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艹
首页 > 网游竞技 > 天天艹 > 天天艹 正文

天天艹(1/2)

目录
好书推荐: 剑裂乾坤 被弱者引导是什感觉都市剑神录百变千金学院恋曲蓝紫青柠梦至尊无敌混沌神我的闪闪不可能那么可爱我兜里有张卡狂暴的升级系统歌唱的荆棘鸟
酒不醉人人自醉

包厢上传来阵阵悠扬的古琴声,曲调安详雅致,似幽兰静谧,姿态高洁。

“音攻!”人群中有个人喊出一声。惊讶的神色飞上众评委的脸上。

“难道是他?”

“他怎么会来。”

“……”

议论声纷纷,妖月对这么些人无语到极点,怎么这个时代的高官们一个个都跟街道的三姑六婆一副德行,出点小事就在下面唧唧歪歪,谁能告诉她,现在是什么状况啊?

琴声不断,评委们猜测到楼上的人的身份后渐渐平复了受惊的小心肝,优哉游哉地欣赏起音乐来了,琴声之中有如暗香浮动,令人心旷神怡悠然思远,若似身置空谷兰风之间,身心俱受洗涤,通体舒泰。

一曲毕,一个下人打扮的人出现在阁楼上,对众评委作福道:“我家王爷奉皇上之命暗中参与秀女评选,如有冒犯大人之处还请见谅。”

“音王在此,何不露面,躲在暗处若是被下人无意中弄伤了,臣等可是难逃其咎。”丞相语气里饱含着不满。

妖月挑了挑眉,看样子楼上那个音王来头不小,竟敢用这样的方式对待朝中有头有脸的人,这丞相也不是省油的灯,两虎相争必有一伤,看来得上演一场大戏了。

“选秀既已结束,大人们亦可退下,对于刚才的意外,本王也是一时兴起,本王在前厅设了宴,一来犒劳大人们,二来给大人们赔罪,不知丞相是否赏脸。”琴音未绝,一个清冷的声音从包厢里传出,几句话让丞相有气亦没处发。

“谢音王。”他们行完礼,一一向前厅走去,丞相轻哼了一声,亦甩袖离开。齐子珂望了妖月一眼,也跟着大家走出了大厅。

“我家王爷有请妖月姑娘上来一叙。”楼上一个家丁打扮的人见他们走远后,对妖月说道。

“苒姬这就带妖月去给音王请安。”苒姬脸上满是笑意,拉着妖月走上了阁楼。

这演的又是哪出?什么音王?妖月被苒姬拉着,完全搞不清状况,无意中望到无名站在大门外面,望向她的眼神中有怒意,还有一丝妖月无法看穿的神情。她知道她的表演会让他不悦,可是她又怎能顾得上那么多?

人有时总会自以为是地以为可以掌握命运,改变宿命,却忘记,自己只是沧海中小小的一粒粟,自己以为自己有多么强大时,也许上帝根本就记不起你是谁,一不小心,便被整个世界放逐,找不到回去的路,只能前行,至死不渝地前行,直到辗转轮回,你便又只能听从命运的安排被抛掷到另一个不属于你的世界,然后继续自以为是地去改变命运。

不过妖月是个顺从宿命的良好公民,虽然她也被上帝无情地抛弃,但她始终相信上帝迟早有一天能够想起她,只要她乖乖地顺着命运安排的那条路走,总有一天会找到回家的路。

“苒姬见过音王。”苒姬将妖月带到包厢里后作了个福,妖月也跟着作了福,“音王万福。”还好这个时代在朝堂之外的地方见大人物不用下跪,要不然就丢了现代人的脸了。妖月抬起头打量离自己不远处的那个人。

头发好长,发质看起来很好的样子,轻巧地束在脑后,脸略显苍白,眼睛低垂着看不见他的眸子,高挺的鼻梁,坚毅的唇线,瘦削的脸。最值得一提的是他的手指,此时正轻轻地撩拨着琴弦,十指纤细修长,好看极了。这楚国盛产帅哥吗,怎么才来了几天就看到这么多天王偶像级的帅哥。

他弹的古琴是那种袖珍型的,比一般的古琴颜色更深,体积更小,可以随身携带,刚刚好像听人说的什么音攻,难道棋盘是被他的琴声震碎的?

正暗自猜测着,那张脸抬了起来,对上妖月。他微微一笑,妖月立马愣住了,好温和的目光啊,像是一股春风扫过,心里所有的杂念都被一扫而尽,眼睛里只有他淡然而又温暖的神情……

“你叫什么名字?”他淡淡地问道,手指仍在无意地翻飞,乐声不断。

“柳芷烟。”妖月下意识地报出了自己的真实姓名,苒姬侧头望了一眼妖月,目光里带着些许复杂。妖月仍呆呆地望着那双眼,她当初取艺名就是不想暴露自己的真名,可是面对那双眼睛,她却什么谎话也说不出来,莫名的,如家人一般的信赖。

男子又是温和地一笑,“我叫熊毋康。”

“爷。”那个下人打扮的男人低呼了一声,虽然王爷在外从不掩饰自己的身份,可是直接这么连名带姓地报出来还是第一次。他不知道,他的主子此刻有着跟妖月一样的感觉,面对那双妩媚中带着纯真的眼睛,他无法说出一句谎言。

妖月一惊,她对这个名字有印象,好像历史书上写着他英年早逝,不知道这个早逝是有多早。

“两千两银子换芷烟姑娘一天的时间,够吗?”他手指按在了琴弦上,琴声在房檐上盘旋了一圈,然后慢慢地消失。

苒姬略略一惊,虽然为这数目惊措不已,但毕竟是点过万金的人,第一时间收起自己的惊讶,满脸带笑地说:“音王的到来让揽月阁蓬荜生辉,妖月能得到音王的垂幸可是她几辈子修来的福分,只是妖月现在的身份是预选秀女,这样怕是不妥。”

“朝廷那边若怪罪下来我自会担当。”他淡淡地说着。

妖月依旧沉浸在那双淡然澄澈的眼睛里,没有反应过来,音王望着妖月说:“而且,你又怎知这不是我的荣幸?”

这话让他身旁的下人还有苒姬都惊得张大了眼,妖月也被这话惊醒,他可是堂堂王爷,而她,只是一个身份卑微的预选秀女,这地球还在转否?

敢情自己一来就遇着个王爷级的人了。见过仲楚歌那样绝世的帅哥,熊毋康略显乏善可陈,但放到现代怎么也算得上国民帅哥级,也不辜负皇室里纯正的血脉。可是她这棵小白菜到底走的哪门子的狗屎运,在现代有个钻石级的徐凌,这儿居然出来个钻石级的王爷,她不是在做梦吧。

“你们先出去吧。”他淡淡地吩咐,不容苒姬再说拒绝的话。

“是。”苒姬皱了皱眉,既然音王话说到此地步,自己还有什么好说的呢,便随着她的随从退出了包厢。

妖月打量了一下四周,这是一个方便客人观看节目的小隔间,虽然小,但各设备可是一等一的好,门边有个透明的小窗户,看不出是什么材料做的,窗边有个小榻,客人可以卧在上面休息,茶桌上放置了水果糕点,书桌棋盘什么的也一一具备。

熊毋康见妖月把关注自己的目光移到了周遭环境上,不禁笑了笑,这个女子心里当真是坦荡荡毫无城府,但从她刚才的表现来看,却又是机智聪慧的,容貌虽算不上顶尖,但其流露的气质却让人想抛下一切来与她相处。

“姑娘刚刚唱的歌可真是别致。”他轻声开口道,企图拉回她的注意力。

妖月转过了头,又陷入了他温柔的眼神中,“承蒙王爷厚爱。”跟这个人在一起,好像什么都变得安静了,可眼神却不受控制地瞟向楼下的门外,那抹青色的影子还立在那儿,她不由得心一紧,“王爷若是喜欢,芷烟还有一首歌相送。”

“哦?那本王便洗耳恭听了。”

妖月淡淡地一笑,朱唇微启,心里的声音便倾盘而出:“繁华声 遁入空门 折煞了世人,梦偏冷 辗转一生 情债又几本,如你默认 生死枯等,枯等一圈 又一圈的年轮……”

抬眸间,那人已转过身。

“听青春 迎来笑声 羡煞许多人,那史册 温柔不肯 下笔都太狠,烟花易冷 人事易分,而你在问 我是否还认真……”

妖月重复第二遍的时候音王竟然勾起了琴弦,如同点点兰芷在山间岩上摇曳生姿,无论秋风飒飒,冰霜层层,犹自气质高雅,风骨傲然。一歌一曲,搭配得如此和谐,小隔间的门亦挡不住美妙音乐的流转,忧伤而婉转的旋律透过包厢飞过大厅,飞出揽月阁,醉了相思人的情……

“雨纷纷 旧故里草木深,我听闻 你仍守着孤城,城郊牧笛声 落在那座野村,缘分落地生根是我们……”

琴音渐缓渐细,几乎不可闻,化作一丝幽咽,却暗自绵绵不绝。琴瑟相和,妖月朱唇轻启之际想的只是唱出心里的声音,却没料到这便是自己心底的声音,再瞟向门外时,青色的影子已经消失不见,那一瞬间竟有流泪的冲动。

“千年后 累世情深 还有谁在等 而青史 岂能不真 魏书洛阳城 如你在跟 前世过门 跟着红尘 跟随我 浪迹一生”,如果这是自己心底的声音,那么不顾一切地跨过这时空之门,是否只是为了寻找那一刻心灵的悸动。

无名揽着她逃离杀手的刺杀,她听着他的心跳那一瞬间,竟以为他就是自己一直苦苦等待追寻的人,竟有了厮守一生的冲动,可是那股冲动过后,回到现实,曾经自以为是的情感又显得那么可笑、廉价,她甩掉他的手,一字一句地告诉他,她不会跟他走,即使他脸上露出受伤的神情,她还是别开了眼。

仅仅是为了活命吗?不,她本不属于这个时空,徐凌费尽千辛万苦将她送到这里来,是为了让她找回失踪的哥哥,她还要跟哥哥一起回21世纪去,她还要实现自己对徐凌的承诺,怎么可以因为自己的幸福就自私地抛下本该属于自己的使命与责任呢?她曾经不也对其他男生有过那样的心动吗?只是因为他英雄般地救了她,只是因为他在那个时候出现在她的生命中,仅此而已,她试图说服自己,她一遍遍地告诉自己,不可以!

烟花易冷,她只能选择放弃。

她望着面前对自己微笑的男子,心里的波动瞬间被抚平,也许,他才能给自己想要的安宁,如果是他要带自己走,她又会如何抉择?

她不知。

琴音慢慢低下来,低到不能再低时妖月口中的曲子也接近了尾声,琴韵悄然而起,翩翩如舞,仿佛历经风霜,兰苞绽放,曲调极尽精妙,无言之处自生缕缕幽情,高洁清雅。妖月收起最后一个音节。

一曲终了,余韵绕梁,室内静静无声,两人似乎都沉浸在这琴中,回味无穷。她只是想要静静地享受这难得的心安,他带给她的是无以名状的心安,什么都不重要了,只想时间在这一刻静止,只想,醉……

妖月不知,然而睿智如斯的熊毋康岂能不知,他亦有着同样无以名状的悸动,妖月的心他感同身受,然而两人虽近在咫尺,却依旧感觉隔了太远太远,他清楚地明白,她的心已经被人拿走,“这首歌怕是别有主人吧。”他依旧波澜不惊,不顾妖月眼底的惊异,自顾自地说:“为何离你这么近,却又感觉那么远?”

妖月望着他明亮的眸,他的眼眸不似无名的深邃,无名的像是一潭封闭的湖水,不给任何人窥探的机会,眼前这个温润如玉的男子却对她敞开了心门,可是她还是望不到边,因为他们俩不仅仅是初次相遇的疏离感,不仅仅是身份权势的距离,他们隔的,还有一个时空,还有一个几千年的宿命。只是那又如何,今宵有酒今宵醉,所有的世俗伦理便留到日后去烦恼,此刻,便尽情地醉罢。

“喝一盏如何?”她扬起唇角,并不回答他的问题。

“也好。”他也不强问,淡淡牵了牵嘴角,“或许有一天,我能让你真心为我而唱。”

她避开他的眼眸,让下人搬来了上好的女儿红。熊毋康难得放纵自己,将古琴搁置一边,四目相对间,竟能不言语便知其意,那是怎样一番默契。

而阁楼的门外,那妖艳而冷酷的男子听了此番乐声便黯然地退场,玉仍然在胸口发着微热,然而眼里却有止不住的失落流出。

揽月阁的那一天,是三个人醉了心的日子。

那天是妖月来到这个时空第一次喝醉,也是第一次笑得如此张牙舞爪,只是笑着笑着眼泪就不知不觉地流了下来,嘴里哼着破碎的句子“如你默认 生死枯等 痛直奔 一盏残灯 倾塌的山门 我听闻 你仍守着孤城 石板上回荡的是 再等……”等吗,等了这么多年,是不是到尽头了呢,可是曲调为何如此,凄凉……

是喝醉了的后遗症吧,喝的时候没多大感觉,喝了三杯不到整个人就晕晕乎乎的了,妖月的酒品让人鄙视,到了大半夜猛地爬起狂吐了一番,吐完后又晕晕乎乎地睡了过去,只是苦了小兰那丫头,一个晚上都战战兢兢地守着她家小姐,有人一夜未眠,有人一夜醉梦,还有人,独自买醉,独自伤神。


www.xiaoshuotxt.net_T_xt,小说天堂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目录
新书推荐:农女小皇妃 文明之帝国霸业 我要当鬼皇 魔力无限 强掠帝国 碧海仙踪 都市花缘传 超人来袭 女配逆袭修仙记 枕边沦陷:恶魔的迫婚小新娘 领主请抽卡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