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香花五月
首页 > 历史军事 > 丁香花五月 > 丁香花五月 正文

丁香花五月(1/2)

目录
好书推荐: 古武极道 请时间等等她网游之暗黑归来青春无罪源起无限时空大赛:捕获萝莉小鬼途魂曲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楚流?容修三国之国士无双

    解御翔一手将手机架在耳边,脚步如风般进入康御集团台北总部的总裁办公室,俊朗有型的脸庞带着轻松的微笑。

    “康宇,你绝对不会相信……”

    呃?总裁位置上怎么会有对双头人?他揉揉眼睛,想再瞧清楚些。

    “哇哇哇!好火热哟!”解御翔手插裤袋倚着门扉,咧嘴邪笑调侃着慌忙分开的总裁夫妻俩。

    兴致被打断的解康宇,老大不爽地瞪视着这个熊熊蹦出来的程咬金,大手快速却极尽温柔地帮坐在他腿上的爱妻拉整衣服。

    “你进来都不用敲门的吗?”他恼火的低吼,要是他再晚点进来,他的宝贝不就被看光光了。

    邬莲依红着小脸,羞赧地窝进亲亲老公的怀里。

    “我怎么知道咱们总裁大人会那么好兴致,将办公室当成卧室,人家我可是十万火急,放着工作不管,特地来找你们去看一场好戏的耶!真是狗咬吕洞宾哟。”

    解康宇忿忿不平地抱着娇妻,走向舒适的沙发坐下。

    “好戏?”邬莲依闻言好奇地抬头。

    “什么好戏?”

    整顿好依依的服装,解康宇再将自己的衣摆塞好,领带系好,精明锐利的目光这才放在自个儿的大哥身上。

    “哟……有兴趣了喔?刚刚是谁还骂我咧……”解御翔反倒偏着头,不说了。

    邬莲依与解康宇相视一笑,“又在计较了。”她小声地说道。

    “我这大哥可真任性。”他无奈地叹了口大气。

    邬莲依甜笑着挺身在他唇上啄了一下,便窝在他怀里,“你第一天认识他啊?他这人的‘巴度’有多大你会不懂?干嘛叹气折你的好运啊!不值不值。”

    这话听在解御翔耳里可就刺耳了。

    “喂!我说弟妹啊!你可别过河拆桥,得了好处,就弃恩人于不顾啊!”

    想当初他可是出了多……多……多……多大的力气,才让他俩复合的呢!真是忘恩负义。

    “哼!本小姐就是这样,怎么样?”邬莲依朝他吐舌扮鬼脸的,一脸顽皮。

    “我说老弟啊!你这老婆是怎么宠的啊?好好一个温柔的弟妹,竟然变得这么没大没小。”解御翔皱着眉佯装生气。

    “我哪有没大没小,你不要乱讲。”

    “你这样还叫没有!说你一句顶我两句,这不叫没大没小是什么?真是的,就知道世风日下,早知道就不帮你抢回你老公了。”

    “说我没大没小,我看大伯你才是吧!”

    邬莲依贼兮兮地睐他一眼,“人家说啊!不孝有三,无后为大,每次妈跟你谈婚事,你不是敷衍一下,就是跟妈呛声,到底是谁没大没小喔……”美眸左右晃个不停,清丽脸庞可得意的咧!

    “哇!拿妈来压我了,你……”

    “好了,够了,你们两个不要再玩了,你到底有什么事?”

    快被他们烦死的解康宇终于出声,厚实手掌轻柔地覆在依依微微鼓起的腹部。

    “真是的,都嘛你,害我差点误了正事。”解御翔将手机按下扩音,摆在茶几桌上,里头隐约可以听得到海浪的声音。

    邬莲依好奇着,“你干嘛?你的贝壳机进化成‘海螺机’罗?还内建海浪音乐咧!”

    “不是啦!”解御翔朝手机喊:“喂!念念,人都到齐了,你怎么不说话?”

    “因为你们在说话啊!妈咪说,大人讲话,小孩不要插嘴咩!念念是听话的乖宝宝耶!”念念委屈地嘟着嘴抗议。

    “好好好,你乖,你很乖,现在把你刚才跟羊叔叔说的事情,再跟鱼叔叔说一次,然后我们再来讨论。”

    “喔!好。”

    念念乖巧地将他刚才与解御翔所说的,一字不漏地再朗诵一次,讲完之后再以非常凝重的语气,强调这件事的重要性。

    “所以,只要有坏人,就一定会成功。”

    “做是可以做,但是真的有这么好用吗?不会弄巧成拙?”解康宇倒是没这么乐观。

    “这一点我有想到,所以我们必须找一个让岩威他俩认为有威胁性,但实际上却是无害的一个角色,这样才会安全又逼真。”

    “但是到哪找这个人?既要无害又得具威胁性,还得不会给若琳他们造成误会,然后又要马上要,这任务还真的挺艰钜的。”

    解康宇望着解御翔自信的笑容,实在有点担心他又要搞鬼,尽管他的出发点都是好意。

    “这就是我来的原因啊!三个臭皮匠胜过一个诸葛亮,大家一起动动脑罗!”

    “是吗?”邬莲依可不这么认为,“美其名是要我们一起想,其实根本是来找我们当垫背的吧!?”

    解御翔双眼陡然发出光芒,“哇!知我者莫若依依,真不愧是我老弟的心肝宝贝,竟然也这么了解我!”

    “那是我的不幸。”

    邬莲依翻翻眼,不想跟他抬杠下去,索性眯眼小憩一下,不过她是真的有点累了,毕竟现在是一人吃两人补的身体,体力也比较差一点。

    “这么说,你有人选了?”解康宇心疼老婆略带憔悴的模样,想让她休息,所以决定速战速决。

    “有,不过可能要你帮个忙,从国外引渡一下。”解御翔也不罗嗦直接说出目的。

    “从国外引渡?这么特别?是哪一号人物啊?”

    “筒井丽子。”

    “你说谁?”解康宇嚷了起来。

    念念从话筒备注了下,“就是害我爸拔跟妈咪分开的小阿姨啊!”

    解康宇瞠目结舌。“你是想让岩威抓狂吗?”

    他这个大哥越来越不怕死,岩威是何等人物他难道已经忘记了?要真惹火他……事情哪有可能善了。

    解御翔摇摇食指,不甚苟同他的说法。

    “NONONO!我哪敢惹火岩威,他现在虽然改行,但切人肉的手法一样非常的俐落,要是伤到他的心肝宝贝,我保证我身上的肉会少掉不少,这是我给他重新开始的机会,是不是啊?念念。”

    “对啊!一定要用丽子阿姨才行,所以,鱼叔叔,拜托你,帮帮念念……”

    一声声“帮帮念念”传到解康宇耳里,软软嫩嫩的童音哀怨地乞求,听得他非常的于、心不忍,只好……

    “好吧!”

    〓♀.xiting.♂〓〓♀.xiting.♂〓〓♀.xiting.♂〓

    念念满天欢喜地挂上电话,才刚转身想来个欢欣鼓舞大跳跃,就被门旁的身影给吓了一大跳。

    “哇!祖奶奶,你吓到我了!”他皱着小脸呼呼胸口。

    “是吗?应该是我被吓到才对吧?”

    苏婆婆意有所指地觑他一眼,从门口走进房间,坐到念念身边的沙发里,拍拍身旁的位置,“来,跟祖奶奶一起坐吧!”

    念念听话地坐下,一脸无辜地带着甜甜的笑靥。

    “祖奶奶没有跟爸拔他们一起去走走啊?”

    苏婆婆揉揉他的头,“你刚才叫肚子疼的事,又给忘啦?”

    啊!对后,刚才为了再让爸拔拐妈咪出去,他好像用了这一招喔!念念吐吐舌头,“人家……好了嘛!所以……就忘啦……”

    “真是的,每次都来这招,总有一天你会变成放羊的坏孩子喔!”

    “我是想让爸拔跟妈咪在一起耶!祖奶奶,你怎么可以说我是坏孩子,念念是乖宝宝耶!”

    “可是,你也要让你妈咪有时间考虑一下啊!”

    “要考虑什么?”

    “要考虑……呃……要考虑……就像是……”哇!她还真的被问倒了咧!

    “祖奶奶是不要我跟妈咪吗?”

    念念一直想问祖奶奶,那天夜里她跟妈咪说不要轻易原谅爸拔的原因,因为他搞不懂咧!

    “怎么会?祖奶奶当然要你们罗!你问这什么傻问题。”怕他不相信,苏婆婆赶紧将念念搂在怀里。

    “那你为什么不要妈咪原谅爸拔啊?”

    苏婆婆一愣,终于让她知道岩威这几天神神秘秘的原因了。

    原来是念念将那晚她与琳子的对话,告诉了他爸拔,难怪他要跟念念搞出这几天的“出游阻碍计画”,总是想尽借口将她跟琳子给拆开来。

    “妈咪还是爱爸拔啊!我很确定的!所以祖奶奶不可以破坏他们。”

    “祖奶奶不是在破坏,是在帮他们。”

    明知道小孩子听不懂,可她还是小小的反驳一下,以巩固她这祖奶奶在他心中的地位,免得被念念打入冷宫,她可得不偿失。

    “哪有帮,念念这样才叫帮,先让……”念念自得意满地抬着下巴,将计画全盘说出。

    一边听得咋舌又惊讶的苏婆婆,瞪着怀中这个才两岁大的小鬼头,实在是觉得有必要帮他挑选一下“朋友”,尤其是解御翔那小子。

    不过,这个计画……她喜欢。

    〓♀.xiting.♂〓〓♀.xiting.♂〓〓♀.xiting.♂〓

    “你真阴险。”

    “好说。”

    “哪有人一骗再骗的,你说,你到底给念念多少好处?”

    “说好处就伤感情,你可以说我们父子俩一条心吧!”

    自己都说了是一骗再骗,那她还“尽责地”一再上当,这样算来……她也该负点责任吧?

    岩威心里虽然这么想,嘴巴可是紧闭着,这要是认真说出来,旁边的小女人必定会暴跳如雷加翻脸吧?

    “你……你明明就教他说谎来欺骗我,亏你还有脸说是‘父子同心’。”

    “说谎!?我哪有可能会这样教坏自己的小孩,我才不想自讨苦吃,我教他的是——‘想要完成一件任务,就得要不择手段’,我觉得他应用的很不错!”

    “他还那么小,你怎么就教他这种……这种激进的观念?难道你都不担心他以后学坏吗?”

    “他是我们的儿子,不会学坏的。再说,有我在,我会好好教导他的。”

    就是有你在才会危险……

    曹若琳瞪着悠游自得地开着四轮传动RV的岩威,娇俏的脸上满足无奈,很想开口问他这次的目的地,却又不想让他误以为她感兴趣,于是她挑了个安全的话题。

    “我听外婆说你开了连锁餐饮店,生活很忙碌吧?”

    没料到她会有此一问,岩威先是诧异地顿了下才回答:“还可以,秋人在一旁帮着打点,一切还算顺利,你应该还记得秋人吧!?”

    “你是说伊东秋人吗?还有点印象,就是那个总爱跟在你身后罗嗦的男人是吧?”

    她怎么可能会忘记,他每次都喜欢在他们约会的时候Call岩威去办事,常让她觉得很扫兴。

    “是啊!那个罗嗦男,你知道吗?他结婚了。”

    “不会吧?真有女人愿意嫁他?那个女人何必那么想不开啊!”她毒言毒语地讽刺。

    “芝麻看绿豆噜!再说伊东太太的嘴巴可比秋人更厉害,所以当场就掳获秋人的心了!”

    岩威光想起这对讲话“落落长”的夫妻,在婚宴讲了快两小时的恶作剧演讲,就知道他们这一对是天生绝配。

    “果然一物克一物。”

    “应该是。”

    “那这样他的舌功不就收敛多了?”

    岩威听了失笑说:“这你就错了,他把过剩的精力全都奉献到公司了,现在每个人见到我比见到他还开心。”

    “真的假的?你以前可是人见人怕,没人爱跟你亲近的,怎么?‘顾人怨’的头衔,现在交棒了?”

    “等你见到秋人你就会明白了,他啊!现在可是妻管严,要将任务给他,还得挑同性别的,否则他好看的脸就不保了。”

    “有那么严重?”

    其实她蛮佩服伊东太太的,竟然能将最爱流连花丛中的秋人给吃得死死的,她实在很好奇他的妻子到底是哪尊神明,才能将他治得牢牢的。

    “以后让我介绍伊东太太给你认识,你就会了解了。”

    “呵呵……世界真是瞬息万变耶!”曹若琳无法想像地轻笑。

    “不过,不管世界再怎样变,我爱你的心从来就没有变过。”岩威并没有看她,反倒是望着笔直的路径轻说。

    “你……又来了。”她脸上的笑渐渐褪去,换上了腼腆的表情。

    “我曾想过,如果我们身分对调,我变成了你,我会怎么做。”岩威将车驶入右边的一个石子小巷。

    她等着他继续说下去,可是他专注地驾车,过了许久后才冒出一句:“路颠,你扶好,等一下就到了。”

    曹若琳双手各自抓着上下扶把,随着车子左弹右荡的,很想问“然后呢”?可是给摇的有点头晕,哪还问得出话来。

    颠了有十分钟之久,前方出现较为平坦的路,和一道长长的木门,待他们的车驶近,木门便自动开启让车子顺畅地开了进去。

    曹若琳揉了揉头,等恢复了点精神,才张口要问他,前方的景色却让她整个人呆若木鸡地杵在门口久久,不知该作何反应

    〓♀.xiting.♂〓〓♀.xiting.♂〓〓♀.xiting.♂〓

    “请用。”

    穿着和服的女服务生开了拉门,笑盈盈地将端盘上的茶点放在木质阳台上,并以日语向曹若琳讲解,“这道茶点是本店为了曹小姐特别调配,希望您会喜欢。”

    特别调配?他们怎么知道她喜欢喝什么?

    曹若琳不明所以地看了她一眼,视线最后落于坐在身旁的岩威身上。

    她伸手端起杯子,极为好奇地嗅了嗅,青嫩翡绿的色泽飘着淡雅清甜的苹果香。青嫩翡绿是她喜爱的颜色,她啜了口,随即爱上这清甘甜美的润喉好滋味。

    只是……这茶……她记得她只在一个地方喝过……

    盯着杯子,她认真地确认着。

    “好喝吗?”岩威眼神闪烁的看着她。

    “不错。”

    “喜欢吗?”

    “还好。”不知他葫芦里卖什么膏药,曹若琳语带保留的回答。

    “这样啊……”

    岩威唇畔含着笑,他直视前方翠丽茂密的林园,放松地将双手往后一撑,深深地呼口气,“好久没这么放松了。”

    凝望着他宛若雕凿般俊朗的侧颜,那似曾相识的画面再度浮现,终于让她忆起,眼前的一切全都跟她记忆中京都之旅所住的旅馆一模一样,手中的茶味一样,空气中的气味也一样……

    那一次旅行,是她此生最快乐的日子,她被仔细地宠着、爱着,她开怀地笑着,甜蜜地被他拥在怀里,自傲地让周遭人欣羡他与她的相爱,在旅馆里,她将自己给了他……他是如何火热地抚触她……如何深挚地吻遍她……

    处在相同的环境里,狂奔的回忆令她情难自已。

    “你怎么找到的?”难得地,她那总带着防备的绝美容颜换上柔情。

    “什么?”他觑着她,表情莞尔。

    “这里跟京都……好像。”

    “好像?”岩威瞪大了眼。

    “是啊!怎么了?”他的表情怎么那么奇怪,她有说错吗?

    “只有好像而已?”

    “要不然还有什么?那间旅馆在京都,而我们现在在台湾耶!”曹若琳等了老半天,只得到岩威一阵沉默,她越想越觉得不对劲。

    她突然想起当年为了纪念他们即将结婚,她与岩威顽皮地在前方树林里挑了一棵最大的树,在上头刻下结婚的年月日,以及写着他俩名字的情人伞。

    她起身朝前方急走,步人树林后,她一眼就看见那个被刻印的大树。

    岩威在她奔向树林时亦跟上她,一直跟随在她身后。

    曹若琳不可置信地伸手触碰树皮,深刻在厚皮中的,确实是他们亲手雕上去的文字。

    “天啊……这……这怎么可能……”他为了她……竟然将日本的度假旅馆,整个搬迁到台湾来!?

    曹若琳回首凝望着那双闪着深情的异色瞳眸。“你真的为了我,真的将全部的……”

    他望着她逐渐氤氲的双眸,深情款款地抬手圈住她,轻轻的不带有一丝勉强。

    “若琳……我很抱歉,我违背了对你的誓言,我曾经说过要让你快乐,却给了你一段比住在筒井家更痛苦的日子,我知道我已经没资格再待在你的身边了,可是我……”见着她眼中的挣扎,岩威舍不得再逼她地住了嘴。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还能相信什么……”极度克制自己向前去抱住他的若琳,没有把握地凝望着他。

    “顺着你的心,就这样,好吗?”岩威修长的指,轻抚着她脸颊,柔柔地拂去紧箍住她的怨与痛。

    四目相对,炙热电波流窜着,也不知是谁先动了,重点是,他们的唇迎向彼此的。

    饥渴瞬间解放,他蹂躏着她的唇办,用舌尖开启她的齿,放肆地探入她的口中,享受她独有的甜美,他感受的到她略带着犹豫的纤臂爬上了他的颈后,揉扯住他的发。

    体内狂猛的爱火,一触即发,岩威壮臂一横将她抱起,往树林深处走去。

    两颗分散飘浮在天空中的心,终于慢慢地贴近……慢慢地融合在一起……

    〓♀.xiting.♂〓〓♀.xiting.♂〓〓♀.xiting.♂〓

    努力不懈地想重新得到佳人芳心的岩威,在旅馆努力了一夜,终于得到佳人肯定的回答,原以为到手的幸福却又被一句话给粉碎……

    “我还不能原谅你。”

    在翠绿树林中散步,握住曹若琳小小柔荑的岩威闻言,脚步一颠。

    “你说什么?”

    “我说,我、还、不、能、原、谅、你!请问岩威先生,这样你听清楚了吗?”

    “什么叫‘还能原谅我’?你好心解释一下吧?”

    岩威忍不住怒气,像个没有耐性的小孩一样爆吼,直到瞥见她眼中的笑意,才让自己冷静下来,拉着她走到小径旁的木板长椅坐下。

    岩威大手一揽,曹若琳也自然地将头靠在他肩上,把玩着他的手。

    “说吧!”

    “说什么?”

    “为什么还不能原谅我?我以为昨晚我们就已经达成共识。”岩威带着不满的语气说道。

    曹若琳拍了他的手,“昨晚……我又没有回答你什么……”

    她忆起那时自己在他身下喘息着,哪有精神去回答什么,只能任凭他去讲,想到这她脸儿不自觉地泛红。

    “你当然不是用嘴说,我从你跟着我舞动的动作,就读出你的意思来了,你当时明明说‘好’的。”

    “喂!你胡说什么呀你。”曹若琳简直快羞到冒烟,仰起头怒嗔抱怨。

    岩威瞪着她,铁青的脸色并无一丝笑意。“难道是我还不够努力?或者是我哪里做错了?”

    曹若琳先是被他那正经八百的严肃吓了一跳,继而噗哧一笑。

    “你没听懂我说的。”

    “我怎么可能听不懂,你说你‘还能原谅我’?”

    “那是字面上的意思啦!”她翻了翻白眼,老天爷,向来最能听出他人言下之意的岩威,现在怎么变迟钝啦I:

    现在岩威不但眉心皱得死紧,连唇都抿成了惨白色,看得曹若琳差点大笑出来。

    “我的‘还不能原谅你’,是因为外婆说要给你一点教训,这样你懂了吧?”她捣着嘴,终于忍不住地逸出笑声。

    岩威这下了解她的“还”是哪个意思了,表情柔和不少,隐约还可以看到红潮潜藏其中。

    原来是他的外婆在搞鬼,真是的,要不是念念早告诉过他,现在他可能就疯了吧!

    “这我早知道,但是没想到你竟然会现在拿出来说。”

    “你知道?”太神奇了,他怎会知道她与外婆的谈话?

    “亲爱的,我可是有个小眼线在,你忘啦?”

    “念念?原来是那个小鬼……”曹若琳嘟着嘴,在心底暗暗记下念念这小子一笔。

    他略带着无奈地捏捏她的鼻头,“你啊!还真会吓唬人,我还以为……害我心脏到现在还怦怦乱跳!”

    曹若琳巧笑,原本总是严肃的脸,现在漾着从前才有过的顽皮神情。“没办法罗!谁叫你话都不听清楚。”

    “听你那样说,谁都会抓狂兼误会的。”他倾身重重在她唇上啄了一下,“偷你一个吻压压惊。”

    “啊!你怎么可以偷袭啦!”她看看四周,要是有人在那多羞人啊!

    “别看了,这里不会有别人的。”

    “为什么?”

    她不解的呆问:“昨天我就想问了,为什么这里只有我们一组客人?这样旅馆不会赔钱吗?我记得在京都的时候,客人还不少说。”

    “我有说这里是旅馆吗?”

    “咦?”

    “这里本来就是旅馆啊!不是吗?”

    “NO!NO!NO!你想知道这里的名字吗?”他贴在她耳边轻声问道。

    “咦?”

    “我带你去看看。”说完,就拉着她朝大门走去。

    来到大门前,只见主屋上一块横式匾额,大刺剌地刻着三个字——琳威阁。

    “我特地买来送给我最爱的女人,这里是我和她开始的地方,也是获得新生的地方,更是我想与她携手到老的地方,若琳,不管如何,你就是我最爱的女人,嫁给我吧!”

    “我……”一时被震慑住的她,嘴里只能吐出单字。

    望着双眼泛泪的美丽脸庞,岩威带着宠溺的笑容张开双臂,“没关系,我等你,只要你愿意让我待在你身边,那就够了。”

    曹若琳带着幸福泪珠,扑进她最爱的人怀里。

    她终于相信……自己的幸福真的回来了。

www.7wenxue.com Txt 小_说天+堂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目录
新书推荐:繁星若锦 仙灵花圃 无上仙威 超级英雄联盟系统 暗黑之奋斗 魔力职师 女配悲痛欲绝 海岛大亨 网游之刀锋战士 吞天札记 无限斯特拉托斯之野望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