,嘻嘻嘻。”

    南宫镜抱着肚子,悻悻然地赏了超级大白眼给舒芙儿。

    越过他们,走进客厅时,东方尘发现坐在客厅沙发,犹在生闷气的思可儿,黑眸闪过一道愕意。

    “她——”他没认错人吧?这女人不是——

    “我朋友。”南宫镜跟在他后头,替他介绍,“恩可儿。”

    真是她!?听见南宫镜报上思可儿的名字时,东方尘肯定了思司儿的身分。

    “你和她是朋友?”他转头扫了南宫镜一眼。

    “对啊!她是特地跑来台湾找我的,怎么?你有疑问?”东方尘那是什么眼神,好像认为他能和思可儿成为朋友,是件不可思议的事般。

    真是怪了,怎么大家都这么瞧不起他?他还是跟以前一样优秀、英俊、迷人啊!

    “那你知道她的身分吗?”

    “身分?”南宫镜皱眉,一脸茫然,“她有什么身分?”

    “看来你是不晓得了。”东方尘了然地点点头。

    他之所以知道思可儿的真实身分,是因为他曾在她的国家投

    入几项大笔的投资,更与国王,也就是思可儿的父亲见过几次面,当时思可儿也在场,所以对她,他还算熟悉。

    “怎么?难道可儿有什么特殊的身分?”等等,他好像忽略了一件事,“你怎会认识她!?”

    东方尘耸耸肩,没正面回答他的问题,“她没告诉你,代表她或许有什么苦衷,所以不想说,那我更不能代她说出,我可不想得罪她。”

    “你愈说,我愈好奇她是什么来头耶!”舒芙儿再度施展她久未使用的飘然功夫,在东方尘及南宫镜丝毫末觉的情况下,夹在他们二人之间,把他们之间的对话听的一清二楚。

    南宫镜听见舒芙儿的话,非常同意,“对,我也是这么想——”他话说到一半才忽觉不对,他猛地转头,正好瞧见对他巧笑倩兮,一脸无辜的舒芙儿,他怒不可遏地大吼出声:

    “姓舒的!你能不能不要偷听别人说话啊!”

    舒芙儿低笑着,“是你们敏锐度太差,怪不得我!”

    “少来,偷听本来就是错的,还把错怪到别人身上来?你有没有搞错!?”

    “你管我。”舒芙儿溜到思可儿身旁坐下。她就是打定只要思可儿在,南宫镜就不敢对她怎么样的想法。

    “你实在是——”欠扁!总有一天他绝对会被她气死!

    思可儿是直到舒芙儿突然挨到她身边,才发现到他们,甫抬起头,就对上东方尘那张俊容,她倒抽口气。

    “你怎么会在这!?”她花容失色地惊呼出声。

    东方尘噙着一抹傻笑,对她微欠了欠身子后,悠哉的走到另一头的沙发坐下。

    “这里是我家,我当然会在这。”

    “这里是你家!?”疑问的眼神立刻瞥向南宫镜,后者对她点点头,表示东方尘所言不假。

    天哪!东方尘居然也住这里!?完蛋了,要是他把她的身分抖出来的话,那她还能像平时这样,和南宫镜相处吗?

    似乎看出她面生异色,东方尘淡笑地开口:“你不用担心,我什么都没说。”

    “咦?”她诧异地望向他,“你没说?”

    “你没说,我就不会说。”

    闻言,一颗高悬的心始得放下,她彻底松了口气,大呼好加在。

    重新展出甜蜜的笑容,思可儿感激万分地对东方尘直道谢着,“谢谢你啊!算我欠你一个人情,到时候若有需要我的地方,尽管开口。”

    “有你这句话,一切都值得。”得到一个公主的人情,比什么都有用。

    “你们在打什么哑谜?为什么我有听没有懂?”南宫镜不甘被排除在外,忙不迭地开口,想加入他们的话题。

    “你有机会懂的,不过别怪我没提醒你,人家是贵客,你可要好好招待人家,她要是掉了根寒毛,你就吃不完兜着走。”

    “什么身分那么恐怖?难不成她是皇亲国戚,没招呼好就会要人命吗?”舒芙儿原本只是用开玩笑的口吻说道,却意外地发现思可儿的表情突然变得奇怪,顿了下,二道小巧的眉毛瞬间紧蹙。

    难道被她误打误中地猜对了?她偷偷地心忖。

    东方尘但笑不语,说真的,有时他也挺佩服舒芙儿的直觉,她随便想就随便猜中事实,相当厉害。

    “你想太多,这年头皇亲国戚不多了。”南宫镜没注意到思可儿的表情,只顾吐舒芙儿槽。

    舒芙儿的笑容突然变得诡谲万分,“嘿嘿嘿!不多是不多,但……不代表没有哦!”

    呵呵呵!真好玩,要是思可儿真是公主身分的话,那飞上枝头变凤凰的,不就是南宫镜了!?想不到他也有这等好狗命啊!

wwW、xiaoshuotxt.net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目录
新书推荐:还记得那年我们在树下的约定 田园锦绣:小娘子很剽悍 有个吃货妹妹之后 英灵殿主 伪公主的恋爱三次方 安娜·卡列琳娜 封星传奇 三千世界鸦杀尽 在樱花飞舞的那一天 疯道人 傲雪踏歌行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