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蜜蜂在线
首页 > 玄幻奇幻 > 小蜜蜂在线 > 小蜜蜂在线 正文

小蜜蜂在线(1/2)

目录
好书推荐: 都市小霸王 傲雪剑豪原来是恶魔啊同时收养男主和反派以后篮坛门徒总裁大人行行好!武神中的假面骑士恶魔恋曲:帅哥,别嚣张![综]反派boss拯救末世美漫之血清

    一道人影动了一下,一双燃烧着仇恨的眼睛穿过幢幢的阴影,直勾勾瞪向笑得甜美可人的瑞儿。

    都是这个王爷的臭女人害的!隐身阴影中,周小虎粗揖似的双拳悄悄的握紧,仇恨与兴奋之情在他的脸上交织着,备显狰狞。

    想当初,他们兄弟俩也只不过摸了这个臭女人一把,吃吃豆腐罢了,却落得周大虎成胆小虎,周家虎霸子威名不再的惨重下场。

    如今,他走在路上,非但不再是大摇大摆人人怕,而是成了过街老鼠人人喊打,落差之大,足教周小虎记恨瑞儿与金鸿烈一辈子。

    强烈的恨意压过理智,就算这个臭女人的背后靠山是镇威王爷又如何?他照样……

    周小虎信手从路边抄起一块石砖,暴喝着杀将出去。

    「出去了?」难得提早下朝,金鸿烈在返回王爷府的途中,已经暗自计画着要带瑞儿出去走走,没想到她却先走了一步。

    「是,约一个时辰前,瑞儿小姐与翩皇女殿下出去散心了。」丁总管回答,「若是小人臆想无误,她们应是上节庆市集去了。」

    就这么巧?他才想带瑞儿去那里逛呢!

    「王爷要前去寻找瑞儿小姐吗?小人立刻为您备马车。」

    「不必了。」金鸿烈一口回绝。「马车扰民,本王爷步行便是。」他这个大男人的脚程,应该足以赶得上她们。

    开办节庆市集的这几条街道并不长,东横西交错的,恰巧就交织成一个「井」字,走着走着,金鸿烈突然想起来了,这里不就是他与瑞儿再度相逢之处?是啊!再过去便是他当时俯瞰瑞儿当街卖药草的酒楼了。

    心念一动,他朝酒楼所在的方向走去。

    当他快要走近酒楼时,一记女子哀号声贯穿他的耳朵。

    「该死的王爷臭女人,我杀了你……」

    周小虎的发难来得又快又突然,众人毫无预警,他那暴戾身影便强行突破人墙,好几个人或扑倒或跌坐在地,惊叫声连连。

    瑞儿被冲般过来的周小虎吓住了,全身冻结似的无法动弹,无力逃跑。

    「小心!」翩皇女却是不假思索,反射动作的一把抱住瑞儿,双双扑向地面,以自己的身躯护住底下的瑞儿。

    与此同时,周小虎手持石砖,朝翩皇女的后脑匀狠狠砸下,教她登时血流如注,发出疼痛的哀号声。

    周小虎嗜血的红了双眼,虽然明白自己砸错了人,但是砸得顺手的他已经无法收势。不管了!反正这女人是王爷臭女人的同伴,一样该死。

    被翩皇女护在下方的瑞儿回过神来,倒抽一口气,眼睁睁的看着周小虎手起手落,恶狠狠的朝翩皇女砸第二下、第三下、第四……

    「不!」她放声悲鸣。

    「快住手!」回过神来的众人慌张的叫喊着,七手八脚想拉开力狂如牛、一心只想着复仇的周小虎。

    突然,一道强劲疾风力退众人,赫然正是金鸿烈。

    他听见女子哀号声,没想太多,只想着要过来帮忙救人,直到发现遭到攻击的对象竟是瑞儿与翩皇女,神情顿时变得可怖。

    咚的一声,周小虎手中的石砖掉落地上,惊惧回神,且转身拔腿就跑。

    众人义愤填膺,立刻包抄。

    原本落在后方的金鸿烈轻功巧施,一晃落在他眼前。

    「呀呀……」拚了!周小虎低着头,朝金鸿烈猛撞过去。

    金鸿烈文风不动,仅伸单手弹指,指尖劲道直穿周小虎的双腿穴道,在他痛号之际,废了他的双腿。

    「有些人,就是不知悔改。」他的声调轻而冷酷,令人不寒而栗。

    「好痛啊!鸣鸣……我悔改了,王爷可以看小人发誓……去死!」周小

    虎耍诈,突然发难,用头撞向金鸿烈的腹部,却只是换来另一声痛号。怎么那么硬?

    「哼。」早在周小虎呼天抢地,声明悔改时,金鸿烈就知道有鬼,所做的也不过是运功蕴气至腹部,使之硬如铁板罢了。

    如果有时间,他可以陪这厮玩上一、两个时辰,折磨他到生不如死。

    可惜,现下只能速战速决。

    众人瞠目结舌,看见金鸿烈单手掀起周小虎,轻松高举,另一手五指如爪,朝他身上各大穴道部位拂过,周小虎登时爆出更加凄厉的哀号声。

    「好痛啊!救命!好痛啊……」

    最教人惊骇的是,周小虎就此晕厥,待金鸿烈将他甩下时,整个人像团烂泥一般瘫在地上。

    自此以后,周小虎全身筋脉皆断、骨骷全碎,只能在床榻上终老,连根指尖都动弹不得。

    金鸿烈才不理周小虎日后如何,一甩下他,便赶到瑞儿身边。

    「瑞儿,你没事吧?」他审视着她,她衣裙狼狙,手脚皆有破皮擦伤,实际上并无大碍。看来真正重伤者,应是翩皇女。

    「我没事……是皇女殿下受伤了,她保护了我。」饱受惊吓,瑞儿泪眼汪汪,拚命为翩皇女擦拭后脑勺,却无法还止失血的速度及流量。

    「瑞儿,冷静下来,你先为她把脉。」金鸿烈比她冷静。当然,这是因为实际受到伤害的人不是瑞儿,而是翩皇女之故。「你是大夫,先为她把脉。」

    金鸿烈的命令声让她回过神来,「对,我是大夫,为她把脉……把脉……」擦拭泪眼,她探向奄奄一息的翩皇女的腕脉。

    翩皇女尚未真正陷入昏迷,仍有一丝清醒,却只能虚弱得任由她摆布。

    脉动正在减弱当中,瑞儿当下便明白,按照正常情况,翩皇女能成功挽回一命的机率并不大。再者,今日临时起意出游,她任何的医用器具与药草都没带在身上,后悔莫及,一条活生生的人命就要在她眼前消逝……而且这人不是他人,是翩皇女,是她新交的朋友啊!

    贝齿狠狠的咬住下唇,她双手握拳,掌心热度却愈来愈高。

    她很清楚自己拥有的殊能是个不能公诸于世的秘密,莫说春大夫生前便译诗教诲她这一点,后来她接触世人,从待人处世里也体悟到这一点,因为世人对异于常人的人事物都是惊惶且加以排斥的,更重要的一点是……

    她抬起有些苍白的小脸,望向金鸿烈。

    他知道她身怀这种殊能是一回事,但他能接受她将这秘密主动公诸于世,并谅解她吗?

    「阿烈……」她的内心百般挣扎纠结,到最后只有化为一句最轻也最深的爱语,「我爱你。」

    「什么???……」金鸿烈先是一楞,接着看见她吃力却坚决的将翩皇女的上半身抬高且抱紧,双掌则覆上翩皇女头部的伤口。

    瑞儿想用殊能医治她?!他登时领悟,随即倒抽一口气。如果瑞儿用殊能医治一个血崩产妇,便如死去一般昏迷数日才得以苏醒,且这段期间还生死未卜,那么这次她医治翩皇女又必须付出何等代价?

    「瑞儿……」心一惊,他出声想制止。

    瑞儿却抢先一步,开口向他乞求,「翩皇女是我的朋友啊!而且她救我一命在先,我岂能不出手救她?就算我日后被人排斥为异类也认了,就算我会因为救她而置身险境也甘愿。阿烈,我的心情,你会懂得的吧?」

    要命!金鸿烈狠狠的咬牙。对,他该死的懂得她的心情。对瑞儿而且一一间,翩皇女恐怕是自幼长年居无定所的她所交的第一个手帕交,意义自是非同小可,瑞儿想救她也是当然的。

    只是……

    「瑞儿,你记得你说过什么吗?你无法为自己医治伤口病痛,而且相反的是,只要有一了点的伤口病痛,反而会变得比别人严重数倍……」他低声且心急的提醒着她曾亲口说出的话。

    「我记得。」瑞儿肯定的点头回应。

    金鸿烈感到震惊,一时之间哑口无言,但很快的回过神来,担忧的追间,「那你想过吗?如果在这种情况下,你还去医治别人的重伤,又会对自身产生什么样的后果?岂不是愈严重的伤对你的身体健康影响愈大?」

    「放心,一切会没事的。」她当然也想过后果,仍投给他一抹绝美坚定的淡笑,执意要做她决定要做的事。

    不能再迟疑了,她闭上双眼,双掌散出源源不绝的暖热真气,凝神灌入翩皇女的体内。

    金鸿烈这辈子从不曾觉得自己这么无能又无助,只能以高大的身躯做为屏障,为她们遮去好奇张望的眼神,以王爷的身分开始指挥众人,差人前往镇威王爷府通风报信,要丁总管点齐人手赶过来帮忙,同时请大夫到府里等候。

    闭着双眼,思绪放空,瑞儿对外界的一切浑然不觉,当然也包含金鸿烈调兵遣将的阵仗,仅对翩皇女的痛楚时也同身受。头破血流可不是闹着玩的,她小心轻柔的引导真气注进被外力伤害的主要脉络中,然而愈严重的伤势必须注进的真气就愈多,被消耗掉的体力也愈多,气息愈发虚弱。

    犹如春蚕吐丝,而……蚕死丝方尽。

    悄然无声的,瑞儿牢牢贴住翩皇女头部的双掌颓然垂落,整个人也失去气力似的往后仰,跌入金鸿烈预做准备的张开臂弯中。

    有别于过往医治他人时所带来的昏睡后遗症,瑞儿这回吃足了苦头。

    她的头疼痛难当,痛极而醒,醒后痛哭至昏昏入睡,睡着后又痛到清醒,是一连串仿佛没有止尽的折磨。

    头痛之外,她的四肢沉重,无力又无助,吃不下任何东西,再精心调制的膳食,一入她口中,不到一刻钟便难受的吐出。

    「好难受……呜……师父……阿烈……好难受……」她啜泣。

    不眠不休守在床边的金鸿烈扶抱起娇柔的身躯,柔声抚慰,「瑞儿乖,待会儿就不难受了。别哭了,你哭得本王爷的心都摔坏了……喝些水好吗?」

    她痛到唇齿打颤,无法自行喝下茶水,他便亲自哺喂,又在她耳边嗯嗯细语,情深之姿,足媲鹂蝶。

    站在门边看见这一幕,丁总管红了眼眶,但有要事禀告的他不得不上前打扰。「王爷,毛公公前来传旨,皇上召见您。」

    「让他等。」向来最是谨守君臣本分的金鸿烈,此时却语出惊人。

    「但是皇上召见……」

    「让他等,让皇上等,让全天下的人等!」金鸿烈微侧俊颜,上面写满狠畏与绝望。「直到本王爷最心爱的人苏醒为止。」

    「王爷……」跟在丁总管身后的毛公公动容了。

    不少暗自守在四下的奴仆间,啜泣声隐隐约约。

    听罢毛公公回宫禀告,金氏皇帝非但没怪罪金鸿烈,反而还派出御医为瑞儿诊治,却也束手无策。

    只有其中一名御医大胆的预言,「这情况,非病非伤,就只能等了。」

    「等什么?」仍是紧搂着昏迷的人,金鸿烈抬起头,犀利又痛楚的神情竟教对方一时语塞,几乎不敢往下说。

    「等瑞儿小姐是会活下来,或是……」死去。那名御医没胆把话说完。

    「本王爷明白了。」金鸿烈自是明白对方的言下之意,并未迁怒对方,但是要所有的人离开厢房。

    他没迁怒对方,是因为不相信瑞儿会死。她若死,他也不独活,就这么简单。

    一刻又一刻,一时辰接一时辰,一日复一日……

WWW、xiAoshuotxt.netTxt小说-天堂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目录
新书推荐:异界之逆天杀神 唐婉南宫寒 几许夕阳残 磨叽传奇 有间客栈 冷焰 食指魔戒 [道林/歌剧]致命美学 美人很倾城 末世死亡古武 漫时代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