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一道本久久综合久久鬼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138guakao.com
     一道本久久综合久久鬼 (第1/3页)
    

付之易闻言,放下手机,走到床前,说道:感觉怎么样?有没有哪里不舒服?我看着付之易,有气无力的摇摇头。付之易对葛小辉说:你去把热水打回来,我帮魏明擦擦身子。你再去给他买点粥,医生说他醒了,可以喝点粥,汤一类的,快去!葛小辉应声跑了出去!

没过多久,热水回来了。葛小辉出去后,房间里就剩我和付之易两个人。付之易忽然和我说:我知道你早就醒了,我说的都是真的。你不用过分内疚,我不包庇你的过错,但班长的死,真的不能算在你的头上。中队长说的对,班长最后把他的命给了你,你就应该好好活下去,完成他没完成的梦想。你死了,不能给他交代,你替他完成了梦想才是。

大鹏的梦想究竟是什么?是考军校吗?那既然他想去,我就代他去。出院后,我接受了心理治疗,努力的学习考取军校。对于文化课本就不弱的我,其实并不是一件很难的事儿。那段时间,学习和训练成为了我所有的精神寄托。就在考试前,我见到了一位老人,他的出现,改变了我所有的看法。

那是一个下午,我正训练,中队长罗海东在训练场旁边叫我。我安排了一下班里的训练,连忙跑过去,给罗海东敬了个军礼。罗海东摆摆手,说:快走吧,有人想见你。我跟你说,大鹏的父亲来了,你可得好好的陪陪老爷子。你给我控制点情绪,听见没有?老爷子要是在这几天有任何一点不开心,你就给我去禁闭室呆着。这两天我给你放假,你的任务就是陪大鹏父亲。有问题吗?

闻言,我停下了脚步,有点懵。我和大鹏很熟,但我很少听他提起过他家里人。他是因为我才牺牲的,他父亲这次来是做什么了?是不是为了大鹏讨回公道?如果是这样,我该如何面对这个老年丧子的老人。不过我暗暗下定决心,只要是大鹏父亲提出的要求,我都不会决绝。我愿意用我的一切来赎罪,甚至是生命。想到这里,我再次紧紧的跟上了罗海东的步伐,向部队的接待处走去。

一进接待室的大门,我就看见一个穿着蓝色上衣,蓝色裤子,带着个老年帽子的黑瘦老头。身上的衣服因为洗了很多次,有点褪色,有些局促的坐在椅子上。看见罗海东带着我走了进来,连忙站起来,然后目不转睛地看着罗海东身后的我。半晌才小心翼翼的问道:政府,这娃就是大鹏最后一起待过的孩子吗?罗海东点点头,拉着老人的手,坐在椅子上,说道:是啊,老哥。他叫魏明,是大鹏在部队上关系最好的战友。

说道这里,罗海东停下来,看了看我,说道:付展鹏是个十分优秀的战士,在我们部队,各方面都是拔尖的。最后,他把自己的生命,也贡献给了国家。他是为了掩护魏明才牺牲的。所以,我们部队就是您的家,您想什么时候来,就什么时候来。有什么困难,就来找我们。魏明以后就是您儿子,有什么事儿,您就找他!这几天,我给他放假,您好不容易来一趟,就让魏明带您四处好好转转。行不,老哥?

大鹏父亲闻言,连忙摆手,诚惶诚恐的说:别,孩子是做大事儿,做正经事儿的人,陪我干什么。我这次来,就是来看看这娃。我和大鹏他妈都没什么文化,也不知道什么大道理。但是孩子啊,大鹏死的光荣。事儿我都听说了,是大鹏腿上中了枪,跑起来不方便。我了解我自己娃,他最受不了的就是拖累别人,所以才做了那样的选择。你得好好活着,别有啥心理负担。我和大鹏他妈在家里思前想后,就怕这娃想不开,所以才想着来看看他。他要是想不开,我家大鹏,不就白死了吗。

说着,这个满脸沧桑的老人家,伤心的哭了起来。罗队长和我看着这场景,不免也被这个朴实的老人家感动了。他住的地方离我们部队并不近,他要赶很久的路,才能来到这里。而他千辛万苦的来到这儿,不是为了讨债,不是为了要补偿,就仅仅是为了安慰我,安慰我这个间接害死他儿子的人。

老人看见我也掉下了眼泪,连忙用手摸了一把自己的脸,勉强自己挤出一丝笑容,说道:你看我,在这儿哭什么哭,丢人显眼,对不起啊政府。罗海东闻言连忙说道:老哥,没有啊,在这儿别拘束,就和你自己家一样,没有什么丢人不丢人的。你想干嘛就干嘛,想说啥就说啥。

老人起身,把我拉到他旁边的椅子上,坐下。从自己的背包里,拿出一大袋核桃,塞到我的怀里,说道:娃啊,我听说你在考军校,学习费脑子。我们家大鹏学习的时候,我都给他准备这个补脑。我们山里没有什么东西,本来大鹏他妈还想给你做点我们家乡特产带过来的,可是我怕你嫌弃我们做的东西,就只带了这个,你别嫌少啊。

我抱着老人给的核桃,哽咽的说不出一个字。只能拼命的摇头,伸手紧紧的抱住眼前这个老人。我的情绪再也控制不住,失声痛哭!太久了,压抑的太久了。我的所有情绪,在这个老人面前,彻底爆发了。老人一边哭,一边还安慰着我:娃啊,别怪自己,这事儿不能怪你。

罗海东看见我和老人哭成一团,泪水也抑制不住的流了下来。可是还是强忍住情绪,过来把我和老人拉开,扶老人坐回到椅子上。我和老人一时都没有说话,各自平复着自己的情绪。过了一会儿,我率先说道:叔,以后我就是你儿子。大鹏走了,我还在。大鹏最后把生的机会留给了我,我就替他给你和婶婶养老送终。

老人家也有些动情的说道:娃啊,我和你婶婶不用你养老,我们在山里,你在市里,不方便。我和你婶婶不求别的,如果你用空的时候,就穿着这军装,到我家看看我和你婶婶,我们就知足了。看着你,看着这身军装,我就觉得,是我们家大鹏回来了。说着这些话,老人的声音呆着一丝哽咽,努力忍着,不让眼泪留下来。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最新网址:138guakao.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