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7性欧美
首页 > 耽美同人 > 777性欧美 > 777性欧美 正文

777性欧美(1/2)

目录
好书推荐: 武侠世界之从快银的能力开始 穿越者的寻回联盟万象证道录哭泣天使不悲伤时空超市[综武侠]陆小爷不是林少爷饮马百川清穿奋斗日常仙剑末世录网游之葬墓者

  ——与你的邂逅,是上天赐予我最大的恩惠,感谢你,在我最绝望痛苦的时候,如天使一般降临,以上帝的名义,赦免我的罪。

  晚上。

  当贺千洵从沉睡中醒来的时候,眼前是一片温暖轻柔的光线,身上盖的是柔软洁白的被子。

  他疑惑,朝四周看去。

  干干净净的房间,洁白的墙边,一个大柜子上摆满了各种各样的药品,他刚想抬手,却有一种麻麻痛痛的感觉传来。

  贺千洵低下头。

  尖细的针头已经刺入了他的血管之中,透明的药液缓缓地输入他的血管里。

  门被轻轻地推开。

  贺千洵茫然地抬头望去。

  凌未希端着一碗冒着香气的热粥走进来,那碗粥很烫,也盛的很满,所以她双手端碗,一直很仔细地低头看着手中的热粥,一步步地朝前挪。

  好不容易走进房间来,她一侧身将粥碗放在了门旁的一个小桌子上,急忙将自己被粥碗烫得很难受的双手举起来捏住耳朵,嘴里还在念叨着。

  “好烫啊!”

  小时候,她的哥哥教过她。

  当手指被烫到的时候,只要用手指捏住耳朵,就会舒服凉快很多呢。

  认真地放好粥碗。

  凌未希一边捏着自己的耳朵一边转过头来,看向贺千洵的方向。

  她发现贺千洵已经醒来了,马上放下自己的双手,欣喜的笑意染上眉梢,“太好了,贺千洵同学,你终于醒了。”

  她的笑容,轻透无暇,宛如清晨的泉水,清澈见底。

  贺千洵不由地愣了一下。

  但很快,他便从刹那间的失神中醒过来,低声问了一句,“这是什么地方?”

  “这里是学校的医务室。”

  未希说道,“贺千洵同学你突然就晕倒了,还好医务室里的老师还在,他们说你是神经性胃痛发作,就先给你输了液。”

  贺千洵转头,看到了外面黑黑的夜色。

  “你一直都在这里照顾我?”

  “嗯,因为大家都放学了,我总不能把你扔到这里不管啊!刚才我借用校工伯伯的厨房帮你煮了粥,你先喝一点吧,一会还要吃药的。”

  她转身又小心翼翼地把粥碗端到贺千洵身旁的小柜子上,然后用小勺将碗里的粥摇了摇,好让粥快一点凉下来。

  少顷。

  好像已经凉的可以了,未希将已经不烫的粥连同托盘一起端到了贺千洵的面前,将小勺放在他的手里。

  她微笑,“好了,可以吃了。”

  一碗精心熬制的粥,香浓的味道在千洵的鼻间弥漫着。

  很暖很暖的香气。

  贺千洵怔了片刻。

  未希轻笑,“贺千洵同学,你光这样看,是吃不到粥的。”

  贺千洵回过神来。

  他终于拿起那小汤勺,缓慢地吃下那一碗粥,很好吃的一碗粥,粥粒入口即化,她真的很用心地在熬。

  胃部那仿佛被利刃瞬间贯穿的刺痛感早已经消失了。

  未希很开心地看着贺千洵把一碗粥都给吃光了。

  她把已经空了的粥碗接过来。

  “你可以再睡一会,”未希将碗放回桌面上,看到他依然苍白的面孔,“我已经和校工伯伯说好了,他不会锁校门的。”

  贺千洵看着未希,目光中有着一抹异样的神情,“刚才……我昏睡的时候,你一直都陪在这里吗?”

  “是啊!”

  未希抬起头来看了看输液管,又伸出手来认真地调试了一下药液的流动速度,“因为保健室的老师说最好有人能够留下来照顾你,所以我就留下来了。想给你家里打电话,又不知道电话号码。”

  “那么,又是你?”他忽然出声。

  “呃……”未希疑惑地看他。

  “好像每一次,只要你在我的身边,我就会睡得很安心,”他半靠在病床上,眼中是一片复杂的光芒,“你一定不敢相信,很多年来,几乎每一次入睡,我都会做非常可怕的噩梦,这么多年都没有办法摆脱那种痛苦。”

  未希认真地听他说话。

  她还清楚地记得,他被噩梦纠缠的样子,像个脆弱的孩子一样在梦中痛哭。

  贺千洵侧过头,静静地看着凌未希,她的瞳仁乌黑清亮,就好像全然没有沾染上这世界尘埃的黑珍珠一般。

  胸中忽然满盈着莫名的情绪。

  千洵的左手一动,似乎想要捂住自己的胸口,但他却忘了手背上还扎着针,这一牵动,只觉得一阵麻痛隐隐传来,凌未希慌忙去看他的手。

  “贺千洵同学,别乱动!”

  她低头去查看,然而,当未希的目光触到他的左手臂时,脑海里似乎有一道闪电刷地闪过,耳膜更是“轰”的一声,仿佛被定在那里,动不了了。

  轻薄的衣袖不知何时卷了起来,此刻在贺千洵的左手臂上,竟出现了一道丑陋恐怖的疤痕,仿佛是被刀片毫不留情地切过,割碎了血肉和血管,残忍的令人心悸。

  未希的心一阵发颤,眼眸中充满了震惊。

  贺千洵似乎感知到了她的目光,他默不作声地用衣袖盖住了左手腕上的伤疤,脸上淡然无波。

  “觉得……可怕吗?”静寂的房间里,贺千洵的声音缓缓响起,他没有看未希,唇角却显露出一抹自嘲的笑意。

  “那是在许多年前,我对自己的惩罚!也算是……赎罪吧!”

  赎罪?

  未希震惊的目光又充满了迷惑不解,“你曾经……做错过事情吗?”

  “是啊!”

  贺千洵的眼中出现了一片黯然的落寞,“其实……我曾经……害过一个人……”

  “那是我一辈子都无法逃避的痛苦……”贺千洵的目光带着深不见底的沉痛,“我把他害得太惨了,就像是一个刽子手一样,在那时候,我觉得,只有我死了才能……赎罪,才能……让上天宽恕我的罪孽……”

  他的声音低沉暗哑,仿佛那是他的心,在多年撕心裂肺的折磨中苦苦挣扎的心发出的声音。

  一个没有发自灵魂深处悔痛与绝望的人是不会有这样痛入骨髓的声音的。

  未希无声地看着他——

  明亮的房间里。

  贺千洵沉默地看着自己的正前方,嘴唇抿得很紧,俊帅的面容依旧苍白,眼底深处隐含着一抹微不可察的失落……

  自己这样的人,就算是被那种噩梦纠缠一辈子,也是罪有应得吧!

  他的唇角勾出一抹苦笑。

  是自己内心深处太绝望了,所以无论什么样的事情,只要可以换得一时的心安,他都会去做。就像是一个得了绝症的人,哪怕看到一点点地希望都会让他奋不顾身地去抓住。

  “贺千洵同学……”

  耳边忽然响起一个声音,带着温暖和柔和,仿佛是彩色玻璃窗上天使吟唱的天籁,就在那么一刻,出其不意地沁入他的心里。

  他转过头,一直垂下来的左手指在不经意间轻颤。

  眼前好似有一片纯白的圣洁光芒,凌未希站在光芒之中,她的肌肤白皙得恍若透明,唇角带着花瓣一般纯净美丽的笑容,眼眸澄澈一如夕阳下金色温暖的海洋。

  她在贺千洵的面前,伸出自己的手,将柔软的小手轻轻地放在贺千洵的头上,清澈的眼眸中带着天使般的微笑。

  “贺千洵同学,我以上帝的名义,赦免你的罪!”

  心在刹那间如被重物击中般震颤——

  恍若清泉般清澈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面对微笑着的未希,贺千洵漆黑的眼眸中突然闪过一片失措的光芒,好似一个孩子突然得到期待已久的玩具,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怎样表达自己的感情一样。

  未希的眼中有着清澈的笑容,“以前,每当我做错事的时候,哥哥都用这种方式来原谅我呢。哥哥说,只要我们在心中虔诚的为自己做错的事情忏悔,上帝就一定可以听到,一定会赦免我们!”

  时间仿佛是在那一刻停止了。

  贺千洵侧着头,他一动不动地凝望着未希的笑容。

  慢慢地。

  失措的光芒在他眼中退去,取而代之的竟是一抹晶亮的光芒,仿佛是刚刚熄灭的蜡烛被点燃了一般莹亮。

  凌未希……

  保健室外,漆黑的夜空不知何时下起了大雪,雪花纷飞,雪精灵无声地落在房间透明的玻璃上,静静地望着房内的两个人。

  明亮的房间里。

  未希一动不动地坐着,甚至连呼吸都是轻轻的。因为在她面前,面色还有些苍白的贺千洵居然再次睡着了。他似乎真的很累很累,漆黑的眼睫毛垂下来,苍白的面孔上带着宁静的表情。

  在睡梦中,他紧紧握住了未希的手。

  没有苦苦纠缠的即便用酒精麻醉自己也无法摆脱的噩梦,没有痛苦的呓语,没有绝望的眼泪。

  他睡得好香好香,如同脆弱的孩子终于找到安全的天堂,香甜的沉睡会让人觉得此时此刻吵醒他是一种罪恶。

  未希努力坐直,尽管自己真的很累,却还是努力坚持着,而此时,再度沉睡的贺千洵忽然在睡梦中喃喃地说了一句话。

  “……雪……融化后……会变成什么?”

  未希有点吃惊地去看贺千洵,发现他并没有醒来,那只是一句梦话,她莞尔一笑,目光转向了玻璃窗外如樱花瓣般纷纷扬扬飘落的大雪……

  “贺千洵……”

  静寂的房间里响起未希柔和的声音,就像是天使的微笑般温暖。在不知不觉间,如清雅的香气沁入心中最柔软的地方。

  “你要好好的记住哦!雪融化以后啊……会变成希望……会变成我们每一个人心中最期盼的希望……”

  贺千洵还在宁静的睡梦中……

  未希转头看着他沉睡的样子,看着他英挺的面孔散发出的平和光芒,心里竟仿佛有一股清泉缓缓流过……

  那是一种很温暖很安静的感觉。

  她突然很想,一直这样守着他。

  大雪纷飞的世界里依稀有着雪精灵微笑的声音,玻璃窗外,无数的雪花带着透明的光芒,纷纷扬扬地落下……

  大雪又下了一天一夜之后,终于停了下来,天地间一片雪白。树木的枝干被厚厚的积雪坠得弯了下来,天气却很晴朗,澄澈的天空犹如宁静的海面。

  校工正在清扫着大雪之后的操场。

  高三A班的上午课,是体育课,因为大雪的缘故,所以体育课改在室内体育馆。做完准备活动之后,体育老师就安排女生打排球,男生去打篮球。

  “未希,加油!”

  “未希,加油———”

  “凌未希,好棒————”

  排球场上,运动神经超好的凌未希总能及时将球救起,或者是给对方极具杀伤力的一击,让自己队的分数迅速上升,坐在看台上的方怡和沙小艺更是拼了命地给未希加油。

  “未希好棒啊!”

  沙小艺眼睛亮亮的,一眨不眨地看着排球场上的未希,“我们能够和未希做好朋友,想想都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哈哈……”

  “对啊!对啊!”方怡兴奋得不行,“要是珊妮回来了就好了,未希和珊妮一联手,肯定早就赢了这场比赛了!”

  “那个女生就是凌未希吗?”

  篮球场下的休息椅上,几个并不是高三A班的学生正坐在那里,饶有趣味的看着排球场上的情况。

  那是几个男生,穿着圣林的校服,过往的学生看到坐在最中间的一个男生时,总是要恭敬地笑一下才敢走开,因为大家都知道,那个人的名字叫做陈子桐,是圣林校长的儿子,平日里在学校里就嚣张跋扈,只要他看不顺眼的人都会被他手下人整的很惨。

  此刻,陈子桐正斜坐在长椅上,看着运动场上的未希,冷笑,“凌未希,就是今年圣林升学的希望之星吗?”

  “对的,老大。”几个手下人拼命点头,“我们都已经给您打听好了,她是个孤儿,有一个哥哥,可惜是个植物人。两年前以总分数第一名考进了圣林,所以学校免除了她的学费。”

  “那就让她做我的新女朋友吧!”

  陈子桐傲慢地说道:“要不是我爸爸免了她的学费,她也没资格来上学。给我当女朋友,自然不会亏待她。你们几个,现在去让她来见我!”

  “可是……”

  “长得还真挺漂亮,”陈子桐望着未希,脸上带着不怀好意的笑,“正适合给我当女朋友!”

  “老大,她要是不愿意怎么办?”

  “家里那么穷,有什么不愿意的,”陈子桐一脸的不屑,“除非她不想在圣林待了,像她这种没身份没背景的人,我看上她是瞧得起她,我自然想怎么样她就得……”

  陈子桐的话忽然停住。

  一个瘦高的男生站在他的面前,那男生略显苍白的面孔带着英挺的帅气,眼眸漆黑如夜,眼底深处却含着一簇愤怒的火花,薄薄的唇角冷漠地抿起。

  “贺千洵,风阳高中的转校生,你有事吗?”

  陈子桐微眯起眼,冷傲地看着贺千洵,嘴角牵扯出一抹冷笑,“我不管你在风阳高中有多厉害,但没事的话别站在我面前,本少爷今天心情好,还不想打人!”

  他的语气带着嚣张的气焰,一脸的轻视与不屑。

  “很可惜,我今天心情很不好!”

  贺千洵冷笑,锐气逼人的面孔上带着如王者般的傲然,“所以就来警告你,最好不要在别人背后说这些龌龊无耻的话——”

  他的话音刚落,右拳已经迅雷不及掩耳般击出,狠狠地打中了陈子桐的脸,陈子桐猝不及防,直接从长椅上栽了下去,嘴角马上出现了鲜红的血迹。

  “老大——”

  陈子桐的手下一拥而上,争先恐后地来扶栽倒在地的陈子桐,陈子桐在众手下的扶持下愤然地怒吼:

  “混帐,给我打死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

  “打架了——”

  “男生那边打架了————”

  当震惊的呼声在体育馆内响起时,未希忽然脚底一滑,眼见排球飞来却忘了阻挡。排球“砰——”的一声击中了她的脑门,眼前顿时一片金星乱冒,差点栽倒在地上,方怡早已经跑过来。

  “未希,你没事吧?”

  方怡心疼地看着未希有点泛红的额头,未希连连摇头表示没事。而男生运动场那边早已乱成一团,好多人都簇拥上去,所以根本看不清谁在打架,只是可以听出情况似乎非常严重。

  然而大家都只是看着,没人敢走上去拉架,已经有学生去叫保卫处的人了。

  “贺千洵和陈子桐动手了!”

  沙小艺从围观的人群中跑出来,一张脸紧张得通红,对未希说道:“老天,四五个人对一个——”

  “什么?!贺千洵——”

  眼前好像有一道闪电炸开,未希颤抖了一下,手心马上沁出了冷汗,“怎么可能是他?!”

  未希还未来得及走上前去,校保卫处的人已经到了,迅速冲过去把人群疏散开,把打架的人也拉开。这时,胖胖的教务处主任居然也到了。

  人群散开,未希终于看见了里面的情形,她的心紧张地几乎要跳出来,清澈的眼眸中含着浓浓的担忧。

  心怦怦地跳着。

  但是。

  贺千洵似乎并没有受很重的伤,他依然笔直地站立着,冷漠地看着站在几步外的陈子桐。陈子桐嘴角还有着红色的血迹,而在他周围,躺着那几个不中用的手下,看样子都受伤不清。

  “贺千洵果然很会打,怪不得是风阳高中的老大呢,”刚刚跑过去看的沙小艺在未希身边说道:“陈子桐这回栽大了……”

  大家都心有余悸地看着眼前的情景。

  胖胖的教务处主任愤慨地说道:“这是怎么回事?现在是上课时间,打架是违反校纪的,你们都要受到处分!”

  教务处主任手舞足蹈,胖脸通红,看样子气的不轻。陈子桐身后的人群嘘声一片,教务处主任马上跑到陈子桐的身后,大声地喊着。

  “都给我回去,不许围观,听到没有——”

  贺千洵淡漠地冷笑,转身朝人群之外走去,背影依旧笔直冷漠如冰雕,围观的人马上给他让开一条路。

  陈子桐看着他的背影,忽然冷嘲,“你居然敢为了凌未希跟我作对,胆子真大啊!贺千洵,我记住你了——”

  凌未希震惊地捂住嘴巴。

  陈子桐一句话,让篮球场上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站立在不远处的凌未希身上,就连站在未希身边的沙小艺都吃惊地抬头看未希。

  这次的事情,居然和未希有关啊!

  贺千洵停住脚步。

  他静静地站着,沉默的视线触到了不远处的未希,他看到了她紧张震惊的面孔,也看到了她微微攥起的右手。

  他的心忽然有一种异样的感觉划过,甚至连他自己都不知道那种感觉是什么。只是看到她如此紧张害怕的样子,他就会觉得很难过。

  不愿意听到别人说一点点对她有亵渎的话语,不愿意别的男生用不尊敬的语气提起她的名字。

  “我要凌未希做我的女朋友,碍到你了吗?!”

  当陈子桐轻蔑的语气从他的身后传来时,恍若是平地里一声炸雷,他的心忽然一颤,漆黑的眼眸中闪过一抹深邃的光芒。

  “贺千洵,你凭什么跟我过不去,难道凌未希先勾引了你……”

  勾引啊!!

  在所有人意味深长的注视下,未希僵硬地站着,大脑一片空白地看着贺千洵和陈子桐,面红耳赤,眼泪夺眶欲出。

  就在那一刻!

  贺千洵面容一暗!

  腿忽然朝一边伸出,一个篮球被他勾到了脚底。他猛地转过身,一脚将球踢向了几步之外的陈子桐——

  篮球犹如流星般飞出。

  陈子桐飞快地朝旁边闪开,一头撞倒了一旁的篮球筐,趴在了一堆篮球中,而这一边,就听“嘭——”的一声,一直在陈子桐身后维持秩序的教务处主任后脑则遭到篮球毫不留情地一击——

  哐的一声巨响。

  篮球轻巧地落在地面上,滚了几米远之后停了下来,运动场里终于一点声音都没有了。大家都面面相觑,不知如何地朝自己脚下看着。

  胖胖的教务处主任手脚呈“大”字形一动不动地趴在了光滑的运动场地板上。

  ***********

  下午课的时候。

  高三A班的学生都在认真地抄写数学老师布置下的题目,此时,教室的门忽然被人推开了。

  贺千洵站在教室门口。

  大家都抬起头来看她,包括数学老师也停下了书写的动作。

  贺千洵脸上的伤痕并不是很多,只是额头上有着一道小小的伤口,但是伤口已经不再流血,似乎没有什么大碍。

  他并没有在意周围人的目光,转身朝着自己的位置走去,当走到未希的身边时,未希抬起头来看着他,眼眸清澈。

  贺千洵马上转过头去,不愿意看她的眼神,脸上带着固执冷漠的神情。他走到最后一排,然后坐下来,不理会任何人,趴在桌子上。

  他似乎很快就睡着了。

  数学老师有点尴尬地轻咳了一声,用粉笔敲了敲黑板说道:“大家集中精神,我们继续上课——”

  班级里的学生有点失望地转过头来继续抄题,未希叹了口气,再次提笔写着演算的题目,前坐的沙小艺偷偷转身说道:

  “未希,你还在生气吗?”

  “……”一片沉默。

  “不要生气了,”沙小艺小声地安慰她,“贺千洵都帮你出气了,他还为了你和校园霸王陈子桐动手呢,陈子桐被打得那么惨,根本就没有占到便宜啊!”

  嘭——

  教室的门忽然被踢开,一声巨响让方怡打了个惊颤,全班人都震惊地朝门口看去,却发现陈子桐站在门口,一身的嚣张气焰,脸上还带着伤口,却还在得意洋洋地笑着。

  数学老师怔愣地不知如何是好,全班学生看到陈子桐之后,第一个反应就是马上回头去看教室里的贺千洵和凌未希。

  贺千洵还是趴在桌上,仿佛是沉浸在梦中,睡得很熟,根本就没有什么可以把他吵醒一样。

  午后的阳光静静地笼罩着他笔挺孤寂的背脊,乌黑的头发泛出玉一般的光彩来。

  未希握紧钢笔,使劲低着头,她微咬住嘴唇,心里感觉很害怕。因为这个时候陈子桐的出现对贺千洵和自己来说,根本就是毫无善意的。

  但是。

  “未希……”身旁的方怡发出微小的紧张声音,好像有什么哽住了她的喉咙,未希吃惊地转过头来,只觉得眼前有一道阴影罩下来。

  她的心骤然一紧。

  陈子桐站在她的面前,傲慢的面孔上带着冷冷地笑意,不可一世的样子仿佛他是主宰一切的神,他望着未希。

  “凌未希同学……”

  陈子桐伸出手来握住了未希的手,未希打了个激灵,本能地想要缩回自己的手。但是陈子桐并没有松开,眼眸中带着冷笑。他将一张电影票放在了未希的手里,然后又把未希的手合上。

  “今天晚上,我请你看电影!你可千万不要迟到哦!”

  “对不起,”未希如被毒蛇咬中一般抽回自己的手,把电影票扔在桌子上,紧张地说道:“我……并不喜欢看电影……我……”

  “你会喜欢的……”陈子桐冷傲地笑,“好好把握这次机会吧!并不是所有的女生都可以得到这种殊荣的……”

  “我不要!我晚上没有时间!”

  “那就对不起了!”陈子桐好似无奈地摆摆手,上来一把抓住了未希的手,“请你现在跟我走吧!”

  “喂——”

  未希被陈子桐从椅子上抓了起来,她的面孔立刻涨得通红,拼命反抗陈子桐的手,“你放开我,我还在上课,你这个人怎么……”

  “陈子桐同学……”数学老师看不下去走上来想要帮助未希,却陈子桐一个眼神给吓得停住了脚步。

  “你放手——”

  未希几乎要流出泪来,陈子桐抓住自己手臂的那只手让她觉得一阵恶心,方怡和沙小艺已经气愤地站了起来。

  然而。

  谁也没有注意到,那个颀长的身影是在什么时候到了陈子桐和未希的身边,因为他的速度太快——

  “给我滚!”

  贺千洵用力把未希从陈子桐手里拽了出来,眼眸深黯,又毫不犹豫地一拳挥向了陈子桐的面颊。那一拳又狠又重,陈子桐整个人斜栽出去,狠狠地撞在了一旁的课桌上——

  全班一片震惊的抽气声,好多学生都跑出自己的座位,退到教室的后面。

  贺千洵淡漠地把未希拉到自己的身后。

  未希震惊地捂住自己的嘴,又抬头看着站在自己身边的贺千洵,她的眼眸中闪动着的惊恐如冰凌般耀眼。

  贺千洵淡漠地望着暂时无法动弹的陈子桐,面色沉静如水,黑如墨玉的头发在寂静的阳光中有着倔强固执的光彩。

  **********

  贺千洵从校保安处出来的时候天边已经出现了灿烂的晚霞。放学很久了,学校里还剩下寥寥无几的学生,大都集中在运动场上打比赛。

  走廊里更是静悄悄的。

  “哗——”

  就在他推开教室的门时,一个明亮的声音忽然传了出来。

  “你终于回来了!”

  贺千洵吃惊地抬起头。

  凌未希靠在窗台上,背对着窗户看着他,唇角带着明亮的笑意,乌黑的长发如瀑布般垂下来。她逆着光站在他的面前,于是,从窗外射入万千道灿烂的光芒就好似从她的身体里散发出来,温暖而又宁静。

  贺千洵怔了怔,漆黑的眼底深处泛出一抹微不可察的光亮来,身体也在刹那间僵硬的好似不是自己的了,直到凌未希的声音再次响起。

  “你脸上的伤痛不痛啊?”

  猛地收回自己的心神,贺千洵才发现未希已经站在了自己的面前,此刻正关切地看着自己额头上的伤口。

  额头上忽然传来一阵滚烫的感觉,贺千洵伸出手来捂住自己的额角,闷闷地说了一句:“没事,只是小伤口而已。”

  他没再看未希的目光,转身朝着自己的座位走去,一直到坐回自己的位置上才抬起头来,发现未希还站在那里没有动。

  “你在这里做什么?”他故意用不耐烦的语气问了一句。

  “我在等你呀!”未希笑笑,走了过来,站在贺千洵的面前,认真地说,“今天真的谢谢你啊!”

  “没什么可谢的,”贺千洵无所谓地转过头,嘴硬地强调,“又和你没有关系!”

  “啊……”

  他冷漠的样子让未希有点无所适从,她尴尬地揪揪自己的头发,这怎么可能和自己没有关系呢,自己来说谢谢应该没有错吧!

  察觉到自己身后好半天没有声音,贺千洵转过头,发现未希还站在那,白皙的面颊上带着淡淡的红晕,似乎有什么话要说。

  他再次背对她,唇角出现微微的笑弧,然而口气却依然是不耐烦的,“你是不是有话要说?”

  恍若得到了特赦令。

  未希忙抬起头来,明澈的眼眸中带着清亮的笑意,“嗯,我还有事,就是刚才我去给你买了这个,希望能够帮到你——”

  她伸出手在自己的衣兜里掏了掏,然后找到了一样东西,递到了贺千洵的面前,眼睛亮晶晶的。

  “用这个把你额头上的伤口贴起来吧!”

  贺千洵转头看向她伸出来的手,几个OK绷静静地躺在她的手心里,他又抬头看她:“你该不会让我用这个吧?!”

  “贴一下吧!”未希认真地说,“外面很冷的,一会走出去你一定会感觉到伤口很疼很疼得,而且,万一伤口感染怎么办?!”

  “我不用!”他拒绝。

  “贴这个不会损坏你的形象的,而且会变得更酷一些哦!”

  “我说过我不用!别把我当小孩子!”他瞪她一眼。

  未希皱皱眉,这个人的脾气还真不是一般的不招人喜欢呢,她看着他掉转过去的侧脸,看着他脸上固执的神情,自己的心里反而涌起了同样的倔强。

  啪——

  一样凉凉的东西突然贴在了贺千洵的额头,他惊愕地转身,但是未希的手马上又在他受伤的额头上不轻不重地拍了一下,让他疼得一阵皱眉。

  “好,贴上了!”

  “凌未希——”

  啪——

  未希又把一张OK绷斜贴在了刚才的那张上面,只不过这张是斜着贴得,这样就在贺千洵的额头上贴成了一个斜十字形,外加上贺千洵因为被偷袭而愤怒的样子,像极了漫画书里人物发怒时的造型。

  未希扑哧一声笑出声来,贺千洵再次狠狠地瞪了她一眼。

  “不许笑!你还敢笑我?!”

  “好,不笑,”未希强忍着不笑,但是眼睛依旧亮晶晶的,充满了笑意,面颊边的笑涡也越来越深。

  傻子都可以看出她还在笑。

  贺千洵脸上的表情更凶,“有什么好笑的!你再笑一下试试看——”

  “……”

  她还在笑,他不知道,他越是生气,那张贴了OK绷的脸就越显得滑稽起来,所以她笑得更加放肆,只是拼命地不笑出声来而已。

  贺千洵有点恼怒地瞪着她,她的眼中有着亮晶晶的笑,笑意让她的小脸红扑扑的。

  良久。

  “咳——”

  贺千洵把手放在自己的嘴边咳嗽了一声,只是这个假装的咳嗽还没有完成,他的脸上竟然出现了情不自禁的笑容。他还是瞪着未希,只是漆黑的眼底出现了笑意,似乎好久没有笑了,所以那抹笑意出现的有些生疏,但却可以点亮他有些苍白倔强的面容。

  两个人居然同时笑了起来。

  “贺千洵同学——”

  未希的面颊上出现了惊异的表情,“你居然会笑啊!你刚才笑了是不是?!”

  她惊奇的样子好像是发现大珍宝一样。

  仿佛是突然被别人抓住短处!

  贺千洵马上收住自己的笑,又恢复了刚才冷冰冰的样子,保持狠瞪未希的姿态:“不过是笑一下,你至于这么惊讶吗?!”

  “因为你平时太凶了啊!看上去脾气非常非常暴躁的样子,喜欢皱眉头,又喜欢瞪眼睛!”未希想也不想就回答。

  贺千洵蹙眉,摆出不耐烦的表情,“凌未希,你就是这么感谢我的?”

  “对不起。”未希不好意思地吐吐舌头,笑眯眯地拿出自己的小钱包,看了看里面的数额,然后很慷慨地看了贺千洵一眼。

  “为了感谢你,我请你吃面吧!”

  贺千洵愣了一下,“吃……面!?”

  阿姨家拉面店。

  贺千洵有些茫然地坐在桌子前,看着对面的凌未希在一张菜单上认真细致地研究着,面容严肃的样子就像是在解一道方程式。

  “到底是咖喱牛肉面好一些呢?还是红烧牛肉面?”

  她迟疑不决。

  贺千洵等了很久,等到肚子都饿得不行了,看她还是没有痛下决心的样子,他终于无法忍受地插嘴。

  “不管哪一种还不都是面?”

  “可是咖喱牛肉面的肉会多好几片呢。”未希小主妇一般地抬头,郑重其事地看着贺千洵。

  贺千洵头痛,“那就两份咖喱牛肉面。”

  “不行啊!”未希看都不看他一眼就直接摆手,还在研究菜单,“红烧牛肉面的分量会多一些呢,你吃比较适合,不然我等一下多分你几片肉吧!”

  贺千洵瞪她,“你还不如直接买牛肉回去吃!”

  “那是不一样的,”未希笑眯眯地像个贪嘴的小孩子,“我就喜欢吃面里那几块牛肉,香香的,暖暖的。”

  “……”

  “对了,这个烧牛肉饭看上去也很不错。上一次吃的时候还是两个星期前呢,都已经好久没吃了,要不要吃呢?”

  她还在思考中……

  贺千洵只觉得有一种被人狠狠地敲了一闷棍的感觉,脑袋轰轰作响,比打架还难受。

  终于无法忍受了!

  他直接从未希的手中拿过菜单,召过一旁的店内人员,手指在上面的一些菜式上顺势一点,干脆地说道:

  “这些,各来一分!”

  店员笑眯眯地拿着菜单走了。

  未希茫然地看着贺千洵,她怎么觉得他现在的面孔比刚才还凶了一点了,但是,她还是小心翼翼地说道:“你刚才都点了什么?”

  贺千洵很干脆地回答,“不知道。”

  未希愣了一下。

  她忙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小钱包,又看了看对面的贺千洵,再度看了看自己的小钱包,终于从桌前站起来,冲到了后面的厨房。

  贺千洵的眼中出现了一片坏坏的笑意。

  两碗热热的面很快端了上来。

  饿了很久的贺千洵掰开筷子,正准备吃,却见到了自己的面里突然多了几块牛肉。他抬起头,只见凌未希正将自己碗里的牛肉一块块地夹给他。

  “这里的牛肉做得很好吃呢。”未希笑眯眯地扬起唇角,“以前每次我考了好成绩,哥哥就带我来这里吃面,而且也这样把他碗里的牛肉夹给我呢。”

  千洵只觉得微微诧异,“你还有哥哥吗?”

  “嗯,我哥哥叫做凌亚希。”

  未希依旧在笑,嘴角带着可爱的梨涡,眼眸中有着自豪的神气,“他曾经是圣林的希望之星哦!以总分第一的成绩考上了帝桓大学,拿到了帝桓最高的新生奖学金呢!”

  贺千洵从未希的语气中感受到了她的骄傲,看着她的笑靥,他也情不自禁地轻松了许多,“原来你的哥哥那么优秀,那他现在在做什么呢?”

  “现在……”

  贺千洵以为可以看到未希更加自豪的笑容,可是在听到他的问话之后,未希的笑容竟淡了下去,她没有说话,轻轻地低下头。

  贺千洵望着她:“未希……”

  “我哥哥……”未希抬起头来,望着贺千洵微笑,眼眸晶莹剔透,“我哥哥在多年前遇到了一件很不幸的事情,所以他现在休息了,很沉很沉地睡着了。因为以前总是他在照顾我,很辛苦的照顾我,所以现在我要让他好好的休息一下,由我来照顾他!”

  千洵不解地看着她。

  未希抽抽鼻子,闻到了面的香气,眼中很快出现了笑容,“我们吃面吧,这面凉了就不好吃了。”

  她让千洵吃。

  千洵拿起筷子,挑出一筷子面来,在她略为期待的注视下,吃下一口。

  “好吃吗?”她期待地看着他。

  千洵吃下面,然后点头。

  “太好了。”未希的眼睛笑得弯弯的,可爱的面庞上出现得意的表情,“我介绍的面店,当然会很好吃啊!”

  她终于拿起一旁的汤勺,先喝下一口汤,脸上出现了很满足的表情。

  千洵抬眸看她。

  在面店柔和的灯光里,未希柔嫩的肌肤散发出珍珠般莹白的光泽,笑靥在冬夜里却明亮如春花,在不知不觉间把温暖沁入人心之中。

  他从未想到过——

  这个世界上,还会有什么,比眼前的这张笑靥更温暖,美丽。

  走出面店的时候,天色已晚,公交车站牌下的积雪已经被清洁工清扫干净了,小小的雪花从天空中缓缓地飘落。天气有点冷,未希伸出自己的手来轻呵一口气,搓了搓手,转身看着贺千洵还带着细细伤口的面孔,有点担心地问道:“你的伤口会不会疼啊?”

  贺千洵摇头表示没有关系,英气逼人的面孔上带着宁静的光芒,他看着未希有点冻红的手,毫不犹豫地脱下自己的外套披在了未希的肩头上。

  “我不冷……”未希看着他剩下的单薄衣服,心急地想要把它脱下来还给贺千洵,但是贺千洵阻止了她,目光淡定而且不容拒绝。

  “穿好!”

  未希不得已停住了自己的动作,她披着黑色的外套,充满感谢地对贺千洵微微一笑,“谢谢你。”

  微黑的夜色中,未希眼睛弯弯的犹如两片月芽,唇角的笑容甜甜的,一枚雪花落在她长长的睫毛上,晶莹剔透。

  贺千洵的心无声地颤了一下。

  完全是莫名地!

  他想和她在一起,想听着她说话的声音,想听着她没完没了地说着一些琐碎的小事情,想看着她笑眯眯嘴角露出两个可爱的小梨窝的样子。

  最重要的是!

  和她在一起,他会莫名地感觉到——很温暖!

  “那些星星真漂亮。”

  未希忽然笑着说出声来,她指着天空中那一片并不是很清楚的星辰,“还好不是很大的雪,它们没有被云层遮住呢。”

  贺千洵抬头看去。

  果然,在夜空的一角,还有几颗星星在闪烁着,光芒不盛,却还闪亮。

  他微微一笑,“我以前的姓氏,就是星呢。”

  未希转头看他,眼睫毛弯弯翘翘地扬起,目光中带着些许的茫然,“你不是姓贺吗?怎么会又……”

  贺千洵淡淡一笑,不置可否。

  他陪着她,慢慢朝前走,走过了一条很长很长的路。

  整条道路的灯都已经亮了起来,街道上车水马龙,热闹非凡,雪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就已经停了,路面两旁有着厚厚的积雪,一些早放学的孩子在认真地堆着雪人!

  未希在雪地上很起劲地走着,因为每走一步,脚下就会传来咯吱咯吱的声响,听上去非常的厚重踏实。

  “小时候,哥哥也经常带我堆雪人的,”未希边走边说,看着路边几个堆雪人的孩子玩耍的模样,笑着说道:“只可惜我什么都不会,还经常捣乱,总是把雪灌到自己的鞋里,哥哥就把他的鞋换给我穿,可是他的鞋特别的大……啊——”

  未希全神贯注地述说着自己曾经的故事,没成想脚底一滑,一个趔趄,身体已经歪向了一边,贺千洵很及时地伸出手来,拉住了她的手臂。

  未希眼中的光芒轻轻一颤。

  因为在扶住她之后,贺千洵却依然拉着她的手,并没有松开。

  他紧紧地握着她的手。

  未希的心下一紧,慌忙地抽回自己的手。贺千洵任由她把手抽出来,并没有说什么,只是唇角多了一抹笑意。

  “谢……谢谢你……”

  未希深深地吸了口凉凉的空气,抬头看贺千洵,“贺千洵,我不能再陪你走了!因为我已经到了。”

  到了?!

  贺千洵抬起头,看到了不远处熟悉的小房子。

  “天很晚了。”未希朝前面看了看,“你的家应该就在前面的住宅小区吧!快点走吧!天很冷的。”

  贺千洵还在发愣之际,未希已经朝着他摆摆手,转过身朝着自己的房子走去。

  但是。

  贺千洵忽然伸手拉住了她,“凌未希,等一下。”

  他的声音在这样静寂的黑夜里,带着某种深邃异样的感情。

  未希的心竟在瞬间猛烈地一颤,只觉得头一阵发晕,竟然背对着贺千洵傻站在了那里。

  他拉着她的手,紧紧的。

  “我和你站在一起的时候……”

  贺千洵的声音在未希的耳边飘过,带着轻柔的感情,“感觉到的是十几年来从未有过的温暖和……快乐。”

  静静地把这句话说完。

  他看着未希的背影,缓缓地松开自己的手。

  铺满积雪的道路上,路灯照亮了这一片天地。

  晶莹剔透的六瓣雪花在他们之间轻盈地飞舞着,贺千洵只是默默地站在雪地里,看着未希离开的身影。

  他看着她,幽黑的眼眸中一片明亮温和的光芒。

  已经走出很远的未希忽然停下了脚步,她似乎感觉到了什么,小心翼翼地转过头来,看向千洵的方向。

  贺千洵依然站在雪地里。

  路灯明亮。

  他站在那一片光芒中凝望着她,就像是知道她会回头一样,帅气的面孔上浮现出一片温暖灿烂的笑容。

  雪花纷飞犹如天使。

  站在远处的未希忽然微微地笑起来,她再看了贺千洵一眼,终于转身走进了小房子,纤瘦的背影隐入了一片橘黄色的灯光之中。

  贺千洵一直看着她离开。

  心底涌起了淡淡的失落和不舍,贺千洵伸出手来轻轻地触碰了一下额头上贴成十字的ok绷,仿佛那上面还有她留下的气息,一种让他眷恋的温暖气息。

  他看着未希离开的方向,就那样安静地站在那里,好久好久……

  从未想到过……

  有一天自己还可以接触到这样一种温暖,一种让自己不给噩梦缠绕的温暖,让自己一点点开始眷恋的温暖……

  而那个女孩身上,从一开始有的就是这种……

  他想死死抓住的……

  温暖……

  未希在关上房门的那一刻,心还在狂跳着,一刻都没有停止。

  面孔竟然在阵阵发烧。

  被他握过的手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感觉,未希低下头来看着自己小小的手心,大大的眼眸中一片明亮的光。

  就好像他手心的温度还残留在她的手上,并没有消失一样。

  未希静静地站着,良久,可爱柔软的唇边缓缓出现了一抹温柔如水一般的笑意。

  很幸福很温暖的感觉。

  哗——

  口袋里的手机忽然震动起来,未希回过神来,慌忙从自己的口袋里掏出手机,手机屏幕上,一个名字被七彩的眩光包围着。

  贺千洵!

  未希的心又开始没有节奏的跳起来,她有点紧张地按下了接听键,将手机拿到耳边,努力让自己的声音自然起来。

  “贺千洵……”

  “未希,下雪了。”

  “呃……”未希愣住,外面一直都在下雪啊!

  她迟疑地朝着窗边走去,轻轻地拉开鹅黄色的窗帘,窗外,一望无际的鹅毛大雪,将天地都变成了一片白色。

  一个人影静静地出现在窗外。

  未希握着手机,她的眼睛一点点睁大,一点点明亮起来,带着些微的呆怔看着站在窗外的贺千洵。

  他与她之间,只隔着一扇窗户。

  贺千洵握着手机,站在窗外,晶莹剔透的雪花在他的身后飘落,他凝望着窗内的凌未希,一字一顿地说道:“你还记得你曾告诉过我的一句话吗?”

  似乎有一种奇妙的情感传递过来。

  未希站立着,仿佛被他的目光锁住,逃也逃不开,“我说过……什么?”

  “未希你说过……雪融化以后会变成希望,”低沉温柔的声音顺着电话的那一边传过来,带着不可思议的感情,“所以……我想告诉你一件事……”

  “……”

  “当我遇到你的那一刻,我相信我看到了我生命中最美丽的希望。”

  大雪纷飞飘落。

  一扇窗的距离,他们宁静地看着对方。

  贺千洵的黑眸中,有着从未出现过的温柔和眷恋。

  未希同样看着他,半晌,她纯洁无瑕的面孔上,缓缓地出现了一抹笑容,仿佛包含了无数的希望和感情。

  那种微笑,温暖灿烂。

wWw。xiaoshuo txt.coM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目录
新书推荐:英伦殿下无限爱 魔兽之子 北斗破军 极品教师系统 地狱签约杀手 皇家玫瑰公主三圣殿 末日炼尸 快穿系统,攻略主神没道理 大周枭雄 后汉书 砥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