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都喜欢被夹吗
首页 > 耽美同人 > 男人都喜欢被夹吗 > 男人都喜欢被夹吗 正文

男人都喜欢被夹吗(1/2)

目录
好书推荐: 网游之卡牌三国 修神之逍遥无限齐天大圣之轮回归来暴域带着手机到异世笑须欢异世毒医官入玄机给首辅养娃的日子罗成后传

    「裴大哥!」像看见肉骨头的小狗一般,严家煜直直朝裴浩走了过去,双眼闪亮亮的,还挂着垂涎的笑。

    上回的约会还算成功,他更趁着晚餐时间探听了许多裴浩的喜好,成功拉近两人的距离,并且如法炮制地订下这次的晚餐约会。

    「嗯。」裴浩点点头,脸色称不上好。

    上回又让小鬼以相同的手段诱他答应这次的晚餐约会,原本的不爽在这几日是淡了,但今天一踏出公司又看见小鬼白痴灿烂的笑,这让他不禁察觉——被这样的家伙以同样手法拐了第二遍的自己,简直比白痴还要不如。一旦有了这个认知,任谁也不可能高兴。

    他冰冷的视线落在严家煜的胸口,黑眉几不可察地一挑。「你就这样来的?"

    「嘎?」循着裴浩的视线,严家煜低下头,这才发现刚才让peter解开的扣子忘了扣,连忙将它们一一扣上。

    「连衣服都穿不好,小鬼。」裴浩皱了下眉。

    「才不是。」严家煜着急地挥着手解释,「是peter妹开我玩笑才会这样。」

    「peter妹?」好怪的名字。

    「是我们社团老师,我拜托他送我来的。」

    「哦?」裴浩脸上闪过一丝古怪。

    「她这样做己经叫性骚扰了,你居然还一脸无所谓?」现在的高中生真是……

    严家煜顿时两眼放光,「你担心我吗?」他好开心喔!

    「谁担心你……」裴浩用力一啐,瞟见严家煜放光的脸蛋立即飘来一朵乌云,只得硬生生止住,别开脸。「好歹你也是家曜的弟弟。」

    所以,无所谓担不担心,纯粹是朋友间的义气。

    「哦……」不管是哪一个答案,都让严家煜的心狠狠揪了下。

    什么时候对方的关心会只是单纯地对自己一个人呢?他在心头低叹。

    见裴浩己迈开脚步,严家煜深吸几口气提振精神,立刻追上,与他并肩漫慢往停车处走去。

    「你参加什么社团?」裴浩随口问道。

    「调酒社。」

    「你还没成年吧?」高中怎么会有这种社团?

    「调好的酒当然不能喝,不是倒掉就是请学校老师喝,重点是要学花式调法。」

    两人来到裴浩停放机车的地方,这一回,裴浩己准备了两顶安全帽,他将其中一顶递给严家煜。

    「花式调法?你是说甩酒瓶喷火那种?」

    「对啊,耍起来可帅了。」严家煜得意洋洋地一昂脸,「学期末我们有期末成果发表会,裴大哥你要来看喔!"

    「再说吧。」上了两回当,裴浩这学乖了。况且都是不成气候的表演,有啥好看的。「上车。」

    严家煜瞧了瞧手上的安全帽,垂下眼将它戴好后,跨上后座,照例一把抱住裴浩的腰,偷偷将脸靠在他背上、冬天的西装是绒料的,有着微刺的触感。

    裴浩将车发动,往目的地驶去。

    寒凉的冬风刮着面,风里带着裴浩身上淡淡的古龙水香,严家煜深吸了口气。

    「裴大哥,这顶安全帽是你新买的吗?」

    风里传来裴浩的回答:「不是,是我女朋友的。」他干嘛要为后头小鬼特地买顶新的。

    他就知道:因为这顶安全帽不但有些旧,还是女孩子最爱的粉色;严家煜原本雀跃的心情顿时有些低落。因为这提醒了他一件事——裴浩喜欺的是女人。

    一直挂着的天真笑容自严家煜美丽的脸蛋上退下,换上几丝落寞。

    「唉……」

    将脸埋在裴浩的背后长叹一声,满载单恋苦涩的叹息瞬间被吹散在空气里,前方的人浑然不觉,只是继续骑车。

    冬天,吃火锅的好季节,更是吃麻辣火锅的大好时机。

    圆滚饱满的蛋饺、Q软可爱的各式鱼板、鲜翠欲滴的青江菜、口感爽脆的高丽菜,加上厚薄适中的肉片与打得细软绵密的鱼浆,各式食材在红得喷火的麻辣汤汁里滚动,不时冒着沸腾的暗红泡泡。

    又麻又香的味道,光闻便觉得有些呛,严家煜白哲的脸上早己浮现两朵可爱的红晕。

    吃了口鹌鹑蛋——辣度尚可;再吃一块鸭血——呜呃!

    严家煜在心头惨叫一声,却不敢吐出,连忙咕噜一声吞进肚子里,顿时只觉嘴巴发麻,喉咙处像有把火在烧一股,眼睛发热,连带额头也猛发汗。

    是了,他其实不怎么吃辣的,舌头对辣的忍受度极低,但偏偏麻辣火锅是裴浩的最爱;为了恋爱大计,说什么他也要来吃。

    将视线投向对面男人,见他脸不红气不喘地大吃,唇畔似乎还带着满足的浅笑,严家煜立时觉得来吃麻辣火锅是对的。管它辣还是麻,能和裴浩单独出来,就是要他生吃辣椒也愿意!

    眉开眼笑地看着埋头大吃的裴浩,严家煜举筷夹起一块再腐,无意识地往嘴巴一塞,牙齿咬下的瞬间,被豆腐吸含在里头的辣油立刻溢出。

    「咳……」好辣、好烫!

    严家煜被呛得连眼泪都流出来,连忙抓起旁边的麦茶猛灌,转瞬间冰凉的麦茶早已见底,他一时也找不到别的饮料灭火,急得只能捂住嘴巴,泪眼汪汪地猛跳脚:水,他要水——

    裴浩见状,忙将自己的麦茶递上,及时消除严家煜嘴里的小小火灾。

    「吃这么急做什么?」招来服务生将茶水重新添满,裴浩语带责怪。「豆窝会吸汤汁,要小心吃。」

    「我不知道嘛……」刚从麻辣地狱游走一遭回来的严家煜,气若游丝地辩解。

    定定看着严家煜咳得通红的脸蛋,裴浩眉头微拧,「你不怎么敢吃辣,是不是?」

    「唔……」拿起重新注满麦茶的玻璃杯,严家煜心虚地低下头小口喝着,什么话也不敢说,脸几乎要埋到杯子里了。

    「你应该早点说啊!」那么在一开始就能换点鸳鸯锅,这小鬼也不用吃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泪。

    「我……」含着麦茶的嘴小声咕味着:「我怕提议吃别的,你就不来了……」

    「什么?」过小的音量全被鼎沸的人声盖住,让裴浩听不清楚。

    「我……」

    自玻璃杯口将脸抬起,漂亮的眼底还含着被辣度逼出的泪水,严家煜带着绯色的脸庞与欲言又止的粉色双唇让裴浩看得一愣。

    不讳言,严家煜真的是个很漂亮的男孩,不需要任何言语便能吸引人目光;裴浩再怎么不喜欢他那副过于美丽的脸蛋与单蠢的言行,现在被那对有所求又不敢言的黑眸一瞅,也忍不住心神一震。

    察觉自己居然为了才十八岁、再怎么漂亮也是个男人的严家煜失神,裴浩忙收回心神,抿了下唇,他正待要说,一抹窈窕身影立时落入他眼底。

    「这不是裴浩吗?」女人的声音带着惊喜的低呼。

    裴浩一定睛,来人原来是和他分处不同部门却偶有碰面的同事——尹红秀。

    一旁的严家煜听见声音连忙转过头,在看见对方是位温柔美丽、浑身散发着成熟与温婉气质的女性时,立刻戒备地将视线投向裴浩。

    这女人是谁?严家煜圆睁的黑眸里满是质询,却没胆开门问裴浩。

    「你好。」裴浩礼貌性地向尹红秀打了声招呼。「你也来这里吃饭?」

    「是啊,和朋友刚进来,就看见你在这里。」尹红秀搽着淡粉唇彩的唇开心的弯起。「你也喜欢吃麻辣火锅?」

    「是啊。」

    「真的?」尹红秀眼睛一亮。

    要知裴浩在公司里是人人竞逐的帅哥,只是与人交往虽然客气却带着疏离感,鲜少让人了解公事以外的嗜好或兴趣;自己虽然对他有好感,无奈多是公事上往来,无法更进一步,今天幸运之神真是眷顾她了。

    深吸一口气,她端出最迷人的微笑,试探性地邀约道:「对了,我知道台北还有家麻辣火锅店不错,下回要不要……」

    「咳嗯!」一声突兀的咳嗽声打断尹红秀的话。

    尹红秀回过头,这才看见坐在裴浩对面、不知为啥一脸愠色的严家煜。

    乍见严家煜漂亮中性的脸蛋,尹红秀有一瞬间惊愕,脸上笑意也冻结了;但在看见对方穿着男士制服后,她顿时松了口起,重新绽放微笑:「你是?」

    相较于尹红秀的自然,严家煜脸上的笑意有些僵。

    「姐姐你好,我叫严家煜,是……」是什么?发现无法定位自己与裴浩的关系。严家煜嘴巴张合几下,消意小时,表情很是沮丧。

    自己和裴浩……什么都不是。所以即使敏锐地察觉这名女子对裴浩怀有好感,自己却无法跳出来理直气壮地宣布裴浩为自己所有,不准任何男女染指。

    没发现严家煜低落的表情,裴浩只是接过他的话介绍:「他是我好明友的弟弟,一起出来吃饭的。」

    朋友?在心头勾勒出一个模糊的女性影子,尹红秀立刻接口问:「那怎么没见到你的朋友?」

    虽然觉得尹红秀的问题太多,但裴浩还是礼貌性地回答:「家煜的哥哥有事,只有他来。」得出是「男性友人」的答案,尹红秀笑得更加开心,相较之下,严家煜的表情也更加阴暗了。

    闷声不吭地听着身旁男女聊了几句,好不容易熬到尹红秀离去,严家煜闷闷地吃了口菜,瞟了眼恢复平板表情的裴浩。

    「裴大哥,你喜欢她吗?」

    「嘎?」夹起因聊天而滚得有些老的肉片,裴浩愣了下,随口解释:「只是同事而已,说不上喜欢。」

    严家煜立刻追问:「那你喜欢什么样的人?」

    「干嘛跟你说?」想到女友,裴浩表情沉了沉,但也很快收起,抬头睨了专注等待自己回答的严家煜一眼,「若说你想要介绍的话,也都是高中生而己吧?,,

    严家煜不死心,「对方是高中生,你会喜欢吗?」

    「高中生不够成熟,我不喜欢照顾小鬼。」随手捞起一节玉米,裴浩将它丢进严家煜碗中。「这个比较不辣,吃吧。」

    夹起玉米,严家煜忍下住小声咕哦:「我不是小鬼啊……」

    一不留神,筷子上的玉米又咚的一声掉回碗里,几滴汤汁喷起,溅在他身上。

    裴浩黑眸一瞪,「连吃个东西都不会,小鬼!"

    口中虽然这么念着,还是抽了几张面纸递给严家煜。

    之后,裴浩发现有好长一段时间严家煜都将脸埋在碗里不说话,就连回程路上,他也不知为何一直闭着嘴巴不吭声;不只沉默异常,也没再东扯西扯地只为套出他的空闲时间,一同出门或吃顿饭。

    到了严家门口,严家煜下了车将安全帽递还给他,裴浩正想问他是怎么了,严家煜竟只是道了声谢,一溜烟便跑进屋里。

    奇怪!

    裴浩瞪着合上的大门,胸口涌起一股怪异,还有一点点的……失落。但他也仅是皱了下眉,很快便将这些感觉踢到一旁,发动机车回家了。看来,这个周末他可以清闲一下了。

    他不想当小鬼的!锻练身材啥的,都是为了让自己看起来更帅气;想不到、想不到竟因为……

    「呜!从今天起,我每天要练习夹玉米二十次,我要用我高超的夹玉米功夫,让裴大哥不再把我当小鬼看!"

    坐在没点灯的餐桌前,严家煜——天大吼一声,随即招来一颗抱枕攻击。

    「玉米和小鬼是两码子事,白痴。」坐在客厅前看电视的严家曜没好气地啐道,「对了,这星期六妈要见你,记得要去啊。」

    「……不要!」玉米啥的顿时都给抛到九霄云外了,严家煜惨叫一声,衡回客厅跪在严家曜面前。「大哥,我不要去!"

    「没门。」严家曜只是抬起脚将挡住视线的家伙踢到一边去,并懒懒地回答一句:「太后钦点,你认命吧。」

    「呜……」幽怨的哭声一路飘回房内。

    一直到半夜,哭声仍旧没停,还不时夹杂着惊恐的梦呓。

    躺在床上许久还睡不着的严家曜忍无可忍,终于掀开被子,拿起一条用过待洗的毛巾走到严家煜房内,一把往躺在床上频说梦话还猛挣扎的家伙嘴里塞,这才还了自身耳根清静。

    星期六,冬日的太阳格外温暖,原先还希望能来场寒流或下点雨的严家煜,因为拖拖拉拉不肯出门,惹来严家曜毫不留情的一脚,终于心情郁闷地往外走。

    一路上,严家煜一直垂头丧气的,仔细一看,还会发现他眼睛下方有圈阴影,召告他的睡眠不足。

    说穿了,他就是不想见母亲,不是讨厌,而是——「呀啊?小煜你来了!」

    在严家煜踏入某间装演现代的店铺时,迎接他的便是一个飞扑与十数声尖叫。严家煜被撞得一个踉跄,连忙稳住身子。

    飞扑进他怀中的是位打扮入时的女性,那张脸与他有八分相似,看不出实际年龄。

    被搂得死紧的严家煜像被捕获的猎物般无法动弹,瑟缩了下,他才怯怯地唤了声:「妈。」

    年已不惑的方凤鸣一把捏住儿子的脸蛋,热情地上下左右揉搓一阵,边捏还边老王卖瓜。「越长越漂亮啦,果然是我的品种,品质保证啊!

    "她的赞美立时惹来严家煜的抗议。「哪有!」是越长越帅才是!

    「好了、好了,不说这么多了,正事要紧。」自动将严家煜的抗议忽略,方凤鸣拉住他手臂,转头招呼一声:「走了,干活了!」「是!」后头待命的人清一色全是女性,在听见方凤鸣的叫唤后,立刻精神抖擞地齐声应答,蜂拥而上。

    「不要——」严家煜发出一声惨叫,却立刻被淹没在女人堆里,逃生无门。「我不要啦,不要啦——」

    紧紧拉住自己被扯乱的衣服,他含泪往母亲望去,孰料对方只是缓缓拿起她的工具,一脸狞笑,模样活像磨刀霍霍、正准备用餐的虎姑婆。没错,对严家煜来说,方凤鸣便是这样的存在。在严家煜十岁那年,严家父母协议离婚,严氏兄弟二人一直与父亲同住在现在的公寓里,只在固定时间与担任造型师的母亲见面:就在前年,严父因车祸过世,留下的一笔遗产不多也不少,但加上方凤鸣会按月汇钱,所以严家煜与严家曜的生活也算过得去。

    当然,方凤鸣也曾提过要接?人过去同住,但由于她已有男友,加上严家曜也有工作,所以谢绝她的提议。

    不想与方凤鸣同住的原因一一如上所述,但其实还有一个最大的原因。那原因让小时候严家煜在吵着要吃麦当劳不想吃饭时,只要一说出「妈妈」这两个字,就吓得在三分钟内将盘里的东西全扫进肚子里;那原因更导致严家煜在听见方凤鸣提出同住建议的时候,足足做了半个月的恶梦,直到严家曜拒绝为止;直到今口,每当方凤鸣一说要见严家煜,还是会让他在前一晚因恶梦而失眠,「啧,怎么有黑眼圈?我给你的保养品到底有没有在用?」一面将瓶瓶罐罐倒在手上往严家煜脸上抹去,方凤鸣一面念道。

    「我是男的……」己放弃挣扎的严家煜小小声抗议。

    「哼,说起这个我就生气,当初我一直以为会生个女孩,想不到居然又是个带把的。」一气之下,她扬言要让严家煜穿女装穿到大,还为此和前夫吵架许久。

    不过,幸好严家煜长了张分不出性别的脸蛋,让他在长大之后还能有所「用途」。

    谈及小时候的恨事,严家煜立时呜咽一声。妈,我恨你!

    「不要扁嘴!」方凤鸣敲了他一记,又涂抹一阵才收手。「好,大功告成。」她一弹指。「叫摄影师过来,顺便收拾一下。」

    助手们顿时敞开,露出还捣着脸呜咽的严家煜。

    「呜……」又要拍照,他不要活了啦!

    「哭什么?」方凤鸣一把将严家煜手臂拉下,抬起他的脸,啧啧几声。「很好,PERFECT!灯光下,只见严家煜漂亮的脸蛋因方凤鸣的巧手而变得更加精致绝伦,美得让人屏息。

    长长的假睫毛、强调眼部的深紫小烟薰妆、自然得好似未抹唇彩的粉唇,加上一头乌黑及肩又挑出几丝深红的发,现在的严家煜活脱脱是杂志上走下来的模特儿般美丽曜眼,与刚才判若两人。

    唯一的缺陷,便是他近一百八十公分的身高。

    摄影师很快便走进来,架上摄影器材与白色布景。

    方凤鸣将一脸不愿的严家煜往布景前一推,转头吩咐己合作多年的摄影师。

    「最新一季的宣传照,可要拍得美一点,我们未来几个月的客源就靠它了。」

    「好。」摄影师点点头,低下头将镜头对准严家煜。

    站在布景前的严家煜只是扁着嘴,一脸悒郁。

    为什么自己老要被抓来拍宣传照?拍宣传照不打紧,毕竟大哥也常被老妈这样使唤,可是、可是为什么自己总要被打扮成女人?虽然浓妆能遮掩住他本来的样貌,但他就是别扭、就是不想扮女人啊!

    他也想穿得帅气时髦啊!自己这种身高还要穿女装,简直笑掉人大牙。

    「模特儿请笑一下。」摄影师兄严家煜一脸阴暗,遂这样要求。可严家煜就是笑不出来。

    见状,方凤鸣眼一转,忽道:「小煜啊,我昨天接到一通电话喔。」

    「哦。」妈的电话关自己啥事?严家煜继续阴暗。

    方凤鸣好笑道:「你不知道吗?那个阿浩预约了今天要剪发。」

    「真的?」眼一亮,他脸上的阴霆全因这个消息一扫而空,「几点?几点?」他叠声追问,表情活像等待主人牵出门散步的小狗,只差没一条尾巴在后面摇了摇了。

    可爱的表情让摄影师满意地按了好几下快门

    「是几点就看你什么时候拍完喽。今天整家店就等你。」

    她这家造型沙龙是采预约制的,营业时间全按顾客的时间安排。而由于严家曜的关系,所以裴浩从大三开始便常来这里剪发;以学生而言,这里的消费未免过高,但因为裴浩是严家曜的好友,加上又是美男子一名,她自然是低于半价优待,这也让裴浩成了这里的忠实顾客。至放二儿子的性向,她早在他国中时便知道了,在这方面她是个开明的母亲,不想干涉;而严家煜暗恋裴浩的事,则是由严家曜口中得知的,能加以运用,自然不能浪费。

    下午四点,裴浩来到方凤鸣的造型店外头、将机车停放好后,他走入店内。

    冬天的日子骑摩托车实在太冷了,他边走边盘算着自己或许要买辆二手车才是。

    店员见到他便熟捻地迎上前打招呼,裴浩也微点下头示意;室内放着暖气,感觉到热的他伸手要脱下大衣时,手才动作,里头便传来一声惨叫。「我死都不要!」

    一团黑色物体暴冲而出,结结实实地撞上裴浩,连带地他颊畔也掠过一阵温湿感,这让裴浩愣了下。是……唇吗?

    来不及反应的裴浩被撞得倒退好几步,连忙稳住身子,看向那个冒失鬼,这一看,他却呆了。

    眼前的冒失鬼是名女子,而那受惊的模样让她原本美丽的脸庞添上几分的楚楚可怜,尤其是流转着滢滢泪水的黑眸,美得让人移不开眼。他下意识抬手摸向自己的脸,低头一看,果然是淡粉的唇彩;心脏,因突如其来的艳福而狂擂起来。

    「对下起……」撞到人的严家煜口中说着,头则侧转看向室内。老妈这次真的太过分了,居然说要拍全身照,还、还打算在他胸前塞、塞胸罩和报纸,说是这样会比较自然!开玩笑,化妆和戴假发已是他所能容忍的上限,怎么还能再穿裙子和内衣!

    「没关系,对了,你没事吧?」裴浩收回心神,问了句。「没……」严家煜回过头,一看见站在面前的裴浩,脸上的惊惶表情顿时转为惊喜的笑,一把扑上去大叫:「裴大哥!」

    裴浩还未从那抹粲笑的震撼里回神,就被搂得死紧,这突来的热情让他表情难得地呈现呆滞。

    很美、很热情……也很高的女人。

    「……你是谁?」费尽力气从女人的熊抱中脱身,裴浩眉心已皱成一个川字;然后,他视线下落,脸突然一红。

    这女人……手上抓着一件紫色胸罩!

    严家煜愣了下,这才想起自己现在是何模样,他又是一笑;裴浩的心也又一缩,内衣啥的也自动忽视不看,他很少看见这么纯净的笑。然而对方笑道;「裴大哥,我是家煜啊!」

    上一秒的震撼在这一秒立时变成了震惊,出神的表情也在此刻转为铁青

    幻灭,往往来得迅速。

    为那短促意外的一吻而心荡神驰,在如今突然变得非常可笑。

    裴浩眉头已整个拧起,他正要发难,方凤鸣已气呼呼地从室内跑出;家煜见状,立刻抓庄裴浩的手,拼命往外冲。

    「小煜,给我回来!」方凤鸣怒叫。

    「我……我不要,我死也不要穿女性内衣!」提起勇气回喊一句,严家煜拉着裴浩跑出门外,跳上他的机车,频频催促:「裴大哥,快骑车,拜托你了!」也可能是严家煜的眼里盛满让人无法拒绝的哀求,也可能是自己脑袋空白无法思考,总之那一刻裴浩完全没问为什么,只在严家煜的催促中下意识抄起安全帽,发动机车,呼啸而去,留下方凤鸣在店门口气得猛跳脚,瞪着两个男人和一件紫色胸罩越离越远,直至看不见。

www.XIAOshuotxt。NET[T.xt小,说[天堂}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目录
新书推荐:血色彼岸之一恋 女皇很倾城之昙花开放的季节 霸情检察官·老婆乖一点 武唐风华 星铠武装 末世君王 仙二代泡妞指南 伊氏的日常 婚内脱轨 朱砂引之绝色妖妃 恰似盛夏遇见你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