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狼影院线观看
首页 > 历史军事 > 战狼影院线观看 > 战狼影院线观看 正文

战狼影院线观看(1/2)

目录
好书推荐: 心心糖套住被诅咒的魔 鬼剑神????????澹????规??霍格沃茨的伏地魔之子测谎人生高纬入侵不灭圣灵至尊绝色高冷仙修仙者的自我修养给病娇的他加点糖

    孟影倩把照片举高到面前一个手臂长的距离,对其中光影变幻所制造出来的绝美影像扮个鬼脸。

    「帮我推掉吧!」照片放回桌上,她的签名龙飞凤舞地挥洒在最后一张宣传照背面。

    「小姐!」她的经纪人夏先生怪叫起来。「明明是你自己挑明了,下部戏只肯扮演这种角色,我好不容易相中一部品质和价码都能符合你要求的剧本,你现在反倒叫我推掉,没搞错吧?」

    「没办法,小女子最近染上职业倦怠症啦!」她懒洋洋地瘫进沙发里。

    「什么?」他不敢置信地瞪住她。「我没听错吧?你过去八个月只接过一部片子,两个月前已经杀青了,现在居然'有空'染上职业倦怠症?」

    她挑起一道弧度优雅的柳眉。「倦怠症不分工作年龄,说来就来,我也没法子。」反正我又不缺这份片酬生活!她保留最后一个想法没有说出口。

    夏先生却立刻听出她的言下之意。

    说真格的,孟影倩这型的女人真教所有经纪人又爱又恨。她具有一股天生的明星架势,不仅包含容貌的美艳,更兼有难以言喻的华贵气质,注定站在荧光幕前接受影迷的倾仰。任何经纪公司一旦网罗到她,说现实些,等于找到一株摇钱树。他很庆幸自己当初眼光好,在众多cF模特儿中,一眼相中她的潜力,经过两年的雕琢培育,造就出亚洲地区最耀眼闪亮的电影红星。

    然而,麻烦就出这里。孟影倩的贵族气息其来有自。她的家境非常富裕,父亲是个白手起家的饮业巨人,母亲是政界大老之后,自己又是个集三千宠爱于一身的独身女,男朋友王磊的后台更是硬邦邦的,向来呼风便得风,唤雨便得雨。当初加入模特儿的行列只是出于玩票心态,踏进电影圈大红大紫后她也不觉得特别稀罕,偶尔来个小小的罢工,只要不违约,他也奈何她不得。

    「我的大小姐,」他直叹气。「你这次会倦怠多久呢?给我一个确切的时间吧!」

    她阿沙力得很,毫不拖泥带水,伸出四只纤纤玉指。

    「四个月?」他的下巴差点掉下来。「很久呀!你不怕影迷忘记你?」

    「忘了就算了。」她还稀罕吗?提起背包就往门外走。

    「小孟,有没有商量的余地?」他犹不死心,眼巴巴追到门口,只来得及见她回头皱皱鼻子。

    七月的艳阳比老虎还难忘,柏油路面隐隐出现阵阵上升的雾,骑楼下的阴影虽然阴隔了烈日的曝晒,却驱不散空气中沉滞不动的暑意。

    孟影倩走向停车场,闷闷不乐地嘟嚷着。

    说来说去,都是自己好事惹的祸。

    当初只为新鲜感作崇,允诺朋友成为他的电视广告模特儿,谁知居然一炮而红?走红也就算了,谁知居然引来那位夏姓经纪人?引来他也就算了,谁知她居然拍起电影来?拍电影了也就算了,谁知居然把她捧得更红?

    哈!这下可好,晚上出门买吐司面包都得戴墨镜,活像个通辑犯似的,人生至此,有何乐趣可言?

    所以,说来说去都是自己好事惹的祸。

    基本上,她是个没什么野心的女人。荧幕上风情万种、冷艳迷人的面具全是假像,真实的孟影倩开朗随和又好相处,丝毫没有半点明星架子。

    她这辈最大的期望是和母亲一样,找到一个心心相契的终生伴侣,不需要有炫人的外表、傲人的财富,只要能和她真心相对,执手到老。母亲当年既然能放下一切身段,陪父亲披荆斩棘而造就今日的事业,她孟影倩照样能做得到。

    不过,在觅得如意郎君之前,她还是尽快调适自己幕前幕后的两面生活吧!

    「刚才应该说五个月的。」她不无遗憾地摇头,低头寻找车钥匙。

    「阿姨。」稚真的嗓音在她身后细细叫唤。一回头,却见到一尊洋娃娃站在身后。

    洋娃娃?

    「阿姨,帮我签名好不好?」

    她回身打量。哇,好漂亮的小女生!她相信自己即使幼年时,都没有眼前的女孩长得标致。一身细柔的肌肤似乎掐得出水来,嘴角处嫣然上扬的樱唇,配上五官中最引人注目的大眼睛,会被人误认为洋娃娃不是没有原因的。

    「你叫什么名字?」她蹲下来和小女孩平视。

    「婉儿。」悦耳的声音自瓣唇间轻吐出来,无论在视觉或听觉上都是一种享受。

    影倩直觉对她升起亲近的好感,这女孩不知如何让她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你的父母呢?」她四下张望,没有见到任何大人陪伴在女孩身侧。

    「我没有爸爸、妈妈,只有一个张叔叔。」她嘴角下垂,装出一副惹人怜爱的小弃儿模样。

    「你的张叔叔呢?」原来小女孩是个孤儿。

    「在家里。」

    慢着!这是什么意思?

    「婉儿,你住在哪里?」她优雅的眉头皱起一个小褶。

    「南京东路四段。」小女孩显然不觉得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而那位「张叔叔」居然放心让一个八、九岁的小女孩,独自从南京东路四段路来信义路三段?

    「张叔叔不会担心你吗?」

    小婉儿绽开一朵天真的微笑,对她摇了摇头。

    这个世界究竟是怎么回事?居然有这种不负责任的大人,难怪幼童的失踪率和绑架案件节节升高。她霎时对张某人产生极度的反感。

    「婉儿,到阿姨家玩好不好?我们到时候再打电话给张叔叔,叫他不要担心。」影倩漾出最无害的笑容,心中已经准备好一堆「阿姨是好人」、「不会诱拐你」之类的说词。

    「好啊!」小女孩开开心心地绕过车头,坐进前座。

    所有言论卡在喉咙间,英雄无用武之地地折吞回腹中。她啼笑皆非,只好随着小女孩坐进车内。

    看来这位婉儿小姐很容易相信别人呢!相形之下,那个「张叔叔」轻率的态度就更令人发指了。

    林淑慧宛如中了定身术,呆望着三公尺外光鲜亮丽的奔驰五00敞篷跑车──不,更正确的说法是,呆望着跑车盖上色彩缤纷的「印象派油画」。

    她勉强安慰自己。或许这部跑车只是「看起来」很像奔驰,其实是一辆嘉美。毕竟在中国大陆,连三轮车都可以在车头上装个奔驰标志,谁规定台湾的嘉美不可以?

    「对不起,借过。」愉悦的男中音在空气中震动。

    她转身的速度慢到足以列入世界纪录。一张有些眼熟的面孔配上一双飞扬的黑眸映入眼中。然而,最令她心惊肉跳的目标却是那串握在手中的车钥匙。

    钥匙环中一个银灰色铁圈构成,圆心部分呈放射状画出三条半径,平均等分圆周为三道弧线。这是所有爱车人共同的语言──奔驰。

    「这辆车……不是你的吧?」她犹抱一丝希望。

    「是,而且是我亲自改装的。」骄傲的笑容顿令她跌入绝望的深渊。「林小姐,你想去哪里?我送你一程吧!」

    淑慧发现自己的嘴巴很不优雅地张大,连忙闭上。

    「你认识我?」不会这么衰吧?

    「原来你没认出我。」他的微笑转为尴尬。「我是王磊,你父亲汽车材料行里的常客。我们见过几次面。」

    「你就是那个纨……」她硬生生咬住舌尖,将剩下的「裤子弟」三个字吞进肚子里。

    千万不要乱说话!无论如何理亏的人是她,如果再让她这副向来坦白到会得罪人的脾气,把局面越搞越僵,后果将不堪设想。

    「对,我就是那个'玩'车的人。」王磊目光一闪,似乎明白她险些脱口而出的评语。

    她暗暗呻吟。

    天哪!谁的车子不好砸,偏偏砸中熟人的车,这下子还逃得掉吗?根据她对王磊微薄的了解,他的父亲恰巧是那种逼财政部长下台后,还能大刺刺地向新闻界放话「我可没说不让他做下去」的财经界重量级人物。

    当然,他的背景显赫与否并不重要,反正和她林淑慧风马牛不相及;但是,有着这种背景的人通常不太可能开辆冒牌奔驰,这点可就很重要了。

    她尽量站在正前方挡住他的视线,这基本上不太容易,因为淑慧一百五十二公分的身高只到他的肩膀。

    她只好一改以往对陌生人爱理不理的态度,拼命找话说,使他的视线暂时集中到她脸上。

    能拖一时便是一时,等到她想出该如何善后再说。

    「还好啦!一般中上家庭都买得起。」他耸耸宽肩,不怎么在意。

    这个回答明显是在自欺欺人,不过王磊并不打算说出真正的行情。不知如何,这位林小姐对他的态度冷淡无比,似乎认定他是个游手好闲的花花公子,只懂得香车和美人。天知道他的「香车」也不过眼前这辆凭自己力量一点一滴改装起来的开篷跑车,美人也只有那位青梅竹马的死党孟影倩。

    一旦让她知道这辆车的价格,林淑慧绝对会将他打压三级,然后在「跑车价值」和「足以拯救非洲十万饥民」中间画上等号。虽然她对他无足轻重,但是随便被别人看轻的感觉总是令人不太舒服。

    「你的……板金很贵吗?」

    「这必须看看板哪个部分。」真难得她对他的爱车如此兴趣。

    「引擎盖呢?」她小心翼翼地缩短范围。

    「嗯……可能得花上一笔钱。引擎盖的面积相当大,板金之后必须烤漆。而新旧漆会有明暗上的区别,所以遇上车身大范围的烤漆,我通常会全车重烤──」她越听越惊心,不安的表情终于引起他的警觉。「你没事问起我的引擎盖做什么?」

    「呃……」她死瞪着他衬衫上的第一颗钮扣,拼命转动脑筋想着该如何回答。

    王磊越想越觉得不对劲。上个月公司捉到一个盗用公款的职员,脸上心虚的表情和她现在一模一样。不行!还是自己亲自检查一下比较保险。

    他绕过这块「挡路砖」,视线落在雪白的奔驰跑车上,「搞什么……啊──我的车!我的车!」

    淑慧捂住耳朵抵挡他的暴怒,四下偷偷张望一眼,看看有没有什么地方可以让她躲起来。

    「我的宝贝车,怎么会变成这样?」他气急败坏地冲回来揪住她。「是你弄的?」

    饶是她个性再漫不经心,闯了祸也知道要害怕,螓首压得好低,细如蚊蝇的声音回答道:「好……好象是。」

    「我和你有仇吗?你这样破坏我的车。」他整张脸都气红了。

    淑慧嗫嚅。「我……不是故意的,刚才在七楼粉刷阳台,油漆桶放在栏杆上,手肘不小心……撞到桶子,结果它就……飞出去,掉在你的引擎盖上。」

    王磊欲哭无泪。打量引擎盖上气势纵横的油彩,挡风玻璃上有三分之二的面积全让油漆给毁了。

    「那片黄黄的东西是什么?」他厉声质问。

    「乳胶漆。」她偷偷抬头瞄他一眼,心里纳闷:这人也未免迟钝得太过分了,连乳胶漆都认不出来。

    「那片清水渍呢?」他显然很喜欢这种理直气壮的地位。

    「松节油。」她终于忍不住回问:「你从没刷过油漆吗?否则怎么会连松节油都不知道?」

    「你还敢顶嘴?」他瞪她。

    这女人也不未免太迟钝了,她居然不替自己毁了一辆名车而担心,反而教训起他油漆的事情来着。

    「噢!天哪!还撞凹了一个大洞!」

    「……其中一桶掉下来的油漆还没拆封。」

    「没拆封?」浑厚的男中音已经变成狂吼的男高音。她愁眉苦脸地听着他发飙的叫声,可以想见自己辛辛苦苦攒来的银行存款就这样长翅膀飞掉。

    「有什么好生气的?我赔给你就是了。」她真是搞不懂。王磊有必要为了一部没有生命的机器,发这么大脾气吗?「我的朋友有间修车厂,他应该能修好你的车子。」看来非找伯圣搬救兵不可了!

    他根本懒得理她,绕着心爱的跑车走一圈。

    「啊──那是什么?」

    忍耐!忍耐!她提醒越来越觉得无趣的自己,眼光随着王磊愤怒的食指望过去,开篷车内的真皮座垫上,挥洒着一幅精彩绝伦的「泼墨山水」。

    「原来在这里。」她喃喃地自语着。「我还以为那罐蓝色的油漆没有掉下来呢!」

    喔──他的DE赛车座椅,全套核桃木饰板,特地从意大利原装进口,上个星期才换装上去,花了他二十五万。居然被一桶价值不到两百元的漆给毁了。

    他连呻吟的力气都消失了。

    「我又不是赔给你,你何必摆脸色给我看?」她终于想起来自己也可以生气,连忙揪住他的小辫子。

    「而且你也有错,怎么可以在人行道上随便停车?」

    「因为我只是临时停车,否则怎敢不把篷子拉上?我才离开不到三分钟,视线移开车子不到三十秒,怎么知道你居然会用一堆油漆淹死我的车子?」

    她实在忍不住被他描绘的形容词给逗笑了。瞄见他目露凶光的狼狈相后,连忙告诫自己专心一点。

    「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已经答应赔你了嘛!」她想起父亲的告诫:这年头人人怕恶汉,于是努力板起脸孔。「再说,人行道上也不能临时停车啊!」

    他气坏了,死盯着她勉强想装凶却偏偏有些心虚的表情。

    赔?她赔得起吗?家里开汽车材料行,虽然生意不错,但终究只是间小店面,她拿什么来赔?再说,那家店属于她父亲的。她长这么大了,好意思再向家里伸手吗?

    算了,这些都不是他的问题。发生这种事算他倒霉,自己认了吧!

    「好,就让你赔,我会把车子拖回原厂修理。」至于最后由谁付钱,他自己心里有数。

    淑慧的脸垮了下来,此刻终于真正感受到危机意识。吾命休矣!如果拖到伯圣厂里,大伙都是一家人,价钱好谈。但是拖原厂?这种富家子弟就不懂得体恤别人吗?

    「原厂就原厂!」豁出去了,输人不输阵。

    瞧她那副横眉竖眼的模样,王磊的怒气稍微微降低一点点。原来貌不惊人的林淑慧,生起气来还挺可爱的。

    今天是她第一次在他面前表露出强烈的情绪,以往总看她心不在焉地招呼他,一转头却马上将这人忘得一乾二净,有时连他何时进店或出店都没注意到。

    「把你家里的电话号码留给我。」

    淑慧对他颐指气使的口吻反感之至,良心的苛责却不容许她留个假电话,反正大家日后碰面的机会多得是,躲不掉的。

    她心不甘情不愿地交出电话号码,王磊接过来,小心翼翼地掩饰嘴角微扬的弧度。

    孟影倩大小姐的住所翌日早晨陷入一场混乱。

    「把打蛋器拿出来……等一下!啊──」她尖叫,冲上前扯下插头。

    婉儿手中提着打蛋器,目瞪口呆地盯住厨房内四处飞溅的蛋液,影倩带着相同的表情站在身旁,瞪向那台无辜的打蛋器。

    「怎么会这样?」

    「好问题,」影倩带着壮士断腕的决心用力点头。「我去找说明书,你稍等一下。」一分钟后,她大声朗诵说明书的内容。「上面说'切记将电源关闭后方可拿出打蛋器,以免造成内容物四处飞溅之现象'。」

    两人面面相觑。

    好吧!实验失败,她们都不是洗手做羹汤的料。

    「我们干脆别煮了,阿姨带你去晶华吃早餐。」这是唯一能让她们在最短的时间内填饱肚子的方法。

    婉儿立刻雀跃万分,七手八脚抹掉脸颊上的蛋汁。

    「好啊!吃完早餐我们回去找张叔叔。」

    「'你'回去找张叔叔。」影倩纠正她。「阿姨和王磊有约,待会儿得去见他。」

    「可是──」她还想反驳。

    突然响起的电话铃声打断两人的谈话。影倩有两支电话,其中一支被她戏称为「公用电话」,开放给泛泛之交、公司的人或影迷们,现在作响的无线电话则只有寥寥几位好友或家人知道。

    「快去换衣服!」她拿起话筒时兀自交代婉儿:「穿昨天买的那件鹅黄洋装,很可爱──喂,我是影倩。」

    彼端沉默半晌。「……我不认为黄色洋装适合我,你有没有其它建议?」

    是王磊。她失笑,连忙道歉,结果这家伙是打电话来取消约会的。

    「为什么?」她有些懊恼,原本计划两人提早见面,可以顺便把婉儿介绍给他!

    「上午我有个生意会谈,下午则想回修车厂看看。」只听到王磊唉声叹气地抱怨。「我的车被某位女士给毁啦!」

    「谁敢动你的宝贝车?」她又惊讶又好笑。

    早想染指王磊的车子好久了,他偏不肯割爱,这厢报应不爽,天道得偿!

    「你不认识她,有机会再让你们见面。她是个挺──难以形容的人。」这是他所能想到最贴切的形容词。

    「我等着。」影倩笑嘻嘻地回答。

    此时若有记者听见他们的交谈,铁定会跌破眼镜,然后马上赶回报社发稿,标题为:企业少东移情别恋,美艳女星沦为下堂。

    只有两位当事人明白,他们的友谊从不曾掺入爱情的色彩。说真的,如果你打三岁起脱光光和一个六岁的小毛头洗澡洗到五岁,长大后想将他当成一个雄赳赳、气昂昂的大情人来谈情说爱,实在有点困难。毕竟他身上「可观」的东西全被你看遍了。

    匆匆话别,她挂上话筒直偷笑。以前从未听过王磊用这种口吻提起任何异性,看来他的春天就要来临了。

    「阿姨?」婉儿扯一扯她的衣袖。

    「咦?你还没换好衣服?」

    「我刚才偷听你讲话。」如花的笑靥看不出丝毫愧疚感。「你和王磊叔叔今天下午不见面了,对吧?」

    王磊叔叔?她叫得倒是蛮亲热的,两人还没见过面呢!

    「我知道你在打什么如意算盘,趁早省省吧!」从昨天起,小婉儿就千方百计想推销「张叔叔」给她。

    「别异想天开了,快去换衣服──」话题又被打断,这回轮到她的「公用电话」响了起来。

    准是夏先生来要人!他总是算准她「神智不清」的时刻鼓吹她接片子,偏偏大小姐今天起了个早,他可失算了!

    她拿起话筒劈头就喊:「没用的,说不接就不接。」

    对方静悄悄的。她扮个鬼脸,看来吼错人了。

    「喂?我是孟影倩。」

    「……」

    「再不说话我要挂断喽。」

    「……我爱你。」嘟──挂断了?

    「神经病?」婉儿飞奔到她面前转个圈圈。

    骚扰电话马上被-诸脑后,她眼睛一亮,开心地和小女孩一起转起来。「好漂亮!婉儿长大以后一定迷死人。」

    「谢谢。」婉儿双瞳漾出欣悦的波光。「爸爸常说我和妈咪一样漂亮哦!」说完快快乐乐地跑进起居室。

    影倩满心纳闷看着小女孩花蝴蝶般飞到长镜前打量自己。如果婉儿是个孤儿,为何提到她父母时完全不觉得伤心难过?

    这女孩有时候还真是神秘莫测。

    伯圣走进浴室洗把脸,冲洗掉手上的油污。

    已经超过二十四小时了,婉儿居然连通电话也没有,教他如何能静下心来工作呢?

    他整个早上全在发呆中度过,脸色难看得令几名手下以为他又犯牙痛──认识张伯圣的都知道,遇上他牙痛时,闲杂人士最好退避三舍。

    「如果被我遇上,铁定打她一顿屁股。」

    说归说,倘若小家伙自己不出现,想在台北街头偶遇到她的机率等于负数──比零还不可能。谁能料想到,当初让他的日子头痛异常、恨不得婉儿没有缠上身的想法,居然在小家伙离开之后回过头来反噬他?现在他反倒希望小黏人精重新回到他的生活中,让他继续头痛。

    「叔叔。」上天似乎听见了他的心愿,一道鹅黄的人影倏然奔进店里,软软甜甜的童音快乐地呼唤。

    他连忙冲出浴室,险些撞到一名学徒,婉儿姑娘俏生生地站在眼前。「婉儿,你终于回来了。」他又惊又喜,眨眨眼确定自己没有看错。「你变得好漂亮!」

    一头青丝用黄色缎带扎成两个可爱的包包头,粉嫩的脸蛋泛出苹果红的光彩,婉儿一改平时的顽皮模样,变成一个好生可爱的小家碧玉。

    「为何不打电话回来?我好担心你又迷路,被坏人给骗走。」原定打她一顿屁股的念头顷刻间-到九霄云外,抱起她从头到脚看个仔细。

    旁观的技工偷偷松了一口气,遣学徒到隔壁的代理店传话,低气压已过,老板的心情拔云见日。

    「我记不得你的电话号码。」她从他怀中下地,扯着他的手往外走。「叔叔来,介绍你认识一个很重要的人。」

    伯圣的注意力全部投注在她身上,此时此刻,不可能有任何人比婉儿重要。「你妈咪吗?你终于找到她了?」

    她神秘兮兮地摇头。「就是她──孟阿姨。」

    他在门口霍然停住。是她!那个电影明星孟影倩!还以为婉儿真有个母亲呢!原来只是找借口看她的偶像去了。

    常听人说电影明星的美貌最不可靠,卸了妆后惨不忍睹,没想到这位孟小姐只上口红的模样竟然美得可以!不过就算她漂亮好了,那又如何?戏子终归是戏子,无论外表多么纯洁善良,花边新闻照样闹。在他眼中,当演员的女人没一个是良家妇女。

    「孟阿姨,他就是张伯圣叔叔。」

    影倩仔细打量眼前块头魁梧的男人。看上去比她大个五、六岁左右,浓眉峻目,谈不上是很有个性,比一些当家小生有型多了。

    见到这男人,你只会想起三个字──死硬派。

    十个字也成──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

    此刻他盯着她瞧的眼神并非她惯于见到的惊艳或谄媚,而是──天哪!她没看错吧──不表赞同和不屑。

    从小到大她孟大小姐向来只有被人捧在掌心呵护赞美的份,谁敢而且舍得用这种眼光看她?

    她勉强维持礼貌向他点头打招呼。

    她有必要摆出这副纡尊降贵的表情吗?伯圣的反感立刻加深一层。

    没错,像他这种乌漆抹黑的修车厂,本来就不是她那种天之骄女应该光临的地方,她这种千金小姐就该去那种豪华餐厅、夜总会,来他这种厂里实在污蔑了她那种人的身份。

    他当然可以请她到隔壁明亮光鲜的汽车代理店坐坐,不过,他何必?

    「孟小姐,谢谢你送婉儿回来。我本来以为她有个母亲,不好意思留住她。既然她没有,我会好好照顾她的,再次谢谢你带她回来。」说完脚跟一转,牵着婉儿就想走回店里。

    且慢!他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影倩气得俏脸生晕。他这是什么态度?嘴里说些道谢之词,表现出来的根本不是这么回事。她从没见过这么不懂礼貌的人。

    「慢着!」

    出乎三人意料之外,她的台词意被小婉儿抢先喊出来,影倩对她煞有默契地猛点头。不愧是婉儿,深得我心!

    「叔叔,」她漾出一朵百试百灵的请求笑容。「孟阿姨一大早起床煮早餐给我吃──」他怀疑地瞄影倩一眼,提醒自己别忘了替婉儿买包胃散。「又带我到丽晶吃点心──」看来她的确很细心地照顾婉儿,他的脸色稍微缓和下来。「去班尼顿买衣服──」确实把小姑娘打扮得很可爱,他的脸色更温和了。

    「还去电影院看'恐龙小叮当'……」

    「什么?」伯圣大吃一惊,所有好脸色一扫而空。「你带她去看那种神怪片?那种剧情有碍婉儿身心发展,你知不知道?」

    「那是普通级的电影,婉儿没理由不能看。」她不甘示弱地反击。

    「听我说嘛!」引起争执的主角用力摇着两人的手。「你们两个不要一见面就吵架,让我把话说完。」

    两人住口,依然瞪住对方。

    「叔叔,」婉儿赶紧把握机会。「孟阿姨今天陪了我大半天,好辛苦哦!现在已经十二点半,我们找她一起吃午饭吧!」

    「没必要!」

    「不用了!」

    两人现在倒是挺有默契的。

    影倩别开头不看他。「我本来以为你是婉儿的亲人,所以才送她回来。既然你们非亲非故,婉儿还是跟我住吧!」她牵起婉儿的手。「我们走。」

    「别想!」他干净利落地回绝,牵起女孩另一只手。「是我先发现她的,她自然应该和我住。婉儿。婉儿跟我住!」

    「不,她跟我住。」

    两个人简直像争着同一根骨头的狗,视线在空中霹雳交会。

    「婉儿,你跟谁?」异口同声询问夹在中间的小人儿。

    婉儿用力甩开两人的手,气呼呼地双手插腰。「我肚子饿了,吃完饭再说!」

www.xiAoshuotxT.net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目录
新书推荐:异能永生 乞丐的狐狸精老婆 一宠成瘾:帝少撩妻入怀 家养懒妃:倾城王爷奶嘴癖 九霄武帝 三国之大汉飞将军 豪门老夫人的重生 桔梗的涅盘重生 红楼之绝黛无双 大宋贤王 文明使者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