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网站2
首页 > 玄幻奇幻 > 色网站2 > 色网站2 正文

色网站2(1/2)

目录
好书推荐: 邻家少年美如玉 逆天仙尊沈氏遛娃致富记穿越之方飞传之我的绝色夫君天脉谜踪领先四十年会异能的心理医师玄域帝尊三国超级大军阀钓到一个神:神女

    午后的森林非常的安静,宫残月与天音两人一前一后走在羊肠小径上,天音不时地抬头看看他的背影,仿佛想藉由这样的动作,习惯这个人的存在。

    一阵风自后方吹来,卷起了两人的衣角,天音一下便注意到宫残月身上变得宽松的长袍——瞧他浑厚的臂膀,不难发现他先前是个魁梧高壮的男子。天音心想,他们俩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她会落水,而他,变得如此凄惨狼狈?!

    “残月……我平常都是这么叫你的么?”

    “嗯。”宫残月停下脚步,点了下头。

    “那你可以告诉我,为什么我当初会掉到水里头去?还有,你到底要带我到哪里?”

    “你为何落水,我并不十分清楚。我想带你到事发的地方,我想,回到那儿之后,说不定可以勾起一些回忆。”

    原来如此——天音点点头。

    “还有什么问题么?”宫残月反问。

    “我刚在想,如果我跟你的关系真是夫妻的话,为什么我在鞍脚村待了足足一个月,你才找到我?”

    宫残月面露苦笑。

    “我一直在找你,知道你落水那一天起,我便从上游一路往下找,一次找不到,就找第二次,第二次找不到,就找第三次——如果,刚才你没到我面前,我还会再继续找下去,不停地,直到找到你为止。”

    她看得出来,他说的是真的。倘若刚才没发现她,他是真的会不断地寻找下去。“这就是你变得如此清瘦的原因,因为你一直在找我?”天音心头突然一阵抽疼。

    “我答应过你,天涯海角,只要你仍活在这世上,我就一定会找到你。”

    听见这几句话,天音突然哭了起来。

    宫残月一吓,连忙走来她身边搀住她.“怎么了?头又疼了么?”

    “不是。”天音吸着鼻子哽咽地说:“我只是觉得你刚的话,让我好心疼,我好像曾在哪听过……”

    “傻丫头。”宫残月怜爱地帮她抹去脸上珠泪。“我刚的话就是你告诉我的,你还说不准我抛下你,我们要一辈子在一起。”

    天音摇着头。为什么她会记不得呢?如果她真那么爱他……

    “我们以前,很相爱吗?”

    “非常。”

    “那万一……我是说万一,如果我一直都想不起来呢?”

    “那就从头开始。”宫残月笃定地说道。“或许这一次会比上回花上更多时间,但有什么关系,你活着,安然无恙地站在我面前,我已别无他求。”

    “残月——”天音低叫一声,一头扑往宫残月怀里,嘤嘤啜泣。

    虽然天音仍旧记不得自己当初爱上他的理由,可她这会儿知道,要再次爱上他,绝对不是件难事。

    他对她的珍视呵护,从他的举动明显可以看出——虽说两人早已有过周公之礼,可在返回山上的路途中,他不曾对她做出逾越的举动。夜晚两人同宿山洞过夜,他尽可能地睡离她远远,始终不曾打扰她分毫。

    他说:“你放心,在你接受我之前,我绝对不会拿任何理由当借口侵犯你。”

    他的话让天音感到安心,但同时,也让她感到有些浮躁——其实她并不讨厌跟他亲近。

    走走停停一个日夜,两人终于回到残月的屋子。天音手抚着简单的桌椅家具,摇了摇头,她竟连半点印象也没有。

    “我出去一趟。”将她领进门不久,宫残月突然说道。

    天音赶忙回头。“你要去哪?”

    宫残月伸手一指。“我到溪里洗个澡,你放心,溪离小屋很近,你站这就可以看见。”

    还真是离得很近。天音拿根木棍将木窗往上一顶,便可瞧见宫残月拿着木瓢舀着溪水洗沐。白花花的水珠在太阳的照射下闪着灿烂的金光,天音告诉自己不应该多瞧,可是一双眼,仍旧忍不住直往宫残月赤裸的胸上瞟。

    或许是找着她心情放松的关系,几日下来宫残月消去的肌肉已慢慢补长了回来,瘦削的脸颊也多添了点肉,沐浴在阳光与水光中的他,浑身映满光辉。天音低头瞧瞧自己双手,神情恍惚地想,她的手,曾经碰触过他那副好看的身躯么?

    脑中思绪一转,天音赶忙背转过身。瞧瞧她刚才在想些什么!竟然在垂涎她夫婿的身体?!

    她还以为不用眼睛看,便能挥去脑中的奇思异想,怎知一个闭眼,脑中全都是晶莹水珠自残月身上滚落的画面。

    “天呐!”天音忍不住抱头低叫。

    不过半晌,犹仍湿着一头黑发的宫残月开门跨了进来。奸不容易平息心头绮思的天音正在拾掇残月的包袱,一见他披头散发,便从里头拿出一柄象牙梳要他梳发。

    天音递来的象牙梳,是宫残月先前买送她的礼物,大小合于女人的手掌尺寸,天音一瞧小梳窝在他手里的模样,顿时笑出声来。

    那感觉好像大人在玩小孩木马似的,跟他粗犷刚猛的外貌一点也不搭。

    “我看还是算了,我怕不小心把它弄断了。”

    天音反问:“不然你平常都怎么梳头?”

    宫残月一瞟她,表情有些羞涩。“平常都是你帮我打点。”

    天音吐一口气。“我懂了。”她朝他招招手。“坐着吧!”

    “你要……”宫残月惊讶地瞠大双眼。

    “帮你梳头啊。”天音微笑地推他坐下,拿起梳子开始帮他梳着长发。“系发的东西呢?还是你平常就这样散着?”

    宫残月自衣襟里拿出断成两截的绑带。“这是你先前亲手帮我缝的——”他语气清淡地解释如此紧扎的布条如何自他头上断裂,从那一天起,他就没再把他一头长发梳上。

    天音细细理着他的黑发,可不知怎么搞的,眼帘突然模糊成一片。天音忍不住呜咽一声,突然伸手环住他肩膀,脸就埋在他湿濡的黑发上,颗颗眼泪像断了线珍珠滚落。

    “别哭……”他拉开她双手转过身来,大掌温柔地擦去她颊边的泪痕。“你哭得我心都疼了。”

    “残月。”她投身在他怀里,脸就贴在他胸口揉着蹭着。

    两人自重逢以来,天音头次对他做出如此亲热的举动。宫残月危颤颤地深吸了口气,实在怀疑他的自制力究竟还能撑持多久。

    虽然天音不记得他,可他却从没忘记过——怀中这个女子,是他一心痴恋、日夜渴盼的人儿,尤其她又用着如此楚楚可怜的眸子注视着他,他——从来就不是坐怀不乱的柳下惠啊!

    “我喜欢你。”天音突然说话。

    宫残月不可置信地低头看着她。“你刚说什么?你再说一次。”

    “我喜欢你,虽然我不记得我们之前的事,可是——我还是喜欢上你了。”

    两双黑眸相对,一娇羞一惊诧,宫残月回过神来后,便使劲将她往怀里一搂,下颚搓着她发顶喃喃道:“天音……天音……我的好天音……你都不知道,我渴望像这样抱着你,想得有多苦……”

    像是要回应他的深情,天音主动伸手攀住他肩膀,宫残月俯头凝视了她半晌,急切的唇突然覆上了她。

    “我好想你、好想你……”边耳语喃喃,宫残月边亲吻天音甜蜜的嘴。仿佛想藉此举动拉近两人的距离。

    可是天音有些吓住。他的唇是如此热情热切,就像团热火,好像要将她整个人烧融了一般——主动告白的天音何曾想象过会有这种事情发生,尤其当他手触上她胸脯,焦渴的唇啃咬着她颈项的肌肤,天音终于忍不住喊停。

    “残月不要——”她突然伸手将他推开。

    宫残月一愣,但瞧见她惊吓的表情,他便知道自己太过于躁进。

    “对不起。”宫残月倏地站起身来,全身欲望已被点燃的他,实在没有办法忍受看着天音,却不能伸手碰触她的煎熬。“我出去走走。”说完,他转身,匆匆离开了。

    天音望着他的背影,兀自抚着发涨的胸口发出喘息。

    是夜,两人就着几盏烛光吃着宫残月烤来的鱼鲜,吃着吃着,宫残月突然开口

    “我有件事要跟你商量。”

    “噢。”

    方才宫残月冲到树林散步兼消欲,结果怎知那么刚巧,竟又被他瞧见他早已置之脑后的集情剑。

    他与老人的约定,至今还没履行——宫残月要与她商量的便是这件事。“所以我得过去把他救出来。”宫残月解释道。

    “那我呢?”

    “小屋的目标太显着,这回我打算将你藏在山林的洞穴里,那儿非常隐密,我相信这一次绝对不会再有生人靠近。”

    天音垂眸用筷子拨弄木盘里的鱼肉,久久,才听见她小小声地问道:“真的不能带我一道去?”

    宫残月点头,看山小屋有守卫在,他没有把握能一次保护好两个人。

    天音答应了,会乖乖躲在藏匿处,直到他回来为止。

    稍晚,两人熄灯休息。天音睡在竹床上头,至于宫残月,则是用落叶与薄被铺了个简陋的床,和衣而眠。

    想到明日正午即将与他分开,虽然不过短短一日夜,但天音仍旧焦虑得难以入眠,她在竹床上辗转反侧苦捱了好半夜,终于放弃地张开眼睛。

    她转头一瞟底下的残月,听他呼吸均匀,天音便以为他睡熟了。双脚一挪步下床榻,天音就蹲在他的身边,看着他睡脸喃喃自语。

    “下午那时,我真的不是故意要推开你的……我也不晓得我是怎么了,明明就很开心你抱我亲我的,可是手却忍不住把你推了出去。”

    宫残月唇角微乎其微地勾了抹笑。其实他压根儿没睡着,天音每个翻身、每个动作他都知道,就连现在,她满怀愧疚的喃喃,也一字不漏地传进他的耳朵里边。

    “换作是我也会感到失望,明明就是自己喜欢的人,但却因为脑子里的迷雾,弄得我好多事情都想不清楚——残月,我真的好怕我会一直这样下去……”说着说着,眼泪又潸潸地落了下来。

    宫残月本意想装睡到底,可是一听见她的啜泣声,他即刻张开眼睛注视着天音。

    “我吵到你了?”天音吓了一跳,赶忙将眼泪擦去。

    “还好。”宫残月微笑地摸摸她脸颊。

    天音心酸地瞧他一眼,后忍不住又投进他的怀抱——他的胸膛是这么地暖热安全,天音只觉得自己一辈子都不想离开。

    “残月。你会怪我把你给忘了么?”她脸埋在他怀里闷闷地问。

    “傻丫头,你怎么会以为我会怪你。”他手捧起她脸颊低声呢喃:“我爱你。这世上没有什么比你的存在,更能让我感到高兴。”

    “即使我把你推开?”

    “没错。”

    天音多害怕残月会因为她下午的拒绝,而对她感到失望,这会儿心头恐惧一消,她人也感觉疲倦了起来,忍不住张嘴大打了一个呵欠。

    宫残月见状,忙起身将她抱至床上。

    “快睡吧!”他伸手帮她掖好被子,正待转身,天音却突然伸手抓住他。宫残月回眸,躲藏在被子里的天音露出一双羞涩的大眼。

    她嗫嚅地要求道:“我喜欢你抱着我的感觉,所以,陪我一块睡觉好不好?”

    “等我一下。”宫残月挲挲她脸颊,他怎么可能会拒绝她的要求。只见他俯身自底下铺位取来薄被,当他身子一躺定,天音便即刻钻进他暖热的怀抱中。

    “好幸福。”话说完,她忍不住又打了个呵欠。

    “睡吧。”宫残月亲亲她脸颊低柔抚慰道。

    动身之前,宫残月拎着行囊与吃食,将天音带到屋后的山洞里边。此洞穴口狭窄,仅容一人侧身进入。可一当进入洞里,才发现里头别有乾坤。

    宫残月一早已经把此处清理得干干净净,也拿来落叶与薄被帮她铺了张简易的床,就连烛台火石之类的东西,也被他细心收在一只竹篓子里。

    “今晚就委屈你先待在这,应当明天中午我就会回来。”

    天音点点头,叮咛道:“你千万要小心,可别弄伤了自己。”

    “我会的。”宫残月抚抚天音脸颊。“对了,这个洞穴通往山谷的另一端,如果你洞里待腻了想走走,记得别从这儿出去,往后边走。”

    “知道了。”

    宫残月挥别天音,快速地奔往数里远的看山小屋,天音谨遵残月的交代,自他走后,便双手没停地做着她的针线活儿。

    昨儿个晚上她在他的行囊里发现了一套缝了一半的外袍,看那细致的针脚,天音不难猜出先前的自己,是怀抱着怎样的心情为他亲手缝作;还有绾发的系带,天音也打算拿余布帮他多缝个两条。

    时间很快地过去,当天音发觉洞里的光线变暗,再抬头已是夕阳将落的傍晚。

    这会儿时间,天音望着渐黑的天色心头想着,残月应该已经抵达看山小屋了吧

    “臭小子,你终于来了。”

    趁着夜黑人静,宫残月悄悄潜入看山小屋,击倒了频打瞌睡的守卫。他一近身老头随即张开眼睛,屋内一盏豆大的烛光将两人的身影拉得老长。

    宫残月没吭气,只是抽出集情剑随意一挥,集情剑削铁如泥,只听见哐当几声,捆缚老人数十年的铁链应声断裂。

    “还能够走路么?”宫残月垂眸凝视正揉着手腕的老人。不过数月不见,老人竟比他印象中更老了几分。

    老人皱眉瞧了宫残月一眼。“怎么,上一趟天山,竟把你的倨傲脾气给磨平了?我说我走不动又如何,难不成你要背我?”

    这老家伙这张嘴还是那么坏!宫残月冷瞪他一眼。“我说是又怎样?”

    “我卢一平可没晦气到需要一个毛头小子搀扶!”

    卢一平!深居山林中的宫残月想当然没听过老人名号,可当年,他的确是个杀人不眨眼的魔头,尤其是五十多年前那一战,死在他双掌下的武林高手不知凡几,最后还是少林寺前代掌门出面,才将他一举擒至这牢房囚禁。

    老人自鼻里发出轻嗤,随后扶着墙面,危颤颤地站了起身:只是当要跨步,数十年没正常走路的他,双脚早已无力支撑他的身体,老人身一晃差点跌坐在地。

    宫残月不出声地伸手拉住他。

    “我说过不需要你帮忙,你可以滚了!”老人倔强地拂开他手,宫残月垂眸注视他半晌,突然见他背转过身,屈膝挡在老人面前。

    “上来吧。”

    这家伙何时变得如此亲切?!老人心里挣扎,知道自己非得靠这臭小于才能离开这座监牢,可是自尊心又难以忍受被人帮助——老人抖着身子瞪了宫残月半晌,才极度不情愿地将身体重量倚靠在宫残月身上。

    一当老人手脚紧紧环住他颈脖腰背,宫残月随即起身将老人带出小屋。

    “别以为这样我就会感激你——”在呼呼的风声中,老人的话声格外显得不真切。宫残月一路往前奔驰,再三确认追兵并没跟上之后,他这才将老人放置在一处洞穴中。

    洞穴里有水壶干粮与干净的衣裳,同是残月打点来的。老人沉默地瞪视脚边的什物,灰浊的眼睛突然觉得有些刺痛。

    老人瞥向正在磨擦打火石的宫残月,他犹然记得两人头回遇见的情景,当时的宫残月就像一团暗黑冥火,浑身散发着痛苦与绝望——之所以传授宫残月武艺,也是基于这一点,他以为传授宫残月绝世武功之后,他便会摇身成为卢一平第二,成为他的传人,可没想到——这臭小于竟然变了!

    “这个。”宫残月燃好了火堆,突然将身旁的集情剑往老人方向一推。

    “做什么?”老人瞥向握柄上的“情”字铭刻,转头看了宫残月一眼。

    宫残月耸耸肩。“这把剑是为你而取,所以它该是你的。”

    “你不想要?”老人面露惊讶表情。

    宫残月点头。

    “为什么?”老人伸出颤抖不停的手将剑抽出一看,此般绝世好剑,竟然有人取了而不想要,这怎么可能?!

    “理由我刚说了。”说完,宫残月转头朝外一瞟。“天亮了,我要走了。”

    与老人的约定就到救出他为止。宫残月拂拂衣袖自地上站起,毫不留恋地步出山洞,正要跨步奔离,宫残月突然听见山洞里传来老人的逼问。

    “告诉我原因,你为何改变?我不相信这世上有任何东西,能够削去你身上的尖刺。”

    宫残月眼望着蒙蒙亮的天际,想起在山洞等待他的天音,他唇畔不自觉绽了朵笑靥。“我遇到一个女人,她让我明白——原来我拥有让人幸福的能力。”

    洞里的老人震撼地望着宫残月被阳光照亮的侧脸。原来脱离黑暗的方法如此容易——不过就是找到一个,愿意正视自己,接纳自己的女人。

    “你——很幸运。”

    宫残月惊讶地望向山洞,可老人早已侧转过身,好似连他自己也感到惊讶,竟然会用这么温和的语气说话。

    “谢谢。”心里有些感触的宫残月咧嘴微笑。

    “要走就快滚,别站在那碍老子的眼。”不适应宫残月的温善,老人没两下便又故态复萌。

    宫残月微微一笑,这会儿不再耽搁,即举步朝天音方向奔去。

    伴随着枝头小鸟的鸣唱,一道刺眼的阳光射进山洞中,天音眨了眨眼脸,终于挣脱紊乱的梦魇清醒过来。

    她坐起身擦擦汗湿的额头,昨晚她一直作着重复的梦境,她被一群面孔模糊的男子团团包围,其中一名男子不知朝她喊着什么,她就只记得下一瞬间,她整个人栽进一池冷水里。

    直到此刻,那种彻骨的寒冷仍让她全身不住地打颤。天音渴望到外头晒晒太阳,于是便循着残月的吩咐,起身朝山洞后边走去。

    洞穴颇长,在里头走了盏茶时间,天音才终于窥见出口的那抹明亮——她难掩喜悦地加快脚步,只是当她眼睛适应外头天光,却冷不防被眼前情景吓了一跳。

    整山遍野全是艳红的花——“曼殊沙华”,天音曾在崔家兄弟口中听闻这花朵的名字……她禁不住走向前抚摸那娇脆……

    好幸福——

    天音张开眼睛搜索他的眼眸,他的黑瞳里边再也看不见绝望与痛苦,她仰起头主动吻住他嘴,当他臀部开始那美妙的律动,她难耐的喘息登时流入他口中深处,混杂着他快意的咆哮,隆隆地响遍整座山野。

    两人就在天与地,还有整座山林的见证之下,合为一体。

www.xiAoshuotxT.NetT,xt,小,说,天,堂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目录
新书推荐:纵天 云徒上 洪荒小卖部 [快穿]炮灰虐渣指南 斩妖屠魔录 末日突围 抢爱王子的逃妻 皇家少爷们的争夺战 重能 绝世重生腹黑嫡女 天王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