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虎地址
首页 > 网游竞技 > 四虎地址 > 四虎地址 正文

四虎地址(1/2)

目录
好书推荐: 冒险团的征程 圣者为王都市之风云崛起搞笑修仙记叶凌天李雨欣许晴宇宙末日之惊天决战妃要倾城大武仙天牢收尸人帝狱

  陆鸣不悦地盯她一眼,“人家认识不认识,关你什么事?”

  曾家念默默地低下头,不说话了。

  许凝不痛快了,怒道,“陆医生这么没风度,你爸比知道吗?冲着女孩子,凶什么凶!”

  沈承泽几乎闷笑出声,伸手给许凝盛汤,哄道,“甭理他们,来,喝汤!”

  陆鸣脸上无光,换了平时,必然拿起架子抬起屁股走人,但此刻偏生忍了下来,瞥一眼曾家念,说道,“你肠胃又不好,干嘛又吃辣又吃冰的?”

  许凝又争着抢白他,“陆医生,您老人家也恁的多管闲事了吧……人家吃辣的喝冰的,碍你啥事了?”

  这下沈承泽不得不出头挺下兄弟了,“小凝,不许这么跟陆医生说话,别忘了你生病时可都是陆医生跑来瞧的。”

  许凝不服气,嘀咕道,“他难道不收钱呀。咄。”

  陆鸣又气又笑,“喂,许小姐,我哪儿得罪你了?”

  许凝抛个白眼过去,“你得罪我的姐妹,就是得罪我。”

  陆鸣道,“你们什么时候成姐妹了?”

  许凝昂昂下巴,“女人的事情你不懂!”

  陆鸣甘拜下风,“好吧,我错了。那个,家念妹妹,是我不好,我向你赔礼道歉,咱们去看场电影好不好?能赏个脸吗?”

  曾家念一直晕晕乎乎地,似乎完全没弄懂状况,陆鸣怎么突然来了,似乎还表现得对她颇为关切……这会儿还邀请她去看电影!

  她瞪圆眼睛,半晌没反应过来。

  许凝在桌下轻轻踢她一脚。

  “啊,好好好。”曾家念回过神来,一迭连声应道。

  陆鸣站了起来,“那我们现在就走吧。”

  “现在?”曾家念傻愣愣地也跟着站了起来,脚步却没动弹。

  陆鸣伸手将她一拉,“对,现在!”

  曾家念脚下一个不稳,径直扎到陆鸣怀里,他身上淡淡的烟草味道窜到鼻翼里,一时间,她百感交集,眼圈顿时红了。

  陆鸣似乎知道她在想什么,也不再多话,手仍然牢牢牵住她不放。

  真是一种奇异的感受。

  一路走陆鸣一路暗想,他心头似乎也有一线喜悦的火苗在跳动。

  两人背影一消失,沈承泽便轻咳一声,慢条斯理地道,“好久不见。”扯一张纸巾,轻轻擦拭唇角。

  许凝愣了一下,莫名其妙,“什么好久不见?”一副你傻了啊的表情。

  沈承泽深深挖她一眼,“不是已经三秋了吗?”

  许凝蓦地明白过来,脸颊顿时一红,心头欢喜,这人,什么时候这么会哄人开心了。

  悄悄地便自桌下去找他的手,找着了,便冲他娇柔一笑。

  沈承泽看到她这模样,喉咙顿时一阵发紧,反手将她的手握紧,贴到自己面孔上。

  许凝轻轻窃笑起来,“喂……”她洋洋得意地拖长了语气。

  沈承泽轻似耳语,“今晚我想跟你睡,我一个人睡不着。”

  许凝耳根子都红起来。

  “那那……那……”她口吃着不知道怎么办好,留母亲独自一人在家肯定不行,可是要拒绝他,心里又实在不舍得。

  沈承泽好笑,叹道,“傻孩子。”

  许凝这才明白过来,他是在故意捉弄自己,顿时又羞又恼,霍地将手抽了出来,板起脸,怒道,“讨厌!滚蛋!”

  沈承泽收了笑容,正经起来,“你爸爸今天有没有联系你?”

  许凝道,“没有啊。”侧侧头,“怎么了?”

  沈承泽微一蹙眉,又舒展开来,“没什么。”

  心里还是有几分疑惑,许正和明明说了今天要约他见面,却一直没动静。他打过去电话,电话已经处于无法接通状态。

  这让他有点不安,最后还是吩咐小马隐蔽点儿去打听一下情况。

  沈承霖那点事,他压根儿没打算计较,最关键的是,在他心底里,并不相信沈承霖真会做出太过份的事。

  他愿意将对他的印象,仍然保留在多年前的少年时代,沈承霖就一乖乖男生。

  但罗君昊……不得不说,他对他有偏见。也许是因为许凝的缘故,他无论如何不能喜欢这小子。

  “哥哥……要不然,我们去火锅城接妈妈好不好?”许凝半趴在沈承泽肩头低声询问道。

  细细发丝刺得沈承泽耳际直发痒,哪里说得出一个不字。

  两人刚走出餐厅,许凝的手机便响了起来。

  “喂,您好。对,我是。您哪位?”

  沈承泽打开车门,许凝一脚已经跨上了车门。

  “你说什么?是的……他是我爸爸……”许凝的声音一径低了下去,微微颤抖起来,“什么?在哪儿?”

  沈承泽敏感地转过头来,“怎么了?”

  许凝的手机砰地坠落至地面,发出刺耳的声响。

  “我爸爸……警察说……我爸爸……”许凝脸色煞白,身子微晃,似乎随时会倒下去,“警察说,在河边发现我爸爸的尸体……”

  沈承泽大惊,“什么?”

  “怎么可能?承泽,是吧,怎么可能?我爸爸好端端地……怎么会……”她惊惶已极,不由自主地紧紧攥住沈承泽胳膊。

  沈承泽心念电转,脑海里早已转过数百个念头,微躬下身将电话接起来,对着对方沉声道,“我们马上过来。”

  启动了车子,又立即给小马打电话,“马上去打听一下具体情况。”

  许凝只懂得半倚在他身上,默默流泪。

  怎么可能呢。

  父亲那样的人,一直那么无赖地坚持地努力生活,怎么会突然间,这么匆忙地就离开了他所热爱的这个世界?

  这个父亲消失了太久,她甚至都忘了她年幼的时候,有没有爱过他,有没有期望过他,但等到他重新出现,知道这个世上,她的父亲好好儿地,就在那儿,那种安然感与幸福感,哪怕再轻微,也无法否认。

  因为前一晚下过雨的缘故,事故现场基本没找着明显痕迹,因为没有自杀的理由,警方初步断定许正和是失足坠入河中。

  “当晚他装着货要到这码头卸车,搬运工卸完车没看到人,叫了两声,没人应,以为他先走了,就没多留意。诺,车子一直停在这里没动……”警察简单说道,“一小时前有工人到此小便,发现河岸边似乎有东西,被吓到了,立刻报了警……”警察轻咳一声,“工人们疑心当时他也是因为到此小便失足坠下……”

  警方的猜测合情合理,沈承泽却觉得没有那么简单。

  当天晚上,许正和明明给他打过电话,说是约了罗君昊见面。

  他心头微微一颤,不愿意再推想下去。

  另一警察迎面走来,看一眼沈承泽,“您是沈泽泽先生?”

  沈承泽点点头,“我是。”

  “我们查询了一下死者的通话记录,死者出事的当天晚上,您是与他最后一个通电话的人。”警察犀利地剜一眼沈承泽。

  沈承泽十分平静,“我们确实有通过电话。”

  许凝惊疑不已,“有吗?你们说了什么?你怎么没跟我提过?”她声音颤抖起来,“是不是你又要赶他走?威胁他了?”

  警察皱皱眉,“沈承泽先生,我看您需要跟我们走一趟,协助调查。”

  沈承泽道,“行。”伸手将许凝的头发向脑后拨了一拨,“福叔会送你回家。”

  许凝心神俱乱,摇着头,眼神下意识避开沈承泽的,“我自己会回去。你不用管我。”

  沈承泽心知她对自己起了几分疑虑,不由得微有些焦燥与恼怒,她竟然怀疑他?眼看她极冷淡地转过身去,一颗心不禁灰掉大半,她若爱他,为何不信他?

  他不再多话,转身走。

  天光极暗,几盏灯光也显得极为微弱,车子陆续开走,许正和尸首也被抬走。

  瞬间里,码头恢复了寂静。

  手机响起来,是罗君昊。

  他在电话里也显得极为震惊,“小凝!你在哪儿?你没事吧?”

  许凝再忍不住,无声恸哭起来。

  罗君昊着急地道,“我刚接到电话……那天晚上,叔叔也给我打电话了,他说约了沈承泽见面……”他犹豫一会,低声继续道,“叔叔好像想要买套房子,说要把你和阿姨都接到一块住……我告诉他我可以帮助他,但他不肯,说沈承泽欠的要让沈承泽来还……”

  难以承受的绞痛从心里滚过。

  罗君昊道,“我现在要去警局一趟,协助警方调查,你也别太难过了,要坚强,叔叔一定不希望你伤心。他跟我说过,他一直觉得对你不住,想尽余生的努力来让你快乐。”

  许凝挂断了电话,蹲在地上,放声痛哭。

  —————————————————————————————————————————————————

  许正和的死亡事件很快有了初步结论。

  虽然罗君昊的证词对沈承泽极为不利,警方又查到许正和确实多次向沈承泽索要钱财,但最终还是做出许正和失足坠河的初步结论。

  李映秋远比许凝来得平静。

  也是,这个男人对于她而言,其实已然不过一个陌生人。诚然他们曾经同床共同枕好些年,但她心里未曾一刻装下过他,那些共度的岁月也就变得无足轻重了。

  许凝再次成为向医生的座上宾。

  向医生只淡淡地道,“既然怀疑他,从此以后就不要爱他好了。”他专注地看着她,“你真的怀疑他?”

WWW、xiaoshuotxt.nETTxt小xiaoshuo说天堂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目录
新书推荐:邪恶的力量 超级骷髅兵 醉诗剑仙 穿越火影之旅 我为你着迷 举世皆知 驰骋沙场也要爱 末世领域之神 风里希 九日魔笛 魏升传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