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母狗
首页 > 玄幻奇幻 > 电影母狗 > 电影母狗 正文

电影母狗(1/2)

目录
好书推荐: 重生之一剑倾城 文娱的黑科技从逃离太阳系开始海贼王之无限升级我家有大明星神府丹尊小农民的抗战一夜夫妻天启风云出神
眼看着那只鸽子就要啄到她的眼睛,杨瑞不是不想躲,只是以现在这样的身体,想要灵巧的避过袭击简直是天方夜谭吧。
她闭上了眼睛,几乎已经感觉到对方的爪子到了自己的身体,接着,整个身体豁然腾空飞了起来……过了一分钟,还在飞……两分钟……继续飞……不对啊……怎么还在半空里飞?难道那只鸽子要把她带到窝里慢慢享用?
她困惑的睁开了眼睛,差点把眼珠弹了出来,带着她在空中做飞行表演的家伙居然是——叶幕!看来这个家伙还算有点义气……
虽然暂时脱离险境,但警报还没有解除,那只鸽子不甘心到嘴的“肥肉”被抢走,居然还跟着飞了过来,展开了一场“肥肉”争夺战!
“小瑞,要是我抓不住你的话,你就喊三声我师父的名字先回去好了。”叶幕一边抵挡着那只鸽子的进攻,一边还不忘嘱咐她。
杨瑞只觉得自己的身子摇摇摆摆,随时都有可能从叶幕的爪子下掉出去。她快速寻思了一下,觉得暂时回去也不是坏主意,反正可以再穿过来嘛。
她清了清嗓子,忽然一愣,对了,叶幕的那位师父叫什么名字啊?那么复杂难记的名字她早就给忘了!就在她想问叶幕的时候,那只鸽子瞅准了一个机会,来了一次偷袭!杨瑞吓了一大跳,也没考虑那么多,几乎是条件反射地喷射出了一团白色的网状物,正好糊在了那只鸽子的眼睛上!叶幕也趁机给了它一记头槌,它吃痛地尖叫,很快就逃窜而去。
“看不出还挺有两下子。”他还不忘夸了她两句,“不过为什么不喊我师父的名字呢?”
杨瑞翻了翻眼睛,难道要坦白是因为她忘记了他师父的名字?这么糗的理由她自己听了都汗颜……
“既然来了,当然要坚持下去。半途而废才不是我的作风,哼!”
最后那个哼字很好的掩饰了她的底气不足。
“是吗?”叶幕亲王显然对这个解释抱有怀疑态度。不过他也没有时间再继续纠缠这个问题,因为他们的目的地已经到了。
“这是哪里?”杨瑞只觉得叶幕似乎带着她钻进了一个类似桥洞的地方。
“这里就是连接着总督府和威尼斯监狱的叹息桥。”叶幕看了看她,“我们之前也来过这里。”
“啊,原来是这里。”她又稍稍朝外爬了一点。桥洞的窗口设计的别具匠心,从花纹的缝隙望出去,依然能见到威尼斯的美丽景致。虽然这是1750年的威尼斯,但令她惊讶的是,这里的景致居然和两百多年并没有太大改变,迷人依旧,不过此时的威尼斯,更像是一位风华正茂的贵妇人。
在中世纪后期,威尼斯共和国的舰队几乎控制了亚德里亚海、东地中海的广大水域和陆上领土,当时她所拥有的财富几乎是法国全国财政的两百倍。无论是君士坦丁堡,还是强悍的匈牙利,或是蒸蒸日上的奥斯曼帝国,都对这个小国忌惮三分。而多种多样的建筑风格更是在这里百花齐放,华丽的巴洛克风,神秘的哥特风,或是典雅大气的拜占廷风格,都可以在威尼斯找到一席之地。
不远处的的亚里亚德海,正泛着迷人的微波,在阳光下折射出一片灰蓝色的梦幻。
“真美……”她望着远处的美景,有感而发地低声赞叹道,忽然明白为什么这座桥会被取名为叹息桥了。
犯人们在总督府审判之后被押送到监狱时必定会经过这座桥。当他们透过狭小的缝隙看到外面的景致,想到了自己的命运,都会情不自禁地发出一声低叹。正如诗人拜伦所说的那样:从桥上最后看一眼美丽的威尼斯,唯有叹息。无论是多么繁华美丽的世界,在这最后一眼之后,就要永远和他们分别了。那个时候,他们的心里一定充满着绝望和后悔吧。
就好像中国神话里那座阴间的奈何桥,当人们喝了一碗孟婆汤之后,就要把前尘往事全都抛却,重新堕入无穷无尽的六道轮回之中。
在之后的寻人过程中,两人很快就体验到了变成动物的好处。一只小鹦鹉和一只蜘蛛,想要混入监狱简直就是轻而易举。
威尼斯的监狱里犹如迷宫,每间牢房又狭窄又潮闷,正常人需要弯下腰才能进入房间。杨瑞还很惊悚地看到很多和自己暂同属一类的爬行类生物出现,在被惊吓后才反应过来自己现在也是爬行一族。
鉴于卡萨诺瓦的名气,他们并不费力地就找到了他的牢房。
杨瑞终于见到了这位传说中的花花公子。
他的确有着和这个称呼相匹配的俊美容貌。泛着光泽的褐色长发半掩着他那张令人神魂颠倒的俊美面庞,那双蓝色的眼睛就像亚德里亚海的海水一样迷人深邃。
不知为什么,她忽然想起了很早之前看到过的一段话,如果一个帅哥称霸一方,那么他就会被称为——霸主。如果一个丑八怪称霸一方,那么他就会被称为——地头蛇。同理,如果一个丑八怪做出和卡萨诺瓦同样的举动,那他一定会被叫做——死,色,狼。
这果然是个以貌取人的世界啊。
“乔??”她试着打了招呼,但对方看起来似乎并没有任何反应。
“还没到12点,乔的灵魂还没有穿越到这里。”叶幕走到了监狱的角落里,躲在了一堆稻草后,“就在这里等会吧。”
卡萨诺瓦似乎察觉到了这里的动静,抬起头朝他们的方向望了一眼。他的脸上带着几分漫不经心,似乎并不惧怕第二天即将到来的死亡。看着他平静的表情,杨瑞甚至觉得如果不是因为他的未婚妻,或许他会从容赴死。
“卡萨诺瓦,他到底是个怎样的人呢?”杨瑞有些好奇地问道。如果只是一个普通的浪荡公子,他又怎么能如此出名?
“如果他只是一个花花公子,恐怕这个名字也不会流传到现在了。”叶幕用只有她能听见的声音低声说道,“根据历史上的记载,他既能和三教九流混得有如一家,又能和伏尔泰与孟德斯鸠这样的人物坐而论道,并且丝毫不占下风。听说当他被德国弗里德里希大帝和俄国的女沙皇卡塔琳娜接见时,一样是面不改色,侃侃而谈。”
“这么厉害?”听了叶幕的话,杨瑞心里不禁要对这个人刮目相看。
“而且与那些普通意义上的花花公子不同,他对于情爱的理解正像他的为人一样有个性。不论他喜欢的女子容貌如何,不管对方是什么身份,他都是以一视同仁的态度全心全意付出”叶幕对于这位花花公子的资料也是相当的熟悉,果然不愧是人皮历史大词典。
“这种观念说的好听是博爱,说的难听就是花心,还来者不拒,美丑通杀。”杨瑞的言辞也并不客气,“这么看起来他的未婚妻一定也不是普通人,不然怎么能让他甘愿放弃一片森林?”
叶幕没有立刻回答她的话,而是颇有深意地看了她一眼。
“谁告诉你这是他最后的选择?”
==========================
这时,一位狱卒走进了牢房,将手里的一盘食物往他的面前一放,粗声粗气道,“卡萨诺瓦,这是你的晚餐。不过我想你现在一定吃不下了吧。哈哈!”他边说边大笑起来,似乎把这当成了一种无尚的乐趣。
整日在监狱里进出,他已经看惯了那些死刑犯们在临死前崩溃的模样,所以当他发现这位卡萨诺瓦先生不但没有任何不妥,反而还神情自在地拿起了盘子里的鸡腿就吃了起来时,他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喂,你这个家伙,明天就是你的死期了,你居然还吃得下?你,你怎么一点也不害怕?”
卡萨诺瓦瞥了他一眼,“最后的晚餐这么丰富,难道不应该好好来享用这一顿吗?就算痛哭流涕又能怎样?能改变命运吗?不能。所以,为什么不享受一下生活里最后的一刻呢?”
狱卒吃惊地看着他,“可是,你明天就要死了……你居然还有心情谈这个?太不可思议了。”
“那是因为即使在生命的最后一刻,我依然还是热爱着生活。”卡萨诺瓦拿起了第二个鸡腿,唇边的笑容飞扬又潇洒,“人的一生,幸福与否,走运与否,都只能享有一次,谁不热爱生活,谁就不配生活。”
谁不热爱生活,谁就不配生活。杨瑞的心里微微一动,不解地望向了叶幕,低声道,“为什么这样潇洒的他,最后还是做出了那样的事呢?”
“一个这么热爱生活的人,你说他能错过一个可以让他继续生活下去的机会吗?”叶幕对于这一点倒并不惊讶。
“这倒也是……”杨瑞点了点头,不可否认,这个家伙有时说话还是有那么一点点道理的。
狱卒离开之后,卡萨诺瓦放下了手中的鸡腿,脸上极快地掠过了一丝惆怅的神色。
当——从不远处的钟楼传来了午夜的钟声,他的身子忽然剧烈抽搐了一下,露出了极其古怪的表情。当他再抬起头的时候,脸上的表情完全不同了。那神情变得淡漠又疏离,恍如看透一切红尘,又好似对世上万物都漠不关心,
“乔!你终于来了!”杨瑞一下子就意识到已经中场换人了,也不管自己现在的样子就急急忙忙爬了出去。
“来得可真准时。”叶幕也只好无奈地从稻草后面走了出来,小小的鸟脑袋上还顶着一根稻草。如果现在有谁将他的样子曝光,绝对,肯定会被他灭口。
乔显然没有像凯里斯特一样提前得知消息,所以当看到一只蜘蛛和一只鹦鹉对着他叽哩咕噜说话时,他也差点被雷晕……直到杨瑞简洁扼要地说明了一下情况之后,他才明白了这个诡异事件。然后,直接给出了一个极为冷淡的反应。
“我根本不需要你们帮忙。”
“我也只是为了信物而已。”叶幕很想摆出一个潇洒的姿势,但无奈受外形所限,只得扑腾了一下翅膀了事。
“你的朋友应该快来了吧?”杨瑞小声地问了一句。
乔没有回答,只是朝牢门的方向望了一眼。没过了多久,那个狱卒又来到了牢门口,冲着乔喊了一声,“喂,有人来探望你!”
牢门被打开的时候,从狱卒的身后走出了一个身穿黑色长袍的男人,那连着长袍的黑色帽子几乎将他的面容全部遮了起来。
“一会我来带你出去。”狱卒看了一眼那个男人,“你的时间并不多。”
男人点了点头,抬脚跨进了牢门。
“吉莫!”男人叫着卡萨诺瓦的昵称,一边掀开了自己的帽子。他有着非常漂亮的容貌,发色是南欧人中少见的纯金色,形状优美的唇上带着柔嫩的珊瑚色。
“阿尔托……”乔那冷淡的眼眸中终于荡起了一丝涟漪,连声音也有点轻微发颤,“阿尔托,终于又……见到你了。”
阿尔托的嘴角扯出了一丝笑容,“这样的语气,这样的表情,会让我误以为我自己是个女人。”
“我都快死了,你还有心情调侃。”
“难道不是吗?对你唯一的男性好朋友我,你好像从来都不会用这么煽情的一套。”
“我现在很怀疑你到来的目的。”乔轻轻笑了起来。在见到阿尔托后,他的表现似乎刻意在模仿着卡萨诺瓦,但让杨瑞惊讶的是,这些模仿似乎是无师自通的,就好像他的灵魂和卡萨诺瓦的灵魂重叠在了一起。
“吉莫,其实我来是有一件重要的事要告诉你。”阿尔托敛起了笑容,“克蕾齐亚她得了重病,她很希望……能见你的最后一面。”
重现两百多年前的这一幕,这对乔来说并不困难。在做出了该有的反应后,他又摇了摇头,“只可惜我也没有办法,克蕾齐亚只能拜托你了。”
“不,不,当然有办法!”阿尔托神情激动起来,“吉莫,我已经买通了狱卒,他答应让我们互相交换,我代替你被关在这里,那么你就能去看克蕾齐亚了!”
乔的眼中闪烁过一刹的流光,十分干脆地说了三个字:“我不去。”
听到他的回答,杨瑞先是一怔,随后立刻就恍然大悟,对了!如果乔一直待在这里的话,那么明天上绞刑架的人不就是他自己了吗!这么简单的方法她之前居然都没有想到。
“看来这次好像会很轻松。”她小声朝着叶幕说道。
“那可不一定。”他立刻给她泼了一盆冷水。
“你不去??”阿尔托的脸色一变,“不!你不能不去!克蕾齐亚需要你!她病的这么重,难道你连最后一面都不见她?”
“阿尔托,”乔低低喊了一声他的名字,“克蕾齐亚以后就拜托你了。”
“吉莫!你必须去!克蕾齐亚是多么爱你,明天之后你就再也见不到她了!如果你不去的话,你我就不再是朋友!”阿尔托上前了两步,抓住了他的衣领。
明天之后就再也见不到她了!在这句话传入耳中时,乔的心里有一刹那的波动和犹豫,是啊,明天卡萨诺瓦就会真正死去,如果连最后一面也不见,对重病中的克蕾齐亚是不是太残忍了?
“还犹豫什么,马上换衣服!反正你会回来的不是吗?”阿尔托已经开始脱自己身上的长袍。”那么如果我不回来呢?“他冷不防地冒了一句。
阿尔托的动作迟滞了一下,又摇了摇头,“不,你一定会回来的。”
“你……就这么相信我?”
“如果连最好的朋友都不相信,那么我还该相信谁?”阿尔托凝视着他,“男人之间的友情,不是这么脆弱的。”
乔侧过了头,想要竭力掩饰住脸上的表情,一股温暖又苦涩的感觉仿佛就要从他的胸口满溢出来……此时此刻,他多么感谢能有这么一个机会让他再次回到这里,改变那个让他后悔一辈子的决定。
为什么不敢出去?为什么不敢互换身份?为什么不敢去见爱人最后一面?难道是害怕内心深处那个真实的自己再次重蹈覆辙?还是害怕自己的命运从此会被改变?将来的将来,来世的来世,全都会改变。
不……他不会再重蹈覆辙,绝不会。就当是考验也好,他要借着这个机会将自己那颗自私的灵魂看得清清楚楚。
“我发誓,我的朋友,我一定会在天亮前赶回监狱。”他一字一句地说着,语气里是前所未有的坚决。
“我接受你的誓言,我的朋友。”阿尔托将长袍递给了他,“快点吧,狱卒很快就来了。”
杨瑞在一旁也急了,连忙用某个肢节敲了叶幕一下,“这下子怎么办?”
“如果没有意外情况,这次他一定会做出正确的抉择。”叶幕转动了一下眼珠,“我们是不是也该信任他一次呢?”
乔离开了监狱以后,叶幕打了个哈欠就躺倒在稻草上,没几分钟就去见了周公。杨瑞无奈地摇了摇头,从没见过这么爱睡的吸血鬼。她想了想,也靠着稻草闭上了眼睛,反正叶幕说了嘛,没出意外的话,乔一定会在天亮前回来的。
只是——这样趴着睡真不习惯啊,蜘蛛真可怜,连想翻个身睡觉都不可以。
不知睡了多久,当杨瑞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天边已经慢慢泛起了一层灰白色。
天——已经亮了。她心里一紧,第一个反应就是朝阿尔托所在的那个方向望去,当她发现那个人并不是卡萨诺瓦时,脑袋里顿时轰的一声嗡嗡直响:不会吧,难道同样的历史又再次上演了?
乔——再一次逃走了?
WWW、xiaoshuotxt.net(/T//xt|小//说///天//堂)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目录
新书推荐:秦申列传 我的娱乐征途 火影中的血狂 绝世宫主:如画江山不如你 一夜甜蜜:总裁宠妻入骨 官星闪耀 大隋皇族 与俏佳人们同居... 封天武主 神秘老公,深夜来 快穿病娇女配:反派,操之过急!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