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色小视频在线播放
首页 > 网游竞技 > 黄色小视频在线播放 > 黄色小视频在线播放 正文

黄色小视频在线播放(1/2)

目录
好书推荐: 剑道魔尊 幻藤亢龙有悔亡灵天国奶爸赵子龙我的军队三国之铁骑无双偷在香城寻梦异界将军的布衣娘子

    他确实再来,而且每天都来。

    每天早上,她睁眼没多久,他翩翩的俊姿便沐浴在晨光中朝她缓缓走来,每每在瞬息间夺去她全部心神。

    她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期待着他温雅的笑容向她绽放。在他笑开的那一瞬间,世界的颜色仿佛都鲜活了起来。

    她喜欢和他谈话时的感觉,那是种她从未体验过的平和与宁静,教她不禁深深沉溺,而且不想自拔。

    他很守分寸,早上来,傍晚便回去。当他回去之后,高婶总是尽责地迅速进来服侍她。

    刚开始是高婶执意地絮絮叨叨,但是到后来,就全是她在追问有关他的一切事情。她想知道有关他的一切,不管是从前热情正直的他,或是后来经逢家变的他……

    乍听那些家破人亡的过往时,她不禁深深地讶异。那不是一般人所能承受的打击,更何况是尊荣显贵的他!

    她不知道这是种怎么样的转变,但是她发现自己开始没办法把回家的念头当成她的首要要务。

    当她望着他的时候,她移不开眼光;当她听着他的声音的时候,她没办法想别的事情。有时候,她甚至会有这样的恍惚,也许留在这里也不错……

    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她真的不了解。

    “姑娘……姑娘……”

    她坐在床上怔怔发呆,连高婶唤她都没听到。

    “姑娘!”高婶忍不住,伸手摇了摇她。“姑娘,您怎么了?”

    “唔,啊?”她这才回神,讶然急道:“没什么!”

    湛璃不禁庆幸现在已是掌灯时分,昏黄的光线恰好掩饰她面上的霞红。

    她是怎么回事?他来的时候,眼神离不开他也就算了,为什么他都已离开了,她的脑子里还全是他?

    “既然如此,那么姑娘就好好休息,奴婢先下去了。”高婶奇怪地瞅了她一会儿后,终究什么都没说,就告退了。

    看着高婶的背影消失在门后,湛璃才终于松了口气。

    她蹑手蹑脚地掀开了被子,弯身套上绣鞋。

    多日来的休养已使她完全恢复,区区的被褥已无法限制她浑身的精力,她不禁想下床走动走动。

    她轻轻地推开了松风阁的镂花木门,小心翼翼地不发出任何声音。

    动作熟练地绕过门前的回廊,来到松风阁外的庭院。她已经好几个晚上这样偷溜出来活动,每一次,她总注意着不让任何人发现,发现她已完全康复的事实。

    月光像是被倾覆的银浆,洒满了一地银白,也洒落在深秋的枫树枝叶上。在这安静的夜晚,御景王府的庭院有一种神秘的美感。

    夜晚的空气十分冰凉,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感觉胸中清爽的感觉。白天躺了一整天,晚上怎么还睡得着。她慢步向前,随手拔下一段枝叶,蹲在银亮的湖水边,有一搭没一搭地拨弄。

    安静的水声轻轻萦绕在她耳际,她怔怔地望着倒映湖中的月影,又陷入了沉思。

    为什么要这般掩人耳目?她既已康复,何不正大光明地提出回家的要求?

    每天他都来探望她,她有太多机会可以提出回家的请求。但是……为什么呢?只要她一对上他那双深邃的眼眸,竟什么都忘得一干二净!

    可她本来不是非常恨他、想逃离他的吗?

    她遽然叹口大气,却还是怎样也摸不清自己的心思。

    月光轻轻地洒落在她身上,让她的身影莹莹发光,仿佛夜里的凌波仙子,教他看痴了眼。

    本来只是睡不着,想悄悄来看看她就回去,但每回他总是被震慑得忘了自己。

    他站在回廊边,怎样也移不开眼睛。她的轻声叹息飘到他耳里,勾起他心头剧震,使他忘了一向的规距,忘情地迈步向她。

    听到脚步声,她猛然回头,发现月光下俊美无匹的他。

    她心口仿佛猛地被撞一下,竟说不出半句话来,只能站起身,傻傻看着他慢慢走到她面前。

    “还没睡?”他低低地问,双眼痴恋地胶着在她的美颜上。

    “你也是。”她也痴痴地回望着他,不知道自己在回答什么。

    “睡不着吗?”

    “嗯。”

    “我也是。”他低低轻笑,“为什么睡不着?”他关心地问。

    “夜晚的庭院好美。”她突然冒出一句不相干的话。

    “你为了贪看美景而睡不着?”他扬起俊眉。

    “很好笑吗?”

    “不,不好笑。”他立刻摇头,轻声笑叹。“其实我又何尝不是这样。”

    “你也喜欢赏夜景?”

    “我是喜欢。”他笑了,而且笑容真好看。“不过我更喜欢看别的东西。”

    “哦,是什么?”她也情不自禁地跟着他傻傻痴笑。

    “你真想知道?”他的眸中有层淡淡波光,仿佛在隐藏什么,更像在压抑着什么。

    “那是当然。”她很认真地回答。只要是关于他的事情,她总是渴望知道。

    他却沉默了,笑望着她的眼眸倏地波动闪烁。他猛然警觉心中突涌的骚动,不着痕迹地转身,不想让她发现他心中日益加深的依恋。

    她离开的意志是这么的坚定,经历上次的教训,他已经丧失任何留下她的信心。既然如此,那么就算他再泥足深陷、再无法自拔,告诉她又有何用?

    “你怎么了?为什么不说话?”她茫然地望着他的背影,不知发生了什么事。

    她疑惑地向他靠近几步,但他突然转身,吓了她好大一跳。

    “啊!”

    “小心!”他眼明手决,一把搂住她的纤腰,救她免于摔跤。

    一缕幽香徐徐飘进他鼻中,让他心神荡漾,一时竟忘了放手。

    她倏地红透了脸,透过衣衫传来的体温唤醒了某些香艳的记忆。他身上浓郁的男性气息让她的心愈跳愈快,女性的本能竟在此时毫无羞耻地觉醒。

    她情不自禁地更偎进他怀里,本能地寻求着他更多的温存,而他不由得倒抽了一口气。

    她在做什么?虽然他没再碰她,但可不代表他不想碰她。

    他好不容易才让自己习惯她将要离去的事实,千万不要再给他错误的幻想了!

    他痛苦地紧蹙浓眉,狠下心伸手推开她。乍从旖旎绮念中被抽离的她,只能睁着无辜双眼错愕地望着他。

    “你……我……”她结巴着,惊觉她刚刚的举动是多么的无耻。

    天!她可是个正经的姑娘啊!怎么可以……怎么可以尽想些下流事呢?

    她顿时羞傀交加,转身便逃。

    “等一下!”他想也没想,情急追上,拉住她的皓腕。

    “放开我!”她挣扎着想回去。她只觉得好丢脸,再也无法在他面前待上一时半刻。

    “等一下,等一下!”他抓住她挥舞不停的另一只小手。“你别走,你先别走。”他急着挽留她,却忘了为什么。

    “你要做什么?”让她继续难堪吗?

    “我……那个……”他一时哑口,却很快地找到借口。“我带你去见个人好不好?”

    “什么人?”她愣了一下才回答。

    那只是他情急之下的借口,但脱口而出后他发现自己竟无半分后悔。她澄澈的大眼睛在月色下闪闪发光,宛如晶亮的宝石,让他不禁深深沉醉,忘情在那炫人的光彩里。

    他知道自己不该再沉沦下去,但……就只一次,就这最后一次!他发誓从此以后他会尽全力摆脱对她的迷恋,可是他现在真的、真的想要她陪他这最后一趟!

    他捧起她两只细白柔荑,忘情地在嘴边细吻。她红着脸,傻傻地看着他的动作。

    “你……”她的心为什么跳得这么快,害她都快呼吸不过来了。“你究竟要带我去见什么人?”她语音颤抖,仿佛只为转移注意力而问。

    他这才抬头,深情地再吻了最后一下,才缓缓开口,“到时你就知道了。”

    “这里是哪里?”她讶然地望着眼前陌生却豪华的府邸。

    “威远侯府。”他把她松脱的小手包回掌心。“也就是我的外祖家。”

    “你要带我见的人是你外祖?”

    “不是,是另一个人。”他突然抱起了她,让她小小惊叫了声。“别怕,我只是要带你上屋顶。”

    语毕,他轻轻一蹬,便身形轻巧地上了琉璃瓦顶。

    “你……和你外祖的关系真的这么差吗?”她惊瞪着眼睛,不知道他为什么有门不走。

    “不是,”他忍不住笑。她还真会想!“我只是不想惊动大家。”

    “可……可是……”

    “别可是了。”他停下脚步,再度轻跃,便落在一处幽静的跨院。“嘘,我们已经到了。”

    他拉着她的手,放轻脚步走向屋子。窗格中隐隐透着弱光,湛璃踮起脚尖,眯眼望向屋内。

    素雅摆设的屋内不远处,有张咿呀摇摆的摇椅。她可以看见上面坐着的是个美丽的妇人,脸上带着娴静而满足的微笑,还哼着不知名的歌谣。

    她努力地想听清楚那是什么歌,而那微弱的歌声却突然变得清晰。她讶然抬头,才发现是耳边的他在哼。

    “那是什么歌?”她愣愣地问。

    “摇篮曲。”他神情复杂地答。

    她突然知道屋里的那个女人是谁了!从高婶那儿听来的情报和他的答案,均足以让她肯定那妇人的身份。但是,她仍觉得奇怪──

    “为什么王妃不在御景王府,而是在威远侯府?”她一直以为发疯的王妃是在御景王府静养的。

    “因为她待在御景王府里,只会加倍地错乱,根本无法静养。”

    那是所有来诊大夫的结论。继续待在御景王府里,王妃日日触景伤情,非但没有痊愈的可能,反而只会加速她衰竭的命运。不得已,他也只有忍痛将娘亲送回外祖家静养。

    事实证明他的选择是正确的,现在娘亲平和的表情正说明了一切。

    “那……那你既然来了,为什么不进去看看她?”她的眼神被他落寞的侧脸给黏住了。

    又来了……那种酸涩的感觉又来了!每次高婶讲以前的故事给她听时,她都这样。却从没有一次像现在这般来势汹汹!

    “因为……”他低哑地干笑,不自觉地握紧了手中的柔荑。“因为我的长相实在太像我爹了。”那个他永远不会原谅、以莫名其妙的自尽而令娘亲疯狂的元凶!

    “你……”她突然气急。“你为什么要笑?这有什么好笑的?!”

    她觉得好生气,他为什么要用这么轻蔑的态度去面对他心中的悲伤引那不是成熟,是逃避!

    “是啊,是不怎么好笑。”

    他的笑意果真因此而消散无迹,但她却因此而开始后悔了。啊,她实在不该说出那种话的。可是……她怎会知道,他藏在面具下的真实表情竟是如此的让人心碎?!

    “但是如果我不笑,又能怎么样呢?天底下有哪个母亲看到儿子会疯狂地尖叫?天底下又有哪个儿子孝敬母亲的方法是尽量不出现在她面前?遇上了这种荒谬的事,除了一笑置之,我还能怎么样?!”

    他本来想平静地诉说,但是语声却不受控制地激动起来。说到后来,他用力地一捶身旁廊柱,紧紧地咬着牙,竭力克制自己流露出更多的脆弱。

    “我……”她吓得瞪大了眼,慌乱地道歉,“我……对不起,我没有那个意思的,我……”

    她并不想见他这样难过呀!光是这样看着他的背影,她的心都痛了。

    “那你是什么意思?”

    “我──”被他突然一问,她竟一时哑口。

    “你就是这个意思吧。”他喉头一紧,闭上了眼。

    为什么要逞强?他其实多么希望她能说些什么来安慰他。但是……他知道这是奢求,心硬如她是根本不可能给他任何回应的!

    “才不是!”她握紧了拳头,激烈地反驳,“我只是……只是看不惯你这样明明难过,却还硬撑着,假装什么事都没有。你不应该这样逃避的!”

    “我是逃避,至少这样我不用天天面对那些痛苦的回忆。这样又有什么错?”

    “你从不尝试治好它吗?”她激动地走向他,拉住他的衣袖。

    “有啊,我曾试过。”他想留下她,那就是他最积极的努力了。

    他睁开眼睛,眼神认真得让她心慌。她的心跳突然变得好快又好急,她的世界陷入一片寂静,除了自己剧烈的心跳声外,什么也听不见。

    “你……试过什么了?”她陷在他眼神所构织的绵密情网里,傻傻地问着。

    “已经失败的事,又何必再提。”徒惹她烦恼而已。

    他狠啧了一声,用力别开头。

    他在做什么?他是为了斩断对她的依恋才带她来这里,为什么不想让她走的念头反而一刻比一刻加剧?他这举动是不是从头就错了?

    他拉着她的手,掉头便要离开跨院。

    “你要走了吗?”他的探望真就只是这样?!

    “再待下去已经没有意义了。”他的声音浮着烦躁,用力地拉过她。“我们回去。”

    她根本没有抗议的余地,他便已强硬地将她抱起,一如来时般飞身回去。

    她紧紧地攀着他,咬着下唇不敢发出半丝声音。

    他究竟带她到这儿来做什么?他所谓的意义又是什么?她拚命地想理出一点头绪,但她的脑中根本就乱成一团。

    从很早以前开始,她的脑子便已丧失作用,别说思考,连自己的心情都搞不清了!

    就像现在,她也不知道她的鼻子为什么这么酸?为什么这么想紧紧抱着他,永远也不放手?

    飒飒的夜风在耳边呼啸而过,却依旧吹不散她心中的迷惘。当她惊觉时,他已安稳地让她双脚落地了。

    他尽职地将她送回松风阁。“时候已经很晚了,你快点休息吧。”他说完,便急着想要离开。

    “你──”她望着他亟欲离去的背影,突然激动地叫住他,不想这样让他离开。

    听到她的声音,他的脚步顿住。他停驻了短短半秒,心中却已翻覆挣扎过不下千万次。

    他实在不该再这样拖下去了!再这样下去,他只会永远吊在悬崖的边上,永远也不得解脱!

    最后一次咬牙,他握紧了拳头,强迫自己从牙关中迸出声音。

    “明天……”他握拳紧得都快滴出血来了,却一再警戒自己,这次他绝不能再改变心意。“明天我便吩咐孙勤让他送你回去吧!至于对你的补偿……这府中的东西,只要你喜欢,你可以尽量拿走!”

    不等她的回答,他急急快步就定,再也待不住一时半刻了。

    她的娇躯猛然一震,怎么也没想到他竟是开口要送她离去。

    虽然那明明是她极力争取来的,但从他口中说出来的那一刻,她的力气好像突然被抽光了一般,双腿一软,便跌坐在门边。

    他的背影消失在松风阁的围墙外,但她的眼神仍胶着地追寻着他。

    月光依旧照着整片大地,但她视线中的世界却竟然开始模糊。他的话在她耳里乱糟槽地不停回响,她却只听到自己讷讷的声音飘散在冰凉的空气中。

    “为什么……为什么……”

    为什么要这么快就放弃?就在她已经开始着魔的时候。

    厉祯站在庭外,冷眼看着小厮从库中拖出车辇,正卖力地套着缰辔。

    秋风如刀,呼呼地吹。气候愈来愈冷了,但是,却都比不上他的心冷。

    他问过自己一千遍,究竟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可总没办法给自己一个明确的答案。

    这些日子以来,他没有一刻不在帮自己做心理准备,就是为了此刻的到来。其实他早就该送她走了,却总悬着自己的依依不舍,忘了贪恋也总该有个期限。

    但他现在意识到了。那种她就在眼前,他却完全亲近不了的痛苦日日增大,都快要把他给逼疯了!

    他想,是时候到了吧!是彻底断了的时候吧!再这么下去,对谁都没有好处。

    “王爷……”孙勤下豫的声音在背后响起。“小姐来了。”

    他猛然转过身,对上那抹娇小纤细的身影。

    她的手上空空如也,这让他大吃一惊。

    “你……你的包袱呢?”他不是承诺过她可以带走任何东西吗?她为什么什么都不拿?

    “我没什么东西要收拾的。”她微微皱了一下眉头,想命令自己别表现得这么难受。

    “你真的什么都不要?”连个补偿的机会都不给他?

    “如果我会要,就不会离开了!”

    如果她当真贪图任何财物,当初大可不必拚死也要离去。

    他震惊了一会儿后,突然笑了。

    “是啊,我怎么会忘了,你的个性是那么高傲。是我的错,看来我提出的补偿反而侮辱了你。”他自嘲地道。

    她的心仿佛有刀在绞,咬着下唇,撇过头,不愿看向他的脸。

    明明都已经到离去的关头了,往后两人便山高水长,永无交集,但为什么到了现在她还要为了他心痛?

    她紧紧握着拳头,暗恨自己太过不争气。

    “我可以走了吗?”她突然冒出这一句。

    她咬着牙强憋着,如果再不快点离开,她怕自己会抑制不住心中强烈的酸楚而失态。

    要离开也必须是要骄傲的离开,无论如何,她绝不愿在任何人面前失了尊严。

    “孙勤,送小姐上车。”他微不可见地震了震,随即冷硬地命令。

    湛璃根本不等孙勤应答,直步便向前登上了车辇,放下了挂帘,正式隔绝了他们两人的空间。

    “王……王爷!”

    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这些天来王爷和小姐的关系已经变得很好了。但为什么现在又突然转僵了呢?他实在见不得事态如此发展,不由得紧张地叫唤出声,试图力挽狂澜。

    但是厉祯根本不理他,一甩衣袖,快步向王府的内院方向走去。

    但没走几步,他便停下来了。孙勤大喜过望地以为事有转机,但他回头抛下的话,却打碎了所有可能的希望。

    “记住,一定要把小姐平安送回青青楼。”

    她在赌气,她在赌气,她在和他赌气,赌着他不肯向她敞开心房的气。

    可是……她没办法让自己的气持续下去啊!

    听着窗外逐渐增大的马蹄声,她强忍着的泪水不禁像雨一般拚命往下落。

    为了坚定自己离去的信心,她试着想像他的恶形恶状,但是当她闭上眼,浮现在她脑海中的,,竟然全都是他那双时而流露寂寞神情的眼睛。

    她在做什么?他都已经这么明白地要她走了,她干嘛为他这般心痛?!

    她是这么努力地教训自己,可是她发现竟然一点用都没有!

    她不能不想他,她不能不疼他!

    经过这么多天的相处,她再也没办法把他当成原先的大魔头看待。她不得不承认,高婶说的话是对的。

    他是一个好人,一个寂寞至极的好人,一个让她心疼欲碎的好人,一个她不能不喜欢的大好人!

    她喜欢他!她好喜欢他!

    原来她是这么样的喜欢他!她紧抓着胸口,终于明白那困扰她良久的迷惑究竟所为何来。但是……

    呜咽终于蛮悍地迸出了她的牙关,并且一发不可收拾。

    但是为什么到现在她才发现,到了这已经太迟了的现在!

    时到如今,她还能寡廉鲜耻地回头吗?当初是她那样坚决而强烈地求去,现在她还有什么脸再回头要求陪在他身边?

    马车突然停下了,她脸色惨白地瞪着那张逐渐被掀起的挂帘。

    一定是青青楼到了……头一次,她体验到什么是真正的害怕,她紧抓着衣襟,下意识地猛烈摇头。

    太迟了……难道真的已经太迟了?

Www.xiaosHuotxt.netT.xt.小..说...天.堂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目录
新书推荐:重生之先生牵好手 都市鸟神 江山裂 五月柳絮飞 甲武纪 执掌仙途 一只想要天长地久的狐 符道乾坤 一个人的世界 英雄无敌之国战 巫妖酒馆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