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夜影视网
首页 > 历史军事 > 黑夜影视网 > 黑夜影视网 正文

黑夜影视网(1/2)

目录
好书推荐: 重生之法师至上 狂徒血煞逍遥毒皇美人心不暖三国之逆天神棍懒龙传符斗师爸爸生病的日子诸天仗剑行再世为灵

    当晚邵风回来了!

    本来想搭隔日一早的飞机,可他想见雨颜,非常非常想见她。

    当真是离别后才能了解相思究竟有多浓。

    秦雨颜在接到他的电话后,便怀着忐忑的心情坐着计程车去机场接他。

    当邵风一见到她,立刻紧搂住她,“想我吗?”

    “嗯……想。”好想,可她更害怕面对他。

    一个背叛他的女人又怎有资格说爱他、想他?犹记得在她交付出自己给他的那天,他曾问她会背叛他吗?

    那时她想:怎么可能?就算拿扫把赶她离开,她也舍不得走。可如今,那些想法已成泡影,她已臣服于现实做个背叛者。

    “高雄分公司的事已经处理妥当了。”他勾起嘴角,痴迷地望着她,“还是跟你在一块儿最满足。”

    她垂下脑袋,实在无法面对他那句句温柔的爱语,她没资格,她当真不值得他对她这么好。

    “累了吧,我们快回去。”她笑着,好掩饰自己的心慌。

    “你怎么了?瞧你没什么精神。”他瞧出她的不对劲。

    “没有啊!怎么会呢?”雨颜赶紧回答,紧张得连她自己都觉得破绽百出,好想哭……她真的好想哭。

    “是不是我不在,你工作量增加了?”他开始猜测。

    “不是,你别瞎猜了。走,我们快回去。”无法面对他的追问,她抓着他的手急着往机场外走。

    “或者……又是为了你爸爸的事?”她愈是不肯坦言,他愈想弄个明白,“你昨天突然来电说他输了钱,多少?”

    “呃!”她顿住步子。

    “究竟多少?”邵风端起她的小脸,又问了一遍。

    她弯起嘴角笑了,“你会帮他还吗?”

    “是不想。”他坦言。

    “那就算了。”

    “可为了你,我会。”他又补了一句。

    “你真愿意?”雨颜错愕地反问,以为他是绝不会插手管这件事的。

    “我说愿意不是为了你爸爸,而是为了你。多少钱你就直截了当地告诉我,只要我能力所及,绝不会眼睁睁看着你一个人干着急。”他攫住她的肩,深深睇着她,那分情已不用怀疑了。

    耳闻他的深情话语,雨颜心头感到刺疼,她不禁想:为什么……为什么你这些话不是在昨天说出来呢?

    可现在……什么都来不及了,她今早已将东西交给吕克义,已经拿不回来了……

    雨颜微偏着脑袋,勾起嘴角笑着说:“你多虑了,我爸爸输得不多,我能应付,谢谢你。”

    她率先走出机场,这时正好来了辆计程车,他们便一块搭上。

    沿路,邵风一直疑惑地看着她,既然她不肯坦言,他也不勉强,但是他希望在她遇到困难时第一个想到的会是他。

    就在半路上,他的手机突然响起,一接听,原来是公司助理何强打来的。

    “董事长,您现在到哪儿了?”何强劈头就问。

    “我刚出机场,现在在计程车上,有事吗?”

    “当真出大事了,您能不能赶回公司一趟。”在电话里说不清楚,何强只好请他回公司。

    “到底什么事?你快说。”邵风做事一向干脆利落,受不了何强如此吞吞吐吐。

    “董事长……我们的程式被盗了!”

    “你说什么?程式被盗了!”邵风拧眉吼道。

    闻声,雨颜的身子赫然一僵,完全不知所措。

    “没错,我们的程式不但被出卖,我们之前和美国特立公司所签的买卖契约也因此违约,得罚款五千万啊。”

    听着,邵风持电话的手发出严重的颤抖,脸色变得铁青,双目紧眯了起来,“等我,我马上到。”

    用力的按下电话,他无力地揉了揉眉心,沉重地叹了口气。

    “怎……怎么了?”雨颜歉疚地看着他。

    “没事,我看我还是先送你回去,我有紧急的事得回公司一趟。”

    接着他便交代司机改驶向雨颜的家中,之后他又火速回到公司,与底下的一群研发人员共商大计。

    研发人员一见到邵风,立刻七嘴八舌的讨论着。

    “董事长,您想想,这东西如此机密,就只有我们几个人知道,怎会失窃呢?”有人问道。

    “我相信我们小组里每个人的人品,我们绝不会做出这种事,可是……还真是让人想不透,程式究竟是怎么流出去的?”

    邵风闭上眼,举起手安抚道:“你们都别慌,有什么事一个一个说,我也相信你们,所以这事一定哪儿出了纰漏,咱们得慢慢调查。”

    大伙点点头,接着一个个说出心底的想法,还有整件事的经过,可抽丝剥茧下仍找不出可疑人物。

    最后夜已深,邵风见大家都累了,于是说:“既然事情已发生,大家只好用平常心去面对,你们也累了,回去休息吧。”

    他往椅背一靠,闭上眼,心底百转千回,脸上的灰暗线条才是真正的疲惫呢。

    “那您呢?”大伙担忧地看着他。

    想想董事长才刚下飞机,就被他们给抓来公司,想必今晚他肯定会失眠了。

    “我没关系,就在这里坐一下。”邵风挥挥手,示意他们快回去。

    “那我们回去了,您也早点休息。”何强不放心地看了他一眼后,才和其他人一块离开。

    云时整个公司除了守卫外,就剩下他一人。他不禁走回自己的办公室,懊恼地趴在桌上,思考这整件事。

    该死的,怎么会发生这种事?他怎么想也想不通,究竟是谁内神通外鬼,出卖他们?

    猛低头,他意外地瞧见电脑前掉落的一根长发,瞧这长度不就和雨颜的一样吗?

    能自由进出他办公室的也只有她,掉根头发在这儿是理所当然,但是为何他总觉得心神不宁?不……不会是她,可别乱猜忌,坏了他俩之间的感情。

    但为何他就是无法忘记这根长发的存在,莫非这事当真与雨颜有关?

    虽然他的办公室雨颜可以自由进出,但是她从不会动他的办公桌,又怎么可能掉了头发在这儿?

    或许是因为他曾被背叛过,心底直梗着一个结,怎么也无法坦然面对这事,尤其今晚雨颜那不自然的异样,更是加重他心中的疑惑。

    于是他当下作出决定,既然心底有结,何不解开它?

    秦天生的赌债终于还清了,可是秦雨颜欠邵风的债却还留着,自从回到家里她便坐立难安,睡不安枕,直想起当邵风得知程式被窃时的激动反应,如果他知道东西是她所窃,会有多气愤呢?

    愈想心底愈不安,第二天天一亮,她便急着赶往公司想看看邵风,她实在是不放心他啊。

    可一进入办公室,她竟发现邵风就睡在沙发上,仿似一夜未归!

    她急切地走向他,轻摇着他的身躯,在他耳边低声唤道:“风,醒醒……你快醒醒啊,这么睡着会着凉的。”

    不一会儿邵风张开眼,由他的双眼可知他根本没睡着。

    “你一夜没睡?”她揪着心问。想想这一切全是她造成的,她怎能不自责、不痛心?

    邵风转首盯着她,冷冽地勾起嘴角,露出一抹雨颜从不曾见过的阴邪笑容。

    “风……你怎么了?为什么要这么看着我,不要吓我啊!”看着他的笑,她的心猛然一提,预料到他已经知道了!

    可是他却什么话也不说地站了起来,接着开始收拾办公桌,将自己的东西全部丢进纸箱内。

    “你这是做什么?”愕然地看着他的动作,雨颜怎能不讶异。

    “我丢了程式,害得公司违约,必须承担五千万的赔偿金。你说,我这个董事长还能继续做下去吗?”他仍一径地收拾着,连抬头看她一眼都不屑。

    “违约?!那是什么意思?”事情有这么严重吗?

    “这份程式是我承诺老董事长要在近期内赶出来的,而我们研究小组也竭尽心力的在期限内把东西赶出来。老董事长看到后很开心,立刻和美国特立公司签下一纸买卖契约,如今还没交付就已遗失,而且还在别家公司发表,你说不严重吗?”说时,他的眼神似有若无的朝她激射寒光。

    “不,不可能。”

    老天,那么吕克义是欺骗了她?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不可能!你为什么这么说?”邵风挑起眉!里头却有难解的光芒。

    “我——”她噤了声,久久才道:“我只是直觉,不过是一个程式,再设计就有了,怎会有那么大的损失?”

    “那就是你太不了解状况了。虽然它只是个程式,却是花费许多精力、许多金钱、许多智慧、许多时间研发而成,你以为是唾手可得的?”

    “我……我不知道。”听在耳中,她的心如针在扎。

    她真该死,居然上了吕克义的当!她早知道他对“董事长”这个位子觊觎已久,为何她还这么单纯的相信了,亏她还是大学毕业的!

    “不知道就别问了。”他板着张脸,让雨颜看得好难受呀。

    “你真的要走?”她急切地跟在他身旁。

    “你觉得我还有脸待下吗?”邵风沉着声,嗓音中带了抹讥诮。

    “你知道……知道是谁做的吗?”她一双小拳头紧紧握着。

    他动作停下来,缓缓抬眸望着她,轻勾嘴角,嗤笑着,“你说,我该知道还是不知道?”

    “我——”她倒抽口气。

    “还有,现在我请不起你这位大秘书,非常抱歉。”他收拾最后一样东西,公物与私物分成两箱,而后抱起放着私人物品的箱子朝办公室外走去。

    “风,你要去哪儿,我不在乎什么秘书职位,只想跟你在一起。”雨颜不顾一切地追了出去。

    这时,整个楼层的职员望着雨颜追着邵风离去,心底不禁揣测着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董事长和秦秘书不是一对恩爱情侣吗?为何董事长要以这么冷漠的态度对待秦秘书?

    而他又为何要拿着纸箱出来,看情形好像是不干了?

    不会吧……

    这阵子相处下,他们都发现这位新董事长为人非常正派,虽然有点冷,可待他们都很好,怎么会什么也没交代的离开了?

    有位职员突然站起来喊住他,“董事长!”

    邵风顿下脚步,听见他又问:“你是不是不做了?不然为何要把东西搬走?”

    久久,邵风这才转过身,对所有人笑了笑,“对不起,我不是位好董事长,误信小人让公司亏损了,但我会负责偿还这笔钱。各位……后会有期。”

    落下句点,他便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雨颜傻愣地站在当场,心头忖度着:他刚刚说什么?误信小人……难道他真知道是她做的?

    那他为何不骂她、不对她发怒?一句话也不愿跟她说,他可知道这样的感觉比凌迟她还要痛苦啊!

    望着每个人看着她的好奇眼神,心底的疼更剧烈了,只好快步跟着邵风走出公司。

    雨颜眼看邵风进入地下室开车,可她不敢再追过去,只好一个人走到大楼外。如今他连理都不想理她,她又该找什么借口接近他?

    没想到就在她心思凌乱之际,吕克义居然追了出来,还故作亲热地喊她,“雨颜,你等等。”

    雨颜!

    她回头瞪着他,“我们哪时候变得这么亲密了?”

    “窈窕淑女,君子好述,如果邵风不要你,我愿意让你留下来继续做我的秘书——”

    “住口,吕克义,你欺骗我,你明明告诉我只是想吓唬他而已,可是你居然把程式卖给别人,这么做对你有好处吗?”她大声对他咆道。

    “你这女人,嚷什么?”

    吕克义猛地抱住她,搞住她的嘴,“别乱吼乱叫!我告诉你,如果你将这事嚷嚷出去,我立刻去赌场收回钱,让他们再去对付你那个赌鬼老爸。”

    他们这样的动作却好死不死的让正开车从地下室出来的邵风撞见,他眯起了眸注视他们良久,最后闭上眼,踩下油门加速驶离。

    好个雨颜,竟让他又一次受骗,原来全天下的女人都不能信!

    压根不知道邵风正从她身边经过的雨颜定住了身,诧异地望着吕克义,“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就为了你的野心?”

    “没错,我是有野心,这间公司是我父亲亲手经营的呀,我为什么要让给邵风那小子!”他恨意满满地说。

    “所以你就利用我?”她闭上眼,“你知不知道你将我的未来都断送了?”用力抹去泪,她踩着无力的脚步离开了。

    “你的意思是他知道是你做的?”吕克义快步跟上。

    “我不知道,可我已无法用平常心面对他。”以至于他现在每一个表情都让她心惊不已。

    “那是你庸人自扰。”他冷哼了声,“不过我说请你做我的秘书是真心的,你不考虑一下?”

    她长得还有点姿色,又是邵风的女人,把她担过来应该可以给他更大的打击。

    “你另请高明吧。”拿起皮包,用力往他身上一甩,驱离了他,雨颜加快脚步离开了这里。

    吕克义只是撇嘴一笑,“另请高明就另请高明,反正你已没利用价值,你就去找你心爱的邵风吧。”

    雨颜回到家里,有如行尸走肉的越过客厅,连看见秦天生也没喊一声。

    秦天生见她一脸愁容,立刻趋前问:“怎么了?吕副董要你办的事该不会穿帮了?”

    “爸,他就要当董事长了、你尽管去巴结他吧。”转首看着自己的父亲,“你还可以再拿多出来的八十万继续去赌,若再输了我也没办法了。”

    才要步进自己房间,秦天生就拉住她,“丫头,爸爸向你发誓,我真不再赌了,再信我一次好吗?咳……咳……”

    “你怎么了?”她这才发现父亲似乎苍老许多,“是不是伤还疼?我带你去医院……”

    “不用了,年纪大了,抵抗力也差了些,戒了赌就会好了。丫头呀,我昨天看你垂丧着脸,一整晚不说话,就猜出你八成出事了,想问你又不知该怎么开口,所以决定今天问个清楚。”秦天生强调。她吸了口气,摇摇头,“我没事,爸,只要你不再赌、不再喝酒,我任何牺牲都是值得的。”

    “咳……咳……”他又重咳几声。

    “爸,你真的病了,走,我们去看病。”看他似乎病得不轻,她不禁紧张起来。

    “我没事,只是累了。”真的老了,几次熬夜狂赌,弄得身体都差了,是该戒掉才是。而让他下定决心戒赌的最大原因,是他好不容易多得的八十万也在刚刚一刹那间又输光了。

    就在那一刻,他想起雨颜,如果让她知道一定会对他彻底失望,或许真的会一辈子不理他了。

    “真不去?”她仍不放心。

    “我先去睡,明天我一个人去医院就行,那你今天……”他仔细看着她,发现她眼睛异常红肿。

    “我没事,我……我……”忍不住地,她还是搞住脸大哭出声。

    “怎么了?你到底怎么了?”秦天生被她这模样弄得大吃一惊。过去不管他怎么惹女儿伤心,她从不曾掉一滴眼泪,今天究竟是怎么回事?

    “爸,我想出去一趟,可能会离开几天,可以吗?”她不想一个人闷在家里,她要去找邵风解释清楚,再也无法等到明天了。

    “到底怎么了?”秦天生更迷糊了。

    “爸,你别问,有事打我手机。”对他做了交代后,雨颜快步奔出家门,叫了计程车便直接去找邵风。

    一到邵风的住处,她踌躇了好一阵子才举起手按门铃。

    过了好久门才开启,而她看见的竟是喝得烂醉如泥的邵风!

    她赶紧扶住他,“邵风,你怎么喝那么多酒?”瞧见客厅满桌子的啤酒罐,还有整瓶的威士忌,她已僵在那儿了。

    “你还来做什么?”他摇晃了下眩沉的脑子,”把推开她。

    “不要这样,风,你听我说,我……”

    “够了!”他咧开嘴冷冷笑着,颤巍巍地走向她,“好个女人呀!滚:给我滚得远远的。”

    “你知道了是不是?告诉我,是不是?”就在这瞬间,她定住了身,也百分之百确定他知情了。

    邵风眯起眸转向她,“我知道什么?”

    “知道是我窃取你的程式,对不?”她故作冷静地一字一字说。

    当听她这么说,邵风的心口就像被什么给狠狠击中般,疼入四肢百骸,脸上有着难掩的痛苦。

    “真是你?!”虽然警方在他电脑键盘上做了指纹鉴定后确定是她,可他仍告诉自己或许不是!但就在他亲眼瞧见她与吕克义在停车场的亲昵举动后,他已无法再欺骗自己了。

    秦雨颜……你还真狠啊!

    这一巴掌打得我心神俱裂,更毁了我多年来的努力。

    “对不起,我……我只能说对不起。”她紧紧闭上眼,一双泪眼已形成了伤心之海。

    “哈……对不起?!”他伸手轻触她颊上的热泪,一双醺然的眼凝睇着她,“干吗这么委屈自己呢?商场上本就是尔虞我诈,是我输给你的演技,没什么好说的了,你走吧。”

    “不要,求你别这么说。”

    “那我得怎么说?秦小姐,如果你赚时间太多,或缺男人陪,就去找你的新欢吧,加把劲儿,说不定还能坐上董事长夫人的宝座。”他冷冷嗤笑,而后走到桌旁继续喝酒。

    她走过去,蹲在他身侧,“你听我说,当初……当初是我爸赌输了一百二十万,吕克义抓到我的把柄,硬是逼我这么做,我没办法……第二天一早我爸又被打得奇惨无比,我——”

    “这是理由吗?一百二十万我也拿得出来。”他冷峻地说。

    “我知道你拿得出来,可我不想勉强你,因为我知道你很我爸,若一开口就向你要那么多,你会怎么看我?何况那晚我已试探过你,你说要让他得到教训,要我怎么说得出口?”她极力解释。

    “你就因为那些钱听命于吕克义?当真不可思议!”地抚了下脸,猛地站起身走到落地窗前。

    “他告诉我说只是想吓吓你,想给你一个下马威,我不知道他居然欺骗我,他——”

    “够了小姐,在说这些话之前你能不能先打个草稿?”邵风猛一回头,双瞳朝她射出很意。

    “我说的都是真的,相信我,你一定要相信我。”她急切地抓住他的手,此刻她早已没了自尊,只希望他能原谅她。

    “你还真贱,是因为舍不得我的床上功夫,所以才回来找我?告诉你,我不是牛郎,给我滚——”他没对她展开报复,已是仁至义尽的了,这女人到底还想怎么样?

    她往后一退,如今她终于尝到“百口莫辩”的滋味了!或许等哪天她的恶行一揭穿,她还会受到“千夫所指”。

    “风,其实你一直为我着想,所以才没将这事说出去对不对?”她含着泪水看他。

    “别把我当圣人,改明天我就会摊开一切。”在他依然俊魅的五官里挟带太多阴影了。

    “风,求你听我说,我……”

    “滚。”他朝大门一指。

    见他这样,雨颜想说的话全卡在喉头再也说不出口,只好无言地回过头,无力地朝大门走去。

    她一边走一边想,愈想愈不对。

    她怎能就此放弃呢?

    不……她一定要想尽办法求得他的原谅,她不要就这么让他恨一辈子!

    于是,她又转身奔到他面前,紧紧抓住他的双臂,“风,请你原谅我,即便你现在办不到,可我希望有一天能得到你的谅解。”

    他淡不可见地微勾唇角,“请问,这又是哪一招啊?我现在已经一无所有了,你耍心机又能骗什么呢?”

    “随便你怎么说都赶不走我,求你……让我留下,就算你把我当佣人使唤,我也甘之如颐。”她急切地说,苦涩的滋味弥漫胸臆间。

    “你要当我的佣人?”他挑起眉,“这倒有趣。”

    “对,只求你让我住下。”雨颜相信日久见真心,他迟早可以看出她是爱他的,只因一时糊涂,才让吕克义给利用了。

    “住下?!”邵风勾起她的下颚,垂着脑袋瞪着她瞧,“哈……你还当真死性不改。”

    闭上眼,雨颜已不会对他做出任何反驳。

    “好,就让你留下当佣人伺候我,不过你别妄想我会碰你,即使你免费送上,我还嫌脏呢。”说出狠话后连他自己都觉得心痛,可他不得不这么说,惟有如此他才能找回自己的尊严。

    雨颜只是傻傻地站在原地,全身因为伤痛而抖颤着。

    “你的房间就在最里面那间,我累了,想睡了。”用力推开她,邵风转身走回房间。

    雨颜就这么站在原地,动也不动的,何时她的心才可摆脱这股寒冽,得到一丝丝暖意?

www/xiaoshuotxt/c o m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目录
新书推荐:极圣星魂 无法摆脱的束缚 裴先生结婚吗 雪满庭 1839 撒野 猎艳邪神 首席的强宠奴妻 心付佳人 总裁宠妻成瘾 一刹清花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